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79章 神医赘婿三更

第79章 神医赘婿三更

        这个包间里面,还有一个人跟陶韶诗一样惊讶,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谢荣峥,他几乎是在看到了白燕庭的那一刻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就算是看过了白燕庭的照片,可是看到了真人的那一刻,他还是被对方跟自己格外相似的面孔震惊了。

        眼前这个人的身上有自己的容貌,也有妻子身上的容颜,仿佛是结合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长相一般,整个人十分的沉稳,倒是那种让人一看就十分放心的模样。

        “燕庭,你来了,今天很冒昧,我带来了一个人过来。”

        谢荣熙自然是察觉到了陶韶诗的目光,不过却是并不以为然,反倒是看着白燕庭乐呵呵的笑,对于这个一见如故的亲人,才是真心的欢喜。

        “恩。”白燕庭点头,拉着陶韶诗走了过来,然后谢荣熙倒是有些重视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其实谢荣熙并非是站不起来,只是因为长期患病的缘故,导致骨头酸痛,所以站起身的时候就比常人要更加的困难更加的痛苦,可是现在这么一个重要的时候,谢荣熙必须站起来。

        “这是我的大哥,谢荣峥,你是不是觉得,你们两个人长相更加的相似?”

        谢荣熙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兜圈子,所以这话可以说是暗示感十足,又充满了直白的感觉。

        “恩,谢先生您好,我是白燕庭。”

        他介绍自己,随后又介绍身旁的女朋友。

        “这是我女朋友陶韶诗。”

        既然陶韶诗不用在对付陶家,之前两个人的婚姻自然是也做不得真,如今倒是用男女朋友称呼最好。

        “你好,我看到你实在是太惊讶了……”

        一向是严肃冷漠的谢荣峥想要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却看着有些说不出的狰狞,他伸出手来跟白燕庭握手,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可谢荣峥却孩子觉得跟眼前人更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亲近感。

        这一刻,谢荣峥相信了弟弟为什么说,只要见到白燕庭一眼,他就肯定会感觉到那种来自于血脉的神奇魔力。

        因为眼前这个人除了长相之外,他看哪里都觉得十分的顺眼,就好像曾经无数次描摹过幻想过的那样,如果他的孩子长大,应该就是长成这个样子的……

        两人松开手,随后这才坐了下来,谢荣熙不打算继续兜圈子,直接拿出了一整套的材料,放在了白燕庭的面前。

        “燕庭,我不想瞒着你,在见到你之前,我就已经在找你了,知道你的存在之后,就找人调查了你的身份,你是被你养父收养的,并不是你养父的亲生儿子,而这里是我之前调查的一些资料,如果里面调查的一切都没有问题的话,你应该是我大哥的儿子。”

        他很直白,眼里含着笑意,仿佛早就已经笃定了这件事情一般。

        白燕庭听到这样的话,也不惊讶,只是看了一眼一直目光放在他身上的谢荣峥,知道这件事情里面,最震惊的,恐怕是谢荣峥。

        他和妻子楚灵云,这些年可是一直以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已经死了。

        如今好好的儿子重新出现在面前,谢荣峥是最震惊的,所以目光都没有离开过白燕庭。

        白燕庭打开了这些资料,开始看起来,似乎正在缓缓的接受这件事情。

        一旁的陶韶诗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低头看向男友手中的材料,真的没想到男朋友的身份竟然是这样,她一时之间有些恍然,竟然是看不进去里面的资料,只是呆呆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些资料上面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无非就是说如何将一个孩子运回了国内,然后又不小心弄丢的事情,最后排查的地点就是白燕庭曾经所在的村子。

        所有的线索都连成一条线之后,白燕庭就出现在这条线的最末尾。

        看完了这些,白燕庭抬起头来,看向眼前的两个男人。

        “谢先生,实不相瞒,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觉得你跟我长相很相似,对你有一种亲近的感觉,现在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情况,但是我也不太能够确定自己是否是这位谢先生的孩子,不如我们去做一个dna鉴定如何?”

