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58章

第158章

        因为宁桃这是上头赐的婚,所以成亲第二日得进宫谢恩。

        两人都穿得挺喜庆的。

        出门时,他还很细心地扶了一把史青凝怕她腿脚不方便给滑倒了。

        冰月在后头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这还差不多。”

        史青凝一听这个,一张脸立马红了柿子。

        宁桃只当没听见,扶着她上了马车,和秦先生他们告了别,这才上了车。

        车里就两人,宁桃憋了一会道:“那个,要是我晚上我不小心压到你了,你可以提醒我一下……”

        史青凝红着脸应了一声。

        垂头摆弄着腰间的玉佩。

        宁桃见她不说话,给她倒了杯水,史青凝捧着给喝完了,又拿了两块点心,她也给吃完了,结果还是不说话,垂着头继续摆弄玉佩。

        “……”宁桃:“我那里有药酒,你哪里疼,我回去帮你擦,我手艺还不错,干爹最喜欢我给他捏肩了。”

        史青凝摇头道:“没有,我很好。”

        宁桃:“……”

        明明要哭了好吧。

        想到此,他又给她递了块点心。

        史青凝:“……”

        双方一对眼,史青凝叹了口气道:“相公,相公就没什么话想问我?”

        宁桃想了想道:“要不晚上我睡前头去,我这个人睡相一直不好。”

        兴许是因为缺乏安全感的感觉,晚上睡觉的时候,总喜欢盘个枕头,昨天晚上没好意思把枕头拿来,不知不觉就把史青凝当枕头给盘了。

        史青凝摇头。

        她一直想跟他说,但又没什么机会开口。

        每次两人见面,也就勿勿几句。

        史青凝昨天琢磨了一晚上,趁着车里只有两人,便把上次她进宫,探望皇后时听到的给抖了出来。

        那时候宁桃还没去北余。

        皇后运气好,和皇帝一成亲第二个月便诊出了喜脉。

        作为现在硕果仅存的几个至亲,史青凝便与两位嫂嫂一道进宫了。

        中途她有些闹肚子,便出去了一会,就听见赶来的皇帝与一个身长削瘦的男子说话。

        男子说北余那边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

        小皇帝道:“盯紧点别出了什么岔子,挽江那边的事情也多留意。”

        史青凝虽然不懂朝上的弯弯绕绕,可也不是什么未见过世面的,回头仔细了琢磨了几日,宁桃就被分到了北余。

        再加上当时小皇帝的表情和语气。

        她隐隐觉得不妙,便托了梁姽帮忙带信。

        结果,宁桃却并未与梁姽直接接触,回来可把梁姽给气坏了。

        说起这事,宁桃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回头我跟四嫂道个歉。”

        史青凝点头,“后来,我又从旁的方面打听了一些消息,所以,以后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能接受,我也会支持你的。”

        宁桃心头一暖。

        下意识的又摸了块点心递给她。

        史青凝又好气又好笑,“吃不下了。”

        宁桃伸手便把点心丢进了嘴里,笑道:“味道还不错。”

        其实他也想过,小皇帝为什么突然开始针对他,好像这事是是从他与惠公公接触过后开始的。

        所以,宁桃决定回去与惠公公好好聊一下。

        到底有什么事情他是不了解的。

        两人进宫先见的太皇太后。

        钱家的事因为宁桃现在闹得满城风雨,太皇太后直接以身体不舒服不为由把两人给打发了。

        不过却在皇后那边待了小半个时辰。

        皇后那里除了皇后,还有几个后宫的妃子。

        宁桃看得暗暗咋舌。

        他那个弟子,居然年纪轻轻就左拥右抱了,而且他扫了两眼,清晰的看到,除了皇后快生了,还有一位珍贵人怀了龙嗣。

        从皇后那儿出来,两人又去了皇帝那儿。

        宁桃远远看到小皇帝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听人说他们两人过来了,这才提着袍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史青凝忍不住乐了,“敏儿还跟小时候一样。”

        宁桃奇怪道:“小时候怎么了?”

        “每次知道我去找他玩时,他都习惯在门外等……”

        宁桃道:“确实,现在还喊我先生。”

        嘴上像抹了蜜,心里扎着一把,简直了!!

