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428章 世界上最后一个恶魔

第428章 世界上最后一个恶魔

        被一辆车子迎面撞上来是什么感觉?

        以前的时候陆韶是不知道的,可是现在他知道了,此时此刻,他所在的车子已经是被迎面而来的车辆撞得变了形,甚至那汽车的钢铁就镶嵌在他的腿上,他的身上,他的胸膛,哪怕是气囊已经弹了出来,遮在了他的胸口,但是却依旧是有对面车辆里面的东西直接冲破了对面的窗户甚至他的车窗,直接砸到了陆韶的胸口。

        一瞬间,陆韶只觉得心头一紧,直接一口血就吐了出来,心脏仿佛在火上面被烧烤一样,明明是疯狂的在跳动,可是却又感觉到跳动的没一下都是如此的用力,如此的疲惫,陆韶想拿起手机报警,但是努力的动弹了手指,却是发现人在车祸的时候,是不能动弹的。

        他就这么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从头顶流了下来,然后侵蚀了他的眼睛,看不清前方的一切,而且胸膛仿佛是被破了一个洞一样,呜呜呜的似乎有风声灌进来一样,血液不停的流下去,陆韶觉得自己要死了。

        他从未有这么清晰的时候,感觉到了生命的流失,在身体里面火热的血液到了外面变成了冰凉的,整个身体因为血液的流失而变得冰凉而不能动弹,而那像是开了一个洞的胸口,风声呜呜作响,让人只觉得恐惧。

        陆韶的眼前闪过一幕幕,已经去世的父母,总是教育自己的哥哥,还有自己身边出现的很多面孔,他后悔了,后悔不该不听哥哥的话,乖一点,如果乖一点,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就在这样的生命流逝之中,陆韶努力的睁着眼,却最终失去了意识。

        他以为死亡原本就是这样了。

        可是再一次睁开眼睛,他又一次回到了马路上,依旧在开车,之前车祸的本能,让陆韶来不及思考,就直接想要停下车,可是迎头撞过来的车子仿佛是失去了理智一样,直接撞了过来。

        砰的一声!

        一切又重新开始了,在驾驶座上面的陆韶这一次只觉得自己直接嵌入了车子里面,一瞬间的剧烈疼痛几乎是让他直接失去了意识。

        等他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前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清,他好像失去了视力一样,努力的伸出手摸索眼前的一切,似乎是想要自救,只是他最终依旧是徒劳的。

        他没有找到手机,甚至被嵌入车里不能动弹,历史再一次重演,他只觉得心脏又一次跳不动了,在那样恐惧中的疯狂跳动之后,这一次,他的心脏缓慢的停止了跳动,他甚至能够数得清这最后心跳跳动的频率有多么的缓慢。

        陆韶又死了。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当再一次醒来,他又是在汽车上,然后这一次他不再害怕,在预知了前方有车辆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本能的,立刻开着车子撞了上去!

        砰的一声!

        这一次倒是没有之前凄惨,只是两辆车撞击在一起之后,他的头上还是受了伤,很疼,但是没有之前胸口直接碎裂那样的疼痛,他已经发现了这件事情中的蹊跷,所以打算直接下车看看对方是谁,只是车门打不开。

        他像是被囚禁在这个车里一样,然后看到对面车里的人似乎已经是昏迷了,没有抬起头,看不到对方的模样。

        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两辆车子相撞之后,那车门已经是出现了问题,下面的钢铁刺入了汽油应该在的地方,汽油在下面翻滚,之后车子里面有了火星。

        当陆韶闻到了这汽油的味道之后,心里就是一紧,本能的想要下车,在车里疯狂的挣扎,想要离开这个车里,却发现根本就是毫无用途!

        结果就在下一刻!

        砰地一声!这一次是巨大的火光将两辆车子淹没,车子里面的人疯狂的挣扎着,变成了一团火人,被火焰烧灼的感觉一下子遍布在陆韶全身,那种被人穿透心脏还要痛苦的感觉,让陆韶恨不得马上就去死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爆炸,也没有直接将陆韶带走,他在被火焰狠狠的烧了五分钟之后,这才最终死亡。

        只可惜啊……当他再一次恢复意识,他还在车子里面!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针对他的刑罚一样,之后的每一次,陆韶经历了各种各样的痛苦,死去的方式也千千万万,甚至已经开始用他那长久不用的脑子去思考,到底是谁在害他?

