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39章

第139章

        宁桃与史家兄妹一起给梁大人和梁夫人见了礼。

        宁桃道:“爹,我去那边施粥了,你们先进去吧。”

        宁少源和秦先生与梁家三口一起进了寺里。

        史家兄妹也与他一道走了。

        史四见人不太多,便溜到了宁桃跟前,小声道:“你爹约了梁家一起来上香?”

        宁桃估摸着有可能是这样。

        但是知道也要假装不知道,“偶遇吧,今日这么大的日子。”

        史四不死心,“我听说京里人都说,这次你爹回来,梁大人头一个登门拜访了,你们家与梁家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宁桃瞥了他一眼,“师兄你是不是有点太八卦了。”

        史四不置可否。

        宁桃这么一瞥,瞧出他脸上带有桃花色。

        再看他一个劲地打听宁家与梁家的事,便笑道:“师兄今年十九了吧,梁姑娘今年也十六了,我记得梁姑娘与二姑娘关系不错……”

        梁姽又生得美貌。

        且性子高冷,有很多男人就专门喜欢这样的。

        史四脸一红,“那你给我个准话,你对梁姑娘有没有想法。”

        “没有。”

        宁桃说完,叹息道:“我是没有,但是我爹和梁大人有,要是师兄真喜欢梁姑娘,不如让家里人先去游说游说。”

        “再不行,自己表示表示。”

        史四其实也不差的。

        只不过运气不好,母亲去了逝了,今年没能参加春闱。

        不过,以他的年纪目前这个举人身份已经很不简单了,而且据说当时名次还蛮靠前的。

        史四还在孝期。

        不过家里大人确实是可以了。

        于是,跟宁道了谢,便回去施粥去了。

        宁桃手下不停,一会和小武两人就发完了一桶。

        直到面前再也没人过来,他才入下手里的勺子,一扭头就见小胖和史青凝两人坐在不远处的小凳子上。

        平时跟猴一样的孩子,到了此刻特别的安静。

        眼巴巴地看着史青凝的手。

        小武笑道:“史姑娘真有办法,咱们怎么带都不行,偏偏她一个人就搞定了。”

        宁桃瞥了他一眼。

        小武立马闭了嘴,讪讪地还伸手打了自己两下。

        宁桃道:“行了,说实话那个冰月是不是又来找过你。”

        小武脸一红,吱吱唔唔道:“就是,就是给奴才送了个鞋垫。”

        宁桃呵呵两声,“这种东西你也敢收?你不怕她将来非你不嫁。”

        小武脸更红。

        宁桃原先还想着让他跟红红凑一对,结果,信发出去二狗让媳妇帮忙一问,人家红红还不乐意,他就没好意思找小武聊。

        也亏得红红没同意,不然可就尴尬了。

        宁桃道:“你年纪也不小了。”

        小武刚嗯了一声,立马道:“公子,奴才还小呢,奴才这个头一直没长。”

        宁桃好笑地敲了他一记。

        宁桃过去揉了揉小胖的头,笑道:“玩好了吗?玩好了咱们去找你外祖吧。”

        小胖用小胖手挥开头上的爪子,表示还要和史青凝玩。

        宁桃继续游说。

        小胖就是不理他,眼巴巴地看着史青凝。

        史青凝把手里的小老鼠递给他,“这个送给你,你和舅舅一道去吃饭好不好。”

        小胖立马欢喜了起来,脆生生地应了一个字“好”。

        宁桃将他给捞了起来,道:“这次倒是吐字清晰了。”

        史青凝笑着跟两人挥手告别。

        宁桃抱着小胖刚走到厢房门口,怀里的小胖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老,老……”

        宁桃一瞧,好么,手帕折的老鼠被他玩了一路,不知道怎么就给散了。

        孩子到了现在哭着要老鼠。

        宁少源听到哭声赶紧出来。

        一把将孩子给夺了过来,不由分说就要骂宁桃一大把年纪了还欺负小孩。

        宁桃无语道:“哪是我欺负他,你说小胖子你为什么哭。”

        “别给孩子乱取外号,咱们现在是胖,将来就瘦了,长大好看着呢。”

        “你小时候生下来还特别黑呢,瞧瞧现在,肤白貌美的!”