        史青凝目光一黯,摇头道:“其实还是变了。”

        经历的事情那么多,现在又坐在这个位置上,怎么可能初心不改。

        两人谢了恩,小皇帝非留两人一道用午膳。

        饭菜上桌,宁桃发现全是小武给他打听来的,史青凝喜欢吃的东西。

        饭毕,小皇帝不知道从拿儿弄来了几个玉手钏,非让史青凝挑两个。

        史青凝看向宁桃:“相公觉得哪个好看。”

        宁桃除了看出哪个更值钱之外,余下的没什么特别的要令,不过配上史青凝那双细软的手,他感觉粗有粗的好,细有细的好,而且她皮肤白,什么颜色的都不显得沉闷。

        于是,便老实回答:“看起来都很好看。”

        小皇帝挑了一只粉紫色的,里面还带有淡淡的棉絮,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好像棉絮会飘动似的。

        “小姨试试这个,敏儿给您戴上。”

        说着爪子就已然伸了过来,史青凝忙接过他手里的镯子,笑道:“多谢圣上,臣妇可以自己来。”

        说着便套到了手上。

        不管是口径,还是粗细都挺合适。

        宁桃再仔细一瞧,好么,这些口径似乎都是差不了多少。

        “好看!”

        小皇帝眼里有光,连声道:“好看,真的很适合小姨。”

        宁桃道:“圣上的眼光真好!”

        史青凝道:“多谢圣上,臣妇很喜欢。”

        “小姨与敏儿还客气什么。”

        说罢,他让人把余下的全给装了起来,要一并给史青凝带回去。

        宁桃头皮一炸,这熊孩子几个意思?

        当他死的买不起镯子还是咋的。

        史青凝连忙阻止,“这可怎么行,圣上可有把这些东西送给皇后和宫里的几位贵人了。”

        小皇帝不置可否,“她们手那么粗戴不上。”

        宁桃:“……”

        小皇帝给了史青凝东西,还给了宁桃一大堆,说是什么从哪里弄来的书籍之类的。

        还有一些笔墨纸砚,都是上等的。

        一口一个先生叫得特别的亲热。

        宁桃满头黑线,你想砸死我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我是你先生了。

        _<

        出了宫,宁桃望着赏赐下来的一大堆东西,一时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挥了挥手,让人全送到库里去。

        史青凝也将镯子给褪了下来交给冰月收好。

        宁桃见她已经换了身轻便的衣裳,便道:“你没别的事了吧。”

        史青凝摇头。

        宁家连个正经的长辈都没有,所以,今日的认亲就由秦先生和王大太太主持。

        一个是干爹,一个是舅母。

        规矩和礼数都有了,再加上大部分都是平辈,认得就特别轻松。

        完事后大家一起吃个饭,如今把礼物和赏赐都归入库里,今日的事情就完了。

        史青凝道:“应该没有了,明日回门的礼干爹和大舅母已经备好了,只等着明日带过去了。”

        宁桃道:“那就好,咱们出去一趟。”

        424、后路

        宁桃说要出门,史青凝也没多问,就跟着他一道走了。

        丫环小厮都没带,就一个家里的老车夫。

        史青凝还以为他要带她去吃东西,毕竟认识这么以后,宁桃送的最多的也就是吃食,什么点心、零嘴,偶尔还会觉得哪家的硬菜好吃,差人给她送一锅去。

        最为搞笑的是,今天她生辰,他去了北余,还特意告诉掌柜到了那日准备一桌菜给她送过去。

        史四当时吃着菜还忍不住吐槽道:“味道是还不错,就是他总送吃的……”

        史青凝还想着他这是要去哪家吃。

        结果,宁桃让车夫在银楼前停了下来。

        两人进了银楼,宁桃直接让对方把最贵最好看的镯子给拿出来。

        别管是金的银的还是玉的。

        史青凝大概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也没客气,挑了件碧玉的。

        刚好和小皇帝送她的那几个把颜色差开。

        宁桃又想了想,史家现在四个媳妇,他本来想给梁姽道谢+道歉的,一想得了,每个嫂子买了一副耳环吧。

        再加上史家的大房和二房的侄子、侄女,又每人买了件礼物。

        一结算,宁桃都有点头皮发麻。

        女人的钱可真好赚呀,一下子花出去了大两千。

        宁桃本来想喊小武付钱,结果嘴巴一张开,才想起小武没来。

        最后写了个条子让人去家里要钱子。

        这下子好了,本来还想买完东西多少在街上逛一会,这会的糖炒栗子特别好吃,还有最近很流行的烤蜜薯,现在在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只得能打道回府了。

        所以,宁桃第二日出门时特意带了小武,把想吃的零嘴全给买了下来。

        史四见史青凝手里抱着糖炒栗子时,忍不住直抽嘴角。

        将人拉到一旁,小声道:“你家桃子,是不是除了吃的,就不会买别的了?”

