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34章

第134章

        为了保险起见,连盛让大家把身上的武器都交出来。

        需要自证清白,到了此刻人心惶惶,不过还都挺配合。

        地上叮叮当当丢了不少,但是都是刚才从工部那里领取的弓箭之类的,有的人还因为跑得太急,把弓箭给丢了。

        到了此刻,也只丢出一把匕首来。

        除了弓箭之外,地上丢的最多的就是匕首,一般都是狩猎的时候,如果遇到什么横生的树枝、荆棘之类的,从中劈出一条道来。

        宁桃目光扫过众人。

        最后落在了两个看起来老实本份的官员身上。

        其中一个还大腹便便的,宁桃记得两人在以前在衙门那条街的馆子里一道吃过饭。

        对方知道他的身份,还对他笑了笑。

        如此便算认识了。

        这两人把身上的武器都给交了出来,可宁桃清晰地看出,两人袖子里有东西,是那种金属的冷光。

        再一瞧这两人的脸色。

        均带着黑红之气,特别的冲。

        宁桃将目光收回,走到连盛身边道:“户部的邓大人,以及他旁边那位大人我不认识,这两人可以扣起来。”

        连盛有点懵。

        “你怎么瞧出来的?”

        刚才那位礼部的扶住胸口时,连盛都以为那是因为对方跑得太快,担惊受怕现在终于找到组织了,松了口气这才支持不住了。

        结果,宁桃一把竹箭就飞了出去。

        这才发现对方原来身份不简单。

        宁桃厚着脸皮道:“我与红山寺的德清法师学过相面。”

        连盛:“……”

        连盛半信半疑,将那两人给扣了起来,宁桃目光从再次从在场的每个人身上扫过。

        确认没有可疑之外,这才算松了口气,让大家把自己的东西给拿了回去,以防一会出个什么事还能自我防身。

        邓大人道:“宁大人可以给我做证,我与宁大人是认识的!”

        连盛道:“宁大人说你身上不干净,让咱们搜一下,若真搜不出什么,他自会与你道歉。”

        邓大人气道:“宁大人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如此整我?”

        宁桃越过人群望着冷汗已然流了下来,急得面红耳赤的邓大人道:“邓大人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只是今日情况特殊,还请邓大人配合检查。”

        连盛按照宁桃指的方位,用手中的长剑轻轻一划,一包五棱镖便掉了下来。

        邓大人面如死灰。

        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连盛让侍卫将人拉到一旁绑起来等候处置。

        连盛刚扬起剑,准备划拉旁边的吕大人,结果对方突然一声暴喝,大声道:“既然藏不住了,那便拼个鱼死网破吧。”

        说话间,手里的东西便扬了出来。

        也亏得宁桃把小皇孙护在身后又离得远。

        几个护卫叮叮当当的用她一挡,落了十来个铁蒺藜。

        而连盛在吕大人暴起的时候,手起剑落吕大人也已经身首异处。

        众人倒吸了口凉气,一个个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宁桃。

        宁桃:“……”

        我真的就是会看个相。

        比如谁倒霉,谁走运等等……

        宁桃这边陆陆续续又过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礼部尚书。

        他是受了伤的,被那位自己很看好的下属用刀柄给砸了一下,晕倒前还听那人念叨了一句,“念在您这么多年对我照顾有嘉的份上,留你一个全尸。”

        他也是运气好,躺的那个地方刚好有水,火烧过来之前,又恰好被一群鹿经过,有一只鹿踩了他一脚,他才醒过来。

        于是便跟着鹿跑了出来。

        宁桃扫了他一眼,果然脸上的黑气消散了不少,透出亮光来,看来是死里逃生没错了。

        饶是如此,礼部尚书担保的属下出了事,他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如此一来,邓大人和吕大人的直系领导,也纷纷被大家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后面陆陆续续过来的人里面,宁桃仔细看了好几遍,从中又揪出了三个人。

