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47章

第147章

        妹子呸了他一口。

        “你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宁大人?”

        妹子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咬他两口。

        宁桃微微笑道:“不敢当,还没活那么久。”

        妹子冷哼道:“就是你这个罪魁祸首。”

        宁桃摸摸鼻子,“你这官话学得挺好,成语会得也挺多。”

        说完,回头看了徐泽一眼,“长得应该也很好看。”

        “呸!”

        妹子的火气更大,跟他说话一点也没客气。

        这么多人,偏偏对宁桃恨的咬牙切齿,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火炮。

        夏朝制造了火炮,虽然威力在宁桃看来就是毛毛雨,可就目前来说,这样的威力足以令整个世界震惊。

        尤其是像高乌国这样的边陲小国。

        他们平时与世无争,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

        高乌国与旁的国家还不太一样,他们国家是女人当家做主,也就是跟传说中的女儿国差不多。

        谁知道,夏朝弄出了这么个玩意儿。

        一些与他们差不多的小国,瞬间就不淡定了。

        制造初期,宁桃想的是把北容的虎狼之心给震慑住,大家相安无事就好了。

        岂知,旁人可不这么想。

        人家想的是,你弄那么个东西,是不是要攻打我们呀?

        这么一来,大家互相通信之后,越传越离谱。

        事实上,这次来的除了高乌国,还有其余的几个小国,不过大家都还在观望之中。

        高乌国也没有真下手伤人。

        他们想的是,既然夏朝能制造这样的武器。

        为什么他们不能。

        如果弄一两台,到时候也能震慑住其余有不轨之心的人。

        尤其是一直压制他们的北容国。

        所以,他们就来偷技术。

        王工匠先前年轻时去高乌国做过生意,老婆就娶的那边的美女,后来带着老婆回了夏朝,这次事件,王太太就被人连系上了。

        这么一来二去,可不就这样了。

        王工匠一直说自己是冤枉的,主要还是因为他给的什么图纸全是假的。

        宁桃:“……”

        所以,他还干的是无间道。

        妹子说完,又呸了宁桃一口,咬牙切齿道:“我阿妈说得的对,男人都是骗子、骗子,你们夏朝人自诩谦谦君子,我看你们才是真小人。”

        自己能制造火炮,旁人就不行。

        宁桃虽然觉得她的话挺有道理,但是还忍不住道:“美女,咱们有一说一,我们制造火炮,也没说不让你们制造呀,但是你们这种偷的行为本身就不对吧。”

        妹子:“……”

        可恶,又调戏我。

        徐泽:“……”

        你当这么多人的面喊人家美女,你这是找死好吧。

        人都抓住了,事情也弄清楚了。

        宁桃看了一眼跪着的王工匠道:“冤枉不冤枉也不是我说了算,有些事情既然牵扯进来了,就没有两边都讨好的说法。”

        “若是你在头一次接触他们的时候,就来我这里报备一声,兴许你的就真成了卧底。”

        “可是现在,东窗事发了,你马后炮说自己是无辜的,自己并没有做什么错事,谁特么知道错没错。”

        王工匠身子一颤,还想求宁桃救救自己,徐泽一个眼色,立马有人把他的嘴给塞住了。

        再有人抬脚就将人给踹到了地上。

        徐泽揉了下额角道:“吵死了,一晚上就听你们两个狗咬狗。”

        说完挥挥手,“把人带下去吧,最近继续给我查,牛鬼蛇神怎么这么多。”

        边城不大,藏个把人倒是没问题。

        两人被带走。

        妹子从宁桃身边过去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咬牙切齿道:“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宁桃咧咧嘴,“你这官话如此标准,是不是你们高乌国的人都以学习我们夏朝的官话为荣啊!”

        妹子一听这话立马火了。

        扭着脖子叽哩咕噜的骂了一大串。

        宁桃:“……”

        信不信我用英语骂骂你。

        徐泽拍拍宁桃的肩:“你这么调戏一个妹子可不好。”

        宁桃挥开他的爪子,“谁调戏妹子了,我只是觉得她说得确实挺有道理。”

        徐泽:“几个意思?难道咱们还得人手给他们发一个火炮不成?”

