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41章

第141章

        宁桃与德清谈判很成功,不止从他那儿得了几个货源,还说动他可以在寺里种植山珍。

        不过德清也有个要求。

        让他帮忙把寺里的水渠给修一下。

        红山寺的香火一直很旺,香客每日都不曾断过。

        所以用水量特别大。

        他们便找工匠引了山泉水,但是这段时间水渠坏了。

        原先那个工匠最近身体不太好,请了他儿子过来又不太懂,越弄越不成样,先前还凑合能用,现在完全瘫痪了。

        最近正是庙会的时间用水量特别大。

        总让人去挑水也不是事儿。

        宁桃便去瞧了瞧,原先像水车一样的推水装置坏了。

        宁桃让一星帮忙叫了几个力气大的,把水车先给卸下来,他把坏的地方补好,再重新装上去,这么一弄就差不多到了下午。

        宁桃衣裳上沾了不少的水和泥,也亏得他这次回家住的时间长,包袱里带了几身衣裳。

        宁棋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不过因为给宁桃帮忙,兴奋的不得了。

        连身上的衣裳湿了都没感觉,到了厢房一边换衣裳一边道:“哥,咱们家能不能也弄个这样的,引水多方便呀。”

        宁桃刚才也有想过。

        这个工匠做的,比起旁的水渠又不太一样,有点类似于自来水管,前头还有个龙头。

        而且采水的地方借助了地势。

        弯弯饶饶分了许多,还是藏在地下的,简直完美。

        这样一来,他感觉可以在自家装一个,到了夏天他那风扇还真能派上用场了。

        不过后来想想就他家那小水池,夏天照顾好,浮游生物一大堆,虫子、蚊满天飞的,搞不好屋里都要被熏臭了,所以还是放弃了。

        宁棋见他没搭话,催道:“行不行?”

        “你乐意喝虫子尿,倒是可以试试……”

        宁棋:“……”

        两人收拾好,天已经黑透了。

        只能在山上再留一晚。

        宁棋去年了中了秀才,今年还得参加年终考核。

        因为很多人反应年前考试不怎么方便,天气又太冷,今年索性直接改到了正月里,两人是掐着时间来的,还完愿刚好赶上考试。

        宁桃陪着宁棋在客栈住了两天,待考完赶紧回了老家。

        离开时,德清又送了他两张平符。

        宁桃有点心头发颤,“我这得多久回来还愿。”

        德清白了一星一眼,“宁施主昨日帮咱们修了水渠已是帮了大忙,这是谢礼。”

        宁桃跟他道了声谢,随口便道:“下次有机会再来拜访大师。”

        这才带着宁棋离开。

        宁桃离开京都是才腊月二十三,这一路转了好几个地方回到杨柳县,已过去了一个月,正是正月二十三。

        此刻的杨柳县已然草长莺飞!

        迎春花挂满了城头。

        知道他要回来,二狗他们轮流在城外等着。

        这一日等他的刚好是二狗。

        见到宁桃的身影,二狗立马挥着手喊了一声。

        宁桃一抬头,就见他在城门口一个小酒楼的二楼。

        宁桃笑道:“二狗。”

        二狗应了一声,转身就从楼上跑了下来,到宁桃跟前时,跑得太急差点把宁棋给撞了。

        宁棋忙向旁边挪了挪,宁桃一把拉住他道:“最近怎么样?”

        “蛮好。”

        不止他自己蛮好,他们那生意也蛮好。

        两人上了车边走边聊。

        宁桃先前说要制糖的作坊已经办起来了。

        按照配方倒是产糖了,不过品质却不是那种特别好的白糖。

        宁桃先前收到信时,也差人找了配方,不过大部分都是制红糖的。

        宁桃道:“要不请个师父吧,咱们自己按配方肯定不太行。”

        要么就大量的实验,要么就找人带。

        二狗嘿嘿笑道:“我倒是知道有一位朱老爷子,先前在黄家干了三十年,如今已经回家养老了,只不过他与黄家有约定。”