        史青凝把袖子撸开,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腕,腕子上戴了一只晶莹的玉镯子,微微笑道:“瞧见没,昨日送我的。”

        史四哦了一声没答话。

        史青凝奇怪道:“怎么了?”

        “没事,谁叫咱没钱呢。”

        史青凝更奇怪,推了他好几次,史四才道,前几日和梁姽一道去银楼逛时,梁姽瞧上一个玉镯子,成色和史青凝手上的差不多。

        可是一问价格要小一千两。

        史四穷啊,他娘在的时候,他每个月五两银子都花得见底了,还得他娘贴补一二。

        后来他娘每了,他更是捉襟见肘。

        如今成亲了,月例是长了,但并没有长多少,在家守孝了三年,是存了点银子,可后来孝期一过,他立马反弹了。

        和好友聚会啊,买小玩意偶尔给梁姽送过去呀。

        这下子好了,库存日渐亮起红灯,如今手上顶多只有五两银子。

        老婆要一个千两的,他去抢银庄呀!

        史青凝替哥哥拘了把辛酸泪,“我那儿还有点银子,要不你先应应急。”

        史四苦哈哈道:“算了,等明年边城的集市开了,我也入股跟着干一票。”

        史青凝抽抽嘴角,“您那几两银子,干一票也干不了多少钱。”

        史四磨牙,“亲妹妹啊!”

        史青凝知道,其实别看京里的高门大户都挺有钱,日子挺风光。

        其实很多人过得还不如商户。

        尤其是像他们家这种还没分家,孩子又多的。

        每月能领的月例其实十分有限,中午吃过饭后,两人把礼物一一送到大家手里。

        嫂子们一看成色看宁桃的眼神就更温和了。

        史四把头都能埋到胸口去,他们这种世子家,眼力都是极好的,什么东西的成色好,一眼就能瞧出来。

        想想自己手里的几两银子,再瞧瞧宁桃出手就送了每人上百两的耳环。

        一时间恨不得弃暗投明,跟着宁桃跑生意去了。

        好在史大奶奶问了一句,边城集市的事情。

        宁桃就把从马富贵那儿听来的给她说了一下,道:“若是嫂子有兴趣,明年开了春可以跟着商队一道走趟货。”

        史四听得心头砰砰直跳,待宁桃去茅房时他也跟了过去。

        宁桃听说他也想搭商队入股,一问他有多少钱,史四一瞪眼道:“你这个妹夫可以先给我垫上,待我赚了钱再连本带息的还你。”

        宁桃不明觉厉,“您是想空手套白狼。”

        史四黑线,“话不能说得这么难听,你带旁人也是带,带你舅哥也是带对不对。”

        宁桃道:“第一,商队的人是我的,第二,货也是我的,第三,销货也是我的人,您这是一毛不出,就跟我借个银子,最后赚了钱说再还我,这就约等于,我拿着自己的银子赚了钱,再把大头分给你……”

        这不叫空手套白狼,这叫什么?

        史四:“……”

        宁桃道:“亏本的买卖我向来是不干的。”

        史四一咬牙道:“那你说要怎么样才肯带我玩?”

        宁桃道:“有什么消息,记得通知我一声。”

        “消息?”

