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超级学神[快穿]在线阅读 - 第19章 软饭凤凰男

第19章 软饭凤凰男

        本该宽阔明朗的客房里面此时有些拥挤,床上两个人没来得及穿衣服,床下头发花白的女人在痛骂,还有一对小夫妻互相抱紧了自己。

        白母看着自己那老掉牙,头发都快白光了的老头子,此时听到了儿媳妇的话之后,直接朝着床上就是一口吐沫星子喷了出去。

        “你个死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还找刺激,是怕死得不够快是么?要不要再刺激刺激,我直接把你给送到停尸间刺激去?”

        别看白母这么多年都修身养性,孩子大了之后极少骂人,可她当年也是在村子里骂人能排得上名号的。

        在被窝里面的白父被骂的面红耳赤,想反驳妻子,可考虑到站在那里的小儿子和小儿媳妇,只觉得自己的脸皮被扒光了一样,此时脖子里都青筋暴起。

        张柔也吓蒙了,她脸上也是满是红色,不过是羞耻的,此时被白父咒骂,心里本来很害怕,可随后在察觉到了白燕庭跟沈望舒的目光之后,竟然脑子里灵光一闪。

        是啊,她跟了白父图什么?图对方老么?还是图对方不洗澡?

        就算是白父有钱,可白父现在一只脚踏在了棺材里面,那些钱也都是儿子孝顺的,没多久就花光了,自己最后还要被人骂不要脸,这是图什么?

        这般一想,张柔下一刻,竟然是直接掀开了被子,然后捂住自己的身体就从床上一下子滚到了地上!

        这白花花的一片,让沈望舒本能的赶紧捂住了自家老公的眼睛,随后也捂住了自己的,接着打开了一条缝。

        只见张柔滚下床之后,竟然直接趴到了白母的脚底下,抱住了白母的腿。

        “白阿姨,这一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是白叔叔强迫的我,他说我要是不跟他在一起,他就把我赶走,我真的不想离开魔都……”

        她说着,眼圈一红,眼泪就落了下来,这委屈的小模样,估计谁看了都心软。

        只可惜白母吃的盐比她吃过的米还多,这会儿被张柔抱住了腿,只觉得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恶心的要命,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狠狠道。

        “你个小贱人!给老娘滚!他强迫你?你要是不开房门,他是能从你门缝里爬进来么?”

        这一下直接把张柔踹到在地,让张柔顿时发出了痛呼声。

        本来缩在床上的白父一听到张柔的痛呼,这下也顾不得面子了,直接下了床,赶紧拿着床边的毛巾把张柔裹在了怀里抱着,怒视自家妻子。

        “桂花!柔柔说的没错,是我喜欢她,强迫她,跟她没有关系,你要是想打骂,你就打我,你就骂我,别对柔柔动手,她这么一个娇嫩的女孩子,怎么能受得了你这样的侮辱?我们两个人是娃娃亲,结婚这些年我们两个人早就已经没有了感情,在遇到柔柔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爱情,你要怪,就怪我先动了心,柔柔只是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儿,她能有什么坏心思?”

        身体的衰败让这个男人在年轻女孩子身上找到了存在感,认为张柔就是爱他的灵魂,不在乎他苍老的身躯还有容颜,说出来的话恶心的要命。

        白母被这样无耻的话震惊了,一时之间到了嘴边的咒骂竟然是说不出口,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捂着丈夫白燕庭的眼睛,给自己留了一条缝隙看热闹的沈望舒此时悟了,看向自家公公,然后没忍住又对自家婆婆说道。

        “是啊婆婆,张柔她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她就是喜欢跟爸这样的老男人睡觉而已。”

        这话一出,白燕庭被捂着眼睛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然后伸出手摸着自家老婆的手,只觉得好笑极了。

        张柔的真面目被沈望舒点破,白母鸡皮疙瘩终于消失,看着在地上‘相依为命’,害怕自己‘棒打鸳鸯’的自家老头子和张柔,冷笑一声。

        “呵!是啊,张柔能有什么坏心思啊?她不就是喜欢跟你这样的老男人睡觉么?为了这个小贱人你没少吃药吧?小心点儿啊,可别把自己吃到医院里面去,死老头子,我是跟你没多少感情,可你是我王桂花的老公,不是这个小贱人的!这小贱人是小三,被我打死也活该!”

