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43章

第143章

        宁桃寻声扫了一眼。

        窗户关闭的瞬间,瞧见一个浅浅的身影。

        史青凝今日果然来了。

        遂迈开步子进了教室。

        他回乡两个月,学生们见他还挺激动。

        尤其是三皇孙,搓着手道:“先生,咱们今日做手工可好。”

        宁桃道:“不,我离开这么久了,总得给你做个测验,看看你们这段时间,在我不的时候有没有用功读书吧。”

        昨天晚上他备了一个时辰的课。

        中间还包括一份测试题。

        顺手就给发了下去,亏得只有三个学生,要是人一多,他感觉还不把人给抄死。

        说起这个,宁桃就想起了如今的印刷术。

        也不能说不先进,但是份数少了你印刷成本多高呀。

        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只是他没找到。

        三皇孙望着手里的题,狠狠地抽了几下嘴角。

        宁桃道:“这些题目都是先前我讲过的,最后一道题可能有些难度,不过先前我也提到过,就看你们有没有用心听讲了。”

        皇孙们:“……”

        宁桃趁着大家答题的时候,把接下来要讲的东西又给过了一遍。

        觉得没什么问题,这才开始拿着笔画起了图。

        他家那老宅确实是需要修了。

        老宅的地盘并不算大,满打满算有一亩左右,顶多能隔个前院和后院。

        所以,他直接按四合院的形式画。

        在纸上写写画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下头的小皇孙道:“先生,答完了。”

        他一抬头,他已经拿着试卷起身走了过来。

        宁桃把手里的东西推开,将他的卷子快速过了一遍,笑道:“不错,唯一的小遗憾就是这道题解的有点繁琐了。”

        他顺手把多余的步骤给划了一下。

        小皇孙后面的几节课都没上,但是瞧起来,答得确实不错。

        可见不上课的时候,孩子还是没把数术放下。

        宁桃在试卷上头画了个大拇指的图案。

        小皇孙道:“先生,学生怕是以后不能再来上课了。”

        宁桃心里咯噔一声,想安慰他两句,可又无从开口。

        却见小皇孙道:“先生,以后您能入宫给我讲课吗?”

        宁桃呼吸一窒。

        好么,这性质就有点儿不一样了啊。

        宁桃抖了两下,“自然可以。”

        小皇孙弯弯嘴角,“那咱们一言为定,我回头给惠公公说一声,让他把时间安排好,就差人告诉你。”

        小皇孙说完拿着自己的卷子回到了坐位上。

        二和三的题也答得差不多了,宁桃看了看时间,笑道:“你们两位今日有点慢呀,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都偷懒了。”

        两人齐齐摇头。

        三皇孙道:“先生,最后一道题我不会。”

        二皇孙倒是会,但是答案算出来总感觉怪怪的。

        宁桃把两人的卷子过了一遍,顺手把最后一道题给讲了一遍。

        又出了两道差不多的题,一节课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宁桃带着三人课下踢了会球。

        瞧见史青凝坐在窗户边绣花。

        跟小皇孙说了一声,便走了过去。

        三皇孙瞪着眼睛道:“先生,也不知道避避嫌。”

        二皇孙噗他,“避谁呀,咱们几个谁不知道……”

        三皇孙:“……”

        我不想跟你玩了,扭头找大哥玩去了。

        宁桃自打接到圣旨想了很多。

        关于娶媳妇的事,他也不是考虑一天两天了。

        昨天晚上翻来覆去想了大半夜,也没个什么头绪,只觉得应该和史青凝见个面。

        现在见面了,双方一对眼,他倒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史青凝深吸了口气,把手里的绣棚放下,鼓气勇气道:“宁二哥哥是怕我不同意?”

