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45章 神医赘婿

第45章 神医赘婿

        白燕庭想起张梁十几岁的时候带他们村里的小孩儿去下河那边抓鱼,最后被村里人追着打的情况,脸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几分怀念。

        走过来坐在了椅子上,看到了桌上的新饭盒,张梁帮忙打开,然后把筷子递给了白燕庭。

        “咋样?回来这几天还习惯吧?这几年我跟我媳妇经常过来打扫,有些家具旧了坏了我就修一下,但是当初白爷爷走的时候,就把家里的大件儿都送给村里人了,如今你回来,吃饭的事情也别担心,我妈让我每顿都送来,不然的话,你来我家吃也行。”

        都是一个村儿里面长大的,张梁好歹自称哥,这会儿对白燕庭是照顾有加。

        村子里别说是那些大人们喜欢白燕庭这个白白净净的小孩儿,以前的时候小孩子也是最喜欢跟白燕庭玩,因为白燕庭总是干干净净的,穿着白色的小衬衫,完全不像是村里的孩子。

        “实在是麻烦张姨了,这里被你们照顾的很好,不过之后我的生活你们不用担心,我打算留在家里半年时间,生活用品我已经都网购了。”

        白燕庭用筷子夹起饭盒里面的饭菜,荤素搭配的很好,一看就知道是精心准备过的。

        “这样啊,那也行,自己在家里也不赖,不过你这两年在外面是赚了大钱了啊,外面那车是奔驰吧?要上百万的,停在咱们村不少人都看呢。”

        张梁点点头,倒是知道白燕庭这孩子从小不愿意给人惹麻烦,随后朝着白燕庭眨眨眼,说起了外面停着的奔驰,他也有车,不过是面包车,跟这种豪车是不一样的。

        “恩,还好,买了好几年了,张哥你要是需要用的话,就随时用。”

        白燕庭掏掏口袋,将奔驰车的钥匙放在了桌上,张梁一看眼睛都直了,是无比心动的。

        他倒是想拿啊!可是这要是随便借了燕庭的车,他妈估计要打死他!

        赶忙摇摇头,张梁拒绝。

        “别了别了,我就是看着稀奇,一百多万呢,自己开的话我都紧张,以后吧,以后你要是出门啊,就带上我,让我享受一下坐豪车的待遇!”

        都是一个村的人,互相照顾是正常,不过就算是燕庭现在有钱了,村里可没想着占燕庭的便宜的。

        “也好,不过张哥要是有什么急事了,找我也可以。”

        白燕庭乖乖点头,然后继续吃饭,张梁就坐在一旁看着,十分稀奇。

        他想起小时候白燕庭吃饭就是十分的斯文,不像是他们,被骂饿死鬼投生,这孩子从小吃饭就好看的很,饭菜进了嘴里腮帮子鼓起来还是这么可爱。

        想到自己的儿子,那一到吃饭时间恨不得抱着锅吃,张梁就觉得心累无比。

        午饭吃完之后,张梁伸出手收拾饭盒。

        “这个我来洗吧,洗完了给你送回去。”

        吃了人家的饭,还让人家把碗筷拿回去,白燕庭有些不好意思,白净的脸颊上有些羞涩。

        这般窘迫的模样逗得张梁顿时笑起来。

        “阿庭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啊,不喜欢麻烦别人,可是咱都是一个村的,我妈是看着你长大的,我从小也是带着你玩,你这次回来,还能少你一口饭吃?这饭盒我铁定是要拿回去的,我妈晚上还等着用这个给你送饭呢,你要是有意见啊,就找我妈说去。”

        他打趣的看着白燕庭,然后收拾好了饭盒就走了,自家老妈对白燕庭的喜欢,他还是看得到的。

        张梁来的快走得快,让白燕庭坐在那里倒是心情愉悦了不少,曾经在村子里生活的这些时光,如潮水席卷而来,都是那些天真无忧的快乐。

        他想了想,起身开始去整理药柜,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学过中医,不仅仅是中医,可能西医也学过。