        宁桃简直哭笑不得。

        啥叫肤白貌美,他这明明叫玉树临风。

        秦先生也跟着哄,结果小胖哭得更凶,嘴里喊着:“咿,咿……”

        宁少源:“……”

        宁桃大概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了。

        把姨喊不清,就成了拐着弯儿的咿,咿咿呀呀的倒像是唱戏。

        于是,把他手里的帕子拿过来道:“别哭了,舅舅给你折个。”

        小胖一听这个立马不哭了,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盯着宁桃,宁少源把孩子抱回屋里,宁桃也跟着进门,坐在孩子对面两只手都快把帕子给揪烂了,还是没折好。

        时间越久小胖越急噪,撇撇嘴又要哭。

        宁桃一咬牙道:“别哭了,带你去找史妹妹。”

        宁少源心头咯噔一声。

        脱口而出,“这帕子是史姑娘的?”

        宁桃扛着小胖已经出了门,“可不是,你以为你儿子还能绣花咋的。”

        又想起他爹说史青凝太娇气,于是,回头笑道:“小胖刚才可是人家哄好的,别看人小姑娘娇气,带孩子可在行了。”

        宁少源气得直瞪眼。

        宁桃抱着小胖刚下台阶,就见梁姽一脸冷漠地看着他道:“没想到,宁二大人还能发现旁人的优点,可真是不容易呀。”

        宁桃微微一笑,顺嘴就唱了起来:“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梁姽:“……”

        宁桃抱着小胖去找史青凝。

        梁姽一问也跟着来了。

        宁桃也没搭理她,抱着孩子往前走。

        梁姽跟不上他的步伐,跑得都有点出汗了,气道:“宁二大人这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我也要找史姐姐,你这倒好故意把我甩这么远。”

        宁桃头也不回,对小胖道:“胖子哎,咱们来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吧,咱们跑让姽姨追咱们……”

        小胖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什么都懂,用力拍着手,流着口水道:“好,好!追,追!”

        宁桃抱着小胖跑得更欢了,嘴里还呼啸着:“快跑呀,抓小娃娃的来了。”

        梁姽气得直跺脚。

        小武站在原地看了梁姽一眼,又看了看跑远的宁桃,不好意思道:“梁姑娘,奴才先走一步了,您慢些不着急,奴才与史姑娘说一声让她等着您。”

        宁桃抱着小胖一遛烟的跑到了前头施粥的地方。

        现在来领粥的香客寥寥无几,史家也就是史四一个人站在那里给人分粥。

        史青凝披着个白色斗蓬,坐在风吹不到的地方。

        宁桃不好意思道:“我们家小胖刚才不小心把小老鼠给玩散了,我也不会折只能来找你了。”

        史青凝接过帕子快速折好。

        小胖立马开心了起来。

        宁桃道:“你教教我吧,万一一会他又散了。”

        总不能来来回回扛个胖子一直跑。

        史青凝又翻出一条帕子,一步步的给他讲解。

        宁桃觉得他是眼睛会了,脑子懂了,然而,一上手立马就露馅了。

        史青凝教他第三遍时,梁姽气喘吁吁的终于到了,一看宁桃笨手笨脚的模样,忍不住呵呵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呢,原来是学这个,你怎么不早说,我也会的。”

        宁桃道:“害,这也怪不得我呀,谁叫我们家小胖就认准了青姨呢,姽姨是不成的。”

        梁姽怎能听不出他嘴里那阴阳怪气的叫法。

        绞着手里的帕子道:“史姐姐你不是说了,要陪我去藏骨塔的么,现在可以去了吗?”