        宁桃点头。

        感觉也不太恰当。

        又摇了下头。

        史青凝一张脸红的跟滴血似的,“我蛮欢喜的。”

        宁桃心头扑通一跳,张了张嘴又给闭上了,憋了一会才道:“我,我会对你好的。”

        能给的都给。

        说完,猛的转身,就要跟小皇孙们去踢球。

        结果,因为动作太大,把支窗的杆子给碰倒了,窗户“砰”的一声就砸到他的脑门上。

        宁桃:“……”

        众人:“……”

        宫里的窗户木头都比较沉。

        质量也好,而且比家里的要开得大一些。

        这么一砸,宁桃的额角就红了,很快鼓起了一个包。

        小皇孙正要差人去找太医,宁桃忙给制止了,“上课时间到了。”

        三人只得进了教室。

        宁桃头上顶着个包,三皇孙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转了又转,宁桃提醒了好几次,可他就是敛不了神。

        直到宁桃把他喊上来解题。

        三皇孙才心里咯噔一声。

        拿着笔在黑板上写答案时,忍不住小声道:“先生,您疼不疼?”

        现在都发青了。

        宁桃咬牙道:“不疼。”

        撑完了早上的课。

        宁桃顶着额上的包往外走。

        上了车,小武拿出一瓶药酒。

        怕他知道真相后生气,小武在擦之前坦白交待,“这是冰月姐姐给我拿的,咱们车上没有备。”

        宁桃嗯了一声。

        小武抖着手完成了工作。

        也不敢多问,小心翼翼地缩到了车外头。

        宁桃感觉到马车开始走,这才睁开了眼,看了一眼被收到角落里的小瓶子。

        伸手给摸了过来。

        是白白嫩嫩的大肚瓶,上面用细细的玫瑰金色的线画了一只可爱的简笔小猫,猫爪子下头还有一个线团。

        他已经不记得这图是什么画的了,据说在铺子里卖得特别好。

        小姑娘们好像都喜欢这种又萌又软的东西。

        其实他自己也喜欢。

        宁桃回到家,宁香和徐洁刚送走了几位夫人、太太,此刻正准备用午膳。

        小胖这个时候已经睡着了,小呼噜声还挺响,肚皮一鼓一鼓的。

        宁桃凑过去,伸手想捏他的脸,被宁香一把给拉住了,“别动他,好不容易才睡着。”

        这么一凑近,宁香被宁桃身上那浓浓的药酒味给呛得差点吐了,捂住鼻子往后退了退,“你喝酒了?”

        宁桃摇头,他是滴酒就倒。

        这么一扭头,宁香就瞧见他额上的青紫了,“怎么回事?”

        “撞了。”

        宁桃怕她再多问,忙道:“我去陪干爹吃饭了,你们也吃吧。”

        徐洁呵呵两声,“你跑那么快,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宁桃脚下一顿,差点没跳过门槛。

        徐洁乐了:“看来我猜对了。”

        宁桃脚尖一转又折了回来。

        “我决定和两位美女一起用膳,干爹那儿有大头了不着急。”

        说完让小武过去给秦先生说一声。

        宁香挥了挥手,让他别靠近。

        宁桃:“……”

        我又不是屎,你至于这么嫌弃吗?

        宁桃只好自己给自己拔了一份菜,坐到旁边的桌子上去了。

        徐洁觉得新鲜,一边吃一边瞄他,“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昨天她就瞧出来了,这小子虽然白得了一个漂亮媳妇,但是心情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反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别扭感。

        宁桃挥手让人都下去了,这才端着碗过来,结果却被宁香再度嫌弃了,只得又退回去了一米远,不好意思道:“二姐,你当知道要嫁给姐夫时,心情怎么样?”

        徐洁成亲已经好几年了,现在孩子都两个了。

        想了一会道:“好像也没什么吧,反正都那样,像咱们这样的身份这样的人家,你真以为能随心所欲?”

        就像她姑母,据说当年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哥。

        家里人几乎都知道他们两人有情,可惜那位表叔家境不好,徐姑母的身份又在那儿摆着,议亲的时候,谁也没参考她的意见。

        最后嫁给了门当户对的陈家大老爷。

        表叔后来娶了个一个小官家的庶女。

        徐洁说完,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挺心塞,上头给你突然送了个媳妇过来。”

        宁桃确实心塞。

        尤其是想到双方之间的关系,参杂了太多的政治因素之后,就差心梗了。

        要是父母给这么安排,还能反抗一二,现在不管对方是谁,都得照单全收,所以这种感觉,心情能好才怪。

        见他不语。

        宁香道:“你以为光你自己心塞,指不定人家史妹妹更心塞呢。”

