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20章 软饭凤凰男

第20章 软饭凤凰男

        一瞬间,张柔被噎的说不出来话,只能眼中含泪的看着众人,仿佛是被欺负了一般。

        白父更是一瞬间就护在了张柔的面前,面色凝重的看向眼前的妻子和儿子,警惕道。

        “老婆,燕庭,我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是我不对,但是你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现在柔柔都进了医院,你们总该是消气了吧?别再为难柔柔了好吗?”

        一想到自己的女人怀了自己的儿子,白父心中是无限的慈爱,用期待的目光看向白燕庭。

        “燕庭啊,你是我最宠爱的儿子,如今爸爸虽然犯了错,可柔柔肚子里的孩子,也是爸爸的儿子,是你的亲弟弟啊!”

        白父认为在这个时候,只有同是是男人的儿子能够理解自己,毕竟自己只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他前面的几十年对妻子都是极好的,现在不过是为了追求自己的爱情而已,又有什么错误?

        当年父母包办婚姻,本来就是错的,现在他不过是改正这个错误而已!

        ……

        白燕庭面无表情的看着白父,深觉一个人无耻的时候样子真的看着有些辣眼睛,在白父期待的眼神里,终于开了口。

        “爸,你跟我妈生的孩子才是我的弟弟妹妹,你跟外面女人生的孩子,那叫私生子,我可没有认私生子当弟弟的习惯,这件事情,您打算怎么处理?”

        既然张柔已经怀孕了,那么这件事情就不能继续拖下去了,白燕庭打算直接解决这件事情。

        白母听到儿子的话,也看向丈夫,两人在一起多年,可白母还是第一次见丈夫如此维护另外一个女人。

        “柔柔怀了我的孩子,肯定是生下来!这个孩子一定是要的。”

        这话是理所应当的,白父如今老当益壮,都能让年轻小姑娘怀孕了,他自然是志得意满,恨不得跟全天下分享这个好消息,哪能把孩子给弄没了?

        “你敢!!!”白母一听这话,顿时气得不行,直接冲上去朝着白父的头上就开始了疯狂输出。

        砰砰砰几下,白父没来得及反应,被白母打个正着,头上的疼痛让白父刚想回头打白母,两人已经被白燕庭和沈望舒拉开了,白燕庭和沈望舒护在白母面前,挡住了白父想揍白母的动作。

        脸上头上都有些生疼,白父又怒又气,隔着白燕庭朝着自己多年的老妻吼道。

        “王桂花!之前你打我是我让着你!哪见过你这样的女人?在自家男人头上放肆的?我告诉你!柔柔的孩子一定是要的,你看得惯也行,看不惯也行,孩子生了也没让你带,你激动什么?”

        多年压抑的脾气此刻爆发出来,为了爱情,为了张柔肚子里的孩子,白父还是第一次冲着白母发火儿。

        白母被丈夫如此训斥,也不管脸上面子问题了,又想要冲过去打架,被沈望舒狠狠的抱住,赶紧朝着丈夫眨眼睛。

        白燕庭也赶忙拽住白母的手,扭头就不客气的跟白父说道。

        “爸,我不管张柔这个孩子到底是否要留下来,可是您现在跟妈是住在我家里的,张柔之前是被妈带到我家里,她现在在我家里,在我妈眼皮子底下跟您勾搭上了,您说要孩子就要孩子,您打算怎么养这个孩子?还打算住在我家里么?我告诉您,从今天开始,我是不会让张柔回我家的,当初妈说想过来看我,你们才住在了我家,现在闹成这样,您难不成还打算让我跟望舒帮您养着这个小三跟孩子?”

        他这话几乎是把白父的脸皮往地上踩,让白父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要说白父白母这些年养育三个孩子长大,老大没出息,娶老婆生孩子做生意都靠着家里帮衬,老二是个女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们自然是靠不得。只有这小儿子白燕庭是个出息的,上学那会儿考上了顶顶好的医科大学,在学校里面认识了小儿媳妇沈望舒,儿媳妇家里是有钱的,后来小儿子找工作结婚,都不用白父白母操心,甚至后来结婚之后,还能每年孝顺他们夫妻不少钱,帮着老大做事业。

        一直以来,白父无论是在老家还是在如今的魔都,都是以自己这个小儿子为傲的,觉得有这么一个小儿子,是他人生中最骄傲的事情。

        可现在,这个小儿子给自己脸色看,让白父心里有了几分怒意。

        “白燕庭!是谁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到这么大的?是谁供着你上学的?现在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就不认我这个亲爹了是吧?我住你的房子你也不愿意了?打算把我这个亲爹赶出家门去?还是不认我这个亲爹了?”