        “等会,我还没学会呢。”

        史青凝:“……”

        她一直觉得宁桃动手能力挺强的。

        宁桃也以为自己动手能力挺强的,谁知道这一只老鼠折了三四遍,帕子都被摸黑了,还没摸出门道来。

        小武在旁提醒了他好几句。

        结果,越提醒他越懵。

        到了后来,索性把帕子丢给小武,“你行你上。”

        小武刚才边看边在脑内演了两遍,现在一接手,哗啦啦地折好了。

        四周一片寂静。

        望着手里的老鼠,小武咽了咽口水。

        弱弱地想要拉着尾巴的部分给折开,结果宁桃一把给夺了过去,笑道:“不错,以后这事就交给你了,小胖来咱家就你来带吧。”

        梁姽见他终于弄好了,拉着史青凝就要走。

        宁桃道:“等会,我也想去看看。”

        梁姽再三警告不许胡来,只许看不许动手。

        宁桃用力点头,让小武把小胖给看好了,不行就还给宁少源,他还是个宝宝呢,天天让他带孩子,简直是折磨。

        小武苦哈哈的跟奶娘一道把小胖给哄走了。

        史四在旁蹲了好一会了,一直插不上话,见几人要走,立马把勺子给了史三,“我与你们一道去,这么久以来,我还没见识过藏骨塔。”

        史三多少知道史四的心思,也没阻拦,和史青凝使了个眼色。

        梁姽和史青凝天前头,后头跟了宁桃和史四。

        史四小声道:“师弟,你今天表现的不错哦!”

        说完还给宁桃抛了个媚眼。

        宁桃一阵恶寒,“那你加油!”

        史四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连脚步都快了一些,不一会就将宁桃给甩到了后头,自己凑上前去。

        宁桃这次跟着梁姽,把整个塔算是都看得差不多了。

        真如册上记录的一样,里面没什么看头,主要是地基与外头的光点上。

        从藏骨塔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小武被风吹得鼻子通红,特意来找他一起过去用斋。

        梁姽拉着史青凝道:“史姐姐今日与我一起吧!”

        史青凝看了看自家哥哥。

        梁姽笑道:“三哥和四哥也一道。”

        宁桃不置可否,在塔下就与几人告别,结果回到厢房就瞧见一屋子的人。

        仅一眼,宁桃就心里咯噔一声。

        他爹真是个人才。

        左手边坐着梁大人,右手边坐着仇大人,对着坐着秦先生,孙大人和宋大人两人正围着屋里的那一株睡莲在评头论足。

        也不知道寺里是怎么养的,这个季节居然还开着花。

        屋里一阵莲香。

        奶娘抱着小胖在屋里的枕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宁桃挨个儿与大家见了礼。

        原以为人就这么到齐可以开饭了,岂知,一转身,张大人挺着大肚子和杨大人一并过来了……

        宁桃:“……”

        他太天真了。

        以为他爹这是把他看上的那四家人齐聚一堂。

        谁料,人家还有后手。

        待饭菜上了桌,宁桃打眼一扫,开了两桌席满满当当的。

        黄先生和刘先生两人也一并过来了,乱七八糟有一些他认得的,不认得的。

        这么一搅和倒是不显得宁少源刻意了。

        小武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老爷果然还是老爷。”

        这事要是让他办,绝对想不了这么周道。

        而且选的这个地方旁人也说不出什么来,大家都趁这个日子来上香,碰了面就顺便聊几句,谁也说不出他们这是在聚会呀。

        宁桃一想,还真是,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京都这么大,寺庙就这么多,有名的寺庙也就这么两三个,能不碰到一起都难。

        要么来施粥,要么来上香。

        这里面除了宁少源要出京之外,还有几位大人也求了外放的职位,

        张大人若不是一部之长,也想拍拍屁股走人。

        梁大人吐槽他,“你这就是……”

        太凡了啊!

        很多人一辈子达不到的高度,他却还嫌弃上了。

        张大人苦哈哈道:“我若是在吏部或者户部,那我可真是舍不得离开了,可咱们工部有什么呀……”

        说起来,工部在六部中的地位一向都是垫底的。

        若不是北容进犯,工部到这会怕是还是人嫌弃的呢。

        而且外放自在呀,仇大人不乐意回京还不是因为外头好,天高皇帝远自己一个人说了算。

        到了后来居然成了羡慕大会,你羡慕我,我羡慕你!