        在许多问题面前,两情相悦算个屁啊。

        宁桃一拍桌子道:“谁说我心塞了,我现在突然不塞了。”

        旁的乱七八糟算个屁呀,自己把日子过好才是真的。

        既然早就决定要娶个老婆的,而且现在的媳妇自己也不讨厌,这样已经很成功了。

        徐洁呵呵两声,“拍什么拍,等小胖被你吵醒了,你哄呀。”

        宁桃:“……”

        宁桃一口气吃了两碗饭。

        把汤盘都给舔了。

        徐洁笑话了他两句,他也没在意,抹了下嘴便去上班了。

        宁香这次倒没嫌弃他,送他出去的。

        宁香道:“二毛,你认识的姑娘也不少,我不管你以前想着娶什么样的姑娘做妻子,但现在木已成舟,青凝在这件事里面,并没有什么主动权与话语权,所以,你别总耷拉着一张脸,其实人家小姑娘心里说不定也很委屈。”

        宁桃心头突然一酸。

        其实他也不是排斥找媳妇。

        只不过,心里总有点不情不愿的,毕竟这事是上头直接下的旨。

        跟自己找的总归有些不一样,说白了,就是排斥包办婚姻,想要自由恋爱。

        可转念一想,就他这情况,跟谁恋去呀!

        就像宁香说的,史青凝指不定更委屈。

        两人在这件事上既然都是受害人,为什么还要互相伤害。

        他得抱团取暖。

        所以,他得对小姑娘更好一些。

        宁桃揉了下脸道:“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

        宁香白了他一眼,把他胸前的折子给抚平了,道:“挺明显的。”

        “其实徐家提亲的时候,我也很突然,不过后来想想,嫁给谁不是嫁呀,而且徐泽还喜欢我。”

        宁香的声音很好听。

        说话的时候音调也不高,跟温暖的池水一样,轻轻划过指尖。

        宁桃听得心中一动,“那你现在喜欢他了吗?”

        “说不上来。”

        宁香想了想道:“大概是喜欢的吧,因为他不在的时候我会不习惯。”

        “吃饭的时候少个人会吃得不香,我喜欢看他带着小胖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喜欢看父子两人的笑……”

        所以,生活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美好。

        但美好的东西,却总在不经意间,就留在了你的心里。

        宁桃原先一直以为宁香是喜欢徐泽的。

        起码相比较于先前的几个议亲对象来说,可现在才知道,与他想的有些差别。

        宁香该说的都说了。

        朝后头的小丫环招了招手。

        小丫环把个妆盒递了上来。

        宁香道:“铺子里新出的绢花,前头说要送给青凝一套的,今日你帮我带过去吧。”

        宁桃让小武接了过来。

        跟宁香挥手告别,想了想又道:“别告诉干爹,我受伤了。”

        宁香嫌弃地挥挥手,“你那脑袋要是晚上下衙前能好,我自是不用说,若是好不了……”

        宁桃:“……”

        宁桃总感觉送个绢花有点太刻意了。

        而且还是宁香让送的。

        想了想,让车夫拐了个道,买了一盒点心,又看到新鲜的水果买了一些。

        小武帮忙提着也没敢多话,小心翼翼地上了车。

        结果,还没到工部门口,就被张大人给喊住了:“小宁,快点有个东西就等你了。”

        宁桃只能让小武把东西送去了。

        跟着张大人到了工部,一瞧他们居然又在改进火炮。

        张大人道:“咱们上次不是拉过去了三台吗?”

        在这头检查的好好的,谁知道到了那边,有两台居然坏了,仔细检查,竟然是里面的连接推动杆出了问题。

        柳大人带着工部几个人修了好几天,愣是没修好。

        最后只用一台做了演练,饶是如此,也把北容那群蛮子给吓得目瞪口呆。

        徐泽还吹牛说这次只带来了这三台,还有好些个在京都呢,如今双方睦友好,咱们肯定是不会动这些玩意的。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只要对方老老实实的和他们做生意,那肯定没什么问题。

        否则就真打起来,一炮能轰死你好几十个。

        宁桃道:“连接杆怎么会出问题?”