        宁桃苦哈哈道:“他们能联合起来,不也说明了其实是怕这东西了吗?”

        他现在觉得,他就不该多事把这东西搞出来。

        让这个时候提前进入热兵器时代。

        也许初衷是好的,因为不想边关的百姓受苦,不想自己的民族被人欺负,可这种东西真在战场上出现。

        约等于单方面屠杀。

        徐泽叹息,“所以,我说上过战场的人才知道。”

        他爹想让他考科举做文官,怕只不是为了让他保命而已。

        一个人杀戮太多,身上的气息总是不太一样了!

        所以,他也想小胖以后像宁桃一样,好好读书,再也不要上战场。

        不过小胖的身份摆在那儿,这话谈何容易。

        两人一对眼,齐齐苦哈哈地扯了扯嘴角。

        宁桃道:“那我先回去了,我希望你攻打北容的事也能缓一缓。”

        徐泽苦笑道:“见机行事吧。”

        就目前来说,进攻北容倒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桃子,回京后小胖就该会说话了吧,到时候还得麻烦你教他读书识字。”

        宁桃明白,咧咧了嘴,没能笑出来,硬扯了个嘴角的弧度:“放心吧,我不教他教谁呀。”

        高乌国的已被抓住。

        这几日边城依旧不能放松警惕。

        宁桃他们在仓库也是忙得热火朝天。

        一晃就过去了五天。

        虽然没能把徐泽要求的三个底座都做好,但好歹做成了两个。

        这期间又抓了两个奸细,这次是北容人,是来刺杀徐泽的。

        不过人一被抓住,立马就咬舌自尽了。

        宁桃听到后,头也没抬,继续领着工匠加班加点的开始做底座。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

        被人指着鼻子骂,起初他还有点自我怀疑,可后来想想,狗屁的因为他们现在弱,觉得自己会被欺负。

        可是若是夏朝弱呢?

        北容联合西曲左右夹击,这才过去多长时间,这些人就把这事给忘得干干净净了,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唯有自己强大了才会没人敢欺负你。

        如今的北容,怕是人心惶惶,寝食难安了吧。

        武器没有错,他觉得自己也没错。

        不能因为你没有,你害怕我打你,将并未发生的事情强行加到我们的头上。

        想通了关键点,宁桃干起活来就更卖力了。

        底座加好,火炮就能被拖着自由行走了。

        徐泽让人护着火炮在外头遛了一圈。

        宁桃和安宇几个个也跟着去野外试练。

        留下几个人继续做第三个底座。

        在京里时,曾经也试练过,但是不管是火药还是角度都控制过,如今边城地广人稀,一不控制,威力就猛增了不少。

        起码距离比宁桃想象中的还要大,再加上地势的原因,似乎射程更远威力更大。

        宁桃明显感觉地面抖了好几下。

        徐泽道:“还不错,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一些。”

        这两台都是这次宁桃他们带人过来修整过的,除了把坏掉的部分修好之后,还动了几个位置,现在看来确实不错。

        徐泽又试了那三台4.0的。

        射程虽然近些,但是行动起来却很方便,倒是很适合带着去追击。

        宁桃不懂打仗的事儿。

        问道:“你们这就打算出发了?”

        徐泽摇头:“先礼后兵你懂吧。”

        虽然吵着排兵布阵,事实上谁不希望合平共处。

        所以,对方在诈唬他们的时候,他们必要的时候也得诈唬诈唬敌方。

        关键是,要打也要名正言顺嘛,总不能无缘无故开战,他们岂不是和野蛮人没两样了。

        宁桃:“……”

        所以,连他都诈唬了。

        虽说是诈唬,但是宁桃是真看出来了,这场仗怕是真得打,不过在打之前还得谈判一下。

        徐泽笑道:“希望这次能不动一兵一卒吧。”