        这顿饭吃完,众人就纷纷散了。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宁桃问宁少源:“您今日这一出又是为什么唱啊?”

        宁少源抬了抬眼皮,“大家只是碰巧而已,你不要多想。”

        其实秦先生与他看的那四家,说真的哪个姑娘他都没见过。

        刚才趁着与大家聊天,多少把几位有给相看了一二。

        正如宁桃说的那样,梁姑娘美是美,性格有点强势,梁大人年纪大了,想吃块点心都能从手里夺下来。

        这样的姑娘宁少源也心有余悸。

        不过确实这也是孝顺,但是这样的方式往往让人不太能接受。

        说实话,别看王氏现在有点糊涂了,当时做姑娘时,虽然算不是什么天香国色,性子也不软和,但对他还是蛮好的,尤其是他教王氏读书识字时,王氏特别的认真。

        可这梁姑娘,宁少源当时就超了一身的白毛汗。

        都不敢想以后跟宁桃在一起,家里会不会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宁桃的脾气看着好,实际上特别差,不容许别人越雷池一步,否则非跟你讧。

        所以,梁姑娘第一个被排除了。

        宋姑娘和孙姑娘他也见了,孙姑娘有长姐范,什么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宋姑娘能说会道的。

        宁少源脸一黑,“这事我不管了,等来年开春了再说吧。”

        虽然他不想承认自家儿子多优秀,可是这几个姑娘相看下来,宁少源总感觉心里少了点什么。

        其实他抱着最大期望的是仇姑娘,毕竟仇大人与他已经密切联系两年有余了。

        仇大人又经常不经意间提到,女儿给他绣了个腰带,女儿给他做的鞋子又软又舒服。

        贤妻良母的形象慢慢渗透了进来。

        仇姑娘是长得蛮可以,但是仇夫人那精明劲儿,宁少源看得有些头大,而仇姑娘与仇夫人又恰恰相反,乖巧有余灵力不足。

        俗话说的,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宁桃看向秦先生,“这又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吧。”

        秦先生道:“走,陪我给你干娘上柱香去,让她保佑你。”

        宁桃已经对这句话免疫了,陪着秦先生给六太太添了些香油,宁桃见秦先生嘀嘀咕咕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见他不吭声,秦先生还催他有什么话赶紧说。

        宁桃想了想道:“干娘,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干爹的。”

        秦先生心头一暖,附和道:“听见没,桃子特别孝顺,我以后就住在家里让他给我养老了,桃子还给我开了一大片地,种了麦子和花,待明年麦子熟了,我拿来给你瞧瞧。”

        宁桃心下一跳,他那麦子可不是用来吃的。

        从千松寺回来,宁少源就带着王氏去了扬州。

        顺风顺水的话,年前就能到。

        还能在扬州过一个年。

        徐泽也是过完腊八就走了,不过他是带着东西一并走的,所以,天不亮就出发,宁桃几乎一整夜没睡。

        清点了火炮,又检查看了各个部件,忙前忙后,直到送走了徐泽才回家睡了一觉。

        这在之前,入了腊月,宁桃和工部的一群人就开始检查徐泽他们要带的东西。

        整整忙活了好几天,腊八那日从千松寺回来,一直忙到徐泽离开。

        此次跟徐泽一道走的还有柳大人与工部的几位郎中和工匠,以备不时之需。

        本来张大人想让宁桃跟过去的。

        不过被徐泽给拒绝了,他还指望宁桃帮忙看着家呢。

        宁少源和徐泽这一走。

        宁香的情绪起伏就有点大。

        宁桃白天在衙里忙,下班领着宁棋一道去看看她,陪她解解闷,如此过了十来天,一晃就到了腊月二十三年。

        衙门都开始封印了。

        宁桃他们的年假也开始了。

        宁桃先前就与张大人说好了,他得回家去祭祖,这事一拖就是好几个月。

        张大人现在手头上已经不是那么着急了。

        便给宁桃放了一个月假。

        再加上年假,前前后后算起来差不多有二个月。

        宁桃放假的前一天,就让人把东西给收拾好了,这次他除了回老家之外,还得去秦家,顺道再去一趟书院。

        也得去红山寺还个愿,毕竟德清给了他平安符来着。

        这么算起来,时间全花在路了。

        想想都心疼。

        临走前,他去看了看宁香。

        不想史青凝也在她那儿,宁香笑道:“你放心吧,我跟青凝说好了,没事过来陪我说说话,再过段时间二姐和夫人都进京了,你不必担心我。”

