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185章 我亲爱的辛德瑞拉

第185章 我亲爱的辛德瑞拉

        在场的人都是这个世界上甄媛和邵文渊最亲近的人,而且都是这么大年龄了,自然是一下子听出了甄媛这话里面的意思,特别是说邵文渊对甄余动手动脚的时候,一瞬间邵金涛看向儿子的眼神就变成了严肃,还有邵母陈静也是一样,顿时脸色苍白。

        “媛媛,你不能随便诬赖文渊啊,你刚刚说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个成年人对于一个未成年人动手动脚,还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孩子,就算是没有脑子的人,也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了。

        “我是什么意思?就是你们知道的意思,邵文渊自己做的好事情,现在知道往我头上推了,我可没没有对甄余动手动脚,你不信就问问你那个好儿子,是不是对甄余猥亵了?不然甄余那个爸爸能这么对付你家么?”

        甄媛是真的生气,如果说一开始还想挽尊,可是现在已经不想去挽回了,只想要让所有人知道真相,反正闹腾吧,既然事情都这样了,也没有什么事情是比现在更加差了。

        邵父是个医生,本来医生对于一个人的道德准则就比较高,天生就有一些奉献精神,就是因为在邵父的教育之下,所以邵明斐的世界才是非黑即白,因此这会儿邵父听到这话,神色严肃的看向儿子。

        “邵文渊,你告诉我,甄媛说的是真是假,你是不是对甄余动手了?”

        甄余那孩子今年才十六岁啊,一想到如果儿子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邵父觉得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带入一下都想杀人了,更何况是人家?

        “……”被父亲质问,邵文渊楞了一下,本来就没反应过来甄媛会把这个事情曝光出来,这会儿只觉得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在儿子面前能够轻而易举说出的谎言,竟然是一时之间说不出口,神色慌乱中带着几分紧张,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愧疚。

        看到儿子这个表情,邵金涛就知道了儿子恐怕是真的做了这个事情,一想到从小养着甄余几乎是跟看孩子一样把这孩子看大,儿子竟然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邵金涛只觉得一瞬间脑子如同充血了一样,下一刻直接就冲了过去,在邵文渊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巴掌就狠狠的打在了邵文渊的脸上。

        ‘啪’的一声,这个巴掌十分的响亮,别说是邵文渊一下子疼的捂住了脸,就连邵金涛也是觉得掌心有些疼,可是这手上的疼痛哪里比得上这心里的疼?

        好好的养一个孩子说变态就变态了,这让在医院工作的邵金涛想到那些医院里面受苦的孩子,只觉得是心头疼痛难忍,一时之间气的说不出一句话,心脏没来由的疼起来。

        他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指着邵文渊。

        “你这个畜生!你是什么时候对甄余下手的,那孩子虽然说跟咱们邵家没有血缘关系,可也是你眼皮子底下看着长大的,跟你女儿差不多了,你竟然会对她动手,你还是不是人???”

        气的不停的大喘气,一旁的妻子陈静也顾不上儿子了,这会儿赶紧扶着丈夫,轻轻的拍着丈夫的后背,让丈夫冷静下来。

        “金涛,你别生气,别动气,动气了对身体不好。”

        邵母此时也是心里头如同针扎一样啊,从小儿子邵文渊表现的都很好,学习上不用操心,工作的时候更是用心工作,谈对象了虽然对象带一个孩子他们不是很满意,可是后来儿子愿意,甄媛也是个不错的姑娘,邵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这都人到中年了,怎么就做了这样的事情呢?

        一旁的甄父甄母也惊呆了,虽然两个人都不喜欢甄余,认为这个孩子给女儿拖后腿了,但是也就是冷淡甄余一些,可没有想到有人会对甄余这么做啊,而且两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女儿甄媛的神色有些难堪。

        甄母来到了甄媛身边,扯一扯女儿的胳膊,压低了声音。

        “你跟你前男友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文渊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话问的甄媛脸色僵硬,却是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

        邵文渊被父亲打了一把掌,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会儿被父亲问了,却还是不愿意吭声,只是捂着脸沉默。

        这样的消极反应,让邵金涛更是气的又要冲上来打儿子了。

        甄媛看到这一幕,冷笑起来。

        “什么时候?甄余十岁以后吧,我第一次发现这件事情,是看到他偷偷的藏了甄余的衣服,你们的儿子就是个变态,表面上对我好,可是私底下,却是个喜欢偷未成年小女孩儿内衣的变态!后来甄余再大了一些,他就更肆意了,去年的时候当着我的面就在桌子底下想对甄余动手,他以为我不知道呢,我其实什么都知道,我心里恶心着呢!!!”