        话虽如此,宁桃还是发现,原先跟着宁桃身边的那将领似乎少了几个人。

        营里的流动人口,明显少了不少。

        而4.0库里只留了一辆。

        不过徐泽却还在营里坐阵。

        按徐泽的话说,他们是去守关了。

        这一日,他刚领着小武和伯辰把院里刚出苗的菜苗给松了松土,顺便浇了点水。

        就见沈师爷一路小跑着过来。

        “宁大人,将军请您过去一趟。”

        宁桃只得放下手里的东西,让小武把余下的活干完,这才跟着沈师爷走了。

        到了徐泽那儿,明显感觉气氛有点不对。

        不管是里头还是外头,都有许多奇装异服的生面孔。

        沈师爷小声道:“左手第一的是西曲国人,他们旁边是北容人,这边不合群的是高乌国人……”

        其余的还有四五个小国,宁桃有的听过,有的没听过,不过看到宁桃过来,一个个目光都冷了起来,甚至还燃烧着熊熊烈火。

        好么,他居然这么出名了。

        估计画象已然在各国流传开来。

        这年头绘画技术如此高超吗?

        跟电视上演的似乎不太一样啊……

        沈师爷道:“怕是您现在已经天下尽皆知了。”

        宁桃抬头挺胸,微笑着扫过众人,算是打着呼了。

        沈师爷满头黑线,“您这可是红果果的挑衅啊。”

        宁桃无所谓道:“他们都那样看我了,难道让我缩着头跟他们说,早上好?怎么可能嘛,指不定还觉得我有问题。”

        沈师爷语凝。

        进了门,宁桃发现外头人虽然多,但是比起里头这些个那就有点不够看了。

        两辈子加起来,也活了四十年了。

        什么样的人基本上都碰到过。

        里头坐着的一看就不简单,自带气场那种。

        徐泽道:“宁大人这边坐。”

        宁桃抬头挺胸,越过众人,坐到了徐泽的左手边。

        徐泽道:“宁大人初来边城怕是还不知道,这几位都是咱们邻近各国的使臣。”

        徐泽在认脸方面比宁桃强。

        头一个介绍的就是头发扎着小辫,高高瘦瘦的一个少年。

        说是北容国的四皇子,与京里那位是亲兄弟,而且母亲与大皇后也是亲姐妹。

        徐泽这么一介绍,四皇子脸顿时就黑了起来。

        这不就是明摆着,说人家北容还有人质子在他们手上吗?

        徐泽可不管这些,继续介绍到了高乌国时,那时位很干练的美女,肤白貌美连宁桃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徐泽道:“看起来是不是有些面熟?这位是大公主,也是将来高乌国皇位的继承人,前些天晚上咱们抓住的是六公主,高乌国一向都是出美女的,皇室更是如此。”

        徐泽这话特别欠揍,不过大公主忍住了。

        宁桃不由的又看了她一眼,能成大事的果然都特别有涵养。

        他就觉得自己太沉不住气。

        尤其是年纪越大,越沉不住气,反而不如小时候。

        徐泽把各国使臣都介绍了一遍,每一位都能扯出点杂七杂八让人很没面子的故事来。

        宁桃听得都想揍他。

        介绍完众人,徐泽才道:“宁大人想来众位也听说过,年轻有为、机智过人,火炮就是他提议造出来的,这次过来就是改进火炮来的,一会大家若是有兴趣,可以随咱们一道去瞧瞧,毕竟有好东西,应该让邻居们也见识见识的,这样大家互相学习,互相进步。”

        宁桃:“……”

        你这不叫谈判,叫单方面屠杀。

        果然徐泽介绍完,大家的神色就更不好看了。

        整个大厅静了那么几秒,北容皇子道:“宁大人如此年轻有为,为何在夏朝还如不受重视,我听说目前为止你还只是个五品小官,听说在夏朝的国都,一个砖头砸下去,就能死好几个五品小官。”

        宁桃微微一笑:“四皇子可以拿砖头砸一下我试试。”

        妈的,真以为那是蚂蚁呀!