        史四有点懵。

        宁桃微微笑道:“就像有人告我霸占民田这样的消息。”

        史四无语道:“这样的消息,不用我告诉你,你也就知道了……”

        反正说白了,就是嫌弃他没钱不带他玩。

        这可把史四气得够呛。

        宁桃怕他不明白,在进茅厕之前,缓缓道:“其实只要是有用的消息都成。”

        “到时候,我会按消息的重要性给你开价。”

        史四吐血,“我瞧着你才是空手套白狼。”

        宁桃不置可否,他又不是搞慈善的,非得把自己的钱塞别人口袋。

        宁桃从史家回来,第二日便坐船回了老家。

        所以,趁着还没开饭,提了点东西算是与惠公公告别。

        惠公公知道宁桃要回老家,忍不住笑道:“想当时还年轻时,我也有想过有朝一日回老家瞧瞧,如今却再也没这个心思了。”

        宁桃笑道:“你想回去,我便让柱子哥帮您找人护送您回去,您这个年纪怎么了,正是想干嘛就干嘛的时候。”

        惠公公出宫养了这么几个月,身子看起来比在宫里强多了。

        如今家里养了一只猫,一只狗,还有一窝的兔子,两只会说话的鹦鹉,看起来特别热闹,他刚进门时,那鹦鹉就喊了一句:“贵人来了,贵人来了!”

        惠公公摇头。

        两人聊了几句闲话,宁桃让小武去准备吃食,这才把自己的目的说了一下。

        他先前就觉得奇怪,惠公公对先帝一向忠心,对小皇帝更是好得没话好,结果,小皇帝在惠公公出宫一事上,根本不上心,甚至还有意冷落对方。

        他原先一直以为是小六成了总管大太监,耍起了威风,如今想想,这其中定有什么事儿。

        再加上,他与惠公公亲近,小皇帝便想着弄死他。

        惠公公道:“其实这事还是与当时太子替皇帝狩猎说起。”

        当时皇帝身体不好,但是太子身体更不好,可小皇帝怎么着都向着自己的父亲,后来,太子去逝,小皇帝就怀了这样的心思。

        都是因为惠公公出的馊主意,他爹才没了性命。

        他没办法恨先帝,就把这恨转移到了惠公公身上,惠公公原先还不知道,直到先帝去了,他才隐隐猜出了其中的源由。

        本来他以为小皇帝恨他就算了,谁知道宁桃在出宫一事上与他说了些话,小皇帝连宁桃也恨上了。

        宁桃听得有点窒息。

        惠公公道:“早知道就不该连累大人了。”

        宁桃道:“这世上可没后悔药的,所以,您既然连累了,就安心在我这儿待着,咱们光明正大的来往。”

        惠公公微微一怅。

        宁桃笑道:“我走之后,您没事去我家那边跟我干爹他们聊聊天,黄先生也会过去的,您与我干爹他们不熟悉,应该与黄先生熟悉吧。”

        明白了小皇帝的心结所在。

        宁桃就知道如何应对了。

        临走时,惠公公交给他一个一尺来长的盒子,是唐家最擅长做的盒子,宁桃隔着木头往里一看,微微有点错愕,看颜色即不是银票,也不是玉器,反而有点像某种武器,惠公公让他保存好便是了,说是先帝留下来的念想。

        别的就不止多说了。

        宁桃这次回家,张大人请了假,一是回家祭个祖把史青凝的名字写到族谱上,二是和宁棋一道去扬州看望下父母,再顺便带史青凝玩一圈。

        史青凝看了一下他的记划表,惊得半天合不拢嘴,“相公,这样岂不是得请大半年的假,待明年回京,不怕影响考核业绩吗?”

        “不怕。”

        他也不是纯粹什么事都不干。

        手上目前还有三本书没翻译。

        其中就有两本是关于机械方面的,他大致翻了一下,里面有许多东西都是夏朝没有,尤其是在齿轮与轴承的运用上,书里记载的明显更好更丰富。

        所以,张大人才会准他的假,让他趁着这段时间把书给翻译好。

        史青凝道:“相公真了不起,连外文都会懂。”

        宁桃把要带的书和资料都给塞到自己的小箱子里,道:“你若喜欢我可以教你。”

        史青凝双眼一亮,“相公那么忙真的可以吗?”

        “自然!”

