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1章

第1章

        早上九点半整,骤雨初歇。

        叶珈蓝查完房回科室的十分钟内,接到了一通电话。

        北城即将入秋,疾风骤雨过后,日光穿破云层打过来,明亮又晃眼,瞬间驱散开整个清晨郁积下来的湿气。

        叶珈蓝站在窗边接听:“妈。”

        电话那头,女人声音温和缓慢:“吃早饭了没?”

        “吃了。”

        叶珈蓝眯了下眼,伸手把办公室的窗户推开一条缝,窗帘被拉上一截,堪堪将那烈日骄阳的火力削减了大半。

        然后余秋华的声音响起,瞬间又把火力开足,“午休的时候抽个空,去见见你刘阿姨的侄子。”

        陈述句。

        是通知她的语气。

        每隔半载必出现的话题,叶珈蓝沉默几秒,然后乖顺地应了声。

        电话很快挂断,余秋华发了时间地址过来。

        消息再往上滑,是会面对象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外加一张日常照,照片上的男人看起来温文尔雅,斯文帅气。

        同事许恋从病例中抬了下头,“又被逼婚了?”

        两人同一批进的科室,年纪又差不多大,共事几年,默契和感情都比其他人强了不少。

        叶珈蓝点头,手机屏幕一熄,她拉了椅子坐下,翻开刚才查房记录好的病例,“第五次了。”

        二十五岁生日以后,余秋华就把她的婚姻大事提上了日程。

        半年一次,一次不落。

        许恋叹了口气。

        叶珈蓝这会儿背对窗户坐着,光只在她左侧脸颊晕开,衬得那小半张脸越发清澈通透,她长发简单扎起垂在背后,露出的一截脖颈纤细白皙。

        温柔秀气。

        也难怪追求她的人上到各科室的男医生,下到陪病人过来看病的家属。

        许恋作为一个女人都觉得有些心猿意马,弯了一双眼睛色眯眯道:“男人没几个好东西,弯弯,要不我们两个凑合——”

        “不凑合。”

        叶珈蓝瞥她一眼,把病例翻到其中一页,拿了夹子固定住,然后她整理了一下白大褂领口,起身往门口走。

        许恋转头,“干什么去?”

        叶珈蓝回身冲她笑了下:“前几天那个一直抱着拖鞋睡觉的病人,昨天终于肯跟我说话了,我再过去看看。”

        话音落下,关门声响起。

        叶珈蓝去看的是一个患了妄想症的女人。

        这个病人上周入的院,不哭也不闹,白天对着镜子说自己是嫦娥,晚上抱着拖鞋当月兔睡觉。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和任何一个医生说话。

        叶珈蓝这几天把跟嫦娥相关的人物都角色扮演了个遍,直到昨天下午,她总算看见那病人破天荒地把视线从镜子转移至窗外,手指一抬指着天空说了句:“飞机。”

        蓝天广袤空旷,哪里有飞机的影子。

        不过好歹算是有所好转。

        叶珈蓝抓住机会再接再厉,又去病房陪嫦娥聊了一个小时的天。

        虽然这一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只有她在说话。

        十一点多,叶珈蓝从病房里出来。

        科里实习的小护士刚好和她撞了个正着,抓住她的胳膊气喘吁吁道:“叶医生……301的病人不肯吃药。”

        “怎么了?”

        “她非说我们是恶毒王后,每天给她吃药都是在给她下毒。”

        住在301病房的小姑娘叫云欢,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病房的拖鞋都能被她穿出水晶鞋的高贵来。

        整个科室都知道,那个病人平时最听叶医生的话。

        叶珈蓝微微皱了眉,转了方向开始往301走,“她今天状态怎么样?”

