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89章 国家机密档案513

第89章 国家机密档案513

        1980年5月23日,上京市安业街18号楼。

        一个中年男人忐忑不安的坐在接待室,脸色慌乱紧张,脑子里不断的回想自己是否做过什么出卖国家利益的事情,不然为何会被带到这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而已。

        他眼睛不敢乱看,只是坐在那里,已经是汗流满面,这一路过来被当成为危险品押送至此,周围全都是拿着真枪的军人,张学林很害怕,却也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是解放军总参部二局,也就是军情局,算是上京市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这里的大院外面都是士兵站岗,每个人都配了枪,来回进出还要打很多报告。

        没过一会儿,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他的长相很平庸,扔到人群里几乎是找不到的脸,只是军装上的勋章多的让张学林不敢乱动,他坐在了张学林对面,语气有些严肃。

        “张学林,十两天前你寄了一封信到我们总参部,还记得么?”

        张学林赶忙点头,就算是冷汗直流,却努力提起神来,他只有在黑白电视机里面见过这种肩头有勋章的大人物,哪见过真人啊。

        “我十两天前是跟人一起寄信了,可那并不是我的信,是有人让我帮忙寄的。”

        军装男人听到了这话,神色严肃,语气放轻。

        “你不要紧张,现在告诉我十二天之前发生的事情,关于你当天做了什么,如何遇到了那个人,以及那个人的体貌特征,你们两人的交流问题,全都仔细想清楚,务必要详细的告诉我,一点儿细节都不能少。”

        张学林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在塑料厂上班,他人生中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偷偷换点儿粮票肉票,唯一一次的贪心,只为了女儿的开心,看到那人有一根漂亮的钢笔,才愿意帮对方寄信,却不曾想惹上了大事情。

        此时此刻,张学林也不敢问发生了什么,回忆开始倒带,回到了十两天之前。

        “那天是星期三,我早上七点半准时骑在自行车去塑料厂上班,我家距离塑料厂不远,骑车需要十分钟左右,我习惯提前到工作岗位上,平时会从我家出门走永和路再绕弯到滨城路,那天早上我骑车出门没多久,就到了永和路绕滨城路的中间,那里是一个小巷,穿过小巷就能到达滨河路,往常早上七点半的时候都没什么人,我没有按铃,直接拐弯开了过去,撞到了人。”

        明明是十两天之前发生的事情,可此时此,在脑海中却是格外的清晰,张学林流着冷汗,脑子却格外的清醒。

        “我撞到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身高大概一米八以上,很高。他穿着白底红色花纹的运动装,脚下是一双同色运动鞋,很年轻,头发是黄色的,有些卷毛,被我撞了一下跌倒在地上。我赶紧去扶他,他被我吓了一跳,呆呆的看了我一会儿,我问他有事没事,他也不说,被我拉起来之后,反倒是问我,说现在是什么年代。”

        “我告诉他现在是1980年5月11日,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像是孩子见到了糖果一样高兴,拽着我的衣服蹦来蹦去的,结果因为之前我撞到他就疼的斯斯作响。他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让我想起了我十六岁的女儿,我问他刚刚疼不疼,他顾不上回答,反倒是问我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说他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回忆更加清晰起来,张学林记得那个孩子的眼睛,他把那个二十岁的年轻人称之为孩子。

        因为他的眼睛太过于纯真无垢,没心机的模样像是个孩子。

        “我撞了人,有些担心被他讹诈,可看他皮肤白嫩,穿的衣服也是极好的料子,说话也文质彬彬,就问他什么忙。他问我哪里能寄信,他想要寄一封信,刚好就在滨河路上,就有一个邮局,走过去不到一分钟,我带他走出了巷子,来到了邮局。他从贴身的衣服里面拿出了一沓纸,我没看是什么,寄信的信封和邮票是我给他买的,他很开心,为了报答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钢笔送给我,我拒绝,可是他说没时间了,就一把把钢笔塞到了我怀里,然后朝着邮局外面跑了出去,我追了过去,然后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那支钢笔很漂亮,一看就知道十分的昂贵,比他给的邮票钱要贵的很多。

        “那支钢笔呢?”

