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44章

第144章

        宁棋的宅子定了,宁桃又有个媳妇,宁香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放下了。

        她最近肚子越来越大,都不好在外头走动了。

        不过还是待三月初二那一日,趁着宁桃还没出门,差人来与他说一声,记得邀请史青凝明日一道去河边踏青。

        宁桃还真把这事给忘了。

        他最近实在忙得不得,和同事们一并改进火炮,由先前的两个方案,提到了五个了,每个都得做出来试试。

        这几日经常加班加点的。

        就连去宫里上课,都是踩着点去的。

        中午秦先生索性把吃食都送到衙里去,饶是如此,还得被拉去当壮丁。

        宁棋说要去书院的事,一直没空落实。

        一问才知道今日已经初二了。

        来找他的嬷嬷一言难尽道:“公子注意着身体,老爷和夫人都不在京里,现在家里全靠着您呢……”

        宁桃:“……”

        老大还活得好好的,指着我做什么呀。

        他感觉他得找宁林好好聊聊,不就是婚姻里头吃了点亏么。

        想着团宠文,变成了苦情文么。

        矫情了这么长时间,也该重新做个人了。

        打发走了宁香派来的嬷嬷,宁桃把这事给小武说了一声,“记得一会给史家送个帖子,看看史姑娘明日有没有时间,一道去踏青。”

        小武满头黑线,可又不好纠正他,只得道:“公子,若是史姑娘明日没时间呢?”

        宁桃头也不抬,翻着手里的营造册,道:“那你就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

        说到这里,宁桃好笑道:“你得学会变通呀,记得过去时,带点零嘴儿,小姑娘肯定都喜欢的。”

        小武苦哈哈地嗯了一声。

        我这不是怕你把我又给打发走吗?

        要不是小孙比他能干,书童的工作早就轮不到他了。

        而且小孙在身边的时候,也不用他跟着。

        宁桃翻了会书,没听到耳边传来声音,扭头一看,小武缩在角落里手里捧着本书在瞧。

        宁桃扫了一眼,居然是《史记》。

        问道:“能看懂吗?”

        小武点头:“比旁的书好懂一些。”

        “那你仔细看,回头我考你。”

        小武:“……”

        我错了。

        宁桃早上去给皇孙上课时。

        三皇孙问他,“先生,明日您有活动吗?”

        宁桃点头:“有,柳大人组织了球队,咱们去河边踢球。”

        两人听得一脸向往,不过还是忍住了。

        要是老大想出去,他们还有点希望,老大现在忙得都没空来上课了。

        他们只能在宫里憋着。

        二皇孙道:“那先生好好玩。”

        宁桃笑了笑没接话。

        宁桃这边上完课,小武已经帖子送过去了,史青凝也给他回了一张帖子。

        明日可以与他一道去,但是她和梁姽提前约好了,还约了几个平时玩的好的小姐妹,所以没办法与他同行,只能在河边的碰个面。

        宁桃一看这个,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这样蛮好——

        宁桃第二日,早早爬起来。

        把准备好的衣裳给换上,就见小武提着一个食盒放到了车上。

        宁棋那边也精神抖擞的从屋里出来上了车。

        秦先生今日约了几个老朋友一道儿,所以,他与宁棋两人一前一后的。

        宁桃刚向马车走时,秦先生道:“你姐现在不方便出门,我和大头过去把小胖接上,你一会自己找车过去。”

        宁桃:“……”

        马车没了,宁桃只能蹭师兄们的马车过去了。

        到了河边早就挤满了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抱在怀里的,跑在地上的……

        还有不少人在高处放风筝。

        宁桃找到工部的约定地点,柳大人已经开始拿着根棍子在地上排兵布阵了。

        宁桃个头子高跑得快,每次都被安排在前锋。

        安宇做为非正式人员,被柳大人安排在了替补上。

        齐望站在一旁道:“没想到,柳大人还是蹴鞠的高手。”

        宁桃点头,别瞧他又是秃顶,又是突肚皮的,可这几下子,尤其是在人员的布置方面,特别有一个教练的范儿。

        柳大人这边安排着,那边与他们工部打对手的翰林院也已经布置完成了。

        宁桃看着齐望道:“你今天不上场?”

