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7章 第一行诗

第7章 第一行诗

        叶珈蓝视野瞬间漆黑一片,透不过光来。

        身边有少年身上清冽的沐浴露香氤氲开来,她眼睛紧紧闭上,但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起屏幕上的画面。

        辣眼睛。

        叶珈蓝呼吸一烫,手指轻轻蜷曲了下。

        电脑屏幕上,谢景非总算消停下来。

        视频和图片没再增多,他发了句话过来:【夏夏,你怎么不接收?】

        他叫的是夏夏,而不是遇遇。

        唐遇左手还在叶珈蓝眼睛上遮着,视线落在屏幕上,没回他。

        没几秒,那头又问:【你待会儿能把聊天记录删除吗?不然被遇遇看见我给你发这种东西,我肯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唐遇眉头皱得越发的深,他上身微倾,右手越过跟前女孩子的肩膀打字,这个姿势有点暧昧,但实际根本没有太多的肢体接触。

        他向来有分寸。

        【滚。】

        唐遇在键盘上敲了一个字,然后关闭聊天框,同一时间松开遮住叶珈蓝眼睛的手。

        叶珈蓝呼吸还微微发着热,一双眼睛转了下,视线无处安放。

        “行了。”

        “……”

        叶珈蓝这才强作镇定地把视线定住。

        屏幕上已经没了对话框,这会儿简单整洁。

        唐遇捏了只钢笔靠坐到沙发上,他头发还没干,刘海半长不长地搭在前额,眼睫低垂,不看她,也不开口说话。

        气氛一度陷入尴尬的沉闷当中。

        叶珈蓝坐立难安,自动把唐遇的这种反应归结为未成年少男观看大尺度电影被同班同学撞破后产生的懊恼和尴尬情绪。

        她低头捏了捏手指,然后又抬头:“那个……”

        唐遇手里轻转的钢笔陡然一停,他抬眼看她。

        叶珈蓝硬着头皮继续说:“我能理解。”

        他们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本身就比较早熟。

        平时班上有几个男生也讨论过这种问题,只不过叶珈蓝以前只是听他们讨论,这次是实打实地撞上了。

        她越想越觉得难为情,低了头咳了一声,“我可以当做没看见。”

        唐遇视线一抬,看到她裸露出来的光洁莹白的额头。

        叶珈蓝是嫌刘海丑,所以前几天干脆把头发一股脑用卡子全别了上去。

        唐遇视线一转,“嗯”了一声。

        “我也不会出去乱说的。”

        唐遇眼神又转了回来,没再出声。

        叶珈蓝抬眼,看见他的表情。

        不好也不坏。

        唐遇眉眼都生得精致,眼睛弧度柔和,但是眉峰又很凌厉,他微微皱着眉,唇线抿得有些直。

        叶珈蓝有一种他下一秒就会恼羞成怒杀人灭口的错觉。

        她呼了口气,没再敢继续这个话题,弯腰去拿放在茶几上的英语书:“那我们现在……来划重点?”

        唐遇盯着叶珈蓝拿书的手看了眼。

        少女指尖葱白细腻,手背上隐隐能看见青色血管的纹路,她手指有些颤,刚才拿书的时候还差点没拿稳。

        被撞破尴尬现场的人明明是他,结果这丫头反倒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小心翼翼得有点可爱。

        也不知道早前那个嫌他两只鞋脏的不对称,又踩了一脚的小魔王跑哪儿去了。

        这边叶珈蓝拿书用了五秒,翻书用了七秒,翻完之后她才想起来问:“你有书吗?”

        “没有。”

        “……”

        叶珈蓝手指搁在书页左侧,又问了一个问题:“那你英语好吗?”

        “一般。”

        距离高三分班考试还有不到一个月。

        叶珈蓝有点郁闷地抓了抓头发:“偏科吗?”

        唐遇第一次被人问这种问题,他微微眯了眼,“不偏。”

        哦,那就是都一般。

        叶珈蓝更郁闷了,这根本让她无从下手。

        “高二升初三分班的时候会分重点班和普通班,按照这次的期末考试成绩来分……”

        两种班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叶珈蓝指甲抠了抠英语书页,“你是一本书都没有吗?”

        她以前还真没关注过这个问题。

        唐遇眉梢一挑,没说话。

        这等同于默认的回答方式让叶珈蓝叹了口气。

        “那你这几天先用我的英语书复习吧,”她把英语书合上,又重新放回到茶几上,空气中尴尬因子持久不息,叶珈蓝只能继续找话题打破沉默:“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我。”

        唐遇的眼神无声无息,带了几分不动声色的侵略性,他指间的钢笔又轻轻转开:“暂时没有。”

        叶珈蓝没去深思这个“暂时”的深意。

        此地不可久留。

        她深呼了口气,然后起身:“那我先回去了。”

        唐遇不说话。

        直到叶珈蓝走到了门口,他才开口:“钥匙。”