        那三人直喊冤枉。

        这事也不归宁桃管,发现有问题的先被扣在一旁。

        宁桃他们这边人数过半时,终于传来了皇帝那边的消息。

        四皇子已被抓获押送回京,与他一并的余党死的死伤的伤,全部被镇国公的人给扣下了。

        过程不用想,但是结果简单粗暴。

        再多的就再也打听不出来了。

        宁桃和连盛领着一群人与镇国公他们汇合。

        皇帝依旧在座驾里没出来,据说是受了惊吓身体有恙。

        就连惠公公也衣衫不整挂了彩。

        小皇孙头一个钻进了马车,在里头也没待多久,出来时宁桃明显感觉孩子的眼眶红红的。

        手里像是撰了个东西,由小六和王侍卫陪着上了自己的车。

        这一场狩猎不能说完满成功,但也算是把心头那块大石头给放下了。

        镇国公他们押着要犯走的比宁桃这一群人要快。

        晃晃悠悠比来时多用了一天的时间才回到京里。

        一进京,就见城门口乌泱泱的一群人。

        秦先生由宁棋和小孙陪着,站在最前头。

        垫着脚尖一遍又一遍地望着城门口,直到看到骑着马在最前头的宁桃,嘴角才扬了扬。

        生怕宁桃看到他,伸长了胳膊冲他挥手,特别不顾形象的大声喊道:“桃子,桃子……”

        宁桃又好笑又感动,用腿夹了下马腹,马快跑几步就到了秦先生跟前,宁桃跳下来,笑道:“干爹,我回来了!”

        说完,给了秦先生一个大大的拥抱。

        秦先生反手拍了拍他,梗着喉咙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趁着没人注意,把眼角的泪给擦了擦。

        一旁的宁棋红着眼眶喊了他一声:“二哥。”

        宁桃伸手揉了下他的脑袋,“我不在这几日,你可有好好读书。”

        宁棋甩给他一个后脑勺上了马车。

        秦先生抽他一下,“你怎么一见面就问他这个,这几日大头可乖了,跟着我读书习字,还跟着安宇学了不少的东西。”

        宁桃咧咧嘴,“可别把安宇的臭脾气学会了。”

        秦先生又好气又好笑:“就你长了张嘴。”

        宁桃走后,京里倒是挺安稳的。

        直到前天下午镇国公一行人押送要犯进京。

        京里这才乱了起来。

        有些人想逃走,可还没逃就被人给扣了下来。

        如此这般,一连抓了七八十人,再加上家眷等等,又是好几千人入了狱。

        还有人怕是已经知道四皇子大势已去,要么吞金,要么服毒,要么上吊,一时间死了不少……

        自己去了,可家眷还是被抓了进去。

        秦先生叹息道:“你早就知道范四与四皇子有勾结了吧。”

        所以,才没有让宁林到碧水巷来。

        宁桃点头。

        秦先生道:“那你可得想好了,回去如何与宁林说清楚。”

        宁桃:“……”

        离家几日,宁桃远远看到自家胡同就觉得特别的亲切。

        可一想到宁林,就禁不住有些头皮发麻。

        宁棋道:“二哥,真的是大……范四害了娘吗?”

        范四嫁过来,其实对他还算不错,王氏现在成这样了,范四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每一样都跟王氏在的时候一般周到。

        就算是家里被人逼债逼到了这份上。

        也没有克扣他的用度。

        前天镇国公差人来抓范四的时候,宁棋怎么也不敢相信。

        范四居然参与谋反,同时,还是钱庄的主人。

        而钱庄骗钱一事,这几日在宁桃他们走后,传得邪乎其乎,也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消息,邵娘子和董娘子已经被抓了起来。

        经过审训,供出了幕后主使。

        这种骗钱的案子也不是头一次发生。

        但是唯有这一次骗的数量最多,那几个人必受车裂之刑,而他们供出来的那些个人员,也不得好死云云。

        本来皇帝去狩猎了。

        那些陪同前行的家眷自然觉得比没去的有面子。

        可这事一传出来,京里的方向变了味儿。

        宁家是闹在明面上,王氏还被逼得中风在床的受害者。

        如此一来,总有不少的消息传进宁棋的耳里。

        后来这两日,秦先生索性闭门谢客了,爱说什么说什么去,都别打扰大头学习。

        镇国公押送要犯一进京,立马就让人封锁了各处出城的道路,头一个查办的就是钱庄,紧接着便是与钱庄有联系的,同时还有许多四皇子的余党。

        这其中就包括范四。

        雷厉风行,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当时听到钱庄被查办,一应人员入了刑部之后,宁林也算是松了口气,结果,这口气没喘均匀,自己媳妇就被带走了。

        宁棋知道王氏与范四关系不好,不待见范四。

        原先范家好的时候,王氏还拿范四的身份当过标尺,说是以后给宁棋找媳妇也找这样的。

        可后来范家出事了,王氏立马转变了方向。

        宁棋也觉得他娘这样不厚道,可既然进了一家的门,怎么就?

