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292章 星际流浪

第292章 星际流浪

        在地球进行灾后重建的时候,遥远的数万光年之外,一艘隐形的星际战舰在黑暗的宇宙中穿梭着,它平静而又安然。

        在这个星际战舰之中,红灼.哈金斯正在跟紫澜.戈德曼聊天。

        “等跟黑月会和之后,你打算跟黑月一起离开么?”

        他心情不错,手里端着他最喜欢的玫瑰酒,这东西可是让他喝了之后很喜欢,早些时候是为了装醉,现在倒是习惯了每日少少的喝一口,每次喝完之后都会心情愉悦。

        “不知道。”

        紫澜.戈德曼摇摇头,也品尝一口玫瑰酒,说出这么一句话,他跟黑月算得上是未婚夫妻关系,但是如今女王陛下死了,他们不用再日日夜夜的保护女王陛下,不用为了女王陛下操心一切的事情,这样的自由,倒是如果紫澜.戈德曼多了几分享受。

        两个虫族都没有穿军装,仿佛舍弃了那一身军装之后,才能够作为自己而存在。

        他们此时一个穿了红色的丝质睡衣,另外一个是紫色丝质睡衣,倒是跟头发和眼睛格外的搭配,身体也是前所未有的放松着,不用去随时为了什么而拼命。

        “我以前从没想到,自己也能有这样的活着,这一直以来,是我妈妈的梦想。”

        喝了一口玫瑰酒,红灼.哈金斯感叹一句,似乎是想到了母亲,他的情绪变得有几分低落,但是随后勾起唇笑起来。

        “不过妈妈如果看到我现在的自由,也一定会支持我的做法吧?”

        他这话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真的要说给死去的母亲听。

        紫澜.戈德曼则是慢悠悠的晃着杯子里的酒水,带着几分慵懒。

        “物种不可能永远存在,死亡也是一种最好的归宿。”

        他说出这样一句有内涵的话,似乎是在提醒什么,在那次大战之中,他们都吞噬了女王的基因,按照女王正常的基因来计算,他们或许也会拥有上万年的生命,甚至或许比上万年还要长,甚至如果选择吞噬其他的存在,那么他们将会活得更久。

        但是一直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如果身边的朋友和最在意的存在都已经消失在时光之中,那么死亡才是最终的意义。

        “或许吧。”红灼耸耸肩,“不管我们想不想死,但是我觉得黑曜肯定不想死,他现在还守着阿帅跟白燕庭呢,能出什么事情?”

        距离他们离开地球已经几年的时间了,当年白燕庭和李墩受伤严重,所以如今被存放在治疗仓里面已经是好几年,每天黑曜都要去守着两个人,生怕出现什么问题,倒是红灼和紫澜两个十分的悠闲,对于现在在宇宙中流浪的感觉很舒服。

        就算是没有一个我心归处,就算是没有家园,但是这种属于自己的,自己只属于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或许他只是想李墩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他。”

        紫澜.戈德曼说出一个浪漫的答案,作为一个有对象的虫族,他的浪漫好像也变得与生俱来起来。

        “切~”红灼撇撇嘴,对于这样的感情不想评论,倒是紫澜有些八卦。

        “你真的是为了你母亲才反抗女王陛下的么?黑曜是为了李帅,黑月是为了黑曜,我是为了黑月,我们都有自己想要追逐的存在,那你呢?”

        紫澜.戈德曼不相信红灼只是因为母亲去世才这样选择,在他们虫族之间,就算是血缘关系维持的不错,但是红灼不像是能为了他母亲做出这样抉择的事情。

        “喂喂喂!你这是要干嘛?在我这里刨根问底么?我就不能是为了自由,为了好好活着么?”

        直接瞪一眼紫澜.戈德曼,红灼倒是有些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狮子,有些炸毛,说话的时候倒是有些可爱,不知道到底是在遮掩什么,那红色的瞳孔看着实在是藏了心思。

        只是紫澜知道,他不说自己也不会再多问,只是举起酒杯,笑眯眯道。

        “那好,就为了自由,干杯吧。”

        他那紫色的瞳孔笑眯眯的,红灼只觉得心思被看穿,有些无语的拿起杯子跟对方碰撞一下,随后一饮而尽,吐槽道。

        “我怎么就不能为了自由?为了玫瑰酒不行么?”