        边关距离京都是挺远,路也不是很好走,可也不至于把一个铁棍给颠坏了,顶多会有磨损而已。

        张大人道:“柳大人说,看起来不像是人为。”

        这就有点奇怪了,如今既然已经坏了,那么只能想办法改进这一部分了。

        宁桃和安宇都被叫了过来。

        一群嘀嘀咕咕,在工部商量了大半天,最后又敲定了两个方案。

        一是延用原来的部分,全是装配的时候,把这个东西做为易损部件,多装配几个。

        但是同时要加强铁的炼制,无论是韧度还是硬度都得提高上去。

        另一个方案,重新设计一个更好用的。

        宁桃觉得其实前头那个就蛮好用的,不过后来想想也是,如今的冶炼技术再高,也没法与后世相比。

        所以,他决定把火炮里面的一些部件拆开了,到时候重新组装。

        小部件无论是运输还是打造方面会更容易许多。

        关键是就算是旁人把这东西给抢走了,回去后没有图纸根本拼装不起来。

        众人看着眉飞色舞的宁桃狠狠地抽了抽嘴角。

        安宇小声道:“夺笋呐!”

        任务敲定了。

        宁桃就和安宇开始忙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请了两个月假,这么一回来,手上的工作都堆起来了。

        和安宇在工部忙了七八天,他那赐婚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回事。

        宁桃瞧着宁香的肚子肉眼可见的大了一圈。

        徐洁见他盯着肚子发呆,伸手敲了他一记,“三月三的时候你能请一天假吗?”

        宁桃正陪着小胖一道用积木搭房子,被她一敲脑袋歪到了一边,眼神就错了,差点把房子给撞塌了,吓得手忙脚乱地给扶了一把。

        小胖看了他一眼,嘿嘿笑道:“舅舅,笨,舅舅,笨!”

        宁桃伸手捏了他一下,小胖的口水立马就要下来了,他又把他的嘴给合上了,这才道:“三月三你们有事?”

        徐洁无语道:“上巳节。”

        宁桃笑道:“应该不用请假吧,我听几位大人说,那天六部会放一假,大家约好了一起去河边玩。”

        张大人还建议他们去河边蹴鞠呢。

        宁桃个头高跑得快,张大人第一个就把他拉入了自己的队伍。

        徐洁一言难尽道:“你就没想过,约史妹妹出来聊聊天?一起踏个青什么的。”

        宁桃:“……”

        我又没谈过恋爱,哪知道这个。

        徐洁快被他气死了,磨了磨牙道:“我就不该管你的屁事。”

        宁桃道:“得管,得管,你把你那本,京里的人物杂记借我,我让人抄一份,让下人的人都背背,到时候再有人上门,也不用担心招待不周了。”

        徐洁不想跟他说话了。

        拧身去找宁香去了。

        宁香刚把最近收的礼单给核了一遍。

        一扭头瞧见院里茉莉花露出了一个白色的小花苞。

        隐隐飘出一阵香气来,见徐洁过来,忙招手笑道:“姐姐,快看,好看吧!”

        徐洁除了佩剑能看出好坏,花啊草的,一应都不认得,只得点了点头。

        宁香道:“一会我画个花样,让绣娘按这个绣个小孩子的包被,妞妞出生的时候刚好是夏天,里面放点薄薄的棉花就成,包这样的被子一定很好看。”

        徐洁:“……”

        万一你生出来个儿子可怎么办?

        第二日,宁桃原以为宁香不会再来了。

        自打他回来,宁香就和徐洁天天都来报道,秦先生还跟他偷偷说,有个这样的姐姐真好,关键是徐家人也好。

        要是旁的人家,哪有媳妇天天往娘家跑的。

        宁香自己回来帮忙,还把徐洁拉过来帮忙。

        宁桃笑道:“二姐夫也好的。”

        这话倒是不假,反正秦先生对徐家的印象分那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两人刚用过午饭,宁桃打算去衙里,就见徐家的马车又到了。

        宁桃忙跑了过去。

        车里坐着徐洁和宁香两人,这次倒是没带小胖。

        宁香道:“你把秦先生和三弟都带上,二周胡同那里有座二进的宅子,咱们一道去瞧瞧,若是你们都觉得好,咱们就把宅子定下来。”