        不管谁来请他都不答应。

        而且黄家现在每年还给他五两银子。

        约等于养老金。

        若是他不守约定,前头给的那些要一并还回去不说,还有可能吃官司。

        二狗说的黄家,就是茶楼的掌柜一直进货的那一家。

        这一年多的时间内,价格是一涨再涨。

        差不多翻了一倍。

        宁桃知道这年头,都特别注重传承。

        家族之间,父子之间,黄家现在做的几乎都是独门生意。

        宁桃听掌柜说过,之所以一直用黄家的糖,是因为黄家的糖比别人的质量好,别家的糖多少有些杂质,可黄家的糖又绵又软。

        甚至连宫里头都从他这儿进货,可见人家多得意。

        二狗车上刚好有一包他们自己制的糖。

        宁桃一瞧,还真是带着宗红色,不过比起红糖颜色要浅得多。

        宁桃笑道:“要不咱们把这糖作成什么红糖膏之类的,或者红糖花茶,咱们买的那片种甘蔗的地不是有种茶吗?”

        花茶的种类很多,里面可以加入水果。

        可以加入茶叶,也可以加入花瓣,做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泡一杯放一块,简直完美,还能把价格提升上去。

        小姑娘们肯定喜欢买。

        二狗苦哈哈道:“这是解决了红糖,可咱们白糖怎么做?”

        “再找师父呗,不可能说只有那么一位老爷子呀!”

        黄家想做独门生意,想抬高价格,这种行为本身就不太地道,如果他再抬的话,宁桃倒是觉得可以从根本上治理下。

        既然都是糖,为什么非他们家的不可?

        只要把红糖变出花样来,肯定有一袭竞争力的。

        红糖的价格便宜,但是吃起来同样也很好吃。

        同时又根据配方再琢磨白糖,双管齐下。

        说起来挺简单,操作起来却困难重重。

        车子一颠,宁桃手里的茶溅到了衣裳上,宁棋递给他一个帕子,宁桃边擦边道:“黄家这白糖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他们家这配方是如何来的?”

        既然黄家有配方,不可能他们找不到,或者说人家家里传承了几百年。

        还有一点,这年头明明注重家庭传承,为何朱老爷了知道配方。

        按理说就算是他在黄家干的时间再长,这种独门生意,黄家绝对不会让他知道配方的。

        除非这其中有点内情。

        宁桃说完,宁棋随口就道:“指不定这生意本来就是朱家的,只不过被黄家抢了去。”

        二狗道:“还真别说,我和大牛去请老爷子的时候,多少听说了一些。”

        这白糖配方确实是朱家的。

        老爷子一儿一女,家里又做点白糖生意别提日子多好了。

        安安分分的日子特别让人羡慕,可就在朱公子说亲那一年,有一天喝酒打人了,还把人给打死了。

        老爷子没办法最后把配方给卖了,可仅有配方黄家也做不出糖,这才请了老爷子到他们家去工作。

        宁棋嗨了一声,“朱公子打人一事肯定是黄家从中做的手脚。”

        目的就是瞧上了朱家的方子。

        宁桃白了他一眼,“就你话多,给京里去信,让小孙带着大武去历城一趟,若真是如此,咱们倒是捡了个大便宜。”

        二狗:“……”

        “可是孙哥走了,那么谁看家呀。”

        宁棋还是有些不放心宁林。

        宁桃道:“先在姐姐家住一段时间吧,咱们马上也快回去。再说了柱子哥也在京里,怕什么。”

        宁棋:“……”

        二狗在老家也听说范四的事了。

        可这跟宁林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直到此刻他才想起宁林并未随行。

        宁棋简单把情况说了一下,苦笑道:“我大哥最近一直在家里研究佛学,我们怕他一时想不开出家为僧。”

        二狗暗暗咋舌,“他这么痴情。”

        宁家两兄弟同时抽抽嘴角。

        宁桃又跟他聊了一些绣坊的事,知道绣坊里新送来的那位甘姑娘绣活办得好,又没有家人如今就住在绣坊里。

        每天勤勤恳恳的工作,有时间还会带孩子。

        她又能歌擅舞的,小孩儿特别喜欢。

        二狗笑道:“还别说,那位甘姑娘画得画样特别不错,年前有人订了一幅百子图,看了以前的旧花样没瞧上,结果她画了一幅,对方一眼就瞧中了,如今绣出来别提多好看了。”