        小护士松了口气,连忙跟上去:“十点前还挺正常,十点多钟开始说自己是公主,她的白马王子马上要来接她了……”

        叶珈蓝听得头疼。

        301病房距离不远。

        叶珈蓝站定,抿着唇调整好面部表情,然后推门进去。

        云欢靠在病床上,二十来岁,五官精致漂亮,而此刻,她正恶狠狠地瞪着跟前端着水准备喂她吃药的两个护士。

        叶珈蓝抬起手腕看了眼表。

        十一点二十五,距离会面时间还有三十五分钟。

        她呼了口气,接过水杯和药片,走过去床头坐下:“该吃药了小公主。”

        “公主只喝露水。”

        叶珈蓝于是配合地轻晃了下玻璃杯,“露水给你接来了。”

        女孩子视线一转,不说话,她胸口别了个蝴蝶结,妆也化得精细,一垂眼睫毛长长。

        “吃了药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她还是不说话。

        这小姑娘今天像是着了魔,不太听话。

        叶珈蓝在床头待了二十分钟,连哄带骗,威逼加利诱,也没能把药给她喂进去。

        四十五分,许恋过来接她的班。

        余秋华女士提醒她不要迟到的消息也发了过来,叶珈蓝叹口气,脱了白大褂递给许恋:“有情况给我打电话。”

        许恋给她比了个ok的手势,“goodluck!”

        会面地点就在医院楼对面的一家西餐厅。

        叶珈蓝赶过去的时候,比约定时间早了两分钟。

        对方已经坐在靠窗的桌边等她。

        叶珈蓝快步过去,歉意满满:“宁先生,等很久了吗?”

        男人抬头看她,微微一笑,“我也才刚到。”

        相亲对象叫宁致,长相要比照片上更好看周正一些,说话也温和有礼,叶珈蓝笑了一下,抚了下衬衫袖口,然后坐下。

        “医院工作很忙吧?”

        “还好。”

        比起其他科室,精神科已经轻松不少。

        叶珈蓝低头往咖啡里放了颗方糖,拿起勺子搅拌的时候,开始在心里盘算起待会儿要怎么有礼貌又不动声色地脱身。

        宁致视线落在她脸上,“工作的时候是不是会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人?”

        相亲五次,他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

        叶珈蓝不由得抬头多看了他一眼。

        宁致弯唇:“我猜的。”

        叶珈蓝点了下头,也跟着微微一笑:“确实。”

        这话不假。

        各行各业都会碰到有意思的人。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气氛一度尴尬又不失礼貌。

        一点半多,午休即将结束。

        互相留了微信以后,叶珈蓝和宁致分道扬镳。

        回到医院,叶珈蓝在办公室坐班,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一直没拿出来过。

        中途科里来了个焦虑不安的病人,诊治完开了处方之后,已经是下午七点多。

        上午去叫她的那个小护士推门进来,贴在墙上一脸生无可恋:“叶医生,公主还不肯吃药,估计又要强制鼻饲了。”

        “还在等她的白马王子吗?”

        小护士点头。

        可不是么,等了一天了。

        叶珈蓝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她之前相完亲回来的时候去看了一眼。

        当时应该是刚刚鼻饲完,那姑娘一边抹眼泪一边翻童话书,眼妆都哭花了,黏在眼周跟国宝一样。

        委屈巴巴的。

        叶珈蓝起身:“我再去看看。”

        301病房。

        许恋抱着胳膊和云欢互相瞪了有十分钟。

        一直到叶珈蓝敲了下门,那小姑娘总算把视线转开,开口就是一声惊雷:“叶医生,我的白马王子来了。”

        “……”

        叶珈蓝表情差点没控制好。

        “你带我去见他,我就吃药。”

        她也只跟叶珈蓝谈条件。

        叶珈蓝和许恋对视一眼,“你先吃药,我再带你去见他。”

        公主头一瞥,哼了声。

        她的妆已经重新化好,换了一件粉红色大裙摆的小裙子,腰上系了个大大的蝴蝶结,活脱脱一个从画里走出来的洛丽塔。

        如果不是精神不大正常,倒真像是一个公主。

        叶珈蓝盯着她看了半秒,然后转头问许恋:“饭吃了没?”

        “一天没吃了。”

        她于是又把视线转回来:“先吃饭。”

        小姑娘一脸委屈,但是为了自己的白马王子,还是乖乖吃起饭来。

        许恋趁机蹭到门边,轻轻戳她胳膊:“相亲相得怎么样?”

        忙了一下午,快下班了才有时间详细问。

        叶珈蓝低头看了眼自己脚上的白色鞋尖,“就那样。”

        “长得帅不帅?”

        “还行。”

        知道许恋好奇,叶珈蓝干脆拿出手机,给她找了宁致的照片来。

        点开微信一看,余女士的消息五条,无关人士七条。

        还有一个新的联系人申请。

        备注宁致。

        叶珈蓝快速通过申请,然后点了之前余秋华发的照片,把手机递给许恋。

        半分钟后,许恋质疑:“这叫还行?”