        军装男人认真的听着,发出疑问。

        这话顿时把张学林问的有些面红耳赤,尴尬的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

        “我看到那个钢笔上面写的都是英文,就觉得那钢笔肯定很昂贵,从邮局出来偷偷找了那个孩子很久也没找到,晚上回家时候,就、就送给了我女儿……”

        他有一种偷了别人东西的愧疚感,不知为什么如坐针毡。

        “恩,我知道了,那天就发生了这些么?还有没有是你没有说出来的?”

        军装男人目光凝固在张学林身上,对他的愧疚视而不见,继续询问。

        “没有了……只有这些了,我就是帮着他买了信封和邮票,从遇到他到我们分开,应该有十分钟的时间,他好像很着急,一直在说没时间了,还一直的询问邮局的人这个信件是不是一定能够寄到某个地方,之后给我钢笔的时候也很着急,说着没时间了……”

        张学林努力的回忆当时发生的一切,想着那个年轻的孩子不会是什么间谍吧?看着白白嫩嫩的傻乎乎的,难道是危害国家的人?

        就在张学林有些猜疑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人进来,是一个年轻的小士兵,他凑到了军装男人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男人点点头表示知道,随后看向张学林。

        “张同志,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会儿有我的同事过来跟你进行下一步确认。”

        军装男人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张学林只听到了他之后的话,就看到这个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让刘岩清过来继续问,确定那个孩子的容貌。”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学林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敢去知道,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跟国家有关的秘密之中。

        离开的军装男人出来之后,就取下了自己的帽子,他走路的样子挺拔如同白杨,一旁的小士兵也跟了上来,周围一片静悄悄的,寂静又浓重。

        “段参议长已经在办公室等您了。”

        来到了一个办公室的时候,外面守着的两个士兵一边检查男人身上的东西,一边说道。

        军装男人点点头,在搜寻之后,才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个绝对保密的办公室,他一进来,就看到了里面的四个人,分别坐在他们的位置上。

        里面有一个人他认识,是军情局的人,姓段,具体职位不便说明。

        “广成,坐下吧,人到齐了,也该介绍一下了。”

        随着军装男人,也就是姚广成的落座,中间的中年男人才直接开口,他姓段,叫做段轻言,军情处参议长,具体职位繁多,不便说明。

        所有人此时都正襟危坐,空气都有些紧张。

        段轻言摆摆手,脸上露出笑意。

        “大家别这么紧张,可以放松一下,这样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段轻言,军情局军情三处参议长,现在由上级指派,担任本次《机密档案513》专案组的总负责人一职,并直接对□□负责——现在我要告诉大家,《机密档案513》专案组已经被列为国家特级机密,但凡涉及专案资料,一律不能外泄,不得以任何方式记录传播,包括你们原有工作机构,否则以叛国罪论处,保密条例我就不用重复了,大家心里都有数。大家能够专案组工作,就已经得到了组织和国家的信任,请大家保持对国家的忠诚与热爱,参与到这一项工作之中。”

        他说着说着,脸上的笑容早就已经消失不见,其他人也都是神色肃穆,一个个认真的听着,心里却早就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

        国家特级机密,叛国罪,保密条例。

        这三个放在一起,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任务的重要性,也更加严谨的面对这个任务,每个人来之前,都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一个怎么样艰难的任务,为了国家,他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能够被委派进入《机密档案513》的,都是各个人中龙凤。

        左边有些胖胖的,看着圆不溜秋贼眉鼠眼的男人,名叫张哲伟,军情九处特别行动指挥官,别看此人其貌不扬,可能够在这样传说中的组织中生存,自然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根据国家对外公布,军情处只有六处,并没有传说中的九处,据说军情九处一般只处理一些特殊事件,算是特殊部门,姚广成看了看这个张哲伟,放在腿上的手捏了一下,有些紧张。

        张哲伟身边的男人一身腱子肉,皮肤黝黑,放在桌上的手都能看到老茧,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全场也就是他整个人如同一座山一样,浑身充满着坚毅气质,远远的一看就知道是军人。