        宁家两兄弟还是没搭话。

        二狗:“……”

        没觉得我最近总冷场呀。

        宁桃他们行到半道上,大牛领着石头他们已经过来了。

        宁桃和大牛也就大半年没见,结果这货一下子发福了不少。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你一句,我一句,直到宁桃到了王家门口,大牛他们才先行离开。

        跟小伙伴们挥手告别,宁桃才进了王家的门。

        大太太听说他们回来了,带着两个家里的几个媳妇就迎了出来。

        宁桃这一瞧,王家四兄弟的媳妇都在,唯独少了那位新二太太。

        大太太一手拉一个笑道:“老太太这几日一直念叨着说是你们怕是要回来,让咱们去码头瞧着,可巧今日你大舅舅和你表哥他们都有事出去了。”

        大太太又问一些生活上的事情。

        宁桃都一一回答。

        到了老太太那儿,宁桃甫一眼心里咯噔一声。

        他上次见老太太时,觉得她身体还蛮好,可这次一见面,明显感觉人憔悴了不少,头发白的更多了,脸上的皱纹都能开出花儿来。

        不等两人跟老太太见礼,老太太已经起身,抖着手道:“过来,过来让外祖母瞧瞧。”

        老太太一手拉一个,一开口便道:“你娘呢?你娘这些日子可还好。”

        宁桃心里咯噔一声。

        眼角的余光瞥见宁棋扭头看了他一眼。

        大太太在一旁冲他直摇头。

        宁桃笑道:“跟我爹去了扬州,我爹这次算也是小升了,扬州您知道吧,比起赵州可大了不少呢,而且那边风景也好……”

        “扬州啊!”老太太念了几句,喃喃道:“是个好地方,你娘也真是的,怎么这么久不来看看我……”

        老太太跟宁桃聊了七八句之后,突然话锋一转道:“林儿,你与外祖母说实话,你娘是不是出事了?”

        她那双眼睛一瞪,特别的瘆人。

        一双干枯的手紧紧扣住宁桃的手指头。

        且还把宁桃给认成了宁林。

        宁桃吸了口气,道:“您别胡思乱想,我娘她好着呢,我中了状元,大哥也进了翰林院又娶了媳妇,您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她呢,她能过得不好吗?”

        老太太咂咂嘴,“是这个理,是这个理。”

        说完,突然大声道:“饿了,吃饭吧!”

        两人在王家吃过饭,宁桃带着宁棋一起回村。

        大太太将两人送出去,问道:“二毛,你哥这次怎么没回来?”

        他们也是派人打听了,四皇子的事倒是没牵连到宁家,所以,宁林应该没什么事才对。

        宁桃道:“大哥在家里帮忙照顾下姐姐。”

        大太太将信将疑,见两人不说也没再问,随后说到了老太太。

        老太太的情况宁桃也瞧出来了,情况不是太好,有点老年痴呆的迹象,说话颠三倒四,以前晚上都是整觉,可自打去年开始,情况就不太好了,先是隔三差五的头痛,到了后来晚上就睡不都会了。

        每晚都得喝安神汤才行。

        宁桃听得心头一紧,他一直以为王老太太身子骨好着呢。

        起码能活到七八十岁,现在看来,他太想当然了。

        大太太道:“你外祖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娘,如今你二舅舅又随商队出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二毛,你给你爹写信的时候,让你娘有时间回来瞧瞧老太太。”

        宁桃:“……”

        我娘现在还不如老太太呢。

        宁桃深吸了口气道:“我让人找些上好的药材送过来,再打听打听有没有好的大夫给她老人家仔细瞧瞧,她现在只是睡不着,要是能睡着了,想着身体肯定能好起来。”

        大太太苦笑道:“希望吧。”

        离开了王家。

        宁桃这心情就没提起来。

        真是把日子过成狗了。

        深吸了口气道:“大头,咱们今晚先在二狗家住一晚上,明日回家祭祖。”

