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2章

第2章

        但是云欢听清了。

        不仅听清了叶珈蓝的那句话,还听清了唐遇的那声“嗯”。

        她满心欢喜地躺在地上,闭着的眼睛弯成了两个小月牙,就等着她的白马王子绅士优雅地抱她起来。

        结果等了好一会儿,王子毫无动静。

        睁眼一看,正前方叶医生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

        叶珈蓝生了一双标致的柳叶眉,细而长,弧度温柔,秀眉下方眼眸似水。

        她同样毫无动静。

        云欢心下一急,使眼色不管用,她干脆就用力咳嗽了一声。

        声音不小,有那么一瞬,甚至把周围车辆驶过的声音盖过去了半分。

        然后唐遇微微皱眉,垂眸瞥了过来。

        云欢终于有机会认认真真和她的王子对视了一眼。

        王子眼尾微微上扬,眼皮垂下来的时候弧度越发的柔和勾人,鼻梁也生得高挺漂亮,

        再往下看,唇红齿白。

        连头发丝都是她心仪的长度。

        妄想症发作,连唐遇看她一眼,云欢都觉得他是在暗送秋波。

        也不枉在地上躺了这么久。

        云欢咽了口口水。

        她心里有小鹿横冲直撞,恨不得立刻把自己也变成小鹿,然后一头撞到王子的怀里。

        结果刚要爬起来,就又一屁股栽了下去——

        她两腿光裸,和冰凉的地面接触时间太长,刚才又用力过猛。

        抽筋了。

        云欢疼得面部扭曲,小腿绷直动都不敢动一下。她长得小家碧玉,但是叫喊起来堪比杀猪,嚎叫声直直划破夜空:“叶……叶医生!”

        叶珈蓝猛地回神。

        她也顾不得想唐遇刚才那声“嗯”是什么意思,连忙蹲下身,抬了一只手轻按住云欢的脚踝,另一只手按住她抽筋的那只脚掌,然后往里一推。

        她动作干脆利落,半分犹疑停顿都没有。

        下一秒,筋骨活动的声音响了一下。

        像是杀猪杀到了**。

        云欢的眼妆很快又晕成了熊猫。

        旁边已经有护士搭了担架过来,七手八脚抬起云欢放上去,然后再快步抬回医院。

        叶珈蓝抬腿快步跟上,几步之后,她又转头。

        身后刚才那人站过的地方已经空荡荡。

        唐遇上了车。

        闹市区车笛声绵延不断,叶珈蓝捏紧了口袋的手渐渐松开。

        猝不及防地重逢,然后再猝不及防地又久别。

        叶珈蓝轻轻呼了口气。

        旁边许恋轻撞了下她的肩膀:“看傻了?”

        不等她回答,许恋又道:“我也看傻了。”

        怪不得她刚才这么安静。

        叶珈蓝视线收回来,不回她,迈开步子重新往医院里面走。

        身后许恋话音压根就没断过:“我宣布,你今天的相亲对象排不上前三了。”

        顿了顿,像是觉得不太好,许恋又加了一句:“不过你的相亲对象也挺好的。”

        叶珈蓝按了按眉心,没接话。

        许恋回到正经问题上:“这次真不打算试一下?”

        “暂时没打算。”

        “为什么啊?”

        “不喜欢。”

        每答一个问题,叶珈蓝脚步就慢下来一分。

        许恋不自觉又走到了她前面,她问:“有你喜欢过的吗?”