        425、外放

        宁桃的时间点都规划的很好。

        每天几点做什么事,都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在船的这半个月,他都教会了史青凝一百多个单词。

        宁桃发现,她在语言方面特别的有天份,一问才知道,她唱歌也特别好,不像他老跑调。

        想他g和j不分的时候,差点把舌头咬掉,明明每个单词都认得,但是他读出来的时候别人却不怎么听得懂。

        宁桃就特别羡慕语言能力特别好的人。

        回到家,二狗和大牛他们都在码头等他。

        二狗头一次见史青凝,只觉得眼前一亮,忙收回了目光了。

        史青凝和王大太太坐在前头的马车里,宁桃和小伙伴会在后面。

        宁桃这次成亲比先前的日子提早了三四个月,原本想着明年开春装修的宅子,现在完全没动工,所以,这次还得住二狗家。

        二狗虽然觉得史青凝挺温柔的,说话也轻声细语,没有咄咄逼人,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直到一群人围着锅子吃靠大鹅的时候,二狗才发现,史青凝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明明看起来挺高贵的,但是吃起东西来,也没嫌弃他们这边的环境差。

        在听说宁桃喜欢吃的时候,非要跟着二狗娘学,还细心的将步骤给记录到了本子上。

        吃饭的时候,也没嫌弃锅子一圈的黑,换了身轻便的衣裳,便与二狗媳妇和大牛媳妇们一道儿坐在锅子前吃了起来。

        大家聊的天儿,她也能时不时的搭上话,嘴巴也很甜,一个劲二狗娘做得好吃。

        二狗用手肘碰了碰宁桃道:“弟妹真是不错啊!”

        大牛好笑道:“二毛的眼光什么时候差过。”

        宁桃抬头往隔间瞧了一眼,确实他媳妇是最好看的。

        _<

        宁桃在老家过完年,便坐着船去了扬州。

        因为他们这一路并不着急,走走停停,船每次靠岸时都下去逛上一会,买点东西,这么一来,到了目的地,足足买了两马车。

        宁少源让人来接他们时,愣是来的车不够,又租了两辆。

        到家时宁少源望着乱七八糟被搬下来的东西直抽嘴角。

        一想反正不是花得自己钱,便淡定了。

        宁桃发现,被宁少源照顾了二年多,王氏居然能自个儿走路了,虽然说话口齿还不太清晰,但是绝对算是中风病人中恢复最好的那一种了。

        见到两个儿子,王氏下意识的便将目光快速从宁桃身上划开,最后抱着宁棋口齿不清的心肝宝贝地喊了几声。

        史青凝上前给王氏行礼。

        王氏抖着手给她一份礼物,算是认过亲了。

        宁少源怕三人赶路太累,索性让人先去休息,待晚上再接风洗尘。

        到了屋里,史青凝拉着宁桃小声道:“我怎么瞧着娘有点儿怕你。”

        当时王氏那事闹得满城风雨。

        私下也有人传说是,宁桃不肯帮忙,把王氏给气成那样了,可毕竟是旁人的家事,再加上当时四皇子和范四一并作乱。

        所以这事便给压了下来。

        当时她记得小皇帝还跟她提过一句,说是宁先生这种心够狠的才能做大事。

        史青凝知道皇家自有自己得到消息的来源。

        王氏的事看起来像是被吓的,其实也是多方作用之下,如果宁桃肯帮忙,王氏也不至于如此。

        宁桃道:“可能因为我比较凶。”

        左右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

        宁桃也没否认,把王氏出事那里给提了一下,笑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怕,不近人情。”

        史青凝摇头,“谁都没错。”

        王氏被人设局给骗了,而且当时被骗的也不止她一个人。

        宁桃不拿钱给她填窟窿,这也说得过去,至于成了后来的模样,只能说造化弄人,如果王氏胆子大些,心胸宽些,在宁林与范四那件事情上不做的那么绝对,范四只会感激她,哪里会设计套她。

        所以,这种一环套一环的事情。

        宁桃道:“你先休息会,我今日的书还没读。”

        史青凝道:“那我与相公一起。”

        “好!”

        到了晚上,一家人一起聚了一餐。

        宁少源习惯性的吃完饭把孩子喊到一起训话。

        宁棋今年中了举人,名次虽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但是成绩出是靠前的。

        宁少源道:“你这几年就留在扬州吧,我盯着你读书,你哥哥他那么忙,怕是照顾不过来你。”

        关键是他这年纪也不小了。

        亲事一定,就可以安排成亲了。

        宁棋点头。

        他的年纪确实到了。

        而且总在哥哥家蹭吃蹭喝的也不太好,以前宁桃没成亲,蹭一下没关系,现在都成亲了,多少有些不方便。

        宁棋也就这么点事,宁少源挥挥手让他陪王氏去了。

        书房就剩宁少源和宁桃两人。

        宁少源好笑道:“你现在都与我平级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训你了。”