        但是他明明就读的大学专业是土木工程系。

        闻着空气里面的中药味,白燕庭开始将之前父亲留下来的一些中草药都收拾好,如今父亲不在了,他也没有当医生,没有医师资格证,是不能给人开药的。

        零零碎碎的药物这么一整理,就是一下午的时间,还有快递员上门送来了一些生活用品,都是网购的。

        晚上的时候,果不其然,张梁又来送饭了。

        白燕庭这次没有拒绝,乖乖的吃了饭,在张梁夸赞的目光中把盒饭重新递过去,张梁这才开心的离开。

        就算是如今白燕庭二十六岁了,可村里不少人还是把白燕庭当成了是小孩子看待,生怕这孩子回来之后在老房子里连口饭都吃不上。

        张家送饭的活计还是因为跟白燕庭家里距离比较近的缘故。

        夜色降临,村里人都开始陆陆续续的睡觉了,冬日的天色总是黑的比较早一些,大家也睡得比较早,白燕庭开了空调,在老房子里穿着毛衣脱鞋,倒是也不太冷。

        白父对于捡来的这个儿子是十分宠爱的,整个老楼里面,只有两个地方有空调,一个地方就是白燕庭的房间,另外一个地方是书房,也是白燕庭平时做作业的地方。

        白燕庭想起自己之前催着让白父房间也安装空调,结果白父说他年龄大了,夏天吹空调太冷,冬天的话,有电热毯也不冷,最终也没有安装上。

        躺在床上,白燕庭回想着白父对自己的疼爱,那个苍老的,从自己记事开始,就是满脸橘子皮的老人,他在他身上花费了所有的力气。

        这会儿有些失眠,白燕庭总觉得自己这个时间不应该只是睡觉,或许应该做点儿别的东西,但是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自己该做什么。

        他想到了很多东西,曾经的白父,还有学校的日子,还有陶家大小姐,以及现在自己的一套房子,还有自己的一些存款……

        这般想着,倒是觉得生活忽然有了奔头,心里舒坦了几分。

        房间内的温度很温暖,盖着薄被的白燕庭即将入眠,结果忽然听到了楼下疯狂的拍门声和叫喊声。

        “燕庭!燕庭你睡了么!!!”

        “燕庭!!!!”

        是一个上了年龄的中年女人喊声,让双眸紧闭的白燕庭一下子睁开眼,然后下一刻直接起身,来到了窗户这里,打开了窗户。

        “我没睡。”

        他朝着下面喊,太黑了,看不清下面是谁。

        “燕庭!你帮我看看我孙子吧,求求你了!你快帮我看看我孙子!!!”

        下面的人一听到白燕庭的声音,顿时变得有几分激动,声音中带着期盼的沙哑,看起来是十分紧张了。

        听到孩子,白燕庭一愣,就知道是出事情了,赶忙穿上了自己网络上买的加厚睡袍,就离开了卧室,从二楼来到了一楼,打开了房门。

        只见门外头站着的是两个女人,一个女人面色苍老,让白燕庭认出了她的身份。

        这是村子里的安姨,也算是年轻时候就手工伶俐的,白燕庭小时候的衣服可都是安姨帮忙做的,她身边站着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很陌生,应该是安姨的儿媳妇。

        “安姨,这是怎么了?”

        安姨一下子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赶忙拉住白燕庭的手。

        “燕庭,你快给我孙子看看,他脸红的不正常,之前的时候就有发烧,去医院看了之后,医院开了药说没事了,我们才回来的,结果今晚又是热得烫手,这孩子现在连哭都不哭了……”

        安姨说着,眼圈都红了,更咽起来,一旁的女人也是眼泪直流。

        白燕庭也将目光放在了那女人怀中的小孩儿身上,这小孩儿应该才不到一岁,看着眉毛都没怎么长明白,此时脸红的跟大红苹果一样,闭着眼睛,看着不是太好。

        “我来看看。”

        白燕庭赶紧对孩子进行检查,明明记得自己是学土木工程的,可是给孩子看病这件事情上,却颇有几分无师自通的模样,只是看了几眼,就知道孩子是怎么回事,然后扒开了孩子的眼睛和舌苔进行观察,孩子身上的温度极度不正常。