        齐望摇头。

        翰林院最不缺的就是人,尤其是今年庶吉士比往年多了十来个。

        这么一来,哪轮得上他上场呀。

        宁桃道:“那你一会替我加油。”

        齐望:“……”

        你想让人骂我叛徒。

        宁桃是每次上课都带着皇孙们一起踢球的。

        比起平时忙得脚不沾地,一空下来就睡觉的同僚们运动能力强多了。

        待哨声响起,很轻松的就把球给抢走了,带球过人,再过人,在翰林院的一众师兄们目瞪口呆的情况下“砰”的一声,把球打进了对方的球门。

        众人:“……”

        宁桃:“……”

        感觉众人像被按了暂停键。

        陈大人一看对方来势如此汹猛,立马喊了暂停,回来调整人员。

        赵子行说了一句,“齐望跑得快,咱们平时一起玩的时候,就他能跟桃子抗一下。”

        陈大人道:“你刚才怎么不早说。”

        赵子行咧咧嘴,那么多前辈都是有官职的,就他们这些个底层人员,谁有发言权呀。

        唯一有的还被工部拉去当前锋了。

        齐望一直在翰林院是默默无闻的那种。

        要家世没家世,要长相没长相,唯一优点个头高力气大。

        就连陈大人都喊不上他的名字,直到齐望站到陈大人面前,陈大人才被眼前这位又高又壮的少年给震了一下。

        拍着他的肩道:“一会就看你了,一定把小宁给拖住了。”

        齐望抖抖嘴,默默地把那句,我怕是不行,改成了:“我尽力。”

        陈大人瞪眼,“一定得赢,我和张大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不能输给他……”

        众人:“……”

        你们昨天还一起吃饭了,还喝了两杯。

        今日早上还共坐一辆马车来的。

        齐望被寄予厚望的。

        宁桃这边见陈大人换了人,张大人立马给大家加油打气,什么别看对方叫得欢,事实上一个有用的人都没有,大家只要稳住阵角,一定能赢得。

        宁桃实在不明白,这两人到底有何仇的,一有事情就开始讧,连玩个球都只有工部和翰林院比,别的部门都轻轻松松的要么踏青,要到去河边玩泼水什么的。

        齐望的确如赵子行所说,是唯一能把宁桃拖住的,虽说能拖住,但是拖的时间久了,还是松了条口子,宁桃脚下一晃,球就被晃到了队友的脚边,队友用力一踢再度进去了。

        最后陈大人见没办法,索性让齐望别盯人了,先进个球才是正事,左右现在看比分是追不回来了。

        翰林院众人:“……”

        工部和翰林院两边打的火热。

        齐望这次算是一举出名了,原先小透明的小可怜,彻底被陈大人给记住了。

        外头也一群人看得挺热闹。

        刘先生拉着老婆得意道:“瞧见没,我选的人还不错吧。”

        刘太太好笑地摇了摇头,一扭头,自家闺女脸都红了虾米了。

        秦先生道:“一直都不错。”

        宁桃踢完球一身的汗,去马车里收拾了一下,就听小武道:“奴才,刚才把公子给史姑娘准备的点心送过去了,瞧见她们也在看公子踢球。”

        宁桃不置可否,今日看得人多着呢。

        小武见他没搭理自己,继续道:“史姑娘给您送了这个。”

        一小灌的梅子酱。

        让他泡水喝的,宁桃舀了一勺子,用水冲了一下,感觉味道还不错。

        应该算是礼尚往来吧。

        宁桃把剩下的交给小武收好。

        还交待:“不许偷喝。”

        小武:“……”

        老板好抠怎么办?