        不过他如今也发现了,不管是高乌国还是北容国,皇室在学习官话方面都特别的有一套,要是忽略四皇子这长相和打扮,他一开口满满的京味儿,比他说得都要好。

        四皇子笑道:“这只是个比喻而已,在咱们北容国,像您这样的人才,怕是早就封王拜相了,哪里用得着您亲自下手每日忙里忙外的,一年也就那么几百两的俸银。”

        宁桃:“……”

        你这是来挖墙角的啊。

        四皇子这么一带头,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就开始了。

        官话说得都挺好。

        凶残程度一点也不比徐泽弱。

        宁桃原先还觉得徐泽这谈判有点欺负人。

        如今,这些人一开口,绝对气得你吐血。

        高乌国大公主更过分,说什么她至今没有驸马,可以让宁桃入赘过去,到时候肯定比在夏朝风光。

        而且他们那边的驸马与夏朝的可不一样。

        她将来是一国君,驸马要协助她管理朝政的。

        宁桃听明白了,虽然国君是女子,但是大臣或者将军,也是能者居者,男人的身份也蛮高的,算得上是男女平等的一个国度。

        西曲国也不甘示弱。

        附马和亲王算个屁呀,他们缺的是丞相。

        而且西曲国地广人多,他们还知道宁桃的人经常去琼州那边收货,如果宁桃去了西曲,简直是双赢。

        宁桃默默咽了咽口水,心想,你们要是谁缺国君,我可以勉为其难地答应啊。

        不过这话是万万不能说出来,只能微笑着看向徐泽。

        “怎么办?你们这到底是谈什么?”

        他感觉他现在就像玻璃罩子里的古董,被下头一群人竞标。

        价高者得,买定离手啊!

        徐泽也彼为头痛,他本来就不擅长谈判。

        岂知,这些人更是胡捣蛮缠。

        徐泽拍了下桌子道:“各位请安静,大家今日过来,想来也不是来咱们这儿吵架的是不是,如今茶也喝得差不多了,不如去瞧瞧火炮吧。”

        众人:“……”

        神特么喝过你的茶。

        宁桃吐了口气,微微笑道:“李参将麻烦您去通知下我的人,咱们今日可不能让众位客人扫兴才是。”

        前几天他们已经演习过了。

        徐泽找的地势不太平,那么磕磕碰碰了一路,宁桃回来仔细一检查,依旧没什么问题,这就更加心里有底了。

        今日选的演习的地盘与上次不远,但是位置要更加空旷。

        宁桃这边带了几个上次没能参加的人。

        到了目的地,宁桃带着人先把东西给过了一遍,觉得没问题这才让开始。

        徐泽一声令下,不管是2.0还是4.0都纷纷开始表演。

        对面的山头被炸得灰尘扑扑,山石崩裂。

        他们脚下也没好到哪里去。

        山中的鸟兽吓得扑哧哧的到处乱飞。

        有的没能逃走的,已然葬身山石之中……

        宁桃仔细瞧着众人的神色。

        2.0超初被拉出来的时候,众人满脸的震惊,直到威力使出来,大家纷纷秉住了呼吸。

        高乌国女眷居多,尽管挺直了背,依旧吓得脸色惨白。

        与自己的伙伴互看一眼,均是震惊不已。

        宁桃道:“这是咱们的火炮2.0,也算是最初的一个版本,大家也瞧出来体型庞大,十分不适合运输,如果行军打仗,带着它那就走不快,可它若是守在那儿,怕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了。”

        “所以,为了轻巧方便起见,咱们又制造了4.0,这是一款小型的火炮,体型不大,隐密性也极好,就算是走在路上,百姓也不会惊慌。”

        众人:“……”

        宁桃见大家的表情都很精彩,继续道:“其实大家不必惊慌,咱们大夏朝一直都是礼仪之邦,以儒家思想治国。”

        “什么是儒家思想呢?就是能动嘴时绝对不动手,自然忍无可忍,那就没办法了……”

        “就像这次,咱们本来就是试一下新武器,从此让边关有个保障,让百姓生活的更好,结果呢,众位不分青黄皂白,一波又一波的,不是暗杀就是偷东西,像这样的情况呢,就像俗话说的,泥人也有三分脾气。”

