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37章

第137章

        宁桃趁着小皇孙有点时间,把他这几日给二和三讲的,给他也讲了讲。

        三皇孙道:“先生说,火枪里面用的齿轮就是用这种方法计算起来,可惜我昨日回去计算了大半天,也没计算成功。”

        宁桃道:“那明日上课咱们再一道计算一次。”

        三皇孙用力点头,“那咱们能跟您一道做个模型什么的吗?”

        上次宁桃拿了个小船,就是说给他们做个测验,谁测验得满分,那小船就归谁。

        结果他没能得到。

        被老二给拿走了,他借着玩的时候给摔到了地上,老二差点跟他绝交。

        他就发誓要做一个出来还给老二。

        宁桃道:“可以呀,不过咱们先得把该学的都学学,该过的都过过不是,所以,你们两人要是表现好,咱们就能多余点时间,到时候带你们做个小模具还是不成问题的。”

        三皇孙欢呼一声,一扭头就瞧见他大哥目光幽怨地看着他们。

        “别太过分啊!”

        在一个连课都没法正常上的孩子面前收敛点儿。

        宁桃从宫里出来,柳大人告诉他,他那两条小船已经做好了。

        上面的漆也给上了,至于图案么,那工匠就管不了,问他是带回去自己晒,还是放在那里等晒好了再拿回去。

        宁桃这船从规划到出成品,已经三四个月了。

        想了想道:“那给我送回去吧,我趁着这段时间把图案给画上,来年开了春就可以下水了。”

        他那船也就三米多,自家玩的小船儿。

        宁桃差小武回去找人把船给弄了回去。

        在工部混了一下午,和安宇两人把这几日准备的风扇给磨出了两个样品。

        这年头没有电,要么水力,要么风力。

        可风扇这东西是放到屋里的,这两个力都不管用,只能靠人力。

        宁桃就想着,能不能节省人力的方法,让风扇自动运动。

        毕竟,你白天热了,有丫环小厮,晚上睡着了总不能让人不睡觉,一直帮你转风扇吧。

        这东西是挺好,就是有点费丫环。

        安宇听他说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除非把能量储存起来。”

        不过要储存能量……

        宁桃黑线,你让他一个建房子的,再转行搞物理,而且还没有任何资料的基础上,简直是痴人说梦。

        两人争论了小半个时辰,也没有好的解决方法。

        现在顶多就是利用齿轮最简单的搭配在一起,人工摇起来不费力。

        宁桃试了一会,觉得还是不太满意。

        张大人刚好这个时候进来,见他大冷天的在那儿试风,一把将人给拉开了,“这么冷你还吹,小心生病了。”

        宁桃道:“大人,您说如果把水车和风扇连在一起,是不是太奢侈了。”

        张大人道:“可不是,一般人用不起。”

        他顿了顿又道:“倒是你家可以,你那边不是有个池塘么?不过话说回来,池塘那么小,能有多少推力呀。”

        这话把宁桃给打击的。

        难不成他还得引活水进宅呀,就算是想引,在京都引不进来。

        所以,目前来说想凉快只能用这种费丫环的方式了。

        宁桃刚出衙门大门,就见徐家的马车停在外头。

        大猫冲他高声道:“二舅爷快上车。”

        宁桃对于二舅爷这样的称呼很不适应,领着小武一道上了车。

        可车里不见徐泽。

        倒是摞了好几个玩具,都是从宁桃那儿给扒拉过来的。

        宁桃把玩具捡起来,心疼得不行。

        熊孩子就这么不爱惜你舅舅的劳动成果。

        大猫道:“小世子吵着要吃栗子,侯爷带着去买了。”

        宁桃便坐在车里等了一会,顺手拿起旁边的《三字经》,结果这一瞧就瞧着有些眼熟。

        翻了翻,宁桃唤大毛,“这是我的书?”