        宁桃又出去齐望他们玩了一会,下午还得回工部。

        徐泽那边的两台火炮得派人过去修。

        张大人和柳大人一商量,让宁桃和安宇一并过去,再带几个工匠,他们在京里实验什么的有些不方便,但是在边关就不一样了。

        那边地广人稀,拉出去试几下总是没问题的。

        所以,他们这几天都是加班加点的要把方案敲定,再在京里试验下。

        争取在月中的时候从京里出发。

        宁桃在工部昏天昏地的忙了好几日。

        这一天,刚坐上马车,就听小武喜滋滋道:“公子,案子结了,早上三公子和老爷一并去户部那边领了银钱。”

        宁桃道:“领了多少。”

        宁棋的宅子最后价格压在了六千八,减去前面宁香垫的八百,等于还需要六千。

        加上到时候一些杂七杂八来算,少说也得七千两。

        “全部还回来了,再加上先前夫人还给钱庄的利息,一共是两万三千五百八十两。”

        好家伙,宁家居然还这么有钱。

        不对,这其中还有宁林成亲,旁人送的贺礼。

        这么一算,宁桃就有些头痛了,“你让人把大公子成亲时送礼的单子找出来,再让人找找夫人典当的票子,咱们把那些东西能赎回来就赎回来。”

        所以,把宁棋的宅子一买,手里又没钱了。

        这事宁桃直接交给宁棋去办了。

        宁棋紧张的都冒汗了,“哥,我要是被骗了怎么办?”

        “放心吧,谁敢骗你呀,头那么大!”

        秦先生打了宁桃一下,“好好和大头说话,他年纪小没经过事儿,肯定心里没谱。”

        宁桃道:“这不是让他经经事吗?”

        宁棋比他小三岁。

        今年都十六了,家里发生这些个事,哪一样不是促使人成长的。

        不过确实,宁桃发现了,这小子自打经历了王氏那事之后,与先前真的不一样了。

        动不动就哭鼻子的毛病总算是改了不少。

        宁棋还是有些担心。

        “这银子可不小。”

        “我让柱子哥陪着你,再给你找个账房先生,把大哥成亲时被娘典出去的东西尽量都收回来,要是宅子这边不够了,再从家里预支着,把这两件事办成了,以后也就没什么要花钱的地方了。”

        宁棋道:“给史家下聘不是也要钱么。”

        “我娶媳妇用不着家里的。”

        宁棋:“……”

        又被刺激了。

        宁桃这个主要是赐婚,所以,上头还是会赐东西过来的,他这边按流程来就行。

        他已经打听过了,聘礼大概在一万左右,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再加个五千两差不多了。

        看着数字不多,但是换成rmb那就相当让人肉疼了。

        要是真让宁家拿钱,把一家子卖了也拿不出来。

        所以,他就不指望宁少源能给多少援助了,只要别拖他后腿,问他要钱就行。

        想到此,宁桃感觉自己真是善解人意的好孩子啊!

        宁桃想着在他走之前,宁棋把这事给办成了。

        不料这小子办事速度挺快,不过三天时间,把能赎回来的都给赎回来了,又重新登记在册,宅子也买了下来,最后还剩了三千两。

        宁桃还略微有点吃惊。

        原先还预计着还得从家里拿两千两,没想到最后还剩了。

        宁棋还很贴心地把宁香前头垫的订金给还了回去,准备了一箩筐的话好,最后宁香也没废话就给收了。

        且那些被典出去的东西,也一并收了回来。

        宁棋开心道:“干爹、二哥,我办得怎么样?”

        一幅要求表扬哈巴狗模样。

        宁桃把账册还给账房先生,笑道:“办得不错,还有件事得交待你。”

        宁棋抬头挺胸,“大佬请说。”

        宁桃把自己这个月十六要出发去边关的事给说了一下。

        徐泽和宁少源走的时候,让他照顾好宁香来着,结果,他是一点力没出,还让宁香在这边给他照顾了多日。

        现在算来宁香日子也快到了。

        虽然徐洁和徐夫人都在京里,可宁桃还是觉得,重要的时候娘家得有个靠得住的人。

        宁棋年纪虽然小些,但多少还能顶点用。

        他干爹身份特殊,总不好到时候直接出面,所以把宁棋顶在前头,秦先生在后头跟着。

        他走之前,再找史青凝帮忙看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宁棋听完不由的挺直了背。

        秦先生道:“你以后真的就打算在工部了?”

        宁桃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想了想道:“也不一定,但是就目前六部来说,我还是最喜欢工部。”

        手艺人呀!

