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8章 第一行诗

第8章 第一行诗

        他一本正经得像是在单纯地提醒她什么对身体好。

        叶珈蓝整个人愣住,只听见前两个字就觉得大脑发热。

        她用了两秒钟时间消化这句话,两秒钟后,她后退了半步,唇线抿直一瞬然后松开,调子无意识拖长了些:“哦……”

        话题有点儿尴尬,叶珈蓝想不到别的回答方式。

        唐遇垂眸睨她,半晌,盯着她微红的耳垂“嗯”了声。

        他没有在女孩子面前说这种话的习惯,刚才纯属鬼使神差下的意外。

        唐遇收回视线:“进去吧。”

        话音一落,谢景非就讶道:“你们刚才说什么了啊?”

        叶珈蓝没在门口逗留,推了后门往里走。

        进去的时候门本来就没关严实,又被风吹开大半,外头几人的说话声也随着风一起飘进来——

        “让我猜猜,根据我学了十几年的唇语,我看懂了后面几个字是‘对身体好’。”

        “前面呢!”

        “跑步?多吃水果和蔬菜?不对啊,好像没这么多字……”

        叶珈蓝脚步放缓了些。

        她听见谢景非问了句:“到底是什么啊?”

        没几秒,后头有脚步声响起,那人在门口停了一秒,回头:“做题。”

        又是做题。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多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呢。

        明明自己连本书都没有。

        叶珈蓝蓦地想起什么,她还站在教室后方,脚步顿住转头看了一眼唐遇的位置。

        他长得高,桌子被放在最后一排,桌面整个干干净净,只有两根笔和一个笔记本。

        没有书。

        他同桌是班上的学习委员,眼睛厚度堪比啤酒瓶底,标准的学霸,就连下课这十分钟都在埋头学习。

        不用想也知道,唐遇根本没有和这个学霸看一本书的习惯。

        教室前门语文老师走进来:“待会儿上课默写《离骚》。”

        整个班的气氛顿时不像刚才那样萎靡不振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都被这个噩耗吓醒,短短几秒,教室里就被背书声盈满。

        叶珈蓝快步回到座位,翻开语文书后看了两行,然后回了下头。

        唐遇的学霸同桌正好把书往他那边挪了挪,她看见那人眉梢轻挑,掀了掀唇说了两个字。

        叶珈蓝唇语比刚才教室外头胡乱猜测的人好,一眼就看了出来。

        是“不用”。

        果然,他不和别人看一本。

        叶珈蓝皱了皱眉,然后翻开课表看了一眼。

        苏锦珂急得团团转,背来背去都是那一句话:“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再往下,她不会了。

        苏锦珂实在不是背书的料子,作为一个理科女,她理化生要比语文强得多,两分钟过去,她干脆不垂死挣扎了,也改为和叶珈蓝一样慢悠悠一行一行地看。

        看完第一行,苏锦珂拖着椅子往那边凑了凑:“弯弯,你会背了吗?”

        叶珈蓝点了下头。

        “心里有屈原的人果然不一样。”

        苏锦珂感叹,看完第二行,她把脸凑了过去:“弯弯,唐遇同学没书啊。”

        叶珈蓝抬了下眼,然后继续点头。

        “那我今天应该不是默写最差的了。”

        叶珈蓝没说话。

        翻过一页之后,她才小声说了句:“万一他会背不需要书呢?”

        苏锦珂:“……”

        事实证明,叶珈蓝大话说得太早。

        这节语文课刚下课,她就听见过道右侧的语文课代表小声跟她同桌议论了句:“新同学居然交了一张白卷。”

        她去收卷子的时候看见的,“那卷子比我脸都白。”

        “……”

        叶珈蓝捏了捏耳朵,从笔记本上撕了页纸下来,抄起了课程表。

        当天晚自习九点四十分下课。

        下课铃一打响,苏锦珂就捂着肚子猫腰站了起来,她另一只手在叶珈蓝胳膊上晃了晃:“不行了我憋不住了,弯弯你等会儿,我马上回来!”