        她故意看向邵父邵母说道,其实这些也不是都是真的,偷内衣是真的,这个动手只不过是伸了脚而已,还有什么偷看洗澡之类的,她都没有说呢。

        邵父听到这话,直接就一下子心脏麻痹,看着儿子邵文渊的神色都不对了,他只觉得一下子脑子嗡嗡的,血液也翁到了头顶,下一刻摇摇晃晃的捂住了胸口,竟然是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金涛!金涛!!!!”

        邵母吓了一跳,赶紧使劲儿扶着丈夫,可是一个女人的力气当然是没有男人大的,所以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丈夫倒下去,急忙喊儿子。

        “文渊,文渊你爸……你爸……”

        人太紧张的时候,是说不出来话的,邵母使劲儿的拉着丈夫,听到声音的邵文渊也赶紧起身过来,看到已经倒在地上的父亲,也是面色苍白,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对父亲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

        他赶紧蹲下身子将父亲拉起来往沙发上放。

        “爸的药呢?”

        邵金涛的身体现在逐渐老了,受不了刺激,所以都是随身带着心脏急救的药物的,这种药物很多老人都会随身携带。

        “在这里,在这里。”

        邵母只觉得手忙脚乱,赶紧从自己的包里不断的寻找药物,然后找到了速效救心丸之后,跟儿子一起把药物给喂下去。

        看父亲吃了药之后,邵文渊赶紧打了120急救车,一旁的甄父甄母也愣了,没想到这一下子把人都刺激的躺在地上了,甄媛也是脸色不好看,毕竟人老了是受不了刺激,这件事情对邵金涛影响似乎很大。

        在等急救车的时候,邵父醒了过来,他一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儿子,瞬间就使劲儿的挥舞手臂,声音虚弱却是坚定。

        “你、你给我滚……滚……”

        他说完闭上了眼睛,似乎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儿子一眼,邵母在一旁已经红了眼睛,是真的没想到儿子一大把年龄了,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爸……”邵文渊眼睛也红了起来,他不觉得自己有问题自己有错,但是现在看到父亲气成这样,也是心里难受的很。

        甄家夫妻尽量当一个隐形人,不敢吭声,一旁的甄媛也只是偶尔帮个忙,现在出现这样的情况,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十分钟左右,120的车子已经开来了,邵父被抬上了担架,接着被送到了医院,邵母跟邵文渊都跟着去了,甄媛没有去,留在了家里,甄父甄母有些担忧。

        “媛媛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不跟着去啊?”

        甄母担心邵父万一真的被女儿气死了怎么办?那到时候岂不是要出事情?

        “我去了干嘛?去了到时候找骂啊?”

        甄媛已经知道,邵文渊这条破船是时候该下船了,不然的话,到时候就是大家一起淹死,看这种情况,白燕庭是绝对不会放过邵文渊的。

        “妈,我打算跟邵文渊离婚。”

        她说出这么一句话,让甄家父母也是万万没想到,本能的开口想要劝女儿,可是想到邵文渊竟然是个变态,瞬间就没有了劝的想法。

        “离婚好,这么一个男人,也太吓人了,你怎么不早点儿离婚?还瞒着了这么久?这种人都是心理变态,万一要是伤害到你就不好了。”

        甄母眼里还是满心满眼只有女儿,完全没有想过真正受到伤害的人其实是甄余,说出来的话简直是让人觉得凉的彻骨。

        “恩。”甄媛点头,之前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前段时间打架之后,反正甄媛就不想跟邵文渊在一起了。

        甄父没吭声,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

        白燕庭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所有人喘不上气,就算是其中跟邵文渊有关系,女儿也算是知情不报的情况,说不得也要受到牵连。

        “这家里亲戚的工作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他们都等着我回去说话呢……”

        甄母又喋喋不休道,还是担心如何面对自己的那群亲戚,特别是这件事情还没有得到解决的情况下。

        甄媛本想说我能解决这件事情,打算去找白燕庭,可是一想到那天甄余打她的时候白燕庭就在一旁看热闹,对自己没了半分情意,心里就有些不好受,最终只能够沉默。

        她还不知道,这一切的报复,远远只是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