        他来自于雪豹特种部队,是雪豹特种部队一级特种兵,名字叫做蒋烨,专门负责此次行动后续的武力计划。

        右边是一个五十出头的女性,她整个人温温柔柔,似乎存在感不高,却是来自于总参部,名叫郭芳斌,说话慢吞吞的,却是有条不紊,具体职位没有详细说明。

        在郭芳斌身边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教授,他的名字不用多说,只需要称呼为老丁就行,其他的都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知道的。

        最后轮到了刚刚进来的姚广成,他才是最不敢说话的那个,也是职位最低的那个。

        “姚广成,军情二处副处长,请各位领导指示。”

        姚广成是这里所有人里面最年轻的,也是接触了这件事情最早的一个人,那封信最早就是落在了姚广成的手中,由他先开启,再到成立了这个专案组。

        “行了行了,介绍的大家都不用这么详细了,说一说这个案子吧,那封信,大家都看过了吧?”

        互相介绍之后,段轻言再一次打破了众人之间的沉寂,其实那封信大家看过的也只是少许段落,但是里面记录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

        那封信中详细的记录了未来发生的事情,从军事到各国之间的大事,虽说看起来如同天方夜谭一样让人觉得不可信,可是里面的一件事情却是让军情处的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了。

        上面详细的记录了1980年5月13日发生的事情,还预测了5月17日到整个五月底即将发生的事情,可惜当时没有人相信,要不然特别行动组就会第一时间成立了。

        因为那位伟人的悼念会确定时间,是从未对外公布的,按照正常时间,应该是会在5月15日由国家喪委会进行全国公布,而这件事情,当时不过是个谜团,可是却在那封信中已经被预知。

        5月17日,那位伟人的葬礼举国全悲。

        5月18日,泡菜国要求民主的‘光会事件’,遭到其领导人控制下的镇压。

        5月18日,我国想太平洋预定海岸发射的第一枚运载火箭获得了圆满成功。

        同一天,圣海伦斯火山大爆发,造成57人死亡上了国际新闻。

        5月二十日,魁北克省公民投票反对脱离加拿大。

        这封信中所记录的一切,都开始如同预知一样,发生在了现实之中,第一个看到了这封信的姚广成有巨大玩忽职守嫌疑。

        姚广成作为军情局的收信人,平时其实也会收到不少来自于民众的信件,什么哪里有efo,什么其实家里的老爷子是修仙之人,要不然就是怀疑邻居家其实是外国派来的卧底等等这些奇怪的信件,其中也有人预知说国家未来的动向,其实都是一些纸上空谈,所以这些信件看多了,姚广成再一次看到了这封‘预知’的信件时,自然是没有放在心上。

        他看到了关于1980年到1985年所有的未来历史,不过这些东西看起来很简单,倒是如同在哪里总结出来的一样,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当时姚广成看完了信件之后,便将这封信件先封存办公室里面,到了5月18日看到了新闻上说我国发射的第一颗运载火箭发射成功时,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封信的内容不一定是假的。

        他重新找到了这封信,然后交到上面,再到5月20日那封信的预测再一次成真。

        之后《秘密档案513》行动小组就成立了,第一个调查的,当然是信件的来源,通过邮局那边调查到了张学林,从邮局那里知道了张学林当时跟一个年轻时髦的男孩儿一起邮寄这封信,那个男孩儿还不断的询问这封信是否能够邮寄到,似乎十分的紧张。

        时间过了差不多十天,邮局的人依旧记得这个男孩儿。

        准确的应该说是男青年,那男青年头发黄色,微微卷着,皮肤白净跟女孩子一样,身上穿的运动服和运动鞋是白底红字,十分的时髦,个子很高,最少一米八五以上,可是见过了这个男青年的邮局人员,却也是称呼他为男孩儿。

        刚刚在询问张学林的时候,他也说了同样的容貌,同样的形容,只是经过了专案组的调查,从头到尾见过这个男青年的人只有张学林和那个邮局工作人员。

        那对方的身份和来历,以及这封能够预知未来的信,就成为了专案组必须要研究的事情。

        “我全部看完了那封信,不过没有当真,可是我能感觉到,他写下的预知并不是最重要的,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找一个人,那个人将会对我国历史造成巨大的改变,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人要杀他。”

