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416章 世界上最后一个恶魔

第416章 世界上最后一个恶魔

        这个案子的负责人是宁州市西边的警察局分局,所以大家在接到报警之后,就很快出警,加上死者的死亡情况简单,所以很快就得出了结果,那就是这些死者都是喝酒喝死的。

        没错!喝酒喝死的。

        喝酒伤身这件事情其实大家都知道,但是一般人对于喝酒摄入的量都是有把控的,并不会在自己无法承担的基础上继续喝酒,活着也有一些心理疾病的人会在喝酒之后出事情,如今这几个大老板忽然都喝醉酒把自己给喝死了,大家能不震惊么?

        王刚就是警察局的副局长,此次这个案件也是他处理,没有办法啊,这次死去的人可不只是一个两个,加起来可一共有五个人啊!

        都是他们宁州市有名的商人,虽说开的公司好多人似乎是没有听过,但是也算是有上亿资产的大老板,这大老板忽然就死了,这个案件可不是由他们警局赶紧调查出来?

        不然的话,那到时候人家家属都要闹起来了!

        于是王刚带着自己的下属快速的调查这件事情,发现死者真的是死亡时间诡异,死亡的情况也很诡异。

        第一个被发现的死者是三十岁的商人常庆,常庆这个人没有什么能耐,但是他背后的常家却是有钱的很,在外地做生意的,常庆是来宁州市做投资的,没想到竟然在晚上死在了这里。

        常庆的死亡十分的诡异,他约了女人一起玩,洗完澡之后想做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但是女伴在他洗澡的时候发现卫生间里面只剩下了水流声,最终找了别墅的工作人员帮忙撬开了门,本来只是以为人是不是溺水了之类的,却没有想到,他们打开门之后,看到的是常庆躺在浴缸里面被淹死的模样。

        当场那些工作人员都吓蒙了,赶紧把人拉出来,人都凉透了,加上空气中漂浮的酒精味道,他们一看,这水里的水也并不是普通的洗澡水,竟然是酒!!!

        一池子的白酒似乎就这么淹死了常庆,神不知鬼不觉。

        关键是当时在现场的警察已经判断过了,那个别墅的洗手间虽然大,但是却是封闭的,根本就不可能藏人,况且那么多酒也不能忽然出现啊!人就这么诡异的死在了浴缸里面,这实在是让人觉得十分的吓人。

        第二个死者是贾世海,贾世海是被情人发现的,他的情人早上起来之后,发现贾世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结果一摸发现人都凉了,赶紧吓得报了警,警方过去之后,察觉贾世海肚子膨胀,像是撑死的,后来做了尸检之后,没想到贾世海也是喝酒喝死的,不过他是直接被喝酒撑死的。

        第三个死者是四十五岁的耿建设,听名字就知道,他是搞建筑开发的,他的死亡也很诡异,就在妻子的身边,第二天妻子发现的时候,耿建设也是跟贾世海一样,被人灌了酒,然后活生生的被撑死。

        第四个死者是薛鸿升,本地做材料批发的老板,也是四十三岁,他是一个人在卧室睡觉,到了第二天早上,佣人敲门进去之后,才看到了死亡的薛鸿升,薛鸿升整个人都被红酒泡发了,整个人直接呈现了巨人观!

        关键是薛鸿升在晚上时候还跟大家一起吃饭呢,而死者尸体一般都是在长期的腐烂之后才会形成巨人观,当时佣人直接就吓蒙了,就连警察也是一样,还是最后法医过来处理了尸体,最后确定尸体也是因为红酒死亡的。

        第五个死者叫做方国新,也是本地有名有姓的商人,其实做生意的,多多少少都会跟官员有些认识,方国新是被儿子发现死亡的,也是跟酒有关系,他的浑身上下都被人扎了洞,然后是白酒不停的从他身上的洞流出来,十分的恐怖,警察去处理死者的时候,死者的眼睛还整开着,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这五个人平时生意上就有联系,而且都死在了跟酒水有关的事情上,这已经足够让副局长头大了,加上这些人的家人又一个劲儿的闹腾,毕竟这案子看着不像是自杀!

        可是他杀的话,也不可能出现这么邪门的事情啊!

        就在王刚副局长头大时候,一个姓龙的警察过来了,跟王刚副局长汇报到。

        “副局,刚刚死者贾世海的儿子说他知道有可能犯案的嫌疑人,您要不要过去听听?”