        叶珈蓝这才发现自己两手空空,自己家里的钥匙忘了拿,她站定,然后转身。

        那人食指勾着她的钥匙串走近,到跟前的时候叶珈蓝自觉把手伸过去,掌心摊开。

        然后唐遇手腕一抬,把钥匙放在她的掌心的时候,食指收得不及时,在她掌心轻轻蹭了一下。

        有些痒。

        叶珈蓝不自觉地收紧手指攥住钥匙,这一攥,连带着少年那支修长干净的手指也攥在了掌心。

        她呼吸一顿,下意识抬头看了眼。

        唐遇就站在她面前,距离不足半米,他微低着头看她,终于有了她进屋以后的第二个表情。

        那人唇角半勾似笑非笑,食指在她掌心勾了下,轻而缓慢:“干什么。”

        叶珈蓝猛地松手。

        就这一秒,她突然就想起苏锦珂前些日说的那句“小妖精”来。

        叶珈蓝觉得这三个字代指的唐遇。

        毕竟美色难挡。

        她抿了抿唇,尽量让自己的目光淡下来,她声音很轻,听着没多少力气:“谢谢。”

        唐遇唇线似有若无地扬了半分,没接话。

        叶珈蓝也没再等他开口,她垂了眼转身,然后出门。

        门很快在跟前关上。

        唐遇视线收回,这才看了眼不知道来了多少通电话的手机,他伸手按了接听:“说。”

        谢景非的声音瞬间传过来:“遇遇……哥,我知道错了。”

        唐遇没说话,走到沙发边坐下。

        坐的位置刚好是叶珈蓝刚才待的地方,余香未散,他上半身微倾,从烟盒里抽了支烟出来。

        “是夏夏让我给她发的,”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主动给他发啊,谢景非郁闷不已,“不信你可以看聊天记录。”

        唐遇手里的烟碾断。

        “夏夏什么时候来的啊?”

        “不记得。”

        从叶珈蓝家里出来之后,一直到刚才在浴室里洗澡的那段时间,唐遇完全没有印象。

        他的记忆一片空白,属于他的时间也被占用了二十分钟。

        就和那天晚上在小树林的时候一样,夏夏和唐遇本来就不是一种性格,她那天拿着那女生的情书偷偷过去赴约,本来是想指责那人情书里的错别字,结果教导主任的手电筒一照过来,她直接怂的躲了起来。

        “夏夏怎么总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谢景非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他没敢说“掉链子”三个字,声音一顿话题一转,“不过遇哥,你也到了可以看的年纪了……”

        “滚。”

        叶珈蓝现在估计以为他是欲求不满的大色狼了。

        电话被唐遇挂断。

        他把手机放到一边,清空了所有聊天记录,然后关闭电脑。

        叶珈蓝的英语书就在旁边放着,唐遇随手翻开一页,上头女生字迹清秀工整,不知道是李雷还是韩梅梅的人物形象被画了一个假发,一件浮夸的裙子。

        应该是她上课时候的无聊之作。

        唐遇手指在那页上停顿半秒,然后合上放在一边,拉开茶几抽屉拿了个本子出来。

        少女粉的日记本。

        翻开一看,上头字迹同样清秀漂亮。

        和他写字完全不一样,却又真真实实地出自他的手——

        “遇遇这个名字多可爱,他怎么不喜欢呢!”

        “幸亏我是在夏至那天来的,不是在大暑小暑,不然名字就太难听了。”

        他身体里住着的另一个人,叫夏至,是个跟他性格截然相反的,女孩子。

        再往下翻,是小树林那天记的一段话。

        “今天遇遇又收到了一封情书,居然连江水为竭的竭都写错了,遇遇那个变态要是喜欢这种学渣,我给非非直播吃键盘!”

        “……”

        神经病。

        唐遇把日记本合上又塞回抽屉里,然后起身上楼。

        那本叶珈蓝留下给他复习的英语书,他只看了两眼。

        叶珈蓝第二天拿回自己英语书的时候,发现某一页沾了烟味。

        味道不重,但是她鼻子向来敏感,所以轻而易举就闻了出来。

        英语课的时候,她对着英语课本皱了整节课的鼻子,苏锦珂在旁边戳了戳她的胳膊:“弯弯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这会儿还没下课,叶珈蓝看了眼上头的英语老师,摇了摇头没说话。

        好不容易挨过了五十分钟,上课铃一打响,叶珈蓝跑到楼上的小卖部买了瓶花露水。

        她决定常备着。

        每借唐遇一次书,回来她就来回喷一遍。

        出了小卖部下楼,她在教室门口看见了让她课本染上烟味的罪魁祸首,他和谢景非以及另外两个外班的站在那里,长相和身高都占了不少的优势。

        走廊里有经过的女同学频频回首。

        叶珈蓝从后门进去,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是小声说了句:“抽烟对身体不好。”

        她声音不大,只有唐遇身边的谢景非听到了,他“哎”了一声,“班长,那什么对身体好啊?”

        “……”

        叶珈蓝一时语塞,没回答上来。

        抬头一看,旁边唐遇靠墙站着,伸手朝她勾了勾手指。

        叶珈蓝往前挪了半步,两人身高差距不小,唐遇微微侧了脸,把声音压低,尾音勾人:“接吻对身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