        叶珈蓝完全停住。

        她又转头看了眼。

        路边停的那辆黑色卡宴像是在等绿灯,车窗降下,那人坐在副驾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打火机。

        冷色调的蓝光亮了又灭,闪烁几次之后,他偏了下头,隔了不远,叶珈蓝看见男人嘴角微微勾起,似有若无笑了一下。

        她把视线收回来,几不可闻地回了句:“有啊。”

        那人就在几米开外的车上,不知道对着谁笑得颠倒众生呢。

        小公主生了几天的闷气。

        药照常吃,但是不爱跟人说话,也不爱下床走动。

        她在床上躺了三天。

        第四天是周六,轮到叶珈蓝值班。

        下午的时候,她特地带了云欢平时爱吃的奶糖去和她聊天,结果那丫头根本不理她,侧躺在床上翻童话书看。

        叶珈蓝捏了糖纸在她眼前晃:“欢欢……”

        “不要叫我欢欢。”

        总算有反应了,叶珈蓝呼了口气。

        “像狗的名字。”

        “……”

        云欢根本不屑于看她的糖,她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像是看童话书上了瘾,一页一页翻得认真。

        翻到某一页的时候,她吸了吸鼻子,小声嘟囔:“命都给他……”

        叶珈蓝没听明白,拿了纸巾给她擦眼泪,“给谁?”

        云欢继续翻书,眼泪也继续流:“我的王子。”

        “……”

        一个下午,叶珈蓝用了一整盒抽纸。

        六点多,有同事来接她的班。

        叶珈蓝收拾好东西下班,刚出医院门口,许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弯弯,你记得我们科今天晚上和隔壁科室聚餐吧?”

        “记得。”

        医生们工作压力太大,年轻人难免想隔三差五地放松一下。

        这还是从两周前,三个科室的医生们一个个对着值班表商量出来的。

        叶珈蓝记得是记得,但她不太想去。

        她伸手按了按后颈,低头的时候长发顺着脖子垂到胸前,她拖长了调子回她:“恋恋,我今天有点累。”

        “你不过来的话,咱们科就我一个女的了。”

        “……”

        “你忍心看我被隔壁的一群野狼包围吗?”

        精神科的隔壁是神经内外科,内科还好,外科出了名的女人少。

        整个神经外科,只有一个女医生,年龄在四十岁以上。

        “对了弯弯,”许恋那头有高跟鞋的声音响起,“隔壁来了一个新同事,大牛千辛万苦才把他也给叫来了。”

        “哪个隔壁。”

        “外科啊!”顿了顿,许恋又问:“你不过来认识认识吗?”

        “不了。”

        叶珈蓝觉得没必要,反正迟早都会认识。

        “你能不能对男人上点心?”

        许恋语气里的恨铁不成钢已经从听筒里溢了出来,“知不知道内科有两个小护士为了看新同事,特地调了班过来?”

        “……”

        也就叶珈蓝像一尊大佛,话里话外都是没兴趣。

        “我把地址发你,现在立刻马上过来。”

        刚说完,许恋挂断电话,强势地根本由不得她拒绝。

        地址随之发过来。

        吃饭喝酒k歌一条龙的场所,就在医院附近。

        叶珈蓝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拯救许恋那只狼群里的羔羊。

        她走路过去,到地方的时候不到七点。

        菜点好了,还没上全。

        包厢里稀稀拉拉坐了**个人,一张张全是熟悉的面孔。

        新同事没到。

        两个特地为了新同事而来的小护士一脸郁闷,一直到吃完饭,都没等到目标人物出现。

        一顿饭吃到八点多,一行人去ktv定了个包间。

        叶珈蓝不是唱歌的料,刚才她又喝了几杯酒,进去不到半个小时,她在那两个泄愤一样的小护士的鬼哭狼嚎声中,靠着许恋肩膀上睡着了。

        这觉睡得不踏实。

        叶珈蓝被包间里的空调冷风冻醒,她抱了抱胳膊,眯了眼睛问许恋:“几点了?”

        她声音不大,又温又软,许恋没听见,“什么?”