        铃声还没停下来,她就飞奔出了教室。

        叶珈蓝视线跟着她跑了一圈,然后才又转回来,安安静静地对着课表整理明天上课需要的书。

        五分钟后,教室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

        高二危机感还没有高三强,尤其这会儿临近放假,教学楼规定了十点前熄灯,有晚上复习的基本也都各自回了宿舍或者家里继续看书。

        叶珈蓝转头看了眼表。

        快五十了。

        苏锦珂还在厕所战斗,没回来。

        后排空荡荡一片,那帮男生也都不在。

        叶珈蓝微微松了口气。

        教室里这会儿只剩下她一个人,安静到了极点,只有头顶的风扇在转,带出摩擦声和风声。

        叶珈蓝把书摞成了一摞,然后掀开最上面一本,把抄好的课表夹了进去。

        五十分整,她抱着几本书起来走到后排,然后在唐遇桌子前停下,刚要放下去,斜后方就有声音传来:“干什么。”

        叶珈蓝吓了一跳。

        她明明是日行一善,结果被这种紧张的气氛搞得像做贼一样,眼睛睁大了些,下意识转头看过去。

        唐遇也不知道是去而复返,还是压根就没走,这会儿正轻轻靠在门框上,眯了眼睛看她。

        他站得不直,语气和姿势都带了半分懒散。

        叶珈蓝越长大越不禁吓,心跳一快,手劲儿都松了不少。

        下一秒,“砰”地一下,她刚要放下去的一摞书砸到桌子上,叶珈蓝手收回地不及时,右手小指就这么跟着被砸了一下。

        她倒吸了口冷气,忙把手抽回来。

        叶珈蓝就是典型的耐疼不耐吓。

        小指指尖又疼又麻,她也只是微微皱了眉,声音轻颤半分:“你不是没书吗?”

        唐遇直起身从门口进来。

        “你先用我的,我和我同桌看一本就行。”

        那人拉开椅子坐下,拿了只笔转开,微微抬了头看她。

        叶珈蓝继续说:“笔记都是全的,复习起来也比较快。”

        唐遇视线下移,落到她的手上。

        女生的手和男生完全不一样,骨架小,白白净净,连指甲都修的整整齐齐,那截小指因为被书砸了一下,透出充血的红。

        再往上,她手腕纤细。

        握起来肯定很舒服。

        唐遇收回视线,指间转动的笔渐渐收住。

        叶珈蓝:“那我先回家了。”

        “嗯。”

        “你也早点回去。”

        “好。”

        叶珈蓝小指还有些疼,她轻动了动,走出教室前又回了下头:“唐遇……”

        “怎么。”

        “你能不能别抽烟?”

        她不喜欢书上沾烟味,有点呛人。

        叶珈蓝这句话问的纠结,总觉得不管唐遇回答什么都有点不对劲儿。

        答“不能”的话,她这句话不仅白说了,而且十分有可能造成一种尴尬的情形。

        答“能”的话,她让他不抽他就不抽……那就更不对劲儿了。

        他干什么要听她的话。

        事态发展似乎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叶珈蓝觉得自己冲动了,刚要当做什么都没问过一样出门,唐遇就答了句:“能啊。”

        他也不多解释,嘴角微微勾起,“那你能不能别总这么看我。”

        “什么?”

        叶珈蓝没反应过来。

        唐遇手指在下颌上轻轻一碰,声音依旧干净得过分:“我自制力不太好。”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谢景非刚好从门口冲进来:“遇哥,喝冰阔落!”

        唐遇的话就这么被盖了过去。

        叶珈蓝没听清,她也没打算再问,瞥了一眼谢景非后,转身出了教室。

        谢景非把可乐放到他桌子上,这才又转了下头:“班长怎么这么晚才走?”

        他和叶珈蓝平时交流实在太少。

        一个乖乖女一个二世祖,没有能交流的地方。

        谢景非没在她身上放太多心思,很快把视线收回来,落到唐遇桌子上的书上:“哪儿来的书啊?”

        外封干净,但还是能看出来是别人用过的。

        谢景非说着就要伸手去摸,还没碰到,唐遇伸出左手压在了上头。

        他眼前晃过少女的手腕,白皙纤细,仿佛一折就断。

        唐遇垂了垂眼,指间用力,“啪”地一声过后,右手的笔断在了桌子上,

        “……”

        谢景非吓得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居然连碰都不让他碰一下!

        小气鬼,四条腿。

        叶珈蓝给唐遇送书的秘密工作进行了一周。

        她不敢不秘密,唐遇就是一块肥肉,不少狐狸眼巴巴地盯着呢。

        一周后,这种工作终于要进入尾声——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

        考试前一天,各班班主任被教导主任叫去开会。

        晚一的时候轮到叶珈蓝执勤,她坐在讲台前面做物理题,快下课的时候,安静的教室突然开始有人窃窃私语。

        叶珈蓝没抬头,“安静。”

        刚说完,有人像是故意跟她作对一样,扬着声音说了句:“高二一班的新同学,你有女朋友了没啊?”

        声音从教室门口响起。

        叶珈蓝皱眉看了眼,外头站着的是个长发女生,长得挺漂亮,她这会儿笑得正开:“没有的话能不能考虑一下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