        他的抱怨被紫澜听进耳朵里,却是笑起来,摇摇头,觉得红灼不明白他自己的心。

        不过未来还长呢,以后多的是长长久久的日子,什么样的情感,都会在时间中盛房出最美的花朵。

        就在紫澜和红灼两个虫族在这边喝酒的时候,另外一个空荡的房间里面,黑曜也是一身黑色的睡衣坐在那里,他面前是一个治疗仓,旁边也是一个。

        在他面前的医疗仓里面,是有这粉色头发的李墩,他躺在医疗仓里面,被干净的治疗液淹没,已经是差不多快五年时间了,他依旧没有任何清醒的情况。

        隔壁的白燕庭也是一样,他就像是一具尸体沉睡在治疗仓里面一样,仿佛沉睡在了岁月之中。

        黑曜那漆黑的瞳孔安静的看着治疗仓中的李墩,他每日都是这样,在守着李墩的这几年,黑曜总是安静的,沉默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浪漫的话,不知道该如何祈求李墩的醒来,他只能这样守着,安静的守着奇迹的发生。

        在这样的守护中呆了许久之后,黑曜起身,离开了这个房间,到了另外一个非常大的花房,只见那窗外都是黑漆漆的宇宙,而在这个花房内,全部都是红色的玫瑰花在绽放,每一天黑曜都会过来种一朵玫瑰花,到了如今,这里面已经有了快两千朵玫瑰花了,此时盛放在里面,如同一个巨大的玫瑰花海一般。

        从一旁的准备好的培养基地里面拿出了一支玫瑰,黑曜种在了里面,象征着今天又过了一天,他的小玫瑰没有醒来,他还在守护着他最珍爱的玫瑰。

        这样的日子好似没有尽头一般,一直到许久之后,当黑曜的玫瑰花园里面种满了玫瑰,从最开始的五年等待,到了第十年,到了第二十年,到了第三十年。

        在黑暗的宇宙中流浪着,这个星际战舰没有任何的终点,只是不断的在这个宇宙中流浪,漂浮,带着它独有的浪漫和自由,不需要跟任何人接触,也不需要去降临到任何的星球。

        他们中间跟黑月的战舰相遇了,黑月.霍尔斯特德竟然带领着她手里的虫族成为了星际大盗,倒是嚣张至极,只是紫澜仿佛习惯了这样平静的生活,他厌恶了杀戮,于是留在了这边的战舰中,跟黑月告别。

        这两个虫族也在岁月中分道扬镳,一个选择了征服星辰大海,一个选择自由流浪。

        红灼有些奇怪紫澜当初为了黑月背叛女王陛下,为什么现在又不愿意跟着黑月了,但是紫澜没有回答,只是说了当年红灼说出的同样的话。

        “我就不能是为了自由么?我现在想为了自由活着。”

        彼时红灼.哈金斯还听不懂这话的意思,还是在好久好久之后,他才明白,自由的含义。

        在黑曜习惯了每天种一朵玫瑰的日子里面,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岁月,差不多要上百年的时候。

        虫族的寿命悠长,他们这些虫族又是吞噬了女王陛下的基因,能够存活的生命更长了,一百年对于他们转瞬即逝。

        只是今天,对于他们来说,是惊喜的。

        黑曜习惯性的守在了李墩的治疗仓旁,然后,他就见证了奇迹。

        治疗仓发出了绿色的光芒,里面的营养液退去,李墩躺在里面被清干了身体,然后在百年之后,又一次睁开了那双粉色的瞳孔。

        隔着治疗仓的玻璃跟眼前的黑曜对视,黑曜几乎是本能的趴在了那治疗仓上,他黑色的瞳孔圆润的很,可是下一刻,一滴滴的眼泪落在了那玻璃上,像是珍珠一样的璀璨。

        他笑着,眼泪不断的落下,李墩几乎是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接过那眼泪,可是那眼泪在玻璃上绽开了花,他抚摸着玻璃,黑曜也伸出手,玻璃缓缓的消失,黑曜几乎是一瞬间便拉住了李墩的手,下一刻将人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他的身体在颤抖,却是忍不住将李墩拥入骨髓一般的抱紧。

        “我给你种的玫瑰都开花了。”

        他没来由的说出这句话,李墩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又一次被抱得更紧。

        “我很想你。”

        习惯于沉默的黑曜,终于说出对他来说或许最浪漫的情话。

        而一旁的治疗仓也早就打开,在里面坐起来的白燕庭笑眯眯的看着李墩和黑曜相拥,倒是想着自己和李墩竟然还活着,或许这样也不错。

        当年的计划中就是如此,若是女王强大,他们便是要跟女王同归于尽的。

        若是有机会的话,那么就要靠着红灼他们救下自己和李墩,然后离开地球,在宇宙中流浪。

        白燕庭希望拯救地球,也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是,如果能活着,谁不想呢?

        只是他跟李墩都变成了虫族了,继续留在地球也是不行的,这个计划就是他们在不死的情况下定制的。

        如今看到李墩安全,自己也活着,白燕庭心情舒畅。

        一直以来压在心头的大山终于被搬走,地球被他们拯救,而他们也还活着,一切都是最好的模样。

        李墩终于推开了黑曜,然后就听到了身旁白燕庭的笑声,脸颊通红的瞪了一眼好友。

        “阿庭!!!你笑什么笑!”

        他怒斥,但是又说不出来什么伤人的话,更是可爱至极,而那边接到警报的紫澜和红灼两个虫族也来到了这里,看到了已经醒来的两个人类之后,都笑起来,红灼还开玩笑。

        “欢迎醒来,两位沉睡了百年的睡美人,现在做好准备一起星际流浪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