        这种死了五个人,而且都是跟酒水有关系,这一看就知道是有关联的案件,但是死者的死亡时间大致都是昨晚,就算是凶手,也不可能一个人直接杀死了五个人啊……

        “走,过去看看吧。”

        王刚副局长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们马上去见了贾世海的儿子贾辉,贾辉此时红了眼睛,毕竟父亲的死亡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所以此时看到了副局长之后,赶紧说道。

        “警察同志,我知道是谁杀了我爸爸!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他十分的笃定,让王刚副局长有些纳闷。

        “谁?”

        贾辉赶紧给除了名字。

        “是程鹤!肯定是程鹤那个畜生在报复我爸,才杀了我爸!”

        他说出一个名字,王刚副局长没有听过,不过还是眉头紧皱,继续询问。

        “程鹤是谁?跟你爸爸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报复你爸爸?”

        他这么一问,倒是把贾辉问的一愣,但是随后还是有些纠结的说道。

        “程鹤是一个学校的小学老师,他的妻子以前是我爸公司的员工,两个月之前,那个员工跟我爸他们聚餐的时候,不小心喝酒死了,所以这一定是程鹤的报复,警察同志,你们赶紧去抓人啊,程鹤一定是就是杀人凶手!!!”

        贾辉义愤填膺,甚至开始指挥起警察了!

        王刚副局长听到这话,眉头一皱,直接看向了身旁的警察。

        “小郑,查一查他说的是怎么回事,程鹤,还有程鹤的妻子。”

        一旁的人赶紧去调查了,毕竟只要是有死人的案件,其实警察局里面多多少少都是有备案的,所以应该很快就能查出来。

        “你说程鹤杀了你父亲,是因为他老婆不小心跟你爸他们聚餐的时候喝酒喝多了死了?”

        喝酒这个词,现在就是这个案子最重要的线索,王刚立刻就抓住了,继续追问道。

        “当时跟你爸爸他们一起喝酒的有没有别人?有多少人你知道么?”

        王刚继续问,只是贾辉知道的事情也比较少,当时也不在现场,只能硬着头皮到。

        “警察同志,那天我可不在,我怎么知道啊,但是他老婆是自己喝酒喝死的,可是跟我爸没有关系,那个男人非要说这件事情是跟我爸有关系,还去公司里面闹过,非说是我爸害死了他老婆,我爸可是给人家死者家属给了钱的,都答应和解了,这个男人还一直去闹腾,我看就是因为钱的问题谈不通,所以他一直闹腾,现在我爸出事情了,我爸之前也没得罪过谁,一定就是那个男人……”

        贾辉不停的说着,力求将罪名全都放在程鹤的身上,希望警察立刻去抓人。

        只是警察也不是随便听你说什么就要去抓人的,警察抓人也是需要证据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王刚又询问了一些事情之后,才从贾辉的口中得知。

        就在两个月之前,在贾世海的公司有一个饭局,饭局里面一个女性工作人员喝醉酒死了,之后贾世海花了钱摆脱这件事情,但是人家丈夫依旧是不依不饶,最后贾辉他爸被逼的还把人家工作给弄了……

        贾辉面对真正的警察,自然是不知道什么话不能说,几句话的功夫已经被套出了底子,把父亲做的那些事情都给说清楚了。

        随后王刚出来,跟小龙警察说话。

        “你觉得他说的可信么?”

        在贾辉的话里面,可是程鹤为了钱一直在不停的闹腾,无理取闹的。

        小龙警官听到自家副局长问话,毫不犹豫道。

        “并不全部可信,贾世海一定是对那位死者心虚的,不然不会对程鹤下手,我认为贾辉的话里面有很多主观意识。”

        一个人的头脑里面是有很多主观意识的,你看到的可能跟别人看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这也是正常的,所以贾辉的话自然是要帮着父亲脱罪的。

        过了一会儿,那个去调查资料的郑警官就已经回来了,神色十分的严肃。

        “王副局,我已经调查了关于两个月之前关于程辉的案件了,还真的有。”

        三人一起去了办公室,王刚让对方将案件的情况说一说。

        “具体的案子就是来两个月之前,也就是在十月份的时候,14号晚上那一天,死者张绵绵作为贾世海公司的销售经理,跟贾世海他们一起去喝酒,结果却是把人喝死了,当时那些人报了警,张绵绵被送到了医院的时候人已经没了,这件事情闹的不大,贾世海的公司表示会给死者的家属赔偿,之后也赔偿给了死者家属两百万现金,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只是死者的丈夫程鹤并不愿意,他不愿意收钱私了,哦对了,收钱私了的是死者的父母,之后程鹤依旧是想让警方介入进行尸检,认为妻子一定是遭受到什么冤屈,当时死者的尸体在医院里面,只是谁也没想到,当天晚上本来是有几个家属过去拉医院的尸体,结果不小心拉错了,就把张绵绵的尸体拉走了,最后是找骨灰也找不到了,她丈夫直接差点儿没疯了,还跟医院的人打了起来送来关了几天……”

