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76章 神医赘婿四更

第76章 神医赘婿四更

        女儿忽然这么一个大的惊吓砸在头上,原本期待的惊喜变成了惊吓,此时陶父陶母都懵了,呆呆的坐在沙发上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白燕庭诧异的看一眼身旁的陶韶诗,没有想到陶韶诗竟然会将这件事情告诉陶父陶母,只是看着她,默默的站在了她的身边。

        在这个时候,这个家庭真正的变成了一个战场,陶韶诗首先吹响了战争的号角,提醒了这场战争序幕的拉开。

        看着父母不敢相信的表情,陶韶诗笑起来,然后拿起了桌上的一个文件,是跟白燕庭的情侣合约。

        “这个是我跟燕庭的情侣合约,当时签了两年,是我第一次跟燕庭签这个合约,他扮演我男朋友,然后帮我麻痹我两个堂哥一个堂姐,因为他是个从小地方来的穷小子,对我堂哥堂姐造不成威胁。”

        将文件递给了陶父,陶韶诗脸上虽然满是笑意,可是陶父却是看出女儿眼角的微红,还有那笑容中的一丝丝讽刺。

        “这一年我堂哥给我介绍一个富家子弟,说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可是后来我找人调查他,知道么?那个男人在国外留学的学校只是一个野鸡大学,在外面跟外国人鬼魂得了病,才回国的,我堂哥答应把我卖给他,他愿意给我堂哥五百万。”

        曾经让陶韶诗无比痛苦的事情,此时仿佛都能够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了,她一直隐瞒的,在父母面前隐瞒的真正的自己,此时终于像是开窍的利剑一般,刺痛了陶父陶母的心。

        两人都想到了当初那个仪表堂堂的年轻人,他很礼貌,跟他们见面的时候也是一个伯父伯母的叫着,做事情也都很让人放心,当时看女儿没有对象,两人还催促女儿赶紧跟他相处。

        结果第二天,女儿就带回了白燕庭,说这是男朋友,至此之后两人就开始了交往。

        陶父陶母当时也没想过白燕庭是假的,只是以为女儿之前害羞,谈了男朋友不敢说,家里安排相亲的时候才敢说出来。

        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理由。

        “你可以告诉我的,你要是告诉我,我不会让你去跟那个人相处的……”

        陶父张开嘴,说出这句话啊,却是忽然有些讶然,在女儿不信任的目光中,不知道该如何说完这些关心的话。

        “我恋爱之后,堂哥就放心多了,知道我找了这么一个没钱也没势力的男朋友,也没把我放在心里,后来我去公司,他也只是觉得我一个女生,随便去公司混日子而已,觉得咱们陶家都是他们的,对我百般刁难,要不是我能力好,恐怕早就被他们打压下去了。”

        “爸,妈,我大学刚毕业,大伯和二伯他们就催着我结婚,还说女孩子就要好好的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有了男朋友之后就赶紧结婚,不要整天想着公司的事情,公司的事情是男人才能够做的,就逼我结婚。大伯二伯的意思我都懂,不就是说我是个女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出去了,自然是不能拿到咱们家自己的东西。”

        陶韶诗想起当年的一切,只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的搞笑,因为性别就被打压,因为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就对自己这般迫害。

        “后来我就想到了方法,我又跟燕庭签订了结婚合约,让燕庭入赘到了咱们家,以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就跟我姓,这件事情您跟妈不是很高兴么?觉得咱们家终于有后代了,大伯二伯当时差点儿被我气死了呢……”

        一切恍恍惚惚的仿佛回到了当时,陶父陶母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儿,想起他们当时很开心,毕竟他们是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如果女儿嫁出去,陶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自己的一切都贴给女儿,但是如果女儿找一个男人入赘到家里,那么陶家的一切还是陶家的,陶父心里是这么想过。

        可是没想到女儿竟然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

        现在回想,好像就是白燕庭出现之后,女儿才一步步走进了公司,然后如今成为了公司的掌权人……

        “你、你就算是想要公司,你也不用这么假结婚啊,我跟你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以后公司肯定还都是你的,你又何苦这般做?”

        陶母终于开口,没想到女儿竟然为了公司做了这么多,一时之间心情复杂,她跟丈夫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以后有什么东西,不给这个女儿那给谁?

        难不成真的会给外人不成?

        “呵呵,那就要看爸怎么想了,至少比起我这个可能要嫁给外人的女儿来说,他们陶家的人是不是更加的亲近?”

