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0章 第一行诗

第10章 第一行诗

        叶珈蓝的心上人叫季燃,和上次跟唐遇表白的那个特长生同班。

        说巧也巧,说不巧也不巧,毕竟唐遇的爱慕者可能遍布了整个学校。

        叶珈蓝盛了两碗绿豆汤从厨房出来,把左手那碗递过去:“加糖了。”

        唐遇微微皱眉。

        叶珈蓝很快明白这个表情的意思。

        他不喜甜。

        叶珈蓝于是把那碗挪到了自己这边,伸了右手把另一只碗放到了他跟前:“这碗没放。”

        唐遇“嗯”了声,“有医药箱没?”

        “你受伤了?”

        那人偏了下头,抬眼看她。

        少年眼底清冷干净,不显山也不露水。

        叶珈蓝被他这么一看,余下的话不自觉咽了回去,她拿了手机起身:“我去给你找。”

        家里有余秋华这么一个医生,医药箱肯定少不了。

        但是叶珈蓝平时不常用,所以找起来还是废了几分钟的功夫。

        等她好不容易找到,已经是十点半多。

        苏锦珂的消息中途发过来一条:【弯弯,不要怂就是上!】

        叶珈蓝:“……”

        这条消息的前后左右,都没有写季燃联系方式的那条。

        她怎么上?

        叶珈蓝发了个问号过去,然后提着医药箱下楼。

        唐遇已经由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变为了轻靠在沙发背上,而他跟前的那碗绿豆汤,好像一口都没少。

        叶珈蓝把药箱递过去。

        坐下的时候,苏锦珂刚好又发了消息过来:【我相信你可以的!】

        有病。

        叶珈蓝没再理她。

        刚把手机放下,右手手腕就被人握住,然后轻扯过去。

        叶珈蓝一口气滞了一瞬才又呼出来,一低头,那人的左手就覆在她的手腕上,食指伸得平直,其余四指微微屈起,干净修长,指骨并不凸出。

        她突然想起上次从教导主任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唐遇也握过她的手腕。

        现在亲眼所见,姿势果然很好看。

        叶珈蓝不自觉抿了抿唇。

        那人右手捏着的棉签已经沾了消毒酒精蹭在她胳膊上的伤口上,冰凉一点,稍带刺激性的味道很快蔓延开。

        唐遇轻声开口:“景非应该不是故意的。”

        感情是给谢景非处理烂摊子。

        要是被苏锦珂知道被谢景非弄伤,唐遇会亲自给她处理伤口,她估计会亲自拿着一把小刀过去自愿被他划伤。

        叶珈蓝点了下头:“我知道。”

        唐遇嘴角扯了一下,没再说话。

        酒精挥发,没几秒就盖过香薰的味道,叶珈蓝皱了皱鼻子,抬眼看着跟前人的脸。

        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他。

        少年眼睛微垂,睫毛很长,烛光从左侧照过来,睫毛的阴影就在有脸上拉得很长,一根一根交错重叠。

        这人长得是真好看。

        比她见过的所有人都好看。

        她盯着这张脸走了几秒钟的神,然后还没反应过来,伤口处就有微微的刺痛感传来。

        唐遇比刚才用了几分的力。

        叶珈蓝下意识要把手缩回去,那人指尖却没松开,他把那根用完的棉签随意扔进垃圾桶,然后翻了一个创口贴出来,撕开,再给她贴上。

        唐遇的动作温柔,但是开口时语气又沾着凉意:“我是不是跟你说过——”

        叶珈蓝抬眼看他,一双眼睛明亮水润,黑白分明。

        唐遇松开她的手腕,指尖一收合了医药箱的盖子,他食指在上面轻扣两下,然后抬起,掌心轻轻遮住她的眼睛:“别这么看我。”

        下一秒,叶珈蓝还没反应过来,他把手松开。

        像是掐准了时间一样,客厅里灯光骤然亮起。

        唐遇起身,长腿一抬,往玄关处走去。

        叶珈蓝看了眼那碗绿豆汤:“你还没喝——”

        回答她的是门轻轻合上的声音。

        叶珈蓝上眼帘还有少年掌心的温度,她用力眨了眨眼,在客厅里坐了好一会儿,最后才熄了蜡烛上楼。

        当晚,她一边等苏锦珂那条始终没发过来的消息,一边喝着绿豆汤背英语单词。

        结果一锅绿豆汤都被她喝完了,苏锦珂还是没把最重要的消息发给她。

        叶珈蓝一晚上上了四次厕所,最后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才辗转入睡。

        第二天就是期末考试。

        下午考数学的时候她还因为睡眠不足集中不了精力,最后直接空了后两道大题,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身后头有人踢了一脚她的椅子。

        叶珈蓝把椅子往前挪了挪,没理他。

        没过多久,收卷铃声打响,后排同学开始往前一张一张的收卷子。

        谢景非的声音从后座传来:“班长,你不舒服吗?”

        叶珈蓝转了下头,“没睡好。”

        “真巧。”

        “……”

        “遇遇也没睡好。”

        “……”

        “我猜他昨晚熬夜看教育片了。”

        距离下一门考试还有半小时,叶珈蓝拧开瓶盖喝了口水,“什么教育片?”

