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9章 第一行诗

第9章 第一行诗

        跟唐遇告白的人向来不少,但是以往都是偷偷摸摸往他课桌里塞情书的。

        谨慎又小心翼翼。

        叶珈蓝没想到有人会大张旗鼓到这种地步。

        班上的窃窃私语声越发大了些,甚至开始有男生冲门外的女生吹起了口哨。

        明明还有几分钟才下课,这会儿几乎整个班都要闹腾起来。

        叶珈蓝唇角抿直,两条秀气的眉拧得越发的深,随手抓了只粉笔头就冲那男生扔了过去。

        那男生被砸中头顶,连忙捂住脑袋转头看了前面一眼:“班长,你砸我干什么?”

        他还挺委屈。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是跟你告白的吗?”叶珈蓝面无表情,“老实看自己的书。”

        教室里闷笑声不断,但是至少没人敢顶风作案了。

        叶珈蓝把视线转开。

        那女生斜斜靠在门口,她没穿校服,红得闪眼睛的上衣衣领有些偏低,下身是一件牛仔短裤。

        看着无比清凉。

        而女生前面不足一米的当事人,这会儿趴在桌子上,在睡觉。

        不知道是认床还是水土不服的原因,他转来这段时间,好像一直没休息好。

        叶珈蓝视线在唐遇身上停了半秒,然后收回来,起身从前门出了教室。

        那女生还倚在后门门框上,看她出来掀了掀眼皮,没说话。

        叶珈蓝皱了下眉,怕打扰到教室里的同学学习,刻意把声音放得轻了又轻:“这位同学,你能下课再找他吗?”

        她这样已经严重干扰到了班里的上课秩序。

        那女生瞥她一眼,然后又低头,百无聊赖地看了一眼自己新做的指甲。

        她看起来十分不愿意和叶珈蓝说话。

        叶珈蓝也不愿意多说,这人不是他们班上的,她点到即止,刚要转身进教室,那女生就轻哼了一声,“不能呀。”

        她声音娇俏,傲气都明目张胆地表现在了那双好看的眼睛里。

        叶珈蓝:“……”

        “你是不是也喜欢唐遇?”

        她声音不大不小,靠近门口的几个人刚好能听见。

        连谢景非都被这句话给吓醒,揉了揉鸡窝头转头看了门口一眼,下一秒,他低低爆了句粗。

        教室里,谢景非把铁皮卷尺拉长,正在往唐遇桌子那边伸,隔了一条过道,尺子碰到他桌角的时候,他轻轻敲了下。

        他不走寻常路地试图叫醒唐遇。

        那人没反应。

        女生见她不答,语气更加恶劣:“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叶珈蓝转了下头,“你想多了。”

        “那你刚才那么生气干什么?”

        叶珈蓝:“……”

        什么逻辑。

        叶珈蓝没打算理她,转身进教室。

        这头谢景非叫人服务正进行到兴头上,瞅见有人影过来,一个没注意手一松,卷尺“咻”的一下收回,刚好在要从这边回讲台的叶珈蓝胳膊上擦过。

        铁尺收回的速度极快,夏季校服又是短袖,白嫩的胳膊没遮没掩,像是被一把钝的小刀割过。

        再钝也是刀子。

        叶珈蓝胳膊被那卷尺擦破了皮,有血慢慢渗出来。

        她下意识把胳膊往回缩了缩,脸色瞬间变白,低低“啊”了一声。

        下课铃打响。

        谢景非立马从座位上起身,“班长你没事吧?”

        叶珈蓝低头看了眼胳膊,口子不短,但是好在伤口不大深,过几天估计也就没事了,她皱着眉摇了摇头,“没事。”

        被划伤的是左手,她刚抬了右手要去捂伤口,手腕就被人握住。

        叶珈蓝抬了下眼,唐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皱了眉看她:“别碰。”

        她也不想碰。

        但是伤口这会儿又痒又疼,像是有蚂蚁在上面轻轻啃噬,叶珈蓝呼吸都有点抖:“你先把手松开吧。”

        班上已经有人看过来,站在门口的那女生更是皱了眉:“喂,你不要借机占新同学的便宜。”

        叶珈蓝:“……”

        唐遇把手松开。

        旁边谢景非立刻凑过来:“班长我知道错了,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叶珈蓝扯了扯唇,“不用了。”

        充其量算是个毛细血管壁破裂,没什么大事。

        这会儿连那股子疼劲儿都渐渐消下去,只剩下微微的痒。

        叶珈蓝没再看那几人,从讲台上拿了自己的练习册,然后回座位。

        门口的女生嘟了嘟嘴:“唐遇,你能不能出来一下啊?”