        宁桃道:“我就是做到了首辅,不也是您儿子吗?想说什么直管说便是了。”

        宁少源:“……”

        宁桃其实是有话与宁少源说的。

        他才入朝三年。

        但是位置却已经达到了许多人努力一辈子都未曾达到的高度。

        宁桃思来想去,这样太过扎眼了,所以打算以后就窝在工部研究东西,至于旁的事情他不想参和。

        如果可以,他希望明年能谋个外放的差事。

        所以,希望宁少源能回京。

        宁少源也听说了他去余川时差点被压死的事,当时也是一阵后怕,如今再看宁桃这一脸淡然的不求上进的模样,便明白了。

        笑道:“行吧,你觉得怎么合适怎么来,我都支持你。”

        如果要回京,那宁棋的婚事就得尽快给办了。

        第二天早饭时,宁少源告诉宁棋要带他去合个八字,再算个日子,如果顺利今年六月就能成亲。

        宁棋:“……”

        我连姑娘的面都没见过。

        怎么连日期都给安排上了?

        宁棋的婚事经过两家商量,最后定在了四月初六。

        宁桃算算日子他还能留在这边吃个喜酒,索性就留了下来,待宁棋成亲过后,再带着史青凝回京去。

        不过还是写信给家里,让注意他那麦子。

        宁桃安排的很好。

        每天早上读书、写字,再顺便教史青凝外语,下午翻译一个时辰的书籍。

        剩下的时间,可以带着宁棋和书童们一道踢会球,晚饭后再史青凝出门散会步。

        待过了宁棋的婚事,他就可以回京了。

        结果,宁棋的婚事还没到,史青凝被诊出怀孕了。

        宁桃:“……”

        所以,我这又回不去了?

        宁桃算了算时间,现在是三月底,按照大夫说的预产期,基本上要等到冬月或者腊月才能生,然后再等孩子慢慢长大,所以他需要请假两年才能再进京。

        张大人收到宁桃的请假信,嘴角狠狠地抽了几下。

        无语道:“他以为那孩子是他生呢。”

        太可怕了,他家老婆当时怀孕的时候,他得进京赶考,所以这一走,就是大半年,回到家孩子都会笑了。

        又因为孩子太小,假期一到他又回京了,老婆孩子没跟着过来。

        结果,宁桃这倒好。

        媳妇发现怀孕了,他得请两年。

        要等孩子大了能上路了,一家人才进京。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自己要生孩子。

        张大人吐槽的话,很快就传得到处都是。

        马富贵一言难尽地和对面的齐望对视一眼,“不愧是他。”

        脑回路永远和别人不一样!

        反倒是小皇帝接到消息的时候。

        一颗心莫名就放了下来。

        先生这么没有事业心,他就放心了。

        所以,赏赐的东西跟流水一样往扬州送。

        宁桃安安心心地在家等孩子出生。

        胎教什么的都给安排起来。

        宫里送来的嬷嬷看得直抽嘴角。

        一晃就进入了十一月,宁少源带着家人回京述职去了,宁桃请了长假,反倒不着急。

        宁棋因为媳妇怀孕了,也没跟着一道回去。

        学着他哥的样子,对着肚子天天读书,因为宁桃这事比较出名。

        每天早上给孩子读书,下午弹琴给孩子听,由于他琴艺特别差劲,还特意请了个琴师,每天弹上半个时辰做为胎教。

        到了下午,再陪着老婆散步,晚上讲睡前故事。

        一时间胎教成了一个很热门的话题。

        宁桃没事的时候,还鼓励史青凝可以写本育儿手册。

        史青凝:“……”

        进入十一月离嬷嬷和大夫判断的预产期越来越近。

        宁桃感觉自己都秃头了。

        天天晚上失眠,到了白天居然还有点亢奋。

        直到生之前,挂了两个浓浓的黑眼圈。

        史青凝倒是很淡定,每天该吃吃,该睡睡,还会和宁棋媳妇一道给小孩儿做小衣裳。

        直到发动的前一刻,她还很淡定地给自己洗了个澡。

        宁桃差点没哭,在产房外转了大半夜,直到他家闺女出生,这才停了下来。

        搞得宁棋也跟着很紧张。

        见他哥抱着孩子又哭又笑的,吓得赶紧跑回家去了。

        嬷嬷回去后,把宁桃的行为一五一时的汇报给小皇帝。

        小皇帝正在教自家孩子认字,忍不住乐道:“表妹既然出生了,先生是不是该回京了。”