        这么想着,陆韶再一次经历了死亡。

        随后的又一次新的开始,陆韶这一次狠狠的踩着油门,疯狂的撞上了来车,反正最后都是死!倒是不如奋力一搏!

        他撞了那个车子之后,对面的车子马上停了下来,司机看起来是晕倒了!

        陆韶赶紧直接拔下了自己车里的东西,开始疯狂的砸着车窗玻璃,随后竟然是真的砸了下来!

        玻璃碎了!!!

        在玻璃碎裂的那一刻,陆韶几乎是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随后他疯狂的从自己的车子里爬了出来,其实本该离开这里的,但是一想到这辆车无数次撞倒了自己,这让陆韶的心中满是愤恨,便想要看看这辆车里面到底是谁!

        于是陆韶来到了这辆车面前,接着用手里的铁棒砸开了车子,看到了那趴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之后,陆韶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拽住了那个男人的头发,将那个男人拽了起来,随后,他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

        又是砰地一声,男人被陆韶松了手,头砸在了车上,却是毫无动静。

        陆韶的眼泪落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那个人的真面目。

        那个人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十七岁的陆韶。

        没错,十七岁的陆韶。

        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陆韶,才发现路边都是浓雾,浓雾中似乎有两个身影,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人,而陆韶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蹲下来,捂住嘴痛哭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他想起十七岁那年的车祸,陆韶跟朋友喝了酒之后酒驾,车子不小心撞上了一对夫妻带着女儿,后来他逃逸了。

        将这事情告诉了哥哥之后,哥哥很快就处理了这件事情,最后什么都没有。

        除了最开始心惊胆战的那几天之外,陆韶后来知道哥哥把这个事情摆平了,也就不再害怕,倒是安安稳稳的在家里一年,到了成年之后才出来玩,之前那么多次车祸,陆韶都从来没有想到过跟自己当年撞倒的人有关系。

        哥哥说那家人受伤了,但是没什么事情,陆韶也就信了,可是在这样的浓雾中,一对浑身满是伤痕的夫妻走了过来,陆韶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

        不就是当年撞到的那辆车上的夫妻么?

        他捂着头不敢看,可是没有想到,那对夫妻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甚至没有吓陆韶,只是身后的车子又有了汽油的味道,最后这一幕化为了火光,将陆韶整个人淹没……

        这是陆韶的梦境,当年也就是这个十七岁醉驾的小伙子,要了白家父母的命。

        白家父母白汉洲和汤云薇,只是这个世界上最普通的存在,他们普普通通的长大,普普通通的结婚,普普通通的有了两个孩子,生活也算是普普通通。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死亡总是离得那么近,一次车祸,就足以让这一家子人家破人亡。

        当年白汉洲在驾驶座上开车,汤云薇为了照顾十岁的女儿,没有在副驾驶上,而是在后面陪着女儿,在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白汉洲当场死亡,汤云薇为了护着女儿,从外面传过来的铁器直接就穿透了她的脑袋,白佳禾也就是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才被刺激成为了植物人,不肯醒来。

        车祸总是残忍的,而车祸造成的伤口更是恐怖的让人不敢想象。

        除了陆韶之外,在一个大公司里面,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只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交代了秘书自己要休息之后,则是坐在位置上揉着脑袋,想着最近是不是工作台忙碌了,只是头依旧是昏沉的很,很快就陷入了梦境之中。

        当发现自己在车里的时候,陆晔第一时间就察觉自己不是在现实里,而是在梦境之中。

        因为到达了陆晔这个位置,出门都是有司机的,之所以不自己开车,并不是不会开车,而是工作已经占据了他们所有的心思,只有在车里的时候,还能休息一会儿,大多都是有司机开车的。

        陆晔已经好几年没有自己开过车了。

        此时自己坐在驾驶位上,陆晔看向前方,正打算操纵这辆车子,就看到前方有一个似乎是速度很快的车子朝着自己拼命撞了过来,陆晔本能的便打了弯,避过眼前的车辆,只是下一刻,车子便朝着前面的雾气冲了出去,接下来竟然是直接冲到了水里面!