        宁桃应了一声,回头去找秦先生。

        秦先生正准备盯着宁棋写功课,一听说他要去看宅子,立马把宁棋给喊上了。

        宁棋不太想去,拉着秦先生的衣袖道:“哥,咱们家现在没银子,要不等诈骗案结了,再买也不迟。”

        宁桃道:“银子不是什么事儿。”

        他回老家的时候,多少看了眼账本,大牛说他光是去年一年,就进账三万两,这还不算去年走了两趟商队,还有一趟海运的钱。

        所以,综合算下来,去年保守估计有七八万两到账。

        京里经过这几次洗牌,宅子的价格那是一降再降。

        就宁香说的二周胡同,周边住的可都是三四品的大官儿,一个二进的宅子,七八千两顶天了,如果运气好还能再降一些。

        宁棋还是不放心。

        “马上要给史家下聘了,你给我买宅子,你拿什么下聘礼。”

        宁桃好笑道:“你怎么那么爱操心,有本事你自个儿拿钱出来,不是我说,我得到消息了,三月初那案子就能结,咱们今日只是把这宅子瞧瞧敲定来,晚几天给银子也是可以的。”

        宁棋:“……”

        我怎么没消息。

        徐洁和宁香在前头的马车上。

        宁桃三人在后面,宁棋还是有些不放心,“上次你看的那个宅子,定银退了吗?”

        宁桃点头:“退了。”

        本来想趁宁少源回来看的,结果那一家在宁少源没回来之前把宅子给卖了。

        不过对方当天就把银子给他们退了,在太子没了之前,一家人坐船回老家去了。

        不过退是退了,后来又添给千松寺施粥去了。

        怎么着那五百两都是花了出去。

        不过宁桃没说,后来庄子上的银子到账,他直接给补了回来。

        让他贴家里那是不可能嘀,要么就光明正大的给点,暗戳戳的不行。

        >_<

        二周胡同在宁棋一路的叨叨声中终于到了。

        跳下车,宁桃过去把宁香给扶了下来,转身又把徐洁给扶了下来。

        这一扭头,就见胡同里走出一个茜红色的身影。

        徐洁道:“梁妹妹,好巧!”

        梁姽也和两人打了招呼,抬头看了一眼宁桃道:“恭喜宁二大人。”

        宁桃道:“谢谢,谢谢。”

        梁姽脸一黑,甩给他一个后脑勺,转身上了自家的马车走了。

        宁棋道:“你得罪过她?”

        宁桃耸耸肩,“算是吧。”

        可祖坟的事都过去那么久了,她这气性也是挺大的,每次看到他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宁香看的这座宅子,小是小了些,不过地理位置非常好。

        比起宁桃家还要好上一些,宅子也才翻新过,因为宅子太小了,主家孩子渐渐长大,已然住不开了,对方想换个大宅子,想把小宅子先卖了,再添点钱换个大宅子。

        男主人是户部的五品侍郎。

        知根知底的,宁香觉得还是比较靠谱的。

        秦家虽然主攻桥梁,但在建筑方面都有涉猎,秦先生看了一圈,笑道:“不错,可以买,价格也挺公道的。”

        宁香坐在院里的石墩上对主家太太道:“那我先把定金付了,待手续办好了,再付余款。”

        主家太太笑道:“都听夫人的。”

        宁棋见姐姐要付钱,一时都有点傻眼。

        宁桃忙把银票掏了出来,“就这点钱哪需要你给呀,好像显得我特抠门似的。”

        宁香白了他一眼,“行了吧,我还不知道你。”

        把自己那点家当看的跟眼珠子似的。

        宁桃道:“我这叫精打细算。”

        两人抢了一会,最后还是宁香付的,主家太太先拿了个契约,众人签了字,这事就算定了。

        余下的手续宁香交给侯府的管家去办。

        只等着交余款收宅子了。

        宁棋扭扭捏捏道:“姐,这钱我一定还你。”

        宁香笑道:“算我送你中了秀才的贺礼呗,不过余款我可不管了,应该三月初案子就结了吧,到时候刚好。”

        宁桃哈哈笑道:“你好像比我大方似的。”

        宁香:“……”

        刚才还愁容满面,被感动的不要不要的宁棋,瞬间有点儿:“……”

        我是谁,我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