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6章 第一行诗

第6章 第一行诗

        叶珈蓝小的时候不太乖。

        确切地说,应该是太不乖。

        当时叶家还不住在现在这种公寓楼,那会儿的烟雨小巷街坊邻里众多,每家几乎都有一个混世小魔王。

        叶珈蓝不一样,她是大魔王。

        方圆几里的小魔王们都对她俯首称臣,乖乖地叫她一声“蓝姐”。

        被她欺负过的小可怜众多,欺负哭过的一只手也数不过来,所以饶是余秋华给她缩小了范围,叶珈蓝还是没想起唐遇是哪个来。

        被她用水枪喷的是个偷摘别人家桃子的鼻涕虫。

        被她扒过裤子的是个欺负妹妹的小哭包。

        唐遇哪个都不像,他精致地过分,光是站在那里,即使一句话也不说都自带了一种撩人的矜贵。

        叶珈蓝想象不到他被自己欺负哭是什么场景。

        她视线低着,落在唐遇被她那颗棒棒糖砸到的白鞋上,半天没敢抬起来。

        唐遇垂眸看她。

        女孩子眼睫微垂,睫毛长而密,往下是小巧剔透的鼻尖,再往下,她嘴巴轻抿了下,上排牙齿轻咬住下唇,然后松开。

        血色涌上来,一片艳丽的绯色。

        她这模样,比以前乖的不是一点半点。

        唐遇莫名想到昨天他指尖沾上的味道。

        他把视线收回,然后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鞋面,语气无波无澜:“没想起来?”

        叶珈蓝:“……”

        太多了,根本不知道是哪一个。

        叶珈蓝嘴巴一抿一松,上下唇都覆了层水光,她特别有诚意地道歉:“不好意思……我小时候不太听话。”

        “那现在呢?”

        叶珈蓝抬眼看他,一双眼睛通透干净,隐隐有波光倒映,她没听明白:“…现在怎么?”

        唐遇嘴角微微勾起,弧度美好又温柔,他问:“听话么?”

        叶珈蓝吓得往门里退了半步。

        唐遇上次把她坑进教导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

        表情跟干净地跟天使一样,偏偏干的都是魔鬼才能做出来的事。

        叶珈蓝脑袋里有根弦崩断,手上动作先于大脑的思考,还没反应过来,手就伸过去摸到门把手。

        砰的一声。

        她把唐遇关在了门外。

        厨房忙活的余秋华听见这震天响,探出头来看了一眼,“怎么关门这么大声?”

        “哎?”她视线掠过整个客厅也没见到唐遇的人影,“小遇呢?”

        叶珈蓝总算反应过来。

        她心跳还没平复下来,指缝间有汗冒出来,黏黏腻腻的,叶珈蓝面不改色道:“他回家拿东西了。”

        幸亏余秋华没质疑,转头又进了厨房。

        叶珈蓝呼了口气,给自己又做了半分钟的思想工作,才又伸手去开门。

        这次开门动作缓慢,幅度细微。

        她就差扒在门缝上观察外头的动静了,光开门就用了十几秒,然后门一打开,跟前的人直直站在外面。

        他在打电话,手握着手机抬起来的时候,腕骨似乎更明显了些,他瞥了一眼门里的人,然后挑眉,扯唇,“还是不太听话。”

        叶珈蓝:“……”

        她手一抖,差点又要把门拍在唐遇跟前。

        所幸余秋华开口开得及时,“你们两个别在门口站着了,快过来吃饭了!”

        唐遇视线还落在叶珈蓝的脸上。

        她生得白,一双眼睛还不太会隐藏情绪,眼底又是害怕又是懊恼,纯得不得了。

        “挂了。”

        他收回视线,同时把电话挂断。

        叶珈蓝已经松开门把手,转身进了客厅。

        没多久,饭菜都上了桌。

        叶珈蓝和唐遇面对面坐下。

        余秋华递了碗过来:“小遇刚才回家拿什么了?”

        叶珈蓝刚进了嘴的饺子一噎,在喉咙里梗了几秒。

        对面那人看她一眼,依旧漫不经心:“换了双鞋。”

        “……”

        他换个屁了。

        鞋还是那双鞋,可能还沾着她的口水。

        叶珈蓝低着头,磕了一个鸡蛋。

        剥皮的时候,余秋华把问题抛向了她:“弯弯,想起小遇是谁了没?”

        叶珈蓝:“……”

        “你这孩子,居然还真忘了……”余秋华叹了口气,“你忘了你十岁的时候,你唐阿姨带着小遇来家里,你把他踩哭了的事儿了?”