        还是他初读书时宁少源给他发的那一本。

        因为小时候一直是老太太带着。

        老太太又不怎么识字。

        什么也没教过他,宁少源处理完老太太的丧事,就开始着手他的教育问题。

        背书倒是不难,难就难在字上头。

        当时他字总写不好,有许多写了就忘,一转头又写成了简体。

        他又不是真的小孩,完全没读过书不认识字,那样学起来倒真是容易了,你教个啥就是啥,可他偏偏上了十来年的学,有些字你说写了十来年了,结果一转身人家告诉你,不是这么写的,得重新删除再写。

        那段时间能磨得他生无可恋,也就是那个时候,宁少源一直觉得他朽木不可雕,被老太太惯坏了。

        自己不够努力不说,还调皮,一错再错,错了再犯。

        而这上头的字,就是他初学时记上去的,还有许多是简体。

        没少被批评教育。

        下面画横线的简体字,每个都让他练过几十遍。

        大猫笑道:“可不是,前些日子说是要给世子启蒙,侯爷特意去老爷那边要来的,说是要讨个好兆头,让咱们世子将来也能一登金榜。”

        宁桃随手翻了翻,笑道:“那也该找他大舅舅小时候用过的,大哥小时候比我字好,学问好……”

        大猫不敢评论,只得讪讪地笑道:“您喝茶,咱们赵州的特产,还是夫人亲手种的,亲自制的茶,侯爷就好这一口。”

        得了!

        又被人喂了一嘴的狗粮。

        徐泽抱着儿子回来,掀开帘子就见宁桃坐在里头。

        毅哥儿自打回京,在宁桃那儿玩过几次,从宁桃那里扫荡过好几个玩具。

        如今一看宁桃,立马伸着小胖手扑了过来,“旧旧,旧旧……玩,玩!”

        宁桃伸手就要给他擦口水,徐泽忙塞给他一个帕子,“你手脏不脏,别乱动孩子的嘴。”

        宁桃脸黑了黑,“我记得你以前尿尿都不洗手就拿着点心吃。”

        徐泽踹他,“给我留点面子。”

        “别在孩子面前乱说我的坏话,将来孩子有样学样。”

        好么,当爸爸了就是不一样了。

        宁桃道:“你来找我什么事?”

        现在可是紧要关头,喝酒吃肉各种聚会是不允许的。

        徐泽道:“我们家孩子不是启蒙了吗?我一个武将又教不了什么东西,你姐现在也快给我生闺女了,所以我想着你成天也没什么事,又教孩子有经验,所以就让你也教教他。”

        宁桃看了一眼怀里二岁三个月的肉球。

        默默把孩子还了回去,“连话都不会说,上什么学。”

        刚才大猫说要给世子启蒙,他还想着这小子几天不见语言突飞猛进呀,结果一见面,舅舅叫旧旧,玩具叫玩。

        至今还只会单音,这种启蒙啥?

        他又不搞早教班的,你横着竖着的都能抱着来上课。

        徐泽见他如此嫌弃自家儿子,忍不住又踹他他一脚,“你做个人成不成,这可是你亲外甥,你就是替你姐姐分担分担也成呀。”

        宁桃无语道:“我一个大男人,是会给他换尿布还是喂奶呀,你把一个吃饭尿尿生活不能自理的送到我那儿,我教他什么?”

        教他破坏我那些劳动成果?

        徐泽不甘心道:“谁让你管那些了,你以为我家请不起丫头婆子。”

        宁桃呵呵,“那你请个能教他说话的呀。”

        这可把徐泽给气得直喘粗气,他算是明白了,自打宁桃个头赶上他之后,就开始目无尊长了,如今连幼小也欺负。

        不过徐泽铁了心要让他收下自家儿子。

        连骂带诱惑,最后宁桃决定,以后每次休沐来他家玩。

        徐泽道:“早这么说不就得了,那你快些下车吧,咱们得回去了,不然你姐该着急了。”

        什么玩意?