        说起这个,郑警官也是觉得无奈,这个案子听起来好像是平常,但是前后联系在一起,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尸体忽然就被拉走了,也被火化了找都找不到,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受害者家属已经决定和解,而且证据都没有了,就算是再重新审查,也没有结果了。

        “所以……当时的酒局里面一共有五个人,贾世海,常庆,耿建设,薛鸿升,还有方国新他们?对么?”

        王刚想起几个人都是死于喝酒喝多了,就觉得这一切更加的诡异了,因为就算是程鹤为妻子复仇,那么也不该一个晚上就可以同时将五个人杀死啊!这不符合逻辑啊!

        况且这五个人的死亡情况全都是属于密室系列,根本就找不到所谓的凶杀情况,警方去到了现场之后,只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密室杀人,哦不,不是一个,是好多个。

        就说贾世海那个,贾世海的情人就睡在身旁,但是贾世海却硬生生的被人灌了酒给灌死了,而贾世海的情人却完全不知掉。

        就这个案件还有耿建设,他也是同样的情况。

        “确实是这样的,只是这个案子太邪门了,我看都不像是正常人复仇,倒是跟鬼魂复仇一样,就说那薛鸿升的尸体腐烂程度,根本就不是一个晚上能做到的……”

        郑警官无奈的说着,其实也明白了,这五个人的死亡都是跟酒有关系,平时就算是得罪人,也不可能在同一天用同样的方式杀死一个人,所以这件事情跟酒有关系,而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也就是程鹤了。

        两个月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人可知,但是有一点很确定。

        光是从贾世海的行为中就可以确定,两个月之前张绵绵的死定然是有问题的,不然为什么好好的尸体在医院里面忽然就被毁尸灭迹了?

        这是不正常的,一点儿都不正常。

        “行了,这个案子我们的线索太少了,先派遣人去找程鹤,把程鹤带到警局里面询问,不过我估摸程鹤并不是凶手。”

        就这种杀人手段,绝对不是一个小学老师能做到的,而且还是一个被欺负的小学老师。

        王刚很确定这一点。

        “那我去吧,我带着小龙过去一趟,顺便问问两个月之前张绵绵的事情。”

        郑警官是真的同情这位程鹤,妻子被人害死,结果妻子的家里人收了和解的两百万,他求告无门没想到老婆的尸体也没了,就连一点儿念想都没有了。

        想到自己在资料库里面看到的资料,上面程鹤的妻子长相还是很漂亮的,所以在公司里面,老板对这样漂亮的女员工有了想把,不小心把人害死,这也有可能。

        “行,你去吧,不要太凶,我们是人民警察,需要保护人民。”

        王刚补充一句,随后郑警官就带着小龙警官一起出门了。

        这次他们是要带一个人回警局,所以两个人倒是很淡定,车上郑警官是老警察,倒是没有穿警服,小龙警官的警服穿的服服帖帖,只是外面有一个军大衣。

        “今年这天气真冷,雪下的也太邪门了。”

        车里开着暖气,郑警官看着外面呼啸的寒风,还是忍不住感叹一句,虽然上面不让说什么恶魔的事情,但是现在大家都见过了恶魔,其实心里是会想一下,在家里会偷偷讨论一下。

        只是那个所谓的恶魔只是出现了一瞬间,之后就不见了,似乎并没有想要侵害人类世界的意思,这倒是让郑警官认为,这个恶魔并不是无差别攻击的,说不定人家就是过来给某些人实现一下愿望。

        “郑哥,之前的黑雪,您也看到了吧?上面现在不让说,但是我听我国外的朋友说,现在外面已经有了不少的邪恶组织了。”

        小龙警官没忍住跟郑警官说话,国外那边的人更加容易信仰什么邪神之类的,不像是国人,都比较务实,大家只相信能够给自己带来好运的。

        “是啊,所以国内这边情况大家都在压着,网上也不让讨论,当时多少人看到了啊,后来大家也都不再说这个事情,也幸亏是之前娱乐圈乱七八糟的,不然咱们官方压新闻也不知道要压到什么时候……”

        郑警官也感叹,他也是知道一些内幕,觉得这个忽然出现的恶魔有些奇怪,但是好像并不像是在国外某些电影中那样的邪恶,自打出现过一次之后,好像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他此时此刻感叹的白燕庭正在干嘛呢?

