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5章 第一行诗

第5章 第一行诗

        你王八蛋。

        叶珈蓝看他一眼,抿了下嘴角,又把这几个字给吞了回去。

        这种话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

        抛开友爱同学是班长的职责不说,新同学才来半天,脾气她都没摸透,万一真运气不好这是个阴晴不定表里不一的主,惹怒了他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

        玛丽苏小说迷妹苏锦珂说得好:“越是长得好看的男生,可能就越变态。”

        叶珈蓝垂眸,快速瞥了眼唐遇刚刚收回去的手,那只手五指修长匀称,腕骨微凸,形状漂亮。

        刚才握她手腕时的姿势一定很好看。

        叶珈蓝多少受了苏锦珂的思想熏陶,她害怕新同学真的是个变态,下意识就往后退了半步,然后一低头,踢了踢刚才绊倒她的一截树枝,“它,王八蛋。”

        这话也没错。

        它和唐遇都是王八蛋。

        只不过她机智地省略了一个主语。

        叶珈蓝说完抬了下头,新同学嘴角还似有若无地勾着,一双桃花眼深而亮。

        当真是温柔多情的眼形,眨下眼都能勾了人的心魂。

        叶珈蓝手腕上被他碰到的地方隐隐发烫,热度似乎穿过皮肉,直直烫到了骨髓中。

        她下意识把手背到了身后。

        女孩子整张脸都染上了层绯色,靠近他的那只右耳更甚。

        唐遇视线在她侧脸上停了几秒,然后轻“嗯”了声,“自己回去?”

        听他这意思,要是她真自己一个人,他还打算送她不成?

        叶珈蓝刚被他坑了一次,根本不敢让他送,她摇了摇头,下巴一点冲着门外指了指,“我朋友在外面等我。”

        她指的是苏锦珂。

        校门口有个大爷开了家小报亭,平时十点半左右才收摊。

        叶珈蓝晚自习被各科老师叫过去的次数数不胜数,苏锦珂有经验,只要晚自习下课见不到她的人,就自觉跑到报亭里蹲守。

        等她的时候,苏锦珂还能顺便看几分钟的言情小说。

        一举两得。

        唐遇眉梢一挑。

        叶珈蓝把苏锦珂的名字报上去,“我同桌。”

        “嗯。”

        他没印象。

        叶珈蓝不再看他,低头把那截树枝踢到路边,防止它再祸害别人。

        然后她拍了下手,抬眼看他:“走吧。”

        再不走,学校大门就要关了。

        话音落下,唐遇视线收回,转身先一步往校门口走去。

        叶珈蓝跟在他身后两步远的距离,她视力不错,而且离校门口越近路灯光越强,所以眼睫一低,就能看见唐遇身上白色t恤的下摆。

        幸运的是她手干净,所以没在上面留下手指印。

        不幸的是她用力太大,把那一角掐出了几道很明显的褶皱。

        叶珈蓝抬手摸了摸耳朵,抬脚往前又跟了半步:“唐遇同学。”

        唐遇回头看她一眼。

        “你的衣服……”叶珈蓝没好意思抬头看他,“我今天拿回家帮你洗干净吧。”

        “今天?”

        “今天不行吗?”

        唐遇没立刻答她,眉目敛了敛,然后突然俯下身来。

        距离不远不近,安全范围之内,但是架不住这个姿势温柔暧昧,两人视线瞬间在同一水平面撞到一起,叶珈蓝吓了一跳,不自觉咽了口口水。

        唐遇微微眯了眼:“你想让我现在脱给你么?”

        “……”

        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明天……”

        “不用。”

        叶珈蓝抬眼看他。

        “那你自己洗吗?”

        唐遇眼角轻挑,慢条斯理吐出两个字:“扔了。”

        “……”

        她就知道,和谢景非那种人玩得好的,都是资本主义的毒瘤。

        叶珈蓝干脆闭了嘴不再说话。

        唐遇直起身,重又转身,走出校门。

        叶珈蓝安安静静跟在后面,一出门口,两人就分道扬镳。

        往左一转,她很快看见报亭外头小桌子旁边坐着的苏锦珂。

        她头顶有个不知道多少瓦的灯泡随风飘荡,光线也一直再飘,朦朦胧胧,叶珈蓝过去的时候叫了她一声:“珂珂,走了。”

        苏锦珂眼睛都不抬一下,粗暴地掀了页胳膊肘底下压着的小说:“再等我两分钟!”

        叶珈蓝走近,看见上头的标题。

        《邪魅校草爱上我》。

        苏锦珂:“我正在为拿下唐遇小哥哥做充足的准备。”

        叶珈蓝:“……”

        幸亏唐遇跟她不顺路,刚才已经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叶珈蓝伸手拍拍苏锦珂的肩膀,“赶紧。”

        她从报亭大爷那里买了几根棒棒糖。

        苏锦珂快速扫完最后一行字,合上书放回原位,她伸了个懒腰,咬过叶珈蓝递过来的棒棒糖一转头,然后“哎”了一声:“那不是谢景非家里的车吗?”

        叶珈蓝也跟着转了下头。

        黑色轿车,唐遇刚才上的那一辆。

        “资本家。”她小声嘀咕了句。

        苏锦珂没听清,只要一想到谢景非,她就叹了口气:“他今天肯定是带小哥哥翘课去打球了!”

        “他没翘课。”

        “什么?”