        唐遇面无表情:“不能。”

        他视线一转,瞥了一眼还拿着卷尺玩的谢景非,“想死是不是。”

        谢景非吓得立刻把卷尺收了回来。

        那女生还要再说话,老吴的声音传来:“这位女同学,你找我们班上的谁啊?”

        后面没了动静。

        唐遇瞥了一眼前头和同桌说话的叶珈蓝,她右胳膊搭在桌子上,伤口周围泛起了一圈红,他微微眯了眯眼,想起女孩子刚才的眼睛来。

        干净透彻,氤氲着水汽。

        像是要哭出来。

        他收回视线,翻了一页物理书。

        谢景非偷偷瞄了一眼。

        他发现,唐遇脾气最近越发的不好了。

        他手里的笔又断了一支。

        再这样下去,谢景非要去给他去文具厂搞批发了。

        他呼了口气,又转头看了眼刚才被他伤害到的班长,感叹一句:“班长胳膊也太白了。”

        话音落下,那截断了的笔朝他砸了过来。

        谢景非:“……”

        当晚叶珈蓝到家以后,谢景非私聊她给她连着道了好几次歉:【班长,要不我请你吃饭赔罪吧。】

        叶珈蓝:【不用了,谢谢。】

        刚回完,书房的灯灭了。

        余秋华从楼下喊她:“弯弯,停电了,我把你的蜡烛拿出来点上了啊。”

        叶珈蓝:“……”

        余秋华指的,大概是她前段时间和苏锦珂一起买的几个香薰蜡烛。

        她打开书房的门。

        果然,客厅的茶几上,冰箱旁边的柜子上都点上了她的蜡烛,火光不强,但是也能勉强照亮东西。

        叶珈蓝眉心跳了一下。

        “医院有点事儿叫我过去,妈刚才给你熬了绿豆汤,你待会儿给小遇也送点过去,天热去去暑。”

        关门声响起。

        叶珈蓝下楼,又给谢景非发了条消息:【有唐遇的联系方式吗?】

        很快,谢景非发了一串电话号码过来。

        叶珈蓝输入号码,然后编辑了条短信:【我妈熬了绿豆汤让我给你送过去。】

        【?】

        【你能过来拿吗……外面太黑了,我不敢出去。】

        这次那头没回。

        叶珈蓝等了两分钟,然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根本没说自己是谁。

        刚把名字打上去,还没发过去,敲门声响起。

        叶珈蓝扬声问:“谁啊?”

        她怕黑,尤其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连带说话声音都颤了些。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唐遇的消息进来,简短一个字。

        【我。】

        叶珈蓝忙去开门。

        楼道里黑漆漆一片。

        叶珈蓝把手机屏幕按亮,抬了抬手把手机举高了些以照亮跟前的人,苏锦珂的消息刚好在这时候发送过来:【弯弯,你的心上人跟他第七任女朋友分手了!】

        唐遇眉角轻挑,似笑非笑看她一眼。

        苏锦珂:【我找了朋友问他的联系方式,要不要给你发过去?】

        门外那人出声:“不让我进去?”

        叶珈蓝立刻移开,等他进来之后关上门。

        她这才看到苏锦珂的消息,犹疑了几秒之后,她回了苏锦珂一个字:【要。】

        其实算不上心上人,就是有点崇拜加好感。

        叶珈蓝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然后去厨房盛绿豆汤。

        唐遇坐在沙发上等她的几分钟,她手机屏幕又亮起,是苏锦珂给她发的电话号码以及一系列联系方式。

        客厅里弥漫着香薰散发出来的水果甜涩味道,和叶珈蓝身上的差不太多。

        唐遇唇角轻轻勾了下,然后,鬼使神差的,他把这条记录了叶珈蓝心上人的消息,给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