        “成人教育片啊!”

        “……”

        那是什么东西。

        叶珈蓝没再理他,继续趴到桌子上补觉。

        高二年级的期末考试耗时两天。

        叶珈蓝这两天基本一出考场,就回家补觉,大事小事都没心思和时间管。

        一直到最后一门英语考完,叶珈蓝出考场的时候,苏锦珂已经在门口等她。

        考试这两天学校没要求穿校服,所以整个楼道里颜色五花八门,穿了校服的叶珈蓝尤其显眼,苏锦珂抓过她的胳膊:“你这两天怎么都不找我聊天?”

        叶珈蓝打了个哈欠:“困。”

        “因为跟季燃畅谈了一个晚上?”

        “……”

        对了。

        叶珈蓝转头看她:“你上次没给我发他联系方式啊。”

        “发了啊。”

        “没有。”

        叶珈蓝给她看了眼记录。

        苏锦珂拍了下脑门,“难道是出bug了,所以你没收到?”

        “还是你不小心删了?”

        “没有。”

        她压根就没看到,怎么删。

        “被别人删了?”

        叶珈蓝脚步一顿,然后,特别肯定地摇了摇头:“不可能。”

        唐遇不可能办出这种事来。

        两人继续往学校门口走,出校门的时候,苏锦珂戳了戳她的胳膊:“你看你心上人,今天形单影只的,他已经空窗期五天了。”

        “……”

        “抓住机会赶紧上啊弯弯!”

        叶珈蓝:“……”

        怎么说的她跟个接盘侠一样。

        叶珈蓝看了门外身形高挑的季燃一眼,“再说吧。”

        好感是有的,但是她还真没没特别喜欢季燃。

        也就是之前有次开学典礼的时候,季燃抱着吉他在台上谈了首情歌,让她心跳了那么一下。

        用苏锦珂的话来说,特长班的同学有种特殊的魅力。

        她这种乖乖女尤其容易被吸引,但是远远不到沦陷的地步。

        苏锦珂笑嘻嘻:“回头我再发给你。”

        叶珈蓝把视线收回,没应声也没拒绝。

        校外有卖棉花糖的,各种颜色,软绵绵蓬松松像天上的云彩一样。

        叶珈蓝喜甜,拉着苏锦珂停下买了两支棉花糖。

        师傅在那里做的空当,她想起谢景非的话,转头问苏锦珂:“成人教育片是什么意思?”

        她随口一问。

        苏锦珂一愣,然后表情又开始变得色眯眯:“你真想知道?”

        叶珈蓝:“……”

        好猥琐。

        师傅递了两串棉花糖过来。

        叶珈蓝接过,然后轻抿了一口在舌尖,转身要走。

        她不想知道了,但是苏锦珂又跟了上来,她“嘿嘿”笑了一声:“就是嗯嗯啊啊雅蠛蝶的意——”

        下一秒,她话音猛然顿住。

        叶珈蓝瞥她一眼,然后顺着她的视线转头,也跟着顿住。

        唐遇和谢景非两个人就在距离她们两个不到一米的地方。

        苏锦珂的那句话应该是被听得清清楚楚,谢景非“噗嗤”一声笑出来:“班长,你不知道教育片的意思可以问我啊。”

        叶珈蓝:“……”

        “我还可以免费教……”

        叶珈蓝耳根一热,被粉红色的棉花糖挡住的那半张脸,也迅速变成了粉红色。

        唐遇眼睛眯起瞥他:“滚。”

        叶珈蓝没听清,她耳边嗡嗡一片,连忙扯过苏锦珂赶紧走了。

        唐遇声音顿了半秒,然后放轻:“别带坏她。”

        “……”

        谢景非立刻察觉出不同寻常来,眼睛亮了亮,刚要开口问,那人眼神轻飘飘扫过来:“闭嘴。”

        “……”

        叶珈蓝晚上终于睡了个好觉。

        暑假第一天,她睡了个自然醒,一直到十点多才被窝里爬起来。

        下午四点半,余秋华给她在砂锅里炖了冰糖雪梨,去医院之前还特地嘱咐让她和唐遇一起吃。

        叶珈蓝在客厅里换了半个小时的电视节目,一直到五点,她才拿提着装了冰糖雪梨的保温盒出去。

        对面的门没关,这会儿只轻轻掩着。

        叶珈蓝敲了敲门,里头很快有男声回,尾音轻拽,带了些许的鼻音:“进。”

        她推门进去。

        少年背对着她,这会儿支着胳膊不知道在干什么。

        然后叶珈蓝走近几步的时候,听见他说了句:“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

        叶珈蓝以为他是在看电影,结果再往前走,她也没看见任何让他夸的人或物。

        他是对着镜子说的。

        叶珈蓝一愣,保温盒放到桌子上的时候没控制好力道,重重响了一声。

        跟前的人这才转头看她一眼。

        明明还是那张脸,但是眼神里的清冽和侵略性都弱了不少,少年上下打量她一眼:“姐姐,你长得也好看。”

        他话音一转,“但是没我好看。”

        姐姐?

        唐遇上一次叫她姐姐,还是在七八年前。

        叶珈蓝:“……”

        她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