        当车子进入了水里面不能动弹的时候,陆晔本能想要下车,却发现车子怎么都打不开,这让他才有些慌乱,急急忙忙的找出口,可是最终却只能够看着那湖水开始将车子淹没,他甚至试图闭上眼睛让这个梦境醒来,但是根本就没有用。

        车子在不停的往下坠落,湖水已经进入了车子,从最开始淹没小腿,到之后淹没到脖子,再到开始淹没陆晔的嘴,车子里面已经没有了氧气,呼吸开始迟钝,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充斥着大脑,陆晔从未想过,自己会死,而且是这样死。

        他狠狠心,想到这里的一切都是梦境,直接钻入了水中,任由水流侵占了大脑,最后在水中失去了意识。

        被淹没的感觉真的是太恐怖了!

        当再一次醒来,陆晔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却忽然发现自己不在办公室,梦境依旧还在继续,他竟然还在车里!就在陆晔呼吸新鲜空气的那几下,迎面一辆车冲了过来,陆晔这一次来不及躲避,只能够被车子撞到,从腿部到胸口,都是剧烈的疼痛,让人几乎是穿不上气来,这种一下子能够把人刺穿的死亡,实在是让陆晔有些震惊。

        之后便是循环的死亡了。

        这样的梦境仿佛没有头脑一样,不断的在进行,每一次都在车上。

        午饭时候,白燕庭订了最好吃的饭菜,现在白燕庭是最不缺钱的,因为某个人会不停的往他的卡上打钱,他随时取用就可以。

        白佳禾认识了温双双这个好朋友之后很开心,两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在一起玩,这倒是让白燕庭觉得小孩子确实要跟同龄的一起玩。

        吃完饭之后,白佳禾继续训练,温双双也陪着,白燕庭询问了护士之后,给两人买了奶茶,三个人倒是变得有些悠闲。

        白佳禾忍受着疼痛,努力的站起身行走,一旁的护士陪着,温双双抱着奶茶看着白佳禾努力,红色的雾气快乐的飞舞。

        “不要把人玩死了,你还是个小孩子,不是杀人凶手。”

        白燕庭轻飘飘的提醒着,他知道温双双对于现在的人类世界没有归属感,可是一个世界的诞生本来就是由众多的人类集中在一起,除此之外,便是构建制度和法则,制度和法则的诞生,才让这个世界得以和平。

        法律从来都不是完善的,而是通过人们的努力一次次改变的,它大部分时间掌握在当权者手中,但是也有少数的时间掌握在人民的手中,它是利刃,却不只是对坏人,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利用这个利刃做什么。

        白燕庭找到了在这世界的乐趣,他决定了,他要完善那些法律,让那些法律成为这个世界上新的法则。

        属于恶魔的法则。

        “当然啦~我可是一个乖孩子,怎么会不听大人的话呢~我只是玩玩而已~”

        温双双也笑起来,看向身旁的恶魔大人,她好像有些理解宋子凡的话了,或许他们这些人类在恶魔大人的眼中不过是最平凡的存在,恶魔大人挥挥手,他们就都可能死去。

        所以……恶魔大人既然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了,一定会让这个糟糕的世界变得更加恐怖吧?

        一想想之后的世界,温双双就更加期待了。

        这样的玩闹几乎是一整天的时间,甚至到了温双双睡觉的时候也是一样。

        警察局这边,大家都在寻找温双双的下落,唯一知晓这个人存在的宋子凡闭口不言。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的公正,用强者的身份。

        宋子凡的案件其实很简单,他之前长期遭受学生们的霸凌,在警方的强制审问下,确定了宋子凡之前被欺负的时候有多少人欺负宋子凡,按照这些人欺负宋子凡的轻重来进行审判,这一次没有人敢说什么教育或者是道歉就好。

        有宋子凡这个大杀器在,大家都只能够乖乖的让这些人坐牢。

        没错!

        曹老师以前的旧账被翻了出来,然后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毕竟他可是真的差点儿害死了人呢。

        然后就是那些伤害了宋子凡的人,按照之前宋子凡说的情况,这些人都会被送到监狱里面,哪怕是年龄只有十七岁,但是最少的也是判了三年。

        当然,他们的家长是不愿意的,只是都看看程鹤身旁的张绵绵吧!

        张绵绵一出山就杀了五个人,警方都差点儿没有办法去跟受害者家属说明,最终直接说了跟恶魔有关,这下大家都不敢吭声,毕竟那样的家庭,谁没有做过亏心事呢?

        坐牢总比被宋子凡弄死好吧?

        当警方透露出宋子凡的能力之后,谁还敢叫嚣?