        大家都是凭本事吃饭的,没有那么多弯弯饶饶。

        而且他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

        秦先生道:“那你好好干,别的我就不说什么了。”

        宁棋道:“我也挺喜欢工部的。”

        秦先生拍了他一把,“你就别裹乱了。”

        秦先生带着宁棋去作功课。

        账房先生才把这几日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王氏典的铺子明面上和一品楼没关系,事实上也是范二先前管的,虽然宁桃还没在那边正式露过脸。

        但是掌柜和伙计都知道老板是谁。

        且那边的鉴宝先生宁桃也认识,以前他从胖师兄那儿拿的画就是对方帮忙看的。

        王氏去的时候,掌柜就把她要典当的东西都给妥善的保管了起来。

        一直等着宁桃上门要东西,结果等了这都大半年了,才由宁棋过去的,宁桃依旧没露脸。

        但是掌柜一点都不敢怠慢把东西给还了回来。

        只象征性的收了点保管费用。

        饶是如此,宁桃还是觉得宁棋长大了,起码敢出门办事了。

        不会再因为事情有点难就哭哭啼啼起来。

        所以,他走之前还得跟宁林聊聊。

        随着户部把钱庄骗来的钱发下去,四皇子与范四一干人等的处理结果也出来了。

        发了个告示贴在菜市口。

        四皇子和范四等重要人员一律腰斩于市,余下的不太重要的,或者犯罪未遂的,有的被流放,有的被抄家。

        还有的只要交了钱基本上能把人带回来,但是这家人以后不得入京等等。

        小武跟王栋去瞧了瞧,回来小声道:“公子瞧们还看到大公子和东桂了。”

        宁林的情绪,家里一直派人盯着,徐家的侍卫算是三班倒的轮流看护着,倒是没出什么事。

        宁桃把手里的笔放下,伸了个懒腰道:“是时候去瞧瞧他了。”

        宁桃还没去找宁林。

        宁林倒是带着东桂找了过来。

        一段时间没见,宁桃发现宁林依旧是印象中那个话不多的少年模样。

        只不过仔细瞧他的神态,似乎与以前不一样了。

        宁桃笑道:“我还说和宁棋一道叫你去看看姐姐。”

        宁林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两人喊了宁棋一起到了宁香那儿。

        宁香的日子算起来就在最近,徐家人个个都挺紧张,她倒是挺淡定,见弟弟们过来,忙叫人拿这个拿那个。

        宁棋喜欢吃樱桃,抱着小胖,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往嘴里塞了起来。

        宁香看着宁林笑道:“你那经抄完了吗?再过些日子是祖母的祭日,咱们带去给她老人家烧了吧。”

        宁林道:“抄完了。”

        “经书抄完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

        自打范四出事,他就开始窝在家里,如今范四一干人等的处置也下来了。

        许多参与进去的都能拿钱把人给赎出来。

        宁林一直都没牵扯上名字的,她昨日让宁桃问了问,说是可以回衙里了。

        宁林道:“二毛上个月从老家回来时,与我提了一下族学的事,我想了想,不如回老家去,那边的族学正需要先生,我在那边也刚好有事情做。”

        宁香饶是脸上不显,但是已然惊得坐了起来。

        宁桃也没想到,他有这样的志向。

        仔细看了看他的脸。

        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

        宁林脸上的气,虽说算不上一片光明,但的确是守得云开之势。

        宁桃又仔细瞧了一会,再加上他慢条细理的话,和凡事都看得开的模样,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宁香看了看宁桃,想让他说几句。

        宁桃微微点头,“大哥若真想回去,倒是可以去县学教书。”

        他们县里的成绩一直都平平,县试、府试不难,到了院试就能刷下来一大半,再到秋闱,能中的就屈指可数了。

        至于进士,这些年来,也就岳贵山一个。

        他和宁林本质上根本不算县学里的学生。

        宁林没想到,宁桃这么痛快就同意了他的决定。

        扭头看向宁桃,宁桃冲他笑了笑,“我知道大哥是想通了,既然想回老家,那定然有自己的道理,而且曹大人前几日寄给我的信,说是办书院的事情,上头都批下来了,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就能动工。”