        她说着,又朝着两人冲了上去,直接踩着脱鞋就踢了过去,白父赶紧保护张柔,把张柔抱在了怀里,然后白母的脚一下子就落在了白父的脸上,砰的一声,白父抱着张柔倒在了地上。

        也幸亏是有毛巾卷着,不然张柔又要走光一次。

        她本来还想让白母同情她,可没想到白母如此是非不分,于是只能够可怜兮兮躲在了白父的怀里,白父被打倒的时候,她还没忍住去看白燕庭,只可惜,站在那里的白燕庭完全看不到眼前的风景。

        他站在那里,眼睛被妻子沈望舒捂着,他自己还乐呵呵的抚摸妻子的手,似乎完全不想管这个事情。

        “我叫你找小三!我叫你为老不尊!”

        “你个死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睡人家小姑娘!你咋不上天呢!”

        “死老头子,我今天就算是打死你,村里人也不会说什么,要是村里人知道你做下的这烂事,你们白家的面子都给丢光了!”

        白母最终直接脱了脱鞋,拿着脱鞋就往白父脑壳上身上打,一边打一边咒骂,可以说是非常犀利了。

        沈望舒看的眼睛发光,想起燕燕姐说自家老公之前打燕燕姐的前夫,是不是也像是妈这样厉害?

        白父自认为自己做错了事情,也没胆量去反驳,护着张柔不让白母打到,在看到白母故意把脱鞋打到张柔头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夺过白母的妥协,怒斥道。

        “够了吧你!王桂花!就算是我做错了事情,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用得着欺负小姑娘么?闹成这样你心里就好受了?”

        本来白父任由白母殴打也就算了,关键是此时此刻白父还理直气壮的说话,这下把白母刺激的更生气了!

        她毫不犹豫的一脚狠狠的踹倒了张柔的身上……

        这或许就是遗传吧,白燕庭就是这么踹黄辉的。

        白父就算是抱着张柔,也不可能护住张柔的所有地方,因此此时此刻,白母这如同被德国足球队员附身一般的一脚,直接就踹在了张柔的肚子上。

        “啊!!!”

        张柔痛的一下子发出了痛呼,随后捂住了肚子,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只觉得肚子瞬间难受的不行,绞痛的感觉从肚子一下子传来,让她眼睛都红了,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这委屈兮兮的模样,白母才看不到,还鄙夷的看着白父。

        “怎么着?我就是打这个小三了!你这个死老头子为老不尊,张柔也是个犯贱的!这大城市外面好好的小伙子多了去了,她看上你这个又老又废物的老头子?你长得丑倒是想得挺美的!!!”

        这些年白母对白父不是没看法,当年两人结婚是因为娃娃亲,结婚之前可没见过面,后来嫁给了白父之后,白父除了闷头干活儿之外,家里事情都不管,三个孩子都是白母拉扯长大,对于白父,白母早就积怨颇深。

        白父被张柔的痛呼声心疼的不行,搂着张柔满眼的担忧和关怀,顾不上听白母的咒骂,紧紧的搂着张柔。

        “柔柔,你没事吧?疼不疼啊?跟爸爸说是哪里疼?”

        这是从未听过的,白父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低沉又着急的声音还听起来真有那么几分说不出的担忧。

        “哦豁~”沈望舒看着这一切,再听到这称呼,又忍不住发出感叹词。

        白母这下没忍住,直接扭头看向自家小儿媳。

        “想说什么就说!别给这死老头子脸!”

        刚刚小儿媳妇沈望舒的几句话,简直是深得白母喜欢,觉得自家小儿媳别看一句脏话没有,这说出来的话却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

        沈望舒尴尬一笑,依旧没有放开捂着丈夫眼睛的手,还感觉到了丈夫轻轻的摩挲,有些痒痒的。

        “张柔能有什么坏心思,她只是想要个爸爸?”

        不是很确定的说出这句话,这下不止是白燕庭笑了,直接把气头上的白母都给逗笑了!

        白母是越看这个小儿媳妇越顺眼,再扭头看向自家老头子,带着讽刺。

        “死老头子!你都能给张柔当爹了,跟张柔混在一起也不害臊!”

        她全方面的攻击着白父,站在道德制高点谴责这个男人,虽然被背叛的时候那一瞬间很震惊痛苦,可是现在,却只觉得骂的爽快。

        白父气的浑身颤抖,可是一想到自己必须要保护张柔,不让张柔被凶悍的妻子伤害,只能够忍气吞声,不能反抗。

        张柔肚子疼得要命,捂着肚子顾不上听白母的谩骂,结果没一会儿,就感觉到了肚子里绞痛的厉害,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然后竟然是沾染了那白色的毛巾。

        是血,红色的血液沾染了白色的毛巾之后格外的明显,让抱着张柔的白父顿时紧张不已。

        “柔柔,你怎么出血了?你没事吧?”