        嬷嬷道:“宁大人说了,孩子太小没法上路,大概还得一两年。”

        小皇帝:“……”

        不过嬷嬷还有一件事,磨了好一会才道:“史夫人情况不太大好,因为生产时大出血,怕是将来再也没法再生了。”

        小皇帝微微一愣。

        嬷嬷道:“圣上,宁大人说,希望您给孩子取个名儿,想沾沾您的福气,保孩子平安顺遂。”

        “那就叫安乐吧,喜乐安康,也希望先生和小姨喜乐安康。”

        史青凝发现,自打他家闺女出生后。

        不管做什么事之前,宁桃都趴在孩子跟前叭啦叭啦说几句。

        每天至少打卡三四次。

        所以,别人家孩子头一个会吐的字一般都是“八、妈”这类的。

        而他家孩子头一个会吐的字“鱼”!

        宁桃给他家闺女取名——小鱼。

        意为——咸鱼。

        一辈子安安稳稳,平平安安,快快乐乐,不需要多大本事,也不需要多聪明,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吃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行。

        宁少源没能给他提供的条件,他可以给小鱼提供。

        所以,他家孩子还有一个名儿——二代。

        鱼二代。

        宁棋抱着自家刚出生两个月儿子,忍不住道:“哥,那你说我家孩子是不是叫鱼三代。”

        宁桃抽抽嘴角,“叫2.0。”

        宁棋:“……”

        他就知道他哥取名的本事一向都是如此。

        什么火炮1.0到现在的6.0,手枪已经到了7.0。

        总之所有的东西,不想取名的都用n.0代替。

        宁桃终于在小鱼一岁八个月的时候,才带着家全家进京了。

        宁棋家的2.0也已经满一岁半了。

        小鱼手快,脚快,但是嘴巴却有点笨,2.0倒是早早就会说话了。

        这一天,宁桃将两人放到自制的双人推车里。

        两个娃儿看到奔腾的流水激动的嗷嗷直叫。

        宁桃竖着耳朵听了一会道:“小鱼她娘,你女儿会背诗了。”

        史青凝没听清楚他说了句什么,只听懂了小鱼两字,急忙跑了过来,就听宁桃附和着小鱼咿咿呀呀的叫声道:“你听,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史青凝满头黑线,“她明明在说饿饿饿!”

        2.0扭头道:“嗯,嗯,嗯……”

        宁桃他们这一路先去老家给孩子上了族谱,又顺便把二狗和大牛他们的什么洗三礼,满月礼,周岁礼都给收了。

        这才慢慢悠悠的上了京。

        回到京里已经九月中旬了,眼看着一年又要过去了,张大人见到久别重逢的宁桃都差点哭了。

        “你不是说好的只请两年吗?”

        这一眨眼都快三年了。

        宁桃理直气壮道:“这不是没办法,孩子太小么?再说了前段时间又太热,所以不方便上路,这不才耽搁了不少时间。”

        张大人心塞:“也就是因为你有钱。”

        宁桃不置可否。

        确实是不缺钱才会这样。

        不过他真的没闲着呀,这几年陆陆续续翻译了七八本书。

        其中数术三本,机械四本,还有一本是国外的油画技巧。

        手工方面也没停,不过都是围绕孩子做的。

        比如婴儿折叠车、婴儿拼图,甚至还给他家闺女做了一个可以在轨道上行驶的小火车,光是轨道就拼了好几天。

        这段时间在路上没事,他又做了可以锻炼小孩子腿部力量的自行车。

        张大人听得头皮发麻,“你除了这些还做了什么没?”

        “有!”

        他研究了好几年的蒸汽火车。

        去年试验了一下,差点把房子给炸了。

        张大人:“……”

        你还能活着回来真好。

        宁桃也觉得活着真好,他还有许多事没做呢。

        尤其是他家闺女还未长大……

        所以,他得好好赚钱,努力工作,把闺女养得白白胖胖。

        宁桃回京后就被抓去工部工作了。

        白天在衙里忙,晚上回家带孩子。

        一时间成了京里好丈夫好爸爸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