        本该是激动人心的会面,甚至一场认亲也本该令人感激涕零,可是这一刻,三个男人都很会控制自己的感情。

        谢荣熙十分的确定,白燕庭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相信最后dna给出的答案也是这样。

        谢荣峥却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自己的儿子,只觉得如今的一切如梦似幻,想相信却又不敢。

        “好,我们去做dna鉴定。”

        谢荣峥开口,声音却是带着几分沙哑,白燕庭看过去,发现这个保养的很好的中年男人其实已经红了眼睛,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谢荣峥放在腿上的手微微颤抖。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眼前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那行,看来今天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了,事不宜迟,我们先去医院吧。”

        谢荣熙点点头,对于这个答案十分的满意,随后大家开始重新上车,这一次目的地是医院,每个人都无心去做其他的事情,他们都有了共同的目标。

        他们要确定白燕庭的身份。

        到了医院之后,白燕庭和谢荣峥两人被带过去采血,进行进一步的检查,留在外面的只剩下了陶韶诗和坐在轮椅上的谢荣熙。

        谢荣熙坐在那里,带着几分漫不经心,抬起头瞟了陶韶诗一眼,对上了对方那带着探究的眼神。

        “想问什么?看在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的份儿上,你就问吧,我一定会回答你的。”

        他似乎猜到了陶韶诗一定有话要说,这样主动的开口,让陶韶诗的目光更加复杂起来。

        若是之前进入包间那一刻,陶韶诗发现自己入了谢荣熙的局,那么现在,就算是陶韶诗再蠢,也明白了对方这么做的用意了。

        这些年下来,陶韶诗承认,她是为了能够把控自己的命运,做了很多事情,无论是跟白燕庭签订情侣合同还是婚姻合同,还有管理公司的事情,这些都只是为了把控自己的命运。

        当年的事情,陶韶诗其实已经很少会想起,那被人欺凌的无助感,还有被亲生父母放弃的崩溃,在这么多年父母弥补的愧疚之中,也在逐渐的修复。

        陶家夫妻不是不知道对不起女儿,也正是因为如此,就来陶韶诗想做什么,才会支持,这些都是因为当年陶韶诗被绑架之后的愧疚感,这样的愧疚感,才让陶韶诗拥有了如今的一切。

        跟白燕庭假结婚这两年,陶韶诗其实也受到了父母不少的关心,就算是父母曾经做下了错误的事情,可是之后的补偿和真心都并不作假。

        若是谢荣熙不出现,那么陶韶诗也不会将这一切平淡的幸福戳破。

        可是偏偏,谢荣熙出现了。

        他高高在上的,又一次如同救世主一样,出现在她的世界里,不过这一次,他不再是引导陶韶诗人生路上前进的路灯,他变成了一把开启陶韶诗黑暗世界的钥匙。

        那天在商场里遇到了之后,谢荣熙问陶韶诗,她想做的事情做到了没有,便是如同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陶韶诗年少时候最黑暗的恐惧。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证明什么,去伤害父母,去戳破这一切,来证明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有用的,她这些年一直在完成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

        时过境迁,陶韶诗还记得,她那个时候,满心怨恨许下了心愿,她想站在比父母更高的位置上,然后居高临下的让他们也品尝跟她一般的痛苦。

        只有这般,才算是解她心头之恨。

        想通这一切,陶韶诗只觉得自己如同一个提线木偶一般,在眼前这个明明一脸笑容的男人面前,毫无任何的反击之力。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呢?

        跟父母闹翻之后,陶韶诗是觉得仿佛放下了一切,可现在得知这一切都是这个人的精心算计,倒不至于想跟父母认错,只是觉得,眼前的男人太过于可怕。

        他三言两语,便勾起了她内心深处最黑暗的疯狂。

        谢荣熙还在笑,他很爱笑,哪怕很多时候他的笑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不破不立,你舍不得你父母对你的疼爱,可绑架的事情如同一根刺一样扎在你心里,随时都在隐隐作痛。陶韶诗,你心里最清楚,就算是我现在不让你做这些,你迟早也会跟你的父母走到这一步,倒是不如让我提前推一把,帮一帮你,这样的话,对你也好,对燕庭也好。”

        “燕庭是我大哥大嫂的第一个孩子,失而复得多么珍贵,他理应享受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我不想让你家里那些事情打扰到他,况且,在这件事情里面,我们两个人都在双赢,我替你解决了麻烦,你得到了燕庭的心,这样不好么?”

        他笑眯眯的说着似乎亲眼见到的结局,却是满眼的警告,好不容易替大哥大嫂找回了孩子,他是绝对不会让白燕庭出现任何烦心事情的。

        站在那里的陶韶诗哑口无言,明白谢荣熙未宣之于口的警告,最终只能选择了沉默。

        她清楚对方的意思,阿庭如果只是她的赘婿,那么到时候跟谢家认亲,父母免不了有一些利益之间的算计,可是现在,她跟阿庭之间的关系重新开始,父母无法再利用阿庭,也可以活的更加肆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