        一旁的安姨也是没了办法,她知道燕庭不是医生,可是好歹也是跟着老白学过的,况且这大冬天的晚上,她们家又没个男人,这会儿就算是去医院都找不到人帮忙,安姨带孩子过来,就是想让白燕庭帮忙看看,不行就帮忙送医院。

        她知道燕庭出息了,开着一辆小轿车回来的。

        “孩子现在烧的太严重了,必须要去医院,安姨,我去拿钥匙,咱们先把孩子送医院治疗,这不是普通的感冒,估计都已经是肺炎了,在家里是治不好的,您有拿户口本么?”

        去医院给孩子治病自然是要带着家伙的,安姨赶紧点头。

        “带了,该带的都带了!”

        一旁抱着孩子的小媳妇也是眼睛发亮,本来不明白为什么妈会找这么一个小年轻,可现在一听白燕庭的话,就知道妈才是那个聪明人。

        白燕庭也顾不上换衣服,直接拿了钥匙,带着安姨和她儿媳妇上了车,连夜开着车就朝着医院去了。

        他们村子虽然看着现在建设挺好的,但是实际上距离大医院也要最少半个小时的车程,眼看孩子烧的厉害,白燕庭几乎是车速提到了最快,二十分钟就到了医院,直接先把孩子送到了急诊科。

        急诊科这边是能够快速治疗的,因此医生在看到孩子情况之后,就赶紧进行了后续治疗,而白燕庭则是让安姨她们就待在那里看孩子,他跑前跑后的,把医院的手续都给办好了……

        医生确诊这孩子得了儿童肺炎,这是五岁以下儿童最容易死亡的病例,一般发病的时候就会有发热,拒食,烦躁,喘憋等迹象,有时候跟感冒发烧很相似,一些粗心的家长无法发现,就会造成死亡。

        几小时的治疗之后,小孩儿被专业的护士照顾了,医生跟这对婆媳普及肺炎的可怕性,补充道。

        “若不是这次你们送来的早,你们的孩子情况会更危险,他已经出现了憋喘迹象,不好好看着,就会喘不上气,最后无法呼吸,记得有发热症状不下的时候,一定要及时送医院,知道么?”

        安姨跟她儿媳妇听的后怕不已,赶忙连连点头。

        她们之前给孩子看过了,人家只是说发烧,当时打了点滴,烧退了就回家了,怎么都没想到,这发烧能变肺炎啊……

        等医生走了,安姨又是感激的拉着白燕庭的手。

        “阿庭啊,今天多亏了你了,不然我小孙子恐怕是……”

        她不敢把话说下去,只是憋回了眼泪。

        “姨多谢你今天送我跟我儿媳妇过来,等你叔和你哥回来了,我一定让他们登门致谢,这天也太晚了,不然我先给你找个地方先去睡会儿?”

        她们婆媳两人是睡不着的,可也不忍心白燕庭陪着,就想着给白燕庭找个酒店住下,还有让这孩子跑前跑后的忙碌,安姨又是感激又是难受的。

        “不用了,安姨,你们两个女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刚好我最近也没事,就守着这里,等明天看看情况,我再开车回家。”

        还是有些不放心两个女人,白燕庭这般温柔,让安姨又是红了眼。

        不过她最终也没拒绝,就这么在白燕庭的陪伴下,两个女人多少也有了主心骨,到了早上的时候,护士检查完孩子的情况之后,才让安姨儿媳妇喂奶,说孩子暂时没事了,就是需要继续住院一段时间。

        一句没事了,这才让安姨的心放了肚子。

        白燕庭白日的时候又帮忙买了不少小孩子吃的东西,奶粉啊纸尿裤之类的,安姨想给钱却被拒绝,搞得也没办法,最终只能受了白燕庭的好。

        确定之后只需要两人在医院陪着孩子之后,白燕庭这才离开了医院,重新回到了村里,他现在还不知道,未来的一段时间,他这个夜晚的所作所为,会被大家传播成什么样子。

        十几天之后,安姨带着儿媳妇和小孙子出院了,村子里面的流言也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