        宁桃望着十字路口,再看看外面已经飘起的雪花。

        这里离他家至少得一刻多钟呀。

        徐泽说什么也不肯送他回去了。

        宁桃气得踹了他两脚下了车。

        徐泽掀开帘子,让胖儿子和舅舅再见。

        宁桃翻了个白眼,“见你个大头鬼。”

        结果,一转头就瞧见一辆马车在他旁边停了下来。

        王大人掀开帘子笑道:“小宁大人咱们顺路上来吧。”

        宁桃不太想上去。

        隐隐约约猜到了他这是故意在这儿堵自己。

        怕是刚才徐泽上车时,就瞧见王家的马车一直跟着,这才到半道把他给赶了下来。

        当了侯爷,宁桃发现原先那位直肠子的小伙伴,已经懂得了许多弯弯绕绕。

        心里虽然抗拒,但是脚还是抬了起来。

        王大人亲手给他倒了杯热茶。

        宁桃道了声谢,抿了两口,就听王大人开口了。

        还是谈太子葬礼的事。

        虽然是按国君礼仪办,但是朝上议了之后,什么仪仗、用度,几乎都只有七成,最后又觉得国库紧张,这两年年景不太好,小皇孙又同意再减两成,等于削减了一半。

        今日就议的这个事。

        史家自然不同意,他们还是觉得既然将来位置是留给自家外甥的。

        那么太子这个亲爹的葬礼应该隆重一些,再由就是把原先为国捐躯的太子妃给提上来。

        他们这样也是替小皇孙争面子,宁桃觉得从史家的角度讲也能说得过去。

        不过坏就坏在,皇帝还活着,你争个毛线呀。

        再说了国库紧张这是不争的事实。

        你是太子没错,可太子被废的还比比皆是,所以你死没死都是个太子,要是你儿子已经上位,给你弄个什么皇帝的封号登登,大操大办父亲的丧事,宁桃觉得还能说得过去。

        毕竟死后追封的事多的是,可现在你爹活着,你儿子也只是代理,就有一群不安份的吵这事,实在有点过分了。

        小皇孙在这个时候更应该低调一些,宁桃觉得自家学生没毛病。

        王大人就是史家的重点发言人之一。

        王大人道:“小宁大人是皇孙的先生,我知道皇孙与小宁大人关系一向极好,最听先生的话,能否……”

        宁桃把茶放下来,微微笑道:“王大人人怕是误会了,我只是一个先生而已。”

        王大人太不会说话了。

        皇孙听他的,这特么要把他往死路上逼吧。

        言官参上几本,他以后还要不要做官了,更何况他们家现在还挂着事呢。

        人家再一联系,别到时候一家子跟韭菜一样让人给割了。

        王大人不好意思道:“瞧我这嘴,出了名的不会说话。”

        宁桃缓缓道:“既然不会说就少说。”

        王大人少说也比宁桃大十来岁。

        被他这一句给堵得脸瞬间就成了猪肝色。

        宁桃看都没看他,继续道:“王大人若是为了皇孙好,那就收起不该有的心思。”

        史家还没上位呢。

        就开始蹦哒了。

        这以后还得了?

        更何况,这位还不是真正的史家人,反而是妹妹嫁给了史大爷。

        王大人胸口起伏,想骂回去,可又不好得罪宁桃。

        宁桃道:“行了,王大人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家也快到了,咱们就此别过来吧。”

        说完,不待马车停稳,便跳了下去。

        小武在外头都听到他的话了,下车后也不敢多问,两人一前一后迎着风雪往回走。

        到了家,宁桃越想越不对劲儿。

        史家现在还在守孝。

        所以,太子这事怎么样都跟他们家压根就没关系。

        手伸的这么长也不怕以后出事。

        秦先生见他回来后就心事重重的,让人把饭摆好了,索性也坐到对面拿着筷子戳了几下,道:“怎么了?今日上朝感觉不好?”

        宁桃把遇上王大人的事给说了一下,默了一会道:“您说,我要不要给史家提个醒,就算是他们嫌弃我多管闲事,也总不能看着他们……”