        他家那个老宅,已经十来年没住过人了。

        就是不塌了,也没办法进了。

        宁棋原来还想着在王家住一晚,结果被大太太三连问,吓得心头砰砰直跳,生怕一不注意把王氏的情况给突突了。

        现在宁桃说去哪他就去哪儿。

        知道,宁桃他们过年要回来祭祖。

        族里早就把东西都准备好了,一应事务都按流程来。

        忙忙碌碌了一早上,把他和宁林两人早就刻好的碑也给立了起来。

        望着一字排开的三块进士碑,族长拍了拍宁棋的肩道:“下一个就看你的了。”

        宁棋被他说得脸一红。

        “我还早着呢。”

        “不早了,不早了,你二哥当年满村子撒欢来着,我还记忆犹新呢,结果一转眼就当大官了……”

        宁桃只能说岁月催人老啊。

        这才几年,族里就去了好几位老人,那可都是瞧着他长大的。

        再想想已经有些神智不清的王老太太。

        宁桃只觉得心头发苦。

        祭完祖,他还特意去祖坟跟老太太唠叨了大半天。

        把这段时间经历的好的,不好的都给老太太突突了。

        离开时天已经黑了。

        宁棋问他,“咱们还在二狗哥家住吗?”

        “不了,住客栈吧。”

        宁棋嗯了一声,想了想道:“要不咱们把老宅给修了吧,以后回来还有个地方住。”

        宁桃双眼一亮,搓搓手道:“这主意不错,我最近跟秦老爷子又学了点造房子的东西,刚好在咱们家实验一下。”

        宁棋:“……”

        算了,等于我没说。

        宁桃请假的时间不多。

        在老家只待了五天。

        这五天,还包括头一天去王家的那一天,再往后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

        去县学看了鼓教谕和先生们,还有许多认识的师兄一起聊了会。

        知道县学的教育依旧不太能上得去。

        现在别说他们县学了,就是整个棉城教育也不是很行。

        先生的水平要么就是秀才,要么就是挂末尾的举人,考了很多次没中进士,最后心灰意冷才放弃的。

        和彭教谕仔细一探讨,宁桃才发现,不管是他们省,还是邻近的几个省,教育水平都不太好,而且这几个省都没有书院。

        三大书院,都集中在东边那一带。

        宁桃道:“要不咱们也办个书院?”

        杨柳县的位置还好,属于三省连接的三角地带。

        如果有个书院,那么吸引来的学生会更多一些,起码周边的几个府的学生都会过来。

        彭教谕道:“办书院哪能那么容易。”

        寒山书院刘家办起来已经好几百年了,传到今日才有了这样的成就和地位。

        紫金书院更别说了,创办书院的可是帝师,还有皇帝题名。

        除了长天书院时间久些,剩下的哪个不是从前朝至今了。

        所以,他们要办书院,除了拿得出手的人牵头之外,还得需要资金。

        宁桃:“……”

        确实目前没这个条件。

        除非他日子不过了,破斧沉舟把手上的银子全给突突了。

        两人正说着,新任知县曹大人来了。

        原先的杜大人因为范家的事立了大功,如今已经升迁了。

        新的知县是年前才走马上任的,宁桃回来因为事情有些急,还没来得及过去。

        刚才听彭教谕说了几句曹大人的事,年轻有为,一点也没有世家子的坏习气,反而一来就勤勤恳恳的。

        如今一见面,忍不住乐了。

        “师兄!”他跟景玉坤混的时候一起吃过饭,还替宁桃讲过题。

        当时曹大人也在翰林院来着,那时候宁桃还没中举人,如今一眨眼,都过去三四年了。

        曹大人也乐了:“看到邸报时,就想着该不会是你吧。”

        现在一见面,才知道还真是。

        曹大人上上下下打量了宁桃一眼,笑道:“比起前两年,又长高了不少。”

        显得他和彭教谕更矮了。

        宁桃被他一说,还特意垫了下脚尖,被曹大人给捶了一下。

        彭教谕见两人如此熟悉,便笑着把宁桃说想办个书院的事提了提。

        曹大人道:“这个想法不错,我可以先写信给知府大人问问,看看上头的意见,如果可以,咱们这可算是大好事。”