        “唐遇没翘课。”

        叶珈蓝拉过她的胳膊,回家路上把经过简单跟她讲了一遍。

        几句话的事,很快讲完。

        到了路口等绿灯的时候,苏锦珂刚好听完起因经过,她气得绕着叶珈蓝转了一圈:“那个特长生动作也太他妈快了吧!”

        叶珈蓝咬着棒棒糖没说话。

        她也觉得快。

        “长得好看吗?”

        “还行。”

        苏锦珂咬牙切齿:“小妖精!”

        红绿灯转换,叶珈蓝没再理会苏锦珂的牢骚,拉着她从人行道过马路。

        穿过路口,两人的身影渐渐缩成两个白点。

        是她们校服的颜色。

        纯白,只袖口处有两道清新的浅黄色。

        而此刻的校门口,那辆黑色轿车上,谢景非一支烟刚刚抽完。

        车窗开着,所以烟味不算太重,谢景非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后座的人,刚要开口问他今天什么情况,后头那人手就往前递了一下。

        谢景非以为他要牵自己的手,受宠若惊地刚要把手伸过去,唐遇就抬了下眼:“烟。”

        “……”

        谢景非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又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把烟盒递过去:“哇,我们遇遇……遇哥要学抽烟了?”

        他和唐遇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有的狐朋狗友小学初中就开始学抽烟,也只有他从来没碰过,与众不同的跟个变态一样。

        唐遇没理他。

        他左手指腹上有独属于女孩子身上的味道,味道不大,甜中带涩。

        唐遇半低着头,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出来,然后捏在拇指和食指之间,微一用力,那支还没点燃的烟就折断在他手里。

        烟草碾碎,味道辛辣刺鼻,盖住了他指尖上残留的淡淡甜味。

        唐遇心底难得躁动一次,短短几分钟又平息下去。

        谢景非嘟囔一句:“……浪费。”

        他不敢说唐遇神经病。

        唐遇也不反驳,只微微眯了眼眼睛,“少抽点儿。”

        “啊?”谢景非又开始受宠若惊,“因为对身体不好吗?”

        “嗯。”

        谢景非星星眼:“遇遇……”

        “杀精。”

        “……”

        小树林事件之后,叶珈蓝整整一周没再和唐遇有什么交集。

        如果不是在同一间教室,偶尔回头的时候能看见他趴在桌子上睡觉,叶珈蓝估计会忘了班上前几天多出一个新同学。

        新同学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

        他喜欢睡觉,而且不分课上课下。

        周日午休的时候,教室里只剩下几个人。

        下午第二节以后是自由活动时间,叶珈蓝中午没回家,吃了午饭睡醒一觉从桌子上爬起来的时候,本来是想看眼后墙上挂的表,结果一转头,看到有个女生悄悄往后排新同学的桌子里塞了一个粉红色信封。

        她站在那里调整了半天信封的位置,像是怕他看见,又像是怕他看不见。

        叶珈蓝把视线收回来。

        下午第二节下课铃一打响,高二一班的同学作鸟兽散。

        叶珈蓝从后门出去,经过垃圾桶的时候,看见那个粉红色信封惨兮兮地躺在里面。

        她只瞥了一眼,然后跟着对此一无所知的苏锦珂出了教室。

        叶珈蓝到家里的时候,下午四点半出头。

        余秋华正在厨房里包饺子。

        她是一名儿科医生,今天休的白班,所以这会儿还在家里。

        叶珈蓝在玄关处换拖鞋,还没进去已经喊了声:“妈,你今天怎么包起饺子来了?”

        擀面杖滚动的声音不间断,余秋华在里面回她:“一会儿有客人来家里吃饭。”

        “哪个客人啊?”

        “你唐蓉阿姨还记得吧?”

        叶珈蓝“嗯”了一声。

        “他儿子搬到我们家对面了。”

        怪不得前几天有人往对面的空房间里添置家具。

        叶珈蓝:“……哦。”

        她早就忘记唐蓉阿姨的儿子是谁了。

        余秋华跟唐蓉是大学时期的挚友,后来毕了业唐蓉嫁人搬到了国外,联系才少了一些。

        唐蓉身体一直不大好,生过孩子情况更糟,早在前些年就香消玉殒了。

        叶珈蓝一颗棒棒糖快要吃完,嘴里甜腻腻,她倒了杯水喝,多少有点诧异:“妈,都这么多年了,你还能认出唐阿姨的儿子来?”

        “那孩子跟你唐阿姨长得像,我出门扔垃圾的时候刚好看他开门,随口一问他叫什么,这不就刚好对上了!”

        话音落下,门铃声响起。

        余秋华在厨房扬声:“弯弯,去开下门。”

        叶珈蓝的小名叫弯弯,是余秋华给取的,没什么寓意,就是她出生那天晚上,头顶悬的明月弯弯一牙。

        名字就这么得来。

        叶珈蓝重又把棒棒糖咬回嘴里,起身趿着拖鞋去开门。

        门打开,她一抬眼,愣住。

        余秋华从厨房里探了下身:“小遇来了啊?”

        她看了眼站在门口有些呆怔的叶珈蓝,“弯弯,你小时候还把小遇欺负哭过,这就忘了?”

        “……”

        “小遇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

        叶珈蓝微微松了口气。

        唐遇瞥了眼门内,然后微微低头,他声音陡然压低,轻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你也信?”

        叶珈蓝一僵,嘴巴下意识微张了张,牙齿轻咬着的棒棒糖就这么从嘴里滑出,“啪”的一下砸到唐遇白的发光的鞋面,然后滚到地上。

        “……”

        完了。

        她的死期估计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