        作为看完了所有信件的姚广成,他自然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个,首先开启了话题。

        他一开口,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大家都知道,除了预知之外,那个人之后说的话简直是疯疯癫癫。

        姚广成永远都记得对方那疯子一般的话。

        【我现在告诉你们这些国家的未来,只是要让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是从未来世界来到这里的,我来这里的原因并不是改变历史,而是拯救历史。我现在已经处于一个国家高度发展,世界日新月异的时代,在我们的时代,已经距离你们这里一千年的时间。科技发展已经让我们的飞船能够穿越黑洞,某些不法分子研究出了时空穿越机器,他们将会通过时空机器穿越到现在的历史进程中,杀死这个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创新者想要改变历史的进程,成为最野心勃勃的战争家,为了历史能够顺利前进,请帮我寻找那位现在还没有出现的科学家,他有一个让全世界都记住的名字——白燕庭。】

        在座的人都看过这段不着边际,听起来简直是让人觉得像是写小说一样的话,可是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白燕庭的个人资料。

        没错!

        在那封厚重的信件中,关于国家未来五年的一些消息,不过是寥寥数语,但是对于这个从未听说过名字的人,却是记录的无比的详细。

        而对方崛起的开始,则是在1985年,也就是距离现在的五年之后。

        从1985五年开始,白燕庭名下就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专项发明,彩色电视机,录像机,红白机,md游戏机,随身听,电子词典,vcd,cd随身听,多媒体电脑,拨号上网,喷墨打印机,笔记本电脑等等……

        这些东西有详细的说明用处,让大家看了之后更是有一种欣然神往,就好像真的会看到那样的未来一样。

        而这些,不过是从1985年开始到1990年,这一年之后,白燕庭的研究开始倾向于国家,超声波战斗潜水艇,隐形战斗机,核反应原子弹等等这些神兵利器,顺便还有一起随着蓬勃发展的智能化时代,从最开始的手机到智能手机,2g时代到8g时代,这些在那些辉煌的发明之中只占了少比例的位置。

        可是洋洋洒洒的那么多字,让大家看到的是一个更加强大的国家和未来,以及这个比天才更加天才的存在。

        他一个人仿佛就像是一台机器一样,发明了无数种东西,数都数不清。

        看到这些资料的人其实看的还是比较少的,只知道白燕庭这个人就是真正的天才,他会在1985年开始冒头赚钱,然后五年之后为国家做事,之后更是引起了全世界的进步,他在物理学,生物学,机械学等各种领域都是真正的专家。

        甚至后面,看过这封信的人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在百年时间过去的2000之后,白燕庭居然已经研发出了家政机器人,医疗机器人等各种大家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国家部门这边专门研究了一下这个白燕庭名下的各种发明,每一种都让人觉得茅塞顿开,也更加通过这些东西看到了世界的未来,但是白燕庭这个人……是否真的存在?

        【看完我给的资料之后,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白燕庭对历史的重要性,根据很多后世传言,里面都认为白燕庭是从星际时代穿越回去,我自认为白燕庭或许只是拥有一个如同神明一样的大脑,他推进了这个世界进步了五百年不止,并且让我国成为了全世界第一大国,让其他国家全都臣服。现在创新者已经派人穿越时空想要杀死白燕庭,请国家机器立刻派人保护白燕庭,阻止历史被改变,以上,请相信我,我还会再回来的。】

        那个疯魔的人写下的一封信让在场的所有人疯魔,他们都熟读并且能够背诵这些疯魔的话,但是他们更加想要知道,这个白燕庭,是否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是的话,那么他现在在哪里?

        国家又如何去寻找这个人?

        还有信件中的预知是真的么?

        这个人真的创造发明出了那么多的东西么?

        一个人这辈子真的能够发明出来那么多东西么?

        还是说,这一切本来就是一场骗局?