        “……不太行?”

        许恋简直想把手里的病历夹拍她脸上,“这叫非常帅好吗!”

        叶珈蓝:“……”

        “他可以在我见过的男人里排前三了。”

        “有这么夸张吗?”

        许恋叹气,“怎么觉得谁都入不了你的眼呢?”

        叶珈蓝唇角弯了下,没搭话。

        又过了五分钟,那小姑娘下床,跳到她们跟前。就这几分钟的时间,她吃了一碗面之余,还有时间抹了个口红。

        小姑娘理了下头发,然后挽住叶珈蓝的胳膊往外走:“走,我们去见王子。”

        “……”

        云欢大多数时候都很听话,不听话的时候也只是闷声不坑不吃药,攻击人的情况还没出现过。

        所以叶珈蓝才放心带她出去。

        三人一起乘电梯下楼。

        云欢一路东张西望,直到到了大堂,她视线才突然定在医院门口:“叶医生,看见我的白马王子没,光看背影就知道是个极品!”

        “……”

        云欢正常的时候比她都要正常,还知道欣赏美色。

        叶珈蓝往外头瞥了一眼,没看太清。

        云欢已经凑近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说完也不等叶珈蓝回答,她食指一收,捻了裙摆就往门口跑去。

        云欢目的明确,就是门口那个白衣黑裤的高个子男人。

        她跑起来像只猫,速度飞快。

        叶珈蓝刚跟出门,还没来得及叫住她,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啊”,那小姑娘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碰瓷一样扑倒在了地上。

        “……”

        叶珈蓝目瞪口呆。

        愣了半秒,她才想起云欢刚才托她办的事——

        “这位先生……”

        叶珈蓝视线上移。

        “你女朋友……”

        越往上移,她声音就越轻,到了最后一个字,几乎已经梗在了嗓子眼里。

        两人距离不到两米。

        他背对着她,中间还横了一个倒地不起的云欢。

        叶珈蓝插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一点点收紧,然后她看见那人偏了下头,侧脸弧度分明流畅。

        男人嘴里咬了支烟,有红色火星在夜里明明灭灭。

        叶珈蓝呼吸一滞,指甲差点就要横空折断。

        然后,他完全转过身来。

        叶珈蓝怔怔发愣:“唐——”

        话音一出,又很快戛然而止。

        那人低了下头,再抬眼看过来的时候,他眼角微微眯起。叶珈蓝像是受了蛊惑,不由自主又把后面一个字接上:“……遇。”

        她声音轻,风吹过就散开。

        唐遇看她半秒,然后唇角轻轻歪向一侧松开,没抽完的那半支烟便掉落在地,火星溅开几厘米,又很快被碾灭在他脚底。

        云欢躺在地上狂躁地打手语提醒她,可惜叶珈蓝根本没心思看,她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跟前这人越走越近。

        夜间清洁工的扫把从他刚才站的位置扫过,卷走那半支烟蒂。

        距离半米的时候,他停住。

        身后有车辆鸣笛的声音响起。

        空气仿佛凝滞,流通缓慢。

        叶珈蓝眼眶发热,那人唇角反倒微微勾起,轻轻嗤了一声。

        他人长得好看,笑起来的时候,唇角半弯,似乎连右眼下方那颗痣都能轻易迷了别人的眼。

        熠熠生辉,又太温柔。

        “我女朋友,”他微微俯下身看她,距离拉进,女孩子身上又甜又涩的淡香涌入鼻息,和很久以前如出一辙,唐遇把声音放轻:“怎么。”

        他声线干干净净,也实在不像会抽烟的人。

        四目相对,叶珈蓝能看清他睫毛在眼底打下的阴影,她神思一点点地往回收,话也一点点地往外挤:“掉地上了。”

        你女朋友掉地上了。

        这是云欢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搭讪方式。

        身后车笛再次响起。

        唐遇没说话,视线从跟前女人雾蒙蒙的眼睛下移,掠过她微启的红唇和小巧的下颌,然后停在下方露出的小半截锁骨上。

        他眼神一暗,然后,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叶珈蓝的最后一句话。

        他其实没听清。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不见,我又来啦

        开文福利,本章200个红包

        第一次写这种文,还是希望大家热情点留言么么哒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