        值得说明的是,宋子凡不仅仅是将曾经欺负他的人送到了监狱,还有他的亲生父母。

        宋家夫妻也对宋子凡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家暴,所以按照我国的法律,也是有结果的,加上宋子凡如今身份不同,有这个受害人直接说明情况,宋家夫妻最后被逮捕了,当然,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的时间。

        这个时间足够宋子凡成年了。

        宋子凡的监护权落在了社会观察学家宋泉的名下,这两个人刚好是同姓氏,倒是相处起来也格外的方便。

        会议室里面,宋子凡和程鹤夫妻两人坐在那里,明明都是恶魔大人的信徒,却是有着不同的念头和想法。

        “你看,这就是强者的能力。”

        宋子凡歪歪头,有些可爱的说出这句话,让程鹤也是露出了一个苦笑。

        “是啊,强者的权利。”

        没错!

        这件事情之所以这么解决,不过是因为宋子凡恶魔信徒的身份,以及宋子凡强大的能力,他一个人的能力,就已经是超越了那些伤害过宋子凡的人,甚至没有人知道宋子凡是否会更加的强悍。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会得罪一个强者呢?

        “我有一种预感,恶魔大人来到这个世界,绝非是随便来的。”

        宋子凡又一次笑起来,看先眼前的夫妻,他已经知道了,眼前的程鹤是人类,但是张绵绵是恶鬼。

        是被恶魔大人送给程鹤的恶鬼。

        “或许吧,我大概不是一个很优秀的信徒。”

        提到这个,程鹤有些无奈,他不知道恶魔大人究竟在他们身上带走了什么东西,但是现在他们还活着,甚至已经找到了能够为自己复仇的能力,这样完全不求回报的恶魔大人,在他们心里,甚至比神明更加的厉害一些。

        或许恶魔大人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神明,只是它是以恶魔的名义降落在这个世界上了。

        “谁又不是呢?不过我总觉得我们都是有用的,你放心,我们会很有用的,为这个世界,为了恶魔的降临。”

        不然的话,为什么恶魔大人会赋予他们如此强大的能力呢?

        他想了想,想到某个直接抢占热搜的女明星,又笑起来。

        “我认为恶魔大人应该喜欢鲜活的灵魂,程先生,把自己的日子过的再精彩一点儿吧,再快乐一些,让恶魔大人看到我们的记忆时能够露出笑容,能够感觉到我们的心情,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宋子凡相信,他们这些所谓的恶魔信徒,都是在恶魔的眼睛下生活的人,恶魔大人甚至可能能够看到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能够感觉到他们的悲伤和快乐。

        这个世界上有万千种感情,那些疼痛的,不开心的,都已经过去,宋子凡希望自己以后能够给恶魔大人带来的,是快乐的情绪,是骄傲的情绪,不再是曾经那个懦弱的自己。

        程鹤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点点头很赞同宋子凡的意思。

        “当然,我也会一直这么做,感谢恶魔大人的垂怜。”

        他说完,似乎是想到了某个人,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询问道。

        “宙斯……你知道宙斯的消息么?”

        准确的来说,是杀死宙斯。

        在程鹤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张绵绵黑色的雾气已经将这个屋子环绕,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两个人的谈话,就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窃听器也不行。

        宋子凡却是重复了一句话。

        “杀死宙斯。”

        他重复完,之后,忽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说道。

        “我们这位群主,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啊,原来是这样……”

        他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这个群主的名字叫做这个,而程鹤还是不太明白,只知道宙斯是希腊神中的王者,而且是一个滥情的王者,掌握了权柄,为了权柄杀死过自己的孩子,杀死过自己的妻子……

        啊这……

        程鹤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两人对视,却没有人说一句话,一切都在不言中。

        暮色来临,黑暗中有路人走动的声音,踩在雪花上的声音咯吱咯吱作响,宁州市今年真的有很多雪,天气也很冷,让人觉得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

        而距离宁州市遥远的上京市,在那最豪华的望山别墅中,一个苍老的男人躺在床上,已经不复之前的荣光,他一向是张狂的,是魅力四射的。

        是所有女伴心目中最想交流的大佬,是公司里面人人都惧怕的董事长,还有他的那些私生子,一个个私生子忙着讨好他,一个个情人忙着跪在他面前。

        他就像是希腊童话中的宙斯一样,他掌握了太多的财富,这些财富成为了他的权柄,最后让他奄奄一息的躺在了这个病床上。

        一个容貌憔悴的女人正守在男人的面前,她不知道该痛恨眼前的男人,还是该怜悯眼前的男人,因为此时此刻,男人已经是病入膏肓的模样。

        房间里面很安静,女人终于开口。

        “哥哥,是你错了,是我们错了……”