        得了,这下子感觉他自己手太长了。

        宁桃讪讪地闭了嘴,低头啃玉米。

        秦先生上次收拾衣裳时,见他屋里有料子特别好的。

        后来一问才知道是小皇孙送来的,而这其中还有袜子是史青凝亲手绣的。

        当时秦先生心里就咯噔一下。

        不过,他和宁少源商量过后,都不看好史家。

        主要还是因为史家将来可是国舅,不管史姑娘人品如何,皇亲国戚这样的婚事还是别沾的好。

        这跟王大娶了史家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那是不一样的。

        史青凝可是未来皇帝的小姨。

        多少双眼睛盯着,这样的亲事也不是说秦家和宁家攀不上。

        只不过不符合秦家找媳妇的初忠。

        这阵子出了事,史青凝安心在家里待着,也没去太子府,更没跟着小皇孙一道上课,秦先生以为这事就淡了。

        不料今日他居然操心起史家的事了。

        秦先生在心底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与史家几位爷在一起读过书,按理说他们还是我的学生呢,不过这事咱们别管。”

        宁桃点头。

        秦先生顿了顿又道:“你好些日子没去千松寺了吧,这次腊八节咱们一道去吧,也好上个香添些香油钱,也算是行个善积点德。”

        “你干娘最喜欢喝腊八粥了,咱们得自己熬上两锅。”

        宁桃:“……”

        宁桃第二日去衙里。

        半道上就听人在议论,昨天晚上,史三和史四两兄弟带着妹妹一道进宫求见皇孙了。

        表明了自己一家人对于要给太子葬礼加成那种事情不知情。

        他们家人今年都在家里守孝,本来着回东临府的,因为小皇孙的原因才留了下来,如今怎么会在这件事上添乱。

        那些打着史家旗号的人,他们真的没与之见过面等等……

        总之给自家摘得干干净净。

        此事一传开,而那些吵着要给太子葬礼加成的大人们,纷纷闭了嘴。

        宁桃也暗自松了口气。

        接下太子的事便顺利多了。

        而小皇孙因为不给父亲在这个时候加成的事,反而赢得了一支持的声音。

        一眨眼距离太子的去世就过去了一个来月,百姓已经解除了禁忌,不过宁桃他们还得坚持两个来月。

        宁桃还没等来腊八节,倒是他爹要出京了。

        宁少源在赵州待了三四年了,本来想着再过去待三年。

        不料,今年给他重新安排了个地方——扬州。

        宁桃一听,慕了。

        这地方据说千百年来都特别的繁华,是人人都争着要去的地方。

        而且比赵州大了不少,不过品级么倒是没动。

        宁少源还有点不乐意,说什么那地方不利于王氏养病。

        宁桃嘴贱,随口来了一句,“您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宁少源伸手就抽他,“你懂什么,年纪越大越不愿意挪地方,你以为仇大人不想进京?在那个位置如今都待了九年了。”

        “那是因为他年纪大了,不乐意挪动了。”

        年纪大的人总喜欢旧物,喜欢旧的环境,喜欢旧的人……

        宁桃一直觉得他爹年轻。

        可是仔细一瞧,这才发现他爹鬓角都有白发了,平时头发梳得好瞧不出来。

        可今日他在家不出门,就懒散着随便挽了个髻,这白发就特别的明显。

        宁桃一时语塞。

        宁少源拍了拍他,好笑道:“一个大男人的怎么跟个姑娘似的,动不动就伤春悲秋的,帮我叫一下你干爹,我有事与他说。”

        宁桃知道他要说的还是他的婚事。

        便转身去找了秦先生。

        两人书房密谋了大半天。

        这才把三个儿子给叫书房。

        宁少源看着下头一字排开的三个光棍儿子特别的心累。

        想他和宁桃这么大的时候,宁香都会叫爹了。

        像宁林这么大的时候,宁桃都出来了……

        叹息!

        自然比较了一会,便开始临别谈话。

        这次先从老三开始。

        “大头,是跟我去扬州,还是留在京里由你干爹盯着你。”

        大头不喜欢这个名字。

        可偏偏,秦先生跟着宁桃一起乱叫,这外号就叫出去了。

        大头晃着大后脑勺道:“我留在京里吧,二哥没事还能教导我。”