        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恶魔,他没有在发展自己的信徒,反倒是在陪着妹妹一起复健。

        没错,在陪着妹妹白佳禾复健。

        白佳禾重新苏醒之后在医院里面开始练习复健,长期不能说话,让她现在的嗓子也是沙哑的,醒来这里十天的时间了,哥哥都陪在身边,虽然不能说话,但是白佳禾很安心,也开始用心的锻炼自己的身体,希望自己能够好起来。

        白佳禾是个聪明的小姑娘,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儿,比如说自己原本应该是十岁,但是现在却变成了十四岁,四年的时间就这么睡了过去。

        还有就是一直以来都是哥哥在看着自己,爸爸妈妈都不在,想到当初车祸的那一瞬间,其实白佳禾有猜测,只是她不敢问,再加上说话还是不怎么完好,就没有主动问起父母。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想到父母,心里就难过极了,好像爸爸妈妈真的已经不在了一样。

        “佳禾加油,马上身体就会恢复的。”

        白燕庭鼓励着这个小女孩儿,他其实可以一瞬间让白佳禾恢复的,但是这个小女孩儿承载的是原主的爱,还有那场车祸的真相,只有她自己真正的站起来,才能够获得新的人生。

        最近他已经在看他的信徒们在做什么了,果然虽然不是每一个都聪明,但是却都已经知道了自己该如何去做了。

        求神跟求恶魔是一样的,与其等待其他人的拯救,倒是不如自己站起来拯救自己。

        而在宁州市的一个小区这里,郑警官跟门口的保安出示了自己的警察证,这才被赶紧放了进来。

        将车子停好之后,一下车,冷空气扑面而来,郑警官只觉得这边好像更冷了。

        小龙警官也一样,裹着自己的衣服就走入了里面,他们按照之前程鹤在警察局留下的地址上了楼梯,按下了二十楼,随后上了电梯。

        电梯很快,物业的保安有些紧张,他是新来的,所以还以为是小区里面什么人犯了什么事情,所以此时有些担心。

        不过电梯很快停了下来,他们便来到了程鹤家门前。

        这边的房子都是一梯一户的,只有房子的主人能够上来,所以警察局这边也是通过物业上来的。

        “去敲门。”

        郑警官跟物业小哥说着,物业小哥更紧张了,赶紧去按下了门铃。

        好听的门铃声立刻响起,就这么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了动静,是开门的声音,不过郑警官和小龙警官都很淡定。

        果真是在门开了之后,一个男人站在门口看向三人。

        “物业?有事情么?”

        他一眼看到了小区物业的衣服,便以为是物业有事情呢,程鹤说完才看到了小龙警官身上的警服。

        “警察!有事情需要你协助调查一下,等会儿能跟我们出去一趟么?”

        郑警官直接拿出了自己的警察证,说明了自己的身份,物业小哥有些尴尬,不过也反应过来,好像眼前的男人并不是什么坏人,警方过来似乎是想问什么东西而已。

        “……可以。”

        程鹤没想到警察会上门,但是也没有多想,点点头,答应了郑警官的话,结果没想到在他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

        “老公,是谁来了啊?”

        这下尴尬了!

        郑警官和小龙警官对视一眼,想到这个男人两个月之前还为了自己死去的妻子要死要活,但是这才两个月呢,家里就又有了一个女人,还这么亲密的叫老公,这……难不成贾世海儿子说的是真的?

        这个男人就是因为没有拿到钱,想要钱才污蔑贾世海?

        不都说男人都喜欢升官发财死老婆么?这个男人也是个渣男?

        就在两个警官对视的时候,程鹤无奈的扭头看向老婆。

        “是物业。”

        他说着,随后在他身后,张绵绵走了过来,然后抱住了他的胳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除了物业,还有警察同志呢~”

        她的长相如此温柔,却带着几分苍白,物业小哥是刚来的,不知道这位户主刚死了老婆,而郑警官和小龙警官已经是脸色苍白了。

        特别是郑警官。

        看过了全部案件资料,还有张绵绵的尸体尸检资料,他认识张绵绵。

        已经死去的女人,现在竟然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大白天的……见了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