        她说着,眼泪落了下来,不知道是在同情眼前的男人还是同情自己。

        躺在病床上的男人发出了赫赫的声音,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过了一会儿,房间的门忽然响了,有人走了进来,那声音陌生又熟悉。

        走进来的男人身穿白色的西装,一尘不染,却佩戴了红色的领带,整个人白净中带着几分病态,在他的额头上,红色的蝴蝶似乎正在展翅欲飞。

        黑色的靴子似乎跟这套白西装有些不相配,发出的声音也让人觉得莫名的惧怕,男人手上甚至还带着那看起来更不搭配的黑色皮手套。

        他看着躺在病床上,一直以为自己无法抗拒的,无法搬倒的父亲。

        荣青云露出笑容,却是张狂中带着病态。

        “我亲爱的父亲,现在度过的每一天,是不是都很开心?”

        他凑了过来,那张俊朗的脸此时妖异的很,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某种生物一样,一双眼睛中的恨意更是化作实质,仿佛将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凌迟。

        “今天我带着哪个哥哥来看你呢?哦~是父亲最喜欢的那个哥哥哦~”

        荣青云说着,门外的保镖已经是将一个男人压了进来,男人被塞着嘴巴,两只手的位置竟然都变成了白色的纱布,躺在床上的老人顿时疯狂的挣扎起来,却不能动弹。

        “哦~父亲大人,你看啊,哥哥的手没有了呢~就是这双手把我从阁楼里面推下去呢~父亲大人当时说一定是我的问题,所以现在,我把哥哥的手也从阁楼扔下去了哦~一定是哥哥的手有问题,不是哥哥有问题,对不对?”

        他缓慢的说着这样的话,而被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已经是开始了痛哭流涕。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荣青云夫妻的私生子,比荣青云还大六岁呢。

        躺在病床上疯狂想要挣扎的荣天朗,眼角终于是控制不住的有眼泪落了下来,看起来狼狈的很,毕竟自己最疼爱的大儿子都成了这样,荣天朗不敢想象自己会如何。

        看到父亲大人落泪,荣青云提醒旁边的女人。

        “我亲爱的姑姑,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替我父亲大人擦干眼泪么?你们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亲密的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贴心的情人,难道还要我这个儿子去替你做这样的事情么?”

        他嘲讽的说出这样的话,把女人跟病床上男人的身份说的一目了然。

        这个女人,也就是荣天晴,根本就不敢反抗这个哥哥曾经最不在意的孩子。

        她拿出了手帕,给自己的哥哥擦拭眼泪,心中却也已经被恐惧侵占,谁都害怕这个忽然崛起的孩子。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是掌握了整个集团,甚至还拥有了更加巨大的集团,他的钱足以请得动这个世界上最优秀也最疯狂的杀手。

        他甚至在荣天朗和荣天晴面前展示了他赚钱的能力。

        这个世界上如果有谁能够在一个小时里面在不犯法的情况下赚到上百亿美金,那么这个人就是荣青云!

        他真心的跪在恶魔的脚下,用自己的鲜血召唤了恶魔的降临,也最终得到了恶魔的馈赠。

        当荣青云再一次醒来,重新回到这个恐怖的家中时,他发现,他拥有了金钱的能力。

        没错!他对金钱的敏感度一下子超越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只要是看一眼的东西,就知道该如何利用它赚钱,所以不到六天的时间,荣青云掌控了自己父亲的集团,然后把父亲气的中风,现在躺在病床上像个傻子。

        曾经父亲用金钱摆平了一切,结交了权势,抹平了母亲的存在,让一切消失的悄无声息,让他这个儿子想要为母亲报仇却最终被人出卖。

        这都是金钱的力量。

        荣青云渴望父亲金钱的力量,希望用金钱碾压父亲。

        作为恶魔的白燕庭怎么能不同意自己信徒的心生呢?