        关键是宁桃的朋友全是大佬啊。

        赵子行百科全书,牛子渊鬼主意多,马富贵记忆力好,就连齐望都比书院的先生会教书多了,很会他问个什么问题,这些人都能给他换着花样的解。

        不管是书院,还是私塾,就算是在宁少源身边,那思想也是固定模式。

        可京里就不同了,师兄们个个都是人才,他明显感觉自己进步飞速。

        宁少源嘴上不说,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就知道,大头现在觉得二哥比较厉害。

        于是,说完老三,便开始说教老二。

        老二这些年办得的事,他也不是不知道,于是,便道:“你中了状元读还是得继续读书,不要以为自己起点高,以后就比旁人强。”

        宁桃点头。

        以为他爹就过去了,谁知道,他爹又道:“你年纪不小了,我跟你干爹和你姐都说好了,等过了国丧期,就给你张罗起来说亲,现在也别光读书,记得多瞧瞧,指不定就有你喜欢的姑娘了。”

        宁桃:“……”

        我到底是读书还是不读书。

        说完了宁桃就开始说宁林。

        总之,他爹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话。

        你好的他能挑出不好来,就跟领导视察一样,总能给你找出点什么来。

        比孙悟空还厉害。

        宁林现在也光棍一条,不过他跟范四的事闹得,所以,宁少源也没急着让他找媳妇,而是让他安心工作,待一切稳定了再议这事。

        也就是风声过后。

        毕竟范四他们这一波人还木有处理掉。

        宁少源想着就宁林这情况,以后找媳妇只能往低了找,如果有可能去扬州帮忙找个也成。

        宁林点头,而后缓缓道:“爹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儿子今日到了要与母亲一道读经书的时间了。”

        宁少源瞬间心梗,挥挥手把人给打发走了。

        这才望着下头的两个道:“你哥他这样,我和你娘不在你们注意些。”

        宁桃想说,您也可以把他打包带走,毕竟,请了长假的。

        就算是不请长假,范四这事没处理之前,他也不好去衙里上班。

        要处理四皇子这事,宁桃偷偷打听了一下。

        怕是得翻过太子孝期了。

        所以,范四这一群人能多活着日子,多受点皮肉之苦。

        宁少源知道他脑袋里想什么,无奈道:“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总能刺激刺激他,我若真把他带走了,到时候他天天给你娘念佛经,以后更走不出来可以怎么办。”

        “你没事的时候多带带他。”

        宁少源算是发现了,宁桃这小子那边经常一窝一窝的人。

        长天书院和寒山书院的都有。

        现在连紫金书院的也往他那边跑,跟个磁石似的。

        平时大家没事聚在一起,要么讨论学问,要么讨论实事,偶尔还会一起蹴鞠、射箭,生活过得简直不要太好。

        所以,他怀疑这就是大头不乐意跟他走的重要原因。

        反观宁林这边,连个正经的朋友都没有。

        范四这事一出事,他别说朋友了,如今连门都不出,本来就瘦现在只剩下骨头了。

        但是观整件事来说,宁少源觉得还是老大没脑子,被他娘护得太好,主要还是经历的事情少啊,好坏瞧不出来,做事又不留心眼。

        为人处事与读书可不大一样。

        宁桃望天,“您别指望太多,毕竟我还是个弟弟。”

        宁少源脸黑了黑,“明年你娶了媳妇,咱们家就交给你了。”

        宁桃心头一凛,下意识便道:“这可不行,我都答应了史姑娘,待我订亲的时候请她来参加,你让我明年就成亲,她还在孝期怎么参加。”

        宁少源气结,“你少给我找不成亲的理由,你成亲不成亲跟人史姑娘有什么关系。”

        他算是明白了,一提到成亲,宁桃总能给你找出十七八个理由,而且还是又可笑又幼稚,现在连史姑娘都给扯出来了。

        宁桃确实知道这跟史青凝也没关系。

        就是,让他这么快接受娶老婆,心里有点别扭。

        尽管从很小的时候,他就设想过自己将来要娶个老婆的,毕竟这年头的礼教与社会规则不允许你做一只快乐的单身狗。

        身边的兄弟都成亲带孩子,他也向往过。

        可向往与立马接受也得有个过渡过程不是……

        一旁的宁棋嘿嘿笑道:“爹,您还不明白我二哥的意思吗?他就是想告诉您,他喜欢史家姐姐,想让你们提亲呢,就是这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