        他不知所措,随后赶忙抬头恳求的看向儿子,焦急不已。

        “燕庭,燕庭你快过来看看,柔柔她流血了!!!”

        这样忽然发生的一幕谁也没想到,白母看着张柔身下的血,也愣住了,一时之间有些慌乱,倒是沈望舒十分的镇定,看向自家公公。

        “爸,我这就打120,你先跟张柔穿好衣服,我老公是外科医生,不会看孕妇。”

        只是一眼,沈望舒就看出张柔这血迹像是怀孕的血迹,想到白母刚刚那一脚,随后直接推了白燕庭一把,让白燕庭转过身去。

        “你先出去,我带妈出去。”

        白燕庭虽然看不到,可是也听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朝着门外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而沈望舒则是赶紧拿出了手机,接着迅速打了120,报了一下家里的地址之后,走到了白母身边,挽住了白母的胳膊。

        “妈,我已经找了救护车了,我们先出去,让他们穿上衣服。”

        此时此刻,沈望舒的镇定让慌乱无比的白母好像是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一下,拉住了沈望舒的手,点点头。

        “好,我、我先出去……”

        她几乎是贴在了沈望舒的身上,而沈望舒则是扭头看向自己的公公。

        “爸,你赶紧跟张柔穿好衣服吧,等会儿救护车就来了。”

        她打的是这里最近的医院,恐怕不到十分钟救护车就来小区里面了。

        说完话,沈望舒扶着双腿有些发软的白母走出门去,门外白燕庭正等着,看到白母脸色发白之后,也明白白母的害怕,伸出手扶住白母。

        “妈,你不要担心,张柔出任何的事情都是她自作自受,跟你没关系。”

        他安抚着白母,也有些不可思议,没想到自己没回家了两个多月,张柔不仅仅是跟父亲勾搭上了,而且还怀孕了。

        白母吓得脸色苍白,另外一只手也赶紧拉住儿子,眼里带着几分紧张和慌乱。

        “她、她不会出事吧?”

        如果只是怀孕流产的话,那还没事,如果是其他的病症,白母倒是有些害怕。

        “有我跟望舒在,没事的。”

        白燕庭十分的冷静,随后交代妻子。

        “望舒,等会儿你在家里陪着妈,我跟爸去医院。”

        这事情谁知道是什么结果,白燕庭也没想到,抓奸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沈望舒点头,原本的看热闹心思已经没了,此时倒是理解白母的害怕,想着等会儿好好宽慰一下白母。

        “不行,这事情你跟望舒不能插手,我也去医院,省的那老头子为难你们。”

        白母自然是知道小儿子跟儿媳妇的维护,可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一旦不去医院,白父肯定会为难儿子,还会迁怒儿媳妇,为了孩子,白母觉得自己也要去。

        她如此严肃的这般说,白燕庭也没办法,只能够让沈望舒陪着白母换了衣服,他还穿着下班时候的那件衣服呢,倒是省的换了。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救护车呜咽的声音在楼下传来,白燕庭和沈望舒扶着白母,白父已经抱着张柔出来了,身上还包着一个毯子,十分护着张柔。

        白母就算是对白父没有爱情,可此时看到属于自己的丈夫小心翼翼的抱着另外一个女人,心中也没来由的酸涩起来,瞬间身子有些发抖。

        医护人员很快来了,白父将张柔放在了医疗担架上,担忧的跟了上去,随后以张柔家属的身份坐在了救护车上。

        一般来说,救护车上是只有一个病人家属陪护的,所以白燕庭直接开了车,带着沈望舒和白母一起跟着去了医院。

        白母和沈望舒都没有说话,只是这两个曾经假面亲密的女人此时却仿佛心贴在了一起,白母拉着沈望舒的手不放开,脸色惨淡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望舒有些担心,第一次觉得,这次丈夫的想法,似乎有些刺激到母亲了。

        她有些时候,很讨厌白母,因为白母每次来总是偷偷的催着她生孩子,甚至还带来了张柔勾引她的丈夫,让沈望舒想到白母心里就烦躁。

        可有些时候想到白母,沈望舒又觉得丈夫是白母好不容易养大的,她做儿媳妇的,把她儿子抢走了,也不该对她那么烦闷。

        人的感情就是如此的变幻无常,不一定是全然的喜欢和厌恶,有些时候这些东西就是交织在一起才变成了对一个人的看法。

        沈望舒这会儿作为一个女人,是同情白母的。

        开车的时候,白燕庭偶尔会透过后视镜看一眼后面,他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想到了因果轮回。

        是否天道也必须遵守因果轮回?

