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53章 神医赘婿

第53章 神医赘婿

        虽说确诊了乳腺癌,可是一提到癌症,张家的人还是觉得有些难以呼吸,于是默契的不在王巧巧面前提起乳腺癌三个字,说了也只是说纤维瘤,因为王巧巧的这个病症算得上是纤维瘤病变而来。

        其实很多乳腺癌刚刚发作的时候是没有任何感觉得,只是偶尔人感觉到不舒服,不会像是王巧巧这样疼痛,王巧巧的疼痛更多是来自于纤维瘤,而如今,一个月的时间,这纤维瘤就变小了,简直是不可思议!!!

        “是么?那真的是太恭喜你了,看来我的膏药是有效果的。”

        白燕庭也露出欣喜的笑容来,这药膏是用古方做的,十分的复杂,而且之前从未用过,是用来纾解人身体中的异物,还能够让胸部的一些增生不那么多,是治疗胸部疼的一种膏药。

        “谢谢你,燕庭,实在是太谢谢你了!如果这样下去,我老婆的病是不是肯定就会好起来了?”

        张梁想到自己之前还怀疑过白燕庭,此时只觉得是满心愧疚,恨不得给白燕庭再跪下磕头了!

        “如果按照我的方法继续调养,一定可以的,而且我这些天应该就能够拿到中医行医资格证,到时候就可以给嫂子开一些药,配合着吃的话会更好。”

        救人的感觉很好,白燕庭觉得心情不错,便跟张梁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真的?那你也太厉害了!听说这行医资格证不是说拿就能拿的!你真厉害!”

        一旁的王巧巧也是激动的看向白燕庭,心里是感激无比。

        “还好。”

        白燕庭被夸赞的有些不好意思,结果就看到张梁一下子从自己的外套里面拿出来了一沓钱,看着差不多有小一万了。

        “燕庭,你是我的弟弟,咱们都是一起长大,如今你只要治好你嫂子,一切都不是问题,我这里钱先给你放着,不够的话你再跟我讲,别拿我当外人,我妈说了,只要你能治好你嫂子,什么都不是问题。”

        他把钱塞给白燕庭,丝毫没有给白燕庭拒绝的机会。

        这样的张梁,让白燕庭也知道,自己要是不收钱,恐怕张哥心里也不安,倒是不如收了这钱。

        “张哥,我当然是把你当哥哥看的,嫂子也算是我的亲人,这些钱我也就不推拒了,都用来给嫂子买药,如果不够的话,我再跟你们说,如何?”

        这般下来,王巧巧和张梁两人才放心了许多,毕竟就算是关系好,他们也不能沾便宜啊,之前去打听过王巧巧做手术需要多少钱,如果真的做手术的话,巧巧不但要受罪,还要把这些钱给医院,还不如给燕庭呢……

        “行,我们都一定听你的,遵循医嘱,好好治病。”

        两人又是跟白燕庭好好道谢,之后才离开了白家。

        送走了他们之后,白燕庭看着放在桌上的一沓钱,失笑的摇摇头。

        有些人啊,把你当亲人,就总想着占你便宜,可是有些人就是把你当亲人,所以一切才要算的清清楚楚互不相欠。

        张母年轻时候就是个性格极好的女人,如今教出来的孩子自然也是一样。

        白燕庭既然收了钱,自然是要好好的给王巧巧准备药物,除了膏药之外,也开始准备内服的药物,每次王巧巧和张梁过来换药,看起来气色都很好,似乎没有再受到病魔影响了。

        一个月之后,白燕庭的行医资格证终于到手里了,他也做好了香包,刚好打算去外面采购药物,就把香包寄给了陶韶诗。

        三天之后,陶韶诗正在办公室里面工作,秘书敲敲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陶总,您的丈夫白先生给您邮寄了东西,您要不要看一下?”

        把快递放在了桌上,秘书提起白先生三个字之后,陶韶诗才抬起头,露出一张有些甜美的脸。

        “先放下吧,我等会儿自己看。”

        她说完又低下了头看资料,秘书则是退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陶韶诗看完了资料,才想起了快递的事情,然后起身到了快递那里,开始拆快递。

        快递盒子被打开,里面还有一个非常精美的木质盒子,再打开之后,才露出了里面的珍宝。

        那是用布料做成的香包,打开木盒子的一瞬间,一种淡淡的药香味袭来,让人一下子觉得神清气爽,拿起其中一个蓝色小香包,放在了鼻翼,陶韶诗只觉得这药香味淡淡的,却是给人一种闻过之后心神清朗的感觉。

        嘴角忍不住勾起,没想到白燕庭真的会做这个。

        仔细的翻看手上的香包,这东西应该是网络上买的,看起来很普通,只有里面的东西是他放进去的。

        想到那日自己不知道为何心血来潮给对方打的电话,如今也过去了一个月,没想到对方还记得。

        陶韶诗将这盒子里的香包拿出来一只放在了办公桌上,随后拿了一个可以挂在手机上的,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神魂颠倒的,把香包挂在了手机上。

        她想了想,想给白燕庭打个电话的,可是又觉得为了这个香包给对方打电话好像不是很好,便打开了手机,给白燕庭买了不少衣物。

        这回儿天冷了,他那边也该下雪了吧?