        “……”

        余秋华这话又很直接的引导指向作用。

        叶珈蓝脑袋里有什么东西晃过,她这次真的想起来了。

        唐蓉那次难得回国一趟,这一回来难免要和余秋华这个闺中密友聚一次。

        她带着唐遇来南城待了几天。

        叶珈蓝那年刚好十岁,正好是最淘气的年纪。

        唐遇来的那天,刚好是她和小伙伴约好去打水漂的日子。

        下午小弟扒在门口叫人,叶珈蓝满心都是打水漂这事儿,一着急,狂风一样卷出去的时候,一不留意就在唐遇鞋上踩了一脚。

        这人从小就喜欢穿白鞋。

        叶珈蓝停下一看,觉得一只鞋脏了,另一只鞋还白着实在不大美观。

        她十分有大姐大派头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一脚下去,在那只干净的鞋上也留了一个黑鞋印子。

        “不用谢。”

        刚说完,唐遇眼睛一抹,哭着跑走了。

        把九岁的唐遇踩哭了的结果就是,叶珈蓝那天不仅没能去打水漂,还被余秋华教育了一顿。

        唐蓉在旁边劝她:“小孩子玩玩而已,说两句就行了。”

        余秋华不听,手一伸指向洗手间:“去,把弟弟的鞋给刷干净!”

        于是当天晚上,叶珈蓝委屈巴巴地蹲在洗手间给唐遇刷鞋,一转头就能看到外头那人光着小脚丫在看电视。

        风水轮流转,哭的人变成了她。

        唐遇这人,从小就有点恶劣。

        不过跟别人恶劣的性质不一样,他恶劣地稍微优雅一点。

        往事不堪回首。

        这件尤其。

        叶珈蓝神思收回,抬头看了对面的人一眼。

        少年五官都张开了不少,除了眼角那颗小泪痣,其他地方简直脱胎换骨。

        漂亮是一样的漂亮,但是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她是越长大越收敛,性子也越发的柔软,唐遇刚好跟她相反。

        叶珈蓝盯着那张脸,不自觉咬了咬筷子。

        唐遇没看她,视线微垂,不紧不慢安安静静地在吃饭。

        余秋华给两人都盛了汤。

        “妈晚上去医院值班,你和小遇学的可能不一样,待会给他说一下。”

        叶珈蓝上了初中突然就转了性子,除了学习别的基本都不放在心上。

        一直到高二这年,她连考第二的次数都寥寥无几。

        余秋华无比放心:“听见了没?”

        叶珈蓝咬着筷子点头。

        一顿饭吃到了六点多。

        六点半的时候,余秋华被医院同事提前叫走。

        叶珈蓝去厨房收拾碗筷。

        一刻钟后出来的,家里已经空荡荡一片,电视还开着,不过声音调小了一些。

        余秋华去医院前特别交代让她去给唐遇核对课程,她不敢不听,又在家里磨蹭了一会儿,一直到过了七点,她才拿了钥匙准备出门。

        走到玄关的时候,她看见鞋柜上头放了一串钥匙。

        下面压了一个纸条。

        上头字迹清晰漂亮,简单几个字:“自己开门。”

        叶珈蓝看见下头他的名字。

        遇见的遇。

        叶珈蓝把纸条折起装进口袋,随手拿了一本英语书,带上钥匙出门,然后打开对面的门进去。

        客厅里没人。

        东南角的浴室灯开着,有水声哗哗响起。

        叶珈蓝在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下,翻开英语书背了几个单词。

        正要翻页的时候,电脑里消息提示音响了一下。

        叶珈蓝抬了抬眼,看向正对面的茶几。

        她刚才一直没怎么注意那台笔记本,这会儿视线扫过去,距离不远,聊天框还开着,上头的内容清晰映入眼帘——

        【都是我这几天收集的经典。】

        【够不够你看?】

        【不够我这里还有。】

        这条消息之后,底下图片和视频一个接一个地发过来。

        叶珈蓝看了一眼,瞬间被上头白花花的**刺激到,她耳根一热,脸上迅速烧红。

        那头谢景非浑然不觉,还在继续发。

        不远处浴室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停下,开门声响起,叶珈蓝半天没反应过来,视线一抬,看着那人走过来。

        她下意识要把笔记本合上,刚碰到盖子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唐遇手就按到上头,笔记本合上的动作戛然而止,两人指尖轻轻碰了一下,他微微皱眉:“你脸红什么?”

        “……”

        还能脸红什么。

        前方屏幕上视觉冲击太大,但是好奇心驱使之下,叶珈蓝又不自觉地要往那边看。

        唐遇这才觉得不对劲儿。

        他视线一转,从她脸上转到电脑屏幕上,就一眼,唐遇眼神一暗,他喉结轻轻滚了一下,抬手遮住叶珈蓝的眼睛,声音低而轻:“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