        “我也认为这是一个需要进行调查的事情,在信件中,写信的人似乎对于我们国家未来五年的发展并不在意,并且没有给出任何相关的建议和见解,只有寥寥数语,可是对于白燕庭这个人,却是用了非常疯狂的狂热来诉说,以及这个人所创造和发明的东西,经过我国科研人员的查看,确定早期这些产品是有可能被发明出来的,只是现在只看这些少数的资料,并不足以让科研学者们找到路线。”

        段轻言点点头,认为如果这封信的真实性存在,那么里面最重要的人,就应该是那个叫做白燕庭的人,这个名字应该是被写信人熟知和崇拜,所以才会如此的激动。

        “那我们就找这个人,偷偷的找,按照写信人的说法,他来自于未来,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改变历史,而是修复历史,那就证明,他信中所说的,有人要杀死白燕庭,就是为了改变历史,但是这个人无力阻止,只能够依靠国家。”

        郭芳斌开口,一针见血的说出了写信人的意思。

        “对,我认为写信的人之所以上面写了国家未来五年的发展,就是为了让我们相信他是来自于未来,现在已经有信上的事情被验证,那就证明对方说的可能是真的,可是未来一千年之后,科技真的那么发达了么?就连穿越时空的机器也有了?”

        胖乎乎的张哲伟满脸的趣味,比起大家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相比起来,张哲伟对于这封信的来历,以及关于未来,更加的想要探知。

        “是啊……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时代啊,我几乎是不敢想,现在做梦都会梦到那些。”

        姚广成傻乎乎的笑了起来,没有人能够抗拒那样美好的未来,在未来,他们的国家成为了全世界第一大国,农业第一大国,军事第一大国,资源第一大国,这些各种各样绚丽的称呼,让姚广成止不住的想,那是一个怎么样的辉煌未来啊……

        那是他能够看到的未来么?

        “是啊,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未来,不过这些都跟信中说的那个人有关系,我已经让机关系统开始调查这个名字了,明天就会有一个结果,不过我认为我们之后的行动小组不能一直直呼对方的名字,所以我要给这个人起一个代号,从今天开始,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做海燕,你们觉得如何?”

        段轻言也有些期待了,如果信件中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样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啊……

        只是他们所面临的,也是一个巨大的未来。

        一个人真的能够穿越时空么?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逻辑?

        “可以。”

        众人点头,对于这个代号很满意,不过还是有人提出了意见。

        “你们真的相信穿越时空,来自于未来么?”

        这是蒋烨,也是那个最像是学者的人,有些时候,时空的理论,本来就是最神奇的,人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然后仰望星空,想要探知宇宙的神秘,更想要知道,这个宇宙外面是什么。

        穿越时空,本来就带着时空的理论,和宇宙的奥秘,还有时间上的驳论,这些组合在一起,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的事情。

        所有人都沉默起来,想象这封来自于未来的信,那个人真的是来自于未来么?

        他们不想相信这一切,却又不得不逼着自己相信。

        “现在根本就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专案组的成立,本来就建立在这封预知的信件是真实的情况下,那么我们专案组接下来需要有两个任务完成。第一,信件中这位来自于未来的旅人表示他还会回来,我们一定要找到他的下落,然后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第二,他在信件中不断的说明了海燕这个人的重要性,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寻找到海燕,然后将海燕放在我们的保护区之内。”

        段轻言看到大家愁眉苦脸,便打断了这个关于时空的想法,他们现如今已经不用去讨论这些,他们要做的,就是守护国家,然后去探知这封信可能带来的改变,还有一些更多的东西。

        “对,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研究时空穿梭,而是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以及确定真实之后带来的影响。我先来说说我的看法吧。”

        郭芳斌点头,随后加入了段轻言的话,开始说自己的见解。

        “首先,我先说一下这位来自于未来的旅人,我们就将他称之为蝴蝶,他的来到十分的短暂,就像是蝴蝶从出生到消亡一样。在5月11日早晨七点半,他出现在一个空无一人的通道中,在那里被工人张学林撞倒,询问张学林时间之后,便恳求张学林带他去寄信,信件是早就写好的,证明他是有准备的穿越而来,而且身上没有钱,或许有,但是未来一千年之后的钱可能跟现在的钱不一样,他无法使用,借了张学林的钱,寄出了信件。”