        书院建起来,那就需要更多读书好,优秀的先生来教了。

        不管是县学,还是府学里的先生多少有些不够看。

        像宁林这样的,应该挺受重视的。

        宁林是那种学问好,但是为人处事上多少有些欠缺的孩子,这样的人感觉更适应做学问。

        宁林用力点头,“你们放心吧,我吃了这么大的亏,再不长进那成什么了。”

        他这些日子,想了很多。

        王氏不让他娶范四有自己的道理。

        范四怀恨在心,想要报仇最后算计了他们母子那也情有可原。

        他自己没能看清楚,又怪得了谁。

        谁都有自己的原因,可要是真论起来,他也并非无辜的。

        因果这种事情……

        所以,他想了很多,他这样的性子,被人一捧就不知道天南地北,从小到大都没变过,与其去混官场,还不如像刘泊一样,安安份份的当个先生。

        宁香原来还想再劝他几句。

        读书那么多年,为的是什么呀,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

        结果他听说完,突然就把心思给放了下来。

        宁香笑道:“你能这样想自然再好不过,若是你将来不想当先生了,咱们也能帮你谋个一官半职的,倒是不耽搁什么。”

        宁林说走就走。

        辞别了宁香,第二日便离开了。

        宁桃这才知道,他和东桂在公告出来的那一日,便把东西收拾好了。

        临走时,去牢里看了一眼范四,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

        一家人把宁林送到码头。

        宁桃同时给曹大人和彭教谕分别写了封信。

        麻烦两人帮忙照看着宁林。

        送走了宁林,宁桃工部这边也已经准备好了。

        与他一道走的除了安宇,还有几个工匠和两名郎中。

        为了怕大家不服宁桃,张大人特意向圣上请了旨,宁桃算是此行的钦差。

        宁桃:“……”

        总感觉我又升官了。

        事实上职位还是没变。

        工作还是顶在最前头的劳工。

        这一次除了带两车东西之外,还有十八位护卫。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城,在城门口时,瞧见家的马车停在那儿。

        史青凝由兄长陪着来送他。

        宁桃打马过去,笑道:“我听说边城的皮子特别好,待我回来给你带。”

        史青凝眼眶一红,深吸了口气道:“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好香姐姐的。”

        “谢谢。”

        边城离京都差不多二十来天的路程。

        饶是此刻京里已经开始热了起来,一路往北,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到了目的地,宁桃已然把宁香让他准备的夹衣给穿到了身上。

        安宇晚上着了凉,眼泪鼻涕横流。

        徐泽领着人来接他,看他缩着脖子搓着手脸都被冻僵了,再瞧瞧他领来的几个人,要么冷得鼻子发红,要么缩得跟乌龟似的,直抽嘴角。

        宁桃伸手拉了他一下,小声道:“有什么话给我憋着。”

        说完,大声道:“将军,这便是咱们工部的几位技术骨干,此次过来,专门配合将军作演习的,希望咱们这次合作愉快。”

        徐泽呵呵两声,“欢迎,欢迎!”

        身后响起一阵拍手声。

        宁桃一直以为自己身体挺好。

        吃麻麻香,一口气爬五楼没问题,结果,一顿饭没完就开始闹肚子。

        徐泽看他拉得脸都白了,一拍大腿道:“你来的时候带水了吗?”

        “什么水?”

        苏大人道:“老夫带了。”

        说完还跟宁桃科普了一下这水啊土的用法。

        一般人出远门,尤其是自己没去过的地方,得把家乡的水土带上,到时候喝一点就不会水土不服了。

        宁桃:“……”

        这是要吃土。

        结果,土吃了,在路上运了二十来天的水也喝了。

        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宁桃趴在床上有气无力道:“姐夫,给我找个大夫吧,再这么下去,我怕我得下去陪我奶。”

        营里有几个军医,徐泽让人找了年纪最大,经验最丰富的。

        两眼都花了,给宁桃把完脉,倒吸了口气道:“将军,宁大人这情况怕是不太好呀,像是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