        宁桃也不担心她,徐家现在人手很足,他就是挺担心宁林。

        他前几天找宁林聊过了,他不乐意出京。

        宁桃把他放在家里心里有点不安。

        宁香道:“我派几个侍卫过去每日轮流守着,你那边要是有信得过的人,也留两个盯着他,若是实不行,让他先住我这边来。”

        宁桃你这心可真够大的,也不怕他在这住住,你儿子都能背《地藏经》了。

        和宁香商量好了宁林的事,宁桃把小孙给留了下来,与东桂一道看着宁林,再加上宁香派过来的几个侍卫,宁家那二进小院被围得跟铁桶似的。

        宁桃便带着宁棋和秦先生一道出发了。

        宁桃坐在车上,忍不住道:“干爹,您说什么时候咱们的交通工具能升升级。”

        他仔细算过了,这两个月看着假期挺长,实际上先去秦家得花六七天的时间,从秦家到红山寺少说也得七八天,再回到老家,又得好几天,这么一来差不多二十天就过去了。最后再回来还得半个月。

        在路上差不多耗了四十天,他仔细算了一下,在老家顶多能住五个晚上。

        吐血!太不值了,时间就是生命啊,如此浪费生命是要遭天遣的,所以古人不出门,一出门就不好回来了。

        秦先生道:“哪能那么容易。”

        这话倒是不假。

        不过要是能有火车,他感觉这速度就快多了。

        就算是蒸汽火车也行呀。

        这么一想,宁桃突然觉得其实还是可以实现的。

        只不过这绝对是一个人干不成的。

        秦先生发现,自打宁桃说什么要增加交通工具的速度,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在马车拿着一些小玩意,各种摆弄,晚上住店时,便拿着笔在纸上画图,秦先生凑过去一瞧,就见他管这玩意叫什么——蒸汽火车。

        外形像个长龙一样,一节一节的。

        他记得宁桃前头也做过一个这样的小玩具,不过只有三节车厢。

        还被胖毅给拿来装石头和土玩了。

        宁桃道:“就是那个,只不过这次的动力不太一样。”

        那个小玩意纯粹就是个玩具,外形虽然像火车,但是跟铁皮青蛙啊,玩具小汽车都差不多,只要拧动钥匙一般就能自己运动一会。

        利用的纯粹是齿轮的转动。

        但是蒸汽火车,那就不一样了,靠的是蒸汽的膨胀做功,推动活塞往复运动,再通过一些连杆啊之类的,带动机车动轮转动,从而牵动火车前进。

        具体怎么操作他还不知道,所以得反复实验。

        但概念基本就是这样子。

        秦先生听得有点懵。

        宁棋倒是听得双眼一亮,“二哥,我能不能参与。”

        他最近跟着安宇和宁桃偶尔学学这方面的东西,以前总听人带着点轻蔑的语气提到木匠啊,工匠之类的。

        可你越了解的多,越像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会越来越喜欢。

        宁桃把他的大脑袋推开,解释道:“您看见过煮饭吧,冒出来的那个汽,有时候你把锅盖盖得太紧了,汽大的话就会把锅盖给顶翻。”

        所以,蒸汽的力量是非常大的。

        只要启动开来,有了惯性作用,速度就跟上了。

        宁桃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这种东西指不定一辈子都给他搞不出来。

        但是若真搞出来了,那以后回家就方便多了。

        秦先生也觉得稀罕,便与他一道儿研究。

        宁棋也想参与,但是宁桃给他规定了时间,早上读书,下午才能动动手,至于晚上你得回去练字,刷题,别以为在路上你就能放松。

        宁棋梗着脖子道:“你这样子简直跟爹一毛一样,一毛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