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4章 第一行诗

第4章 第一行诗

        “……”

        她看见个屁了。

        叶珈蓝脚步僵在那里,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教导主任犀利的目光扫过来,手电筒一打,把她整个人上下照了个遍,显然已经把她从旁观者的区域划分到了局内人。

        两女一男。

        主任活了一大把年纪,各种各样的早恋都抓多了,但是像今天这种神似三角恋的还没怎么碰到过。

        他把手电筒往后一收,“都跟我去办公室!”

        “我倒要看看,你们三个做的是什么题!”

        上课铃打响,隐隐回荡。

        主任转身走在前面:“都是几班的?”

        那女生先开的口,声音弱弱,像是要被吓哭了:“高二十七班……”

        高二年级十七到二十班是特长生班级。

        叶珈蓝记得季燃也是在这个班。

        女生不仅声音不大,迈的步子也小,弱柳扶风的我见犹怜。

        在南城一中,特长生向来受欢迎。

        叶珈蓝不由得转头看了眼被告白的当事人。

        光线寡淡,她只能勉强看见他的面部轮廓,不硬朗也不柔和,像是罩了一层碎光,五官隐匿在黑暗当中,看不真切。

        唐遇没看她,长腿一抬迈开步子。

        叶珈蓝看见刚才被他压在了白色鞋底的那张纸,纸不大,类似于信封被折叠起来,上头还贴了一个大大的桃心。

        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粉红色。

        表白专用。

        叶珈蓝视线多停了几秒,还没收回来,前头有人突然停下脚步,唐遇转头看她一眼,轻声问:“几班。”

        主任:“……”

        不知道自己几班的,他也是第一次见。

        叶珈蓝连忙收回视线跟上去:“高二一班,”顿了顿,她又解释了句:“主任,他是今天新转来的。”

        教导主任猛地停住,“……”

        这算什么事,刚来第一天就给他玩早恋。

        气氛僵住,半晌,主任才又转身继续往前走,像是低低骂了一声。

        “现在的学生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没人接腔。

        从小树林到主任办公室,教导主任给他们三个上了一路的教育课。

        他就享受这种教育别人没人反驳的感觉,到了办公室之后气渐渐消下去不少,先喝了杯茶水润了润嗓子,然后才又转身看向后头的三个同学。

        刚才光线不好,他又是在气头上,所以没来得及仔细看。

        现在头顶灯光明亮,把三个人的长相都照得无比清晰。

        清晰,而且养眼。

        尤其是那个男同学,眉眼和脸型都生得精致,好看地过了头。

        更像是两女争一男的三角恋戏码了。

        主任刚降下去的火气又蹭蹭往外冒,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搁,茶水溅出来几滴,他沉声问:“说说你们刚才做的是什么题。”

        他先瞥向那个艺术生。

        女生头低了低,长直发散开披在身后,她咬唇答:“数……数学题。”

        主任递了纸笔过来:“把题目写上。”

        叶珈蓝简直目瞪口呆:“……”

        再转头一看,新同学微微皱了眉,眼睛轻眯,眼底朦朦胧胧,像是困了。

        他不为所动,仿佛今天被抓的是她和那个艺术生一样。

        那女生鼻尖上都冒出了汗,一个题目写了有好几分钟。

        主任也不着急,又抿了口茶水:“现在说实话也不晚。”

        没人说话。

        叶珈蓝困意袭来,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主任:“还有心情打哈欠?”

        “……”

        女生的题目终于写完。

        主任就是教数学的,瞥了眼纸上的数学题,差点笑出声来。

        “学艺术的同学文化课成绩可能不太理想,想找同学请教问题我能理解,”他把本子往另两人面前一横,话音陡然一转,“既然是做题,你们两个同学当中总得有一个会做吧?”

        他这话说的别有深意。

        “谁来给这位同学讲讲?”

        “……”

        “讲明白了我就相信你们三个是在做题了。”

        根本没法讲,叶珈蓝看了一眼,那女生出的题目超纲了。

        两个人都站在原地没动。

        主任:“没人会做?”

        话音刚落,那女生就吸了吸鼻子,她心理素质明显不太行,直接被教导主任给吓哭了:“主任……是我跟唐遇同学表白的……”

        教导主任看向唯一的男生。

        “但是他没答应我……”

        女生可能也觉得委屈,一哭眼泪就止不住,说话也开始断断续续:“主任,我……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这女生长得漂亮,哭起来的时候更是让人不忍心说重话,教导主任女儿跟她差不多大,皱眉看她良久,才叹了口气:“再有两个月你们就正式升高三了,这种事放在毕业以后不好吗?”