        等白燕庭收到衣服的时候,整个村子已经是白茫茫一片了,看着张哥给自己顺便带过来的快递,白燕庭也是一惊。

        “燕庭,这肯定是女朋友送你的吧?这么多的衣服。”

        张哥不知道白燕庭已经结婚了,当初白燕庭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大家倒是问过,只是白燕庭说忙于工作,没结婚,毕竟他跟陶韶诗之间的关系是假的,是合同,倒是没有必要跟村里这些人说。

        如今看到这些衣物,白燕庭也很惊讶,从里面拿出来一个黑色的羽绒服,笑起来。

        “算是吧,她在上京市工作,比较忙,所以没有办法陪我一起回来。”

        想到白父去世之前的那段时间,就算是两人只是合约关系,陶韶诗也把自己变成了乖乖女陪在白父的旁边,两人当时如胶似漆的模样让白父这才放心的去了。

        至少白父确定自己离去了之后,有人能够照顾燕庭。

        “真的有女朋友啊?那你女朋友真贴心,这个羽绒服我好像是听人说过,叫什么大鹅是吧?好贵的。”

        张梁听到自家弟弟有了女朋友,这是挺高兴的,决定回去跟母亲说一下。

        母亲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也高兴。

        “恩,她一向是很贴心的。”

        想到陶韶诗前些天微信发来说收到香包的消息,估摸这就是对方的回礼吧?

        这两天村子里刚好在下大雪,雪都埋到人的脚腕了,村里不少孩子都在打雪仗,白燕庭也出去看了雪,在村子后面有几棵梅树,如今也已经含苞欲放,为这个冬日增添了不少色彩。

        “行嘞,那我就先走了啊,你最近也别出去了,路面滑,门口这里的雪我早上过来给你扫一下,你就别早早的起来了,年轻人多睡会儿。”

        张梁像是个大哥一样交代着,随后才离开了白家。

        虽然如今整个两层的小房子里面只有白燕庭一个人,可是他一点儿都不寂寞,村里老人的病症白燕庭都挨个开了药,都是一些不怎么昂贵的药物,让大家吃了也可以调养一下身体,冬日养身最是有必要了,毕竟对于老人来说,冬日是极其难熬的。

        这两三个月的时间,白燕庭的膏药就已经几乎贴满了村子里人的腿,不仅仅是老人,有些中年人也贴了风湿膏药。

        白燕庭给楼下也安装了空调,所以白日的时候有些家里不舍得开火的老人会过来蹭暖气,白燕庭也不在意,就让大家在家里聊天,他则是在药柜这边写方子,生活倒是十分的舒适。

        给陶韶诗发了微信表示了感谢,白燕庭也没有打电话,对于这个大方的老板,他倒是有几分无话可说。

        一月初,又下了两场雪之后,白家迎来了客人。

        来人是花晖和儿子花斐,另外带着两个伺候的人,花斐坐着轮椅,被人推进了白燕庭的房子里。

        “你来了,药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我们上楼吧。”

        楼下都是村里人,白燕庭也不觉得不放心,带着花斐他们上了楼,到了原本是书房的房间里,这房间如今有一张桌子,椅子,还有泡药浴的木桶。

        “我现在先给你针灸,然后再泡药浴。”

        白燕庭的话大家都乖乖听着,花晖赶忙把自家儿子抱到了床上,然后按照白燕庭的意思脱光了衣服,这会儿房间里面只剩下了三个人。

        白燕庭医者仁心,自然是对这画面习以为常,一点儿都不觉得尴尬。

        光着身子的花斐几乎是从脸红到了脚指头,虽然不冷,可是就是觉得说不出的尴尬。

        “你放轻松,你是来治病的,我是医生。”

        白燕庭看他还是如此的尴尬,想到了什么,却白父的房间里,在白父房间找到了他的白大褂,穿在了身上。

        这一次,花斐看到了穿着白大褂的白燕庭,顿时就不紧张了,开始接受针灸。

        一个小时的针灸之后,药汤也好了,把花斐泡进去,他虽然因为药水热而疼的龇牙咧嘴,可被父亲按着不能动弹。

        “阿斐啊,你要坚持住,只要坚持住,你的腿一定能好起来的!”

        看着泪汪汪的儿子,花晖也心疼,不过还是狠下心肠,只求儿子能好起来。

        花斐眼里含着泪,马上就要落下来,听到父亲的话,咬着牙青筋暴起。

        “对!我的腿一定会好起来的!我能忍!!!”

        一旁的白燕庭看着倒是也笑起来,给与父子两人决心。

        “你放心,只要按照我的做,你的腿一定能好起来的。”

        这下花家父子两人都十分的满意,对白燕庭百分百的信任,甚至为了儿子,花晖就这么住在了白家这里,在村子里租了一个房子,每天勤勤恳恳的过来针灸和泡澡。

        马上就到了来年三月份,村头的桃花都开了。

        坐在药汤里面的花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热度和疼痛,只是觉得忽然想去厕所,刚想喊父亲帮忙,结果只觉得右腿使劲儿的时候,左腿忽然也开始跟着使力,这久违的感觉立刻让他泪流满面,哭喊着朝着外面嚷嚷。

        “爸!!!我的左腿有知觉了!!我的左腿能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