        陶韶诗冷笑,随后看向陶父,似乎非要一个答案一样。

        陶父哪还能看不出来,女儿这是非要问罪自己,心里有些难受。

        “诗诗,你才是我跟你妈的亲生女儿,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就算是不结婚,这些也是你的啊……”

        他这般说着,可是想起公司,如今女儿在公司已经是打出了名堂,算是个女强人了,这以后要是再结婚的话,也不知道好不好结婚了。

        还有就是本来说好的孙子没了,让陶父有些难受。

        “不。”陶韶诗摇摇头。

        “爸,如果我不找人入赘咱们家,您肯定不会让我接触公司高层的,您也不会一心一意的教导我,把公司交到我的手上,当年我爷爷奶奶为了让爸妈你们过继伯父家的儿子,就能够狠心的找人绑架我,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您跟妈又是怎么做的?你们为我做主了么?”

        这才是陶韶诗心中一辈子的痛苦,她将会永远沉沦在这样的苦痛之中,无法原谅父母,也无法与自己和解。

        因为她那一刻清清楚楚的知道,她是父母权衡利弊之后被抛弃的那个。

        如今她也学会了权衡利弊,然后让父母也知道,她再也不是那个说被抛弃就会被人抛弃的那个小女孩儿了。

        气氛顿时凝固起来,多年前的事情旧事重提,陶父陶母脸色都很难看。

        毕竟家丑不可外传,现在还有白燕庭这么一个外人在,女儿就直接撕开了这些东西给他们说,让他们两个人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那你不是当时好好的回来了?难不成你还想让你爷爷奶奶去坐牢不成?”

        陶父最终还是没忍住,带着怨气说出了这句话。

        他以为这件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不该再被提起,没想到女儿竟然执念如此之深。

        那不是没有事情么?难道她还能够让自己的亲生父母去坐牢不成?

        陶母心里难受,红着眼睛看着女儿,当年的事情她是做不了主的,就是因为做不了主,所以如今才格外的难受,因为女儿还没有从那件事情中走出来。

        “好好的回来?”

        陶韶诗讽刺的大笑,只觉得自己这些年的隐忍或许在父母眼中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被绑架的不是你啊我的好父亲!”

        “你知道那些绑匪当时打算把我怎么样么?我被他们迷晕放在车里,其实有些清醒的。”

        “我听到他们说我长得漂亮,说要几个人一起玩我,还说爷爷奶奶说了,一定要让我不能回家,杀了也好,卖给深山老林里面给人当媳妇也成,反正一辈子不能回家就行。”

        “你猜猜,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害怕极了?”

        她脸上带着狰狞,卸去了这么多年在父母面前乖巧听话的伪装,露出了在当年经历过绑架之后真正的模样。

        “我是被人救了,救了之后好心人还送我回来,而且还调查出了当时买凶的人是我爷爷奶奶,他们拿着我爸妈孝顺的钱来绑架他们唯一的女儿,你说搞不搞笑啊?爸,我回来之后,你们想的不是如何让犯人绳之于法,而是如何隐瞒这件事情,是不是觉得,我或许就不应该回来???”

        终于将心底最阴暗的角落曝光出来,陶韶诗早就不是当年的陶韶诗。

        那个曾经信赖父母,将一切都交给父母的陶韶诗,早就已经死在了那场绑架之后。

        她没有死在绑架里,而是死在了父母对爷爷奶奶的维护里。

        白燕庭上前来,将陶韶诗搂在了怀里,心疼这个姑娘的遭遇,此时此刻,他能做的,也只是将这个人抱在怀里而已。

        陶父陶母万万没想到,女儿对于当年绑架的事情积怨如此之久,甚至因为这件事情已经产生了心魔,竟然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陶母终于憋不住,疯狂的哭了起来,下一刻朝着陶父疯狂的打了过去。

        “陶国雄!!你这个懦弱的男人!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女儿怎么会受这样的罪!!!都是你!!!”

        她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不瞒和崩溃,陶父则是任由她捶打,过了好一会儿,陶母都累了的时候,才抬起头,看向女儿。

        “那你是怨恨我我跟你妈么?怨恨我们没有给你做主?”

        他这么问,却是忍不住带了几分期待,他不想要被女儿怨恨,而且还是唯一的女儿。

        陶韶诗从白燕庭的怀里抬起头,眼睛还是红的,可是却是笑得肆意。

        “对,我是恨你们,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