        他刚来,还挺愁业绩来着,前任来的时候杨柳县穷啊,结果前任运气好,宁桃他们的合作社一起来,立马带动了本县的经济。

        杜大人这一跃就成了知府,眼馋了不知道多少人。

        他来这里,就知道工作有点不好干呀,稳扎稳打的过去也不是不可。

        可他还年轻,还有更大的雄心壮志。

        现在宁桃这个提议,简直给他面前的混沌劈开了一道缝隙。

        曹大人又跟宁桃聊了一些细节。

        若真是建书院的话,那么选址他想争取在本县。

        资金方面,希望朝廷能下发一部分。

        省里、府城,再加上县里,差不多钱就足够了,只要能找到好的先生,这事就成功了一大半。

        而且杨柳县交通方便,不愁没有生源。

        曹大人说干就干,临走时,非让宁桃等他晚上一起吃饭。

        宁桃笑道:“曹师兄性子还是这么着急。”

        彭教谕道:“急脾气好呀!”

        要是真办了书院,他感觉自己的位置也能挪一挪。

        宁桃直到第四天,才有机会去合作社看了看。

        上次二狗跟他提了一下,要把合作社扩大经营,不料爬上山头,二狗一比划,宁桃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约等于,目前附近这几个村子的地盘都成他们的了。

        二狗道:“什么叫咱们的呀,只是与咱们合作了。”

        因为他们村的村民跟着他们合作都赚了钱,邻村的早就蠢蠢欲动了,一听说二狗要扩大范围,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挤破头来他们这里报名。

        说什么,把地卖给他们都行。

        最后,一统计他们附近沿着山脉而居的几个村子都入股了。

        而他们的生意,也在这一年内,又在南边扩了两个省。

        山货的数量和总类比以前更多了不少。

        宁桃仔细一算,他们这生意到了现在,也快七八年了。

        从最初自己上门,一车一车的货自己收,再到后来,旁人送进来……

        来来往往,折腾了好几年。

        直到后来和范二合作了,生意才大了起来。

        如今想想,当时几个人可是连买糖钱都没有的。

        就算是他,一个月连一两银子的月例也没,现在基本上都已经财务自由了。

        几人从山上下来,经过族学时。

        宁桃才发现,才一年没回来,宁家的族学已经扩大了一倍。

        原先的小破屋,也翻新了一下,还加盖了一排的屋子,院墙外种上了不少的花草,杨柳县春天来的得早,此刻院里开了不少的花儿,特别的有生机。

        院里的长廊里,十来个学生捧着书正背课文呢。

        屋后也有一大片的竹子,被风一吹沙沙的响,别提多撩动人心了。

        二狗道:“你猜猜咱们现在有多少个学生。”

        宁桃还没开口,就听二狗道:“往多了猜。”

        “上百个?”

        二狗笑道:“可不是。”

        因为合作社的关系,他们村率先脱贫了,有了钱大家就想做点别的事情。

        这年头人人都信奉一句话——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族学就这么慢慢起来了。

        现在村里的孩子,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能识得几个字的。

        先生也从一个变成了如今的五个。

        连二狗老丈人都在里面教书呢,学生也从原来只有宁家人,到了村里孩子都来,直到现在,参与他们合作社的家里有孩子也都送来了。

        所以,何止上百个。

        现在族学也是按年龄或者学习时间分的。

        一共有三个年级,六个班,去年参加县试的,也有十来个人,过的还有七八个呢,那七八个又被分到了一个班,请了更好的先生来。

        总之,宁家的族学现在已经不需要靠宁桃他们家与族里那几个有钱的大户来顶着了。

        所有的资金费用,都是由合作社拔过来的。

        如果学习好,有机会参加科举的,族学还会奖励你钱。

        比如县试过一个人,合作社不止奖励学生,还会奖励先生,府试过了奖励会更高一等,要是过了秀才那就更不得了了。

        所以,族学里的先生教起学生来别提多用心了。

        族学还会定期请一些德高望重或者有手艺的人来给村民上课。

        二狗得意道:“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