        “更何况,咱们也不是泥捏的。”

        北容四皇子道:“宁大人误会了,父王自打接到情报,知道有些蠢人做了蠢事之后,便大发雷霆,今日让咱们过来一是向将军与大人表示,咱们愿意结百年友好之势,二是要向宁大人与徐将军道个歉,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已被下了牢择日便会处罚。”

        其余小国本来都以北容国马首是瞻的,结果他们第一个倒戈了。

        高乌大公主胸口起伏,咬牙道:“宁大人这是来震慑咱们的吗?我们高乌国一向与世无争……”

        “既然一直与世无争。”

        宁桃打断她的话,微微笑道:“为何要派人来偷咱们的图纸?”

        “难道如那位六公主所说,你们也想制造出火炮保卫自己的国门?”

        “既然高乌国觉得那是保护自己的国门,为何还认为咱们夏朝制造火炮就是要攻打别的国家呢?难道以往的任何一场战事,不是你们所挑起的吗?”

        他说完目光扫过北容四皇子。

        四皇子被他一扫,莫名的就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吓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宁桃继续道:“大家扪心自问,咱们夏朝何时侵略过它国?”

        “就算前年冬日里,北容国战败,咱们也只是将他们打回自己的地盘,甚至都没提什么要求,这样的宽宏大量,难道众位使臣看不出来?非认为咱们制造火炮就是要攻打你们?那咱们是不是也同样可以想,你们这一群人联合起来,事实上也是不怀好意呢?”

        宁桃嘴巴快。

        一翻说得众人纷纷闭了嘴。

        他今日还带了手弩。

        是唐家制造的袖箭。

        “大家既然是来看咱们演练的,刚好咱们这里也有一件冷兵器,一并让你们瞧瞧。”

        宁桃说完,瞄准了对面的一棵大树,手一抬便有一根箭直接飞了出去。

        正中目标。

        吓得树上的鸟又是一阵惊叫,四散逃开。

        众人:“……”

        本次谈判,果然以单方面屠杀为开端,又以单方面屠杀为结局。

        夏朝拿出来的东西,让众人吓得话都不敢说了。

        徐泽让大家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到了家里,宁桃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

        夏朝一向都喜欢合作共赢的,战争什么的即劳民又伤财,这样得不偿失。

        所以,如果有意向的,可以与他们签定契约。

        比如大家可以开放一个集市,平时有什么好的东西,可以互通有无。

        如果大家觉得可行,可以回去商量一下。

        在五月底给答复就成。

        若是不同意,还认为夏朝是想要单方面侵略,那么就不好意思了,既然撕破脸了,他们就帮忙实现你们这个愿望吧。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北容四皇子咬牙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便行告辞了,还请徐将军信守承诺,在六月之前,不得对咱们北容动刀动枪。”

        高乌大公主想把六妹给接走。

        却被宁桃一口回绝了,“大公主放心,六公主在咱们这儿安全的很,北容国有个皇子在京都,咱们从未亏待过,更何况一向与咱们无冤无仇的高乌国,所以,待下次大公主与咱们签定条约时,那也是六公主回家之时。”

        大公主气得直磨牙。

        可对上宁桃的目光,只得把话给压了下去。

        北容一走,余下的小国连个屁都不敢放,纷纷离开了。

        送走了众人,徐泽拉着宁桃道:“你小子什么意思?有些事怎么都不与我商量商量。”

        宁桃道:“那你给我下巴豆时,为何不跟我商量商量?”

        徐泽气了个倒仰,“我那是事出从权。”

        “难道我就是胡作非为了?我这个决定,也是昨日咱们讨论过的。”

        是讨论过,但是最后却并没有被选中。

        “我知道你更倾向于另一个方案,但是昨日也没通过呀。”

        “所以,二选一的话,我自然选最合适的那一个。”

        徐泽气得当场打了一套太极拳。

        宁桃好笑道:“这样能把气给泄了?”

        徐泽脸黑了黑。

        “其实,咱们现在真不适合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