        那女生哭的更厉害。

        “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教导主任把手机递过来,“把你家长号码输进来,再有下次就直接叫家长。”

        他还算通情达理。

        女生抽着鼻子按了几个数字,很快把手机递了回来。

        教导主任这才摆了摆手,“回去吧,把这种心思放在学习上,也不至于出出来一道超纲的题。”

        “……”

        那女生闷声应,直到出了门都没敢再看唐遇一眼。

        门很快又合上,办公室重新恢复安静。

        主任拿笔点了点桌子:“说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这俩人倒是默契,谁也不说话。

        “上次月考考了多少名?”

        他这话问的是叶珈蓝。

        叶珈蓝:“第一名。”

        “……”

        旁边唐遇偏头看了她一眼。

        主任随时翻了翻成绩单:“叶珈蓝同学?”

        他表情好了不少,几乎瞬间多云转晴,“你大晚上去一个人去小树林干什么?”

        叶珈蓝实话实说:“路过。”

        谁知道他会搞个突袭。

        教导主任指着唐遇咳了一声,“那他说你看见他们两个……咳……做题的时候,你怎么不解释?”

        叶珈蓝低了低头,没说话。

        她和唐遇是一个班的,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不大好解释。

        小姑娘头一低,整个人都显得怯怯的。

        教导主任不知道她想什么,还以为她是害怕所以不敢反抗,视线一转,瞪了她旁边的男生一眼:“你是不是欺负女同学?”

        唐遇掀了掀眼皮。

        他几天都没睡好,没听进去。

        “女同学这么可爱,是用来好好照顾的。”

        这句话倒是听清了。

        唐遇侧眸睨了叶珈蓝一眼,她垂着头站得规规矩矩,双手放在身前拽在了一起。

        以前也没见她这么乖过。

        几秒后,他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教导主任又说了几句,全是叮嘱他们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的话。

        没几分钟,晚三的下课铃打响后不久,他终于放了两个人出去。

        晚自习全部结束,已经接近十点。

        叶珈蓝跟在唐遇身后出办公楼的时候,偷偷看了眼手机,苏锦珂的消息涌过来几条——

        【弯弯,你怎么半路找不到人了?】

        【老吴说你被教导主任叫去了?他叫你干嘛?觊觎你的美色吗?】

        觊觎美色也轮不到她啊。

        前头有一个比她好看的男同学呢。

        叶珈蓝回复:【没事儿。】

        【小哥哥晚三也不在。】

        叶珈蓝手指一僵,正不知道回什么,苏锦珂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不过谢景非也不在,应该是和他一起翘课了。】

        苏锦珂:【谢景非这个大傻x,干嘛要带坏新同学!】

        叶珈蓝:“……”

        还带坏新同学。

        开玩笑。

        新同学自己压根就不是什么好人,就在刚才,还把她一个无辜人士往火坑里拉来着。

        叶珈蓝没再回复苏锦珂,把手机装回口袋里。

        时间已经不早,教学楼的灯熄地没剩几盏,抬头一看,六楼整个楼层全暗。

        可以直接回家了。

        叶珈蓝抬了下头的功夫,也就几秒钟没看路,再收回视线的时候一个没留意,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这一绊,把她压在嗓子眼里的骂人字眼也给绊了出来,她小声嘟囔了三个字——

        “王八蛋。”

        话音不稳,刚落下,跟报应一样,叶珈蓝重心都一歪,往前扑过去的时候,下意识就捏住了前头男生的白t下摆。

        这才没能栽下去。

        有惊无险,叶珈蓝松了口气。

        下一秒,前头那人停下,侧过头垂眸看了她一眼。

        叶珈蓝一口气又提了上来。

        唐遇视线定在她脸上半秒,然后下移,落到她捏着他衣服的手上。

        叶珈蓝没拽过男孩子的衣服,这会儿被他这么一看,刚要收回手,指尖还没松开,那人动作更快,轻握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把她往前拉了半步。

        她从他身后被拉到了身侧。

        唐遇的手很快松开。

        叶珈蓝手腕上还熨帖着唐遇指尖的热度,就在那一点渐渐蔓延开,一直到脸颊和耳朵。

        耳边热浪鼓过,不知道是来自盛夏晚间燥热的风,还是身边少年温热的呼吸。

        旁边零零星星几个同学经过,唐遇低了头,他声音压的很低,带了些微气声半笑不笑地问:“谁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