        叶珈蓝于是又趴到她耳边重复一遍。

        “九点半,”许恋看了眼表,“也就你在科里工作了几年,声音还是这么温柔。”

        叶珈蓝轻哼一声,重新闭上眼睛。

        这次还不到五分钟,整个包厢的鬼哭狼嚎声骤然停下,下一秒,叶珈蓝的胳膊突然被人用力掐住。

        “……卧槽。”

        许恋声音就响在她耳边,很低,但是压抑不住地激动。

        叶珈蓝拧了眉,把她的手抽回来,然后睁眼,抬头。

        包厢门打开又合上,有人姗姗来迟。

        爱情买卖的歌曲伴奏还放着,那两个小护士却没人再唱,放了半分多钟,其中一个不耐烦地按了暂停。

        包厢里回音荡了半秒,然后安静下来。

        隔壁科的牛医生咳了一声,“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事,这个就是我们主任骗了三年才骗回国的唐医生。”

        那人在沙发一端坐下,声音不大,语调漫不经心:“唐遇。”

        算是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旁边有人给他倒了杯酒。

        他不拒绝,但是也没喝。

        气氛明显变了。

        那两个鬼哭狼嚎型选手,突然开始点起柔情曲目了。

        许恋坐在旁边,把叶珈蓝的衬衣袖子攥出了一把褶皱,“他上次去医院,好像是入职体检的。”

        叶珈蓝“嗯”了一声,把自己的袖子从她手里往外抽。

        那边有男同事为了活跃气氛,热闹又狂躁地晃了晃骰子:“问大家一个有点**的问题。”

        有人把伴奏按了暂停。

        “尤其女孩子,”男同事神秘兮兮,脸上表情略显诡异:“你们的初吻是什么时候?”

        都是成年人,也没人藏着掖着。

        一圈人的答案五花八门,很快轮到了这一头。

        许恋:“大一。”

        “叶医生呢?”

        叶珈蓝手指在袖口上的雕花扣子上磨,磨了几下之后,她答:“忘了。”

        一群人起哄,有人的视线似乎在她身上停了几秒。

        叶珈蓝没抬头,倒了杯水慢慢喝干净。

        五分钟后,一通电话让她从嘈杂中解脱出来。

        电话是宁致打来的,约她去看电影。

        叶珈蓝随便找了个理由拒绝,她是医生,拒绝起来人总有数不清的借口。

        挂断电话以后,她沿着走廊逛了一圈,直到心跳完全平复下来,才又往包厢门口走。

        然后走的越近,她步子迈的越小。

        包间门口站了个人,轻靠在门边的墙上接电话。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他头一偏,视线掠过跟前的叶珈蓝,然后瞥向门上的门牌标志。

        唐遇呼吸声极轻,微微眯了眼,盯着那个门牌号不出声。

        他近视来着。

        叶珈蓝抿了抿唇,本着和新同事友好相处的想法轻声提醒他:“d50。”

        ktv的包厢号。

        唐遇视线一转,垂眸睨她。

        叶珈蓝刚平复下来的心跳又开始慢慢加快,她深呼吸一口,收回视线,伸出手去开门。

        右手刚碰上门把手,垂在身侧的左手手腕就被人攥住。

        叶珈蓝握着门把的手一点点收紧,视线一低,看见男人那只手。

        腕骨精致,手指干净漂亮。

        唐遇指尖有些凉,就贴在她纤细的腕上,轻轻摩挲了几下。

        叶珈蓝手腕发痒,控制不住地想往回收,结果刚缩了一下,那人手一用力,突然将她转了个身,然后低头吻了下来。

        淡淡的酒香扑面而至。

        下一秒,包间门突然被人拉开,里头的音乐声和人声一起涌过来,叶珈蓝呼吸一停,还没反应过来,那人手伸过来,越过她身侧一把拉过门把手。

        “砰”的一声,门重新合上。

        叶珈蓝似乎听见还里头有人说了句“见鬼了”,她眨了眨眼,不自主地摒住了呼吸。

        男人的唇从她唇上辗转而过,然后轻轻落在她的耳边,他开口,声音同样轻轻:“想起来了吗?”

        他问的是初吻时间。

        就这么小半分钟的时间,叶珈蓝费尽心思压在心底的记忆抽丝剥茧地往外涌,她不仅想起来了时间,还想起了前因经过和后果。

        她上学时那么乖的一个人,在唐遇第一次吻了她之后,给高中好友发的唯一一句话,和云欢今天的差不多。

        被勾了魂一样。

        想把命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