        一下子把不孝顺的名头扔在了白燕庭的脑门上,很多老一辈的人就是这样,拿着孝道压着孩子,让孩子在任何事情上妥协。

        “我呸!!!孩子是你拉扯大的?那还不是我整天偷偷去捡石头赚钱养大的?当初燕庭说要上医科大学,你一看上完五年又三年,非说让上普通大学,要不是我偷偷给孩子攒了学费,你现在能享燕庭的福?”

        白母被白父的无耻震惊了,顿时就是一连串的输出。

        她说的倒是也没错,白父一直以来工资很低,养着三个孩子其实都不够,更别说白燕庭上医科大学了,当初白母为了白燕庭的学费整日晚上偷偷去捡铝石,就是一种值钱的石头,捡够了就卖给人家,一次几百块几百块的,才有了白燕庭的学费。

        她虽然有些时候无理取闹,而且还喜欢刁难人,可在对两个儿子上,是真的付出了所有。

        “……”白父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白燕庭的记忆也是席卷而来,他想到了村里那铝石,所谓铝石本来是在石头底下的,挖矿的将这铝石挖出来之后卖出去,村外有一条路,有些颠簸,大车走过去的时候,铝石会被颠簸下来,白母就是在那里成年累月的捡石头。

        那个时候国家不让挖矿,大家就偷偷的运,晚上铝石掉下来的更多,白母就整夜整夜的守着,就为了捡几块儿石头让白燕庭有学费和生活费。

        想到这里,白燕庭心里也有几分说不出的酸涩,进入这个既得利益者的身体,他讨厌白母的贪得无厌和无知,却也明白白母这些年的煎熬,她只是用了错误的方式想对儿子好。

        这个世界本就是充满了黑白交织,没有人是足够的善良,也没有人是全然的坏。

        “爸,我承认你跟妈养育了我,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就能够包容你的错误,你现在背着妈出轨,已经伤害到了妈,现在还想要这个孩子,这更加让我妈难过,天太晚了,我先带妈回家休息了,您自己守着张柔吧,家里的小区物业和门禁我会通知的,您先在外面冷静下吧。”

        再说什么也没用了,白燕庭知道,继续下去,不过是无望的争吵而已,倒是不如回去问问白母的意思,眼看白父这是铁了心的要跟张柔好了。

        沈望舒扶着白母,也觉得这个时候不该去讨论这些后续的问题,免得在这样的场合吵起来,到时候大家都弄得狼狈不堪。

        “哼!你有种就别回来!”

        白母放下狠话,心里倒是有些高兴,虽然眼圈红红,可实际上,却是知道小儿子站在了自己这边,放下了心来。

        她朝着门口走去,沈望舒在她身旁,白燕庭也跟了上去。

        从头到尾,他们三个甚至不想跟作为第三者的张柔说话,让坐在病床上的张柔脸色难看极了。

        仿佛一下子被妻子和儿子共同抛弃的白父,先是愣住,在妻子和儿子还没走出门去的时候,没忍住说道。

        “燕庭,我是犯了错,可是我是你爸啊,我跟你妈妈之间早就没有了感情,我只是遵从了我的心,追逐了爱情而已,只有跟张柔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够感觉到爱情,你作为一个男人,就不能理解一下我的爱情么?”

        这样酸唧唧的话从白父口中说出,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要知道,从白燕庭的记忆中看,从小到大,白父总是不善言辞的,更不会跟白母说什么软和话,更别提这样的情啊爱啊之类的。

        如今老了老了,倒是要追求自己的真爱了。

        走到门口的三人被这样的话雷的不轻,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在抗议,都在诉说着这话的肉麻至极。

        白燕庭转过头来,看着白父,眼神无奈。

        白母心里犯着恶心,也转过头来,只觉得不认识眼前的丈夫了。

        沈望舒则是目光复杂的看着白父,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生活有一天比电视剧还要精彩,此时张张嘴,总觉得自己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不该说。

        这下白母又看到小儿媳妇欲言又止的模样了,直接动动胳膊。

        “有啥说啥!”

        她这话让白燕庭看向自家妻子,眼神发亮,总觉得妻子又要说出什么好玩的话。

        张柔和白父脸色突变,想起沈望舒噎人的那些话,恨不得把耳朵给捂住。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沈望舒咽下自己的尴尬,说道。

        “那个……”

        “爸,您跟张柔这行为它不叫爱情啊,你们这叫偷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