        他给与了荣青云金钱的能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在荣青云的眼中都将会成为可以赚钱的工具,金钱对他来说,将会成为探囊取物的存在,他甚至可以依靠这个能力在最快的时间里面成为全球首富。

        房间里面的气氛很压抑,特别是在荣青云‘疯了’之后。

        不少人都认为荣青云疯了。

        他有一次离开之后,又回来,不过两天的时间,他就掌控了他父亲的财团,甚至将父亲拉下马,最后还把曾经坐在王座上的父亲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荣青云来到了病床前,很快身后就有人放了椅子,接着一本书到了荣青云的手中。

        这书不是别的,正是《希腊神话特典》,是用来记录希腊神话的书籍。

        “我亲爱的父亲大人,曾经的你自誉为宙斯,掌握着金钱的王国,您肆意的杀死了我的母亲,甚至用金钱诱惑了姑姑,还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私生子,现如今依旧是倒在了我的金钱之下,我想,你现在一定很恨我吧?就像是我一直以来对您的恨一样,放心,我不会让您死的,我只会让您在这样的恨意里面挣扎,看着我掌控您的王国,然后砍掉您栽种的树木,您的情人,您的孩子,您的所爱所的,我都会将它亲手毁灭。”

        他嘴上说着最温柔的话,翻开了手中的书。

        从他为自己的网名起名为‘杀死宙斯’那一刻,他就已经为自己选择了宿命。

        不是被宙斯杀死,就是真正的杀死宙斯。

        在希腊神话之中,宙斯花心滥情,掌握了神的权柄,他预测到了妻子智慧女神生下来的儿子将会推翻他的统治,便杀死了智慧女神。

        现实中的荣天朗也一样,当初荣天朗跟妻子周雪宁一起创建了如此大的集团,本来应该荣辱与共,夫妻两人才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存在。

        可是这男人啊,有了钱自然是就变坏了,荣天朗自鸣得意,觉得自己已经是强者,不该有妻子周雪宁在身边耽搁事情。

        他想要全面的掌控整个集团,便要求妻子退休到幕后去。

        周雪宁自然是不同意,那个时候她已经是有了孩子,孩子五岁的年龄,各方面她可以照顾的很好,无论是从孩子还是从工作,她已经察觉到了丈夫有外心,所以一心想要为儿子争取什么。

        只是周雪宁想到了太多,却从未想过,枕边人是个狼人。

        因为周雪宁不同意退休,荣天朗便找人下了药,让周雪宁的身体一天天的孱弱了下去,她只能从集团离开去治病,然后越来越重,最后在孱弱中死去。

        那个时候荣青云七岁,他亲眼看到了母亲死去,也听到了母亲最后的叮嘱。

        他听到母亲说——是荣天朗杀了她。

        在这个看着母亲死后也无法闭上眼睛的夜晚,荣青云流着泪水去找父亲,本以为自己可以得到所谓的真相,却不曾想,他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跟姑姑正在翻云覆雨。

        或许七岁的荣青云不懂那是在做什么,但是那么亲密的事情,却是父亲荣天朗跟姑姑荣天晴。

        后来过了很久很久,母亲下葬了,死的如此的普通,没有人去调查。

        可荣青云却一直都知道,一直都记得母亲的话,母亲是父亲害死的。

        十岁那年,荣青云终于忍不住询问父亲,母亲的死究竟是否跟他有关。

        当时的荣天朗大权在握,美人也都有了,甚至从小那隐晦的,见不得人的心思也有了发泄的地方,这会儿听到弱小的儿子的问题,自然是没有隐藏。

        他狠狠的给了荣青云一巴掌,责怪荣青云的母亲多管闲事,责怪正经死掉的妻子不愿意让位,如果妻子再识相一些,他就不会动手。

        他那晚喝了很多酒,所以说出了那张狂的真相。

        十岁的荣青云终于知道了母亲死亡的全部真相,不过是为了集团,为了利益,为了父亲的放肆。

        他失去了母亲。

        后来他一直谋划着给母亲复仇,却最终都在父亲的金钱中付之一炬,而如今,掌握了金钱权柄的人已经换成了他。

        父亲诺大的金钱王国已经换了主人,荣青云欣赏着父亲狼狈的模样,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

        他抬起头来,看向一旁惧怕的姑姑,这个女人开始被自己的父亲威胁,如今被自己威胁,荣青云说不清自己是否恨她,但是他不愿意放过她。

        拿着古希腊的神话故事书籍,荣青云真心的跟自己的恶魔大人祈祷。

        我亲爱的恶魔大人啊,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就让这个梦再长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