        “从外观上,蝴蝶应该是一个被保护的很好的人,没什么心机,也绝对并不是政府人员,这就很奇怪了,能够支撑时光机器那么大的工作,送来的人竟然不是一个国家机关的人,这还可以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时光机器是真的,那么肯定是有问题的,他们不能自主穿越。”

        “蝴蝶一直说没时间了,从头到尾张学林遇到他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他就已经消失不见,所以我大胆的推测,他来到这里的时间是十分钟,超过之后就会回去,当然,这些前提是建立在时空穿梭真的存在。”

        郭芳斌已经从很少的信息中将最重要的事情都总结出来,大家都认真的点点头,毕竟谁也没有真正的见到过这只蝴蝶,唯二见过的人对于蝴蝶的描述,都有些让人觉得忍俊不禁。

        拥有了这么一个国家未来的人,拥有了一个穿梭时空能力,并且有任务的人,竟然只是一个看起来没有什么心计的毛头小伙子?

        这听起来实在是人觉得诡异所思……

        “恩,我赞成这个推论,而且蝴蝶这次过来明显是有带着任务,他给出的信件,之前的一些关于未来的预测,都是为了让我们相信他是来自于未来,但是实际上,真正的重点都在海燕身上,他在恳求国家重视这件事情,并且不择手段的保护海燕。”

        段轻言点点头,对于郭芳斌的推测很赞同,毕竟就连普通人都能认为这位蝴蝶看起来没心机,就像是个毛头小子,那么他本人肯定是很好接触,但是如何才能够找到他呢?

        “我倒是认为,如果蝴蝶的信里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们干嘛要花费功夫找蝴蝶啊?我们直接找海燕就行了,毕竟能够真正影响历史的人是海燕,并不是蝴蝶,且蝴蝶说海燕现在正在被人追杀,或者说,追杀海燕的人暂时还没有来到这里,也或许已经来到,那么我们的重点,不应该是先找海燕么?”

        张哲伟又一次直接点出了中心,他们首先需要做的事情。

        如果资料中的一切都是真的,白燕庭一个人所做的一切,就足以改变一个国家的面貌,那么对于他们小组而言,其实海燕更加重要,蝴蝶不过是一个传声筒,他们需要保护的,是海燕。

        “我也赞同寻找海燕这件事情,我来之前已经让人开始着手调查海燕的名字了,相信明天关于海燕这个名字的所有资料都会放在我们的办公室里面,到时候就需要大家认真的去找寻这些人中间到底谁才是海燕,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也是一个必须经过的工程。”

        段轻言再一次点头,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蒋烨却是开口了。

        “既然信封里面蝴蝶说有人想要杀死海燕,那为什么在信封里面,没有对海燕的详细描述呢?里面没有对海燕个人身份的任何信息,还有容貌,甚至没有说海燕到底多大,只能够从他发明的那些东西中推测他这个人的具体年龄,那么我有理由怀疑,蝴蝶并不相信我们,他隐瞒着一切,其实是在保护海燕。”

        如果资料中的一切都是真的,白燕庭一个人所做的一切,就足以改变一个国家的面貌,那么对于他们小组而言,其实海燕更加重要,蝴蝶不过是一个传声筒,他们需要保护的,是海燕。

        这话一出,这个办公室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们都知道,蒋烨说都是真的。

        海燕的资料他们其实都看了,不过看到的都是海燕对这个国家的发明,各种各样令人震惊的发明。

        可是实际上,蝴蝶并没有直接说明海燕的真实情况,这个人是男是女,多高多重?长相如何,家里是哪里的?

        这些本该直接告诉他们,让他们直接进行保护的资料,却是完全没有。

        蝴蝶在警惕他们,害怕他们中间有人被渗透,害怕海燕的身份曝光之后,会被提前杀害,所以不能说出海燕的具体情况。

        准确的来说,是不能说关于海燕的任何情况。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这些人,又怎么样才能够从这些缥缈虚无的信件中找到海燕,并且在庞大的世界中找到这个人?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海燕到底是真的存在的么?

        真的有人能够以一己之力推动整个历史发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