        他在原本的世界逆天修行,被天道所不容,而来到了这个和平的世界,看到了这个身体本来应该发生的一切。张柔的来到是因为白母,白母让张柔毁掉了沈望舒的婚姻和感情,夺走了沈望舒的丈夫,而这一次,张柔毁掉了白母的婚姻,夺走了她的丈夫。

        世间万物皆是如此,一饮一啄,皆是定数。

        去医院的路程很短,又是晚上了,路上都没什么人,十分钟不到,白燕庭的车子就停到了医院的停车场里面,然后询问护士刚刚送进来的病人之后,这才十分复杂的走向了仁爱医院的六楼。

        仁爱医院六楼——妇产科。

        没错,就如同沈望舒一眼看穿的结果一样,张柔怀孕了。

        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就有护士对张柔先进行了检查,确定了张柔是怀孕,然后流血是因为可能受到刺激,至于具体结果,那需要详细检查。

        路上的时候白燕庭故意慢了一些,所以救护车早就已经到了医院,到了六楼的妇产科,白母脸上面无表情,沈望舒也是冷着脸,三人打听了情况之后,才走向了病房那边。

        刚好病房医生出来了,被白燕庭拦住。

        “你好医生,请问里面的病人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看三人的模样,以为是里面张柔的家属,回答道。

        “孕妇腹部造成击打,心情紧张导致假性流产,不过我们已经处理了,孩子没问题,只要之后多多注意就行了。”

        这样的答案很明显,没有让三人高兴,他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了白母三人站在外面。

        没有人会想到,白父竟然还能让女人怀孕,而且还是这么短的时间内怀孕,现在张柔的问题就显得棘手起来,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

        白父很在乎张柔。

        也不能说白父被张柔欺骗,只能说,白父太怀念那种从张柔身上寻找青春的感觉了。

        就在三人沉默不语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了,白父激动的从里面出来。

        他的脸上满是为父的喜悦,看到了眼前的儿子之后,几乎是高兴的声音都变了调子。

        “燕庭,我要有孩子了,你要有弟弟妹妹了!”

        他完全看不到白母这个跟他相依为命多年的妻子,只想跟儿子分享这个好消息,当然,还是希望以后自己的孩子出生了,这个有出息的儿子多多照顾一下最好了。

        “除了我大哥和我姐,我可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

        白燕庭朝着白父泼了一盆冷水,让白父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那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兄弟姐妹……”

        白父脸色难看的继续想要说服白燕庭,白母却已经冷静了下来,一把站到了儿子面前,维护儿子。

        “你放你娘的屁!你跟外面的狗怀的狗儿子,能给我燕庭当兄弟姐妹?你个不知羞的老家伙!你把那孩子生下来是当爹啊还是当人家爷爷啊!”

        战斗力重新续航,白母这话说的扎心无比,白父被怼的无言以对,只能闷闷道。

        “我不跟你说话,我跟燕庭说话呢,燕庭是我儿子。”

        他还想为没出生的孩子找个庇佑,结果被一旁站着的沈望舒打断。

        “爸,张柔在里面吧?她怎么样了?”

        一提到张柔的身体,白父这才收敛了自己的打算,露出一个温情的笑容。

        “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好好养胎就行了。”

        一想到自己如今都这把年龄了,还能有个孩子,果然是老当益壮,白父就感觉自己的身姿更挺拔了。

        “这样啊,那我们进去看看吧,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沈望舒哪能不明白自家公公的意思,此时三言两语就把白父给忽悠了,顾不上让白燕庭多照顾没出生的孩子,还以为自家儿媳妇理解自己,赶忙开了病房的门,让儿子儿媳妇进来。

        白母也跟着进来了,她依旧很生气,不过知道张柔不是生病,是怀孕之后,倒是心下没那么害怕了,就是恶心难受。

        躺在病床上的张柔脸色苍白,看到白母跟白燕庭他们进来之后,顿时露出委屈的神色,率先开口。

        “对不起,白阿姨,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要留在魔都,想要在这个家里有一个小小的角落就好……”

        这般娇弱做作的恳求,让白母面无表情,白燕庭翻了一个白眼,沈望舒更是直接怼回去。

        “所以你就偷偷怀孕,打算惊艳我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