        弄成了这样。

        宁桃见他一脸担忧,思索了一下怎么用词不会伤害到他幼小的心灵。

        却不料宁棋咧了咧嘴道:“其实我都知道。”

        这事谁也说不着好。

        谁也说不着坏,又不是小孩的世界,黑白分明。

        他就是心理难受。

        宁桃拍了拍他的头,道:“我这几日不在,给你留的两篇文章可都写完了。”

        此话一出,宁棋什么伤感呀,忧愁啊,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

        宁桃在路上考了他一会功课,发现这孩子真有一颗聪明的大脑袋。

        看过一两遍的书都能记得妥妥的。

        秦先生这几日主要教导了他数术,他也都能回答得不错。

        宁桃道:“你加油,争取下次中个解元。”

        总不能真成了万年老二呀。

        宁棋磨磨牙,甩给他一个后脑勺,“我发现,你就不会安慰人。”

        宁桃咧咧嘴。

        安慰好了老三,这回去还得跟老大掰扯。

        回到家,师兄们已经给他准备了一个火盆。

        牛子渊道:“毛桃跨过去,大吉大利!”

        马富贵笑道:“我就说了么,咱们桃子吉人自有天相来着!”

        “……”

        师兄们站在门口两边,你一句我一句的吉利话。

        宁桃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迈开腿就从火盆上跨了过去。

        众人欢呼一声,赵子行和齐望两人从院子里掰了两截桃枝,沾了水往他身上抽。

        齐望边抽边道:“这水是咱们求来的符水,辟邪的!”

        宁桃:“……”

        这种仪式貌似有点不对头。

        >_<

        宁桃原以为跟宁林见面,未免又是一场那啥那啥,结果宁林看到他,情绪倒是挺稳定,先问了他这次有没有受伤之类的。

        嫣然一个好兄长。

        宁桃正纳闷着呢,就见秦先生把宁棋给叫走了。

        宁林这才道:“二毛,你能让我见见范氏吗?”

        这口改得好快。

        宁桃道:“我明日问问张大人能否帮忙引见一下刑部的大人,看看方不方便。”

        按理说确实是可以探视的。

        只不过如今才回京,你就过去有点不太好。

        宁林道:“咱们过两日也成,你才回来,好好休息休息。”

        宁桃有点懵。

        以宁林的性子,不可能这么快就把这事给绕过去。

        待宁林走后,宁桃拉了宁棋道:“大哥,怎么回事?”

        王氏在家里由丫头、婆子照顾着,也不缺他这么一时盯着。

        宁棋默了一会道:“他纳了个小妾。”

        所以,镇国公的人去抓范四时,他并没有多着急,反而是知道范四害了王氏之后,当场打了范四一个耳光,说什么要休了她这样的毒妇。

        宁桃听得暗暗乍舌。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宁林这样,他还是有点不太能接受。

        宁棋道:“你也觉得大哥变了是不是。”

        宁桃点头,想当年范四与宁林初定亲时,宁林一见到范四连路都不会走了。

        就算是今年范家出事,宁林还想着娶范四为妻。

        后来确实动摇过……

        不过这心变得未免也太快了。

        宁棋道:“不知道你见过没,就是娘身边的那个甜姑娘。”

        长得妖妖娆娆,宁棋见过那么多太太、夫人身边的丫头,从未见过这样的。

        可王氏喜欢她,总喜欢带在身边。

        且比王氏身边早来的丫头婆子都受宠,穿的衣裳戴的首饰也与旁人不一样,宁棋当时还问王氏,从哪儿买来这么漂亮的丫头。

        王氏说是她交好的两位太太帮她买的。

        宁棋当时回京的时候,她便与董娘子和邵娘子交好了。

        宁桃目光一凛,“你是说甜儿是董娘子和邵娘子帮娘选的?”

        宁棋点头。

        一旁的秦先生倒吸了口凉气,“这么说,范四这是……”

        宁棋先前不明白,如今看两人这模样,哪里不明白这个甜儿姑娘,怕就是范四给宁林买来的。

        一个女人给自己老公买女人,宁棋想不通。

        可宁桃却突然想通了。

        范四怕是对宁林并非无情,而是情根深种,因为早就想到了她与四皇子合作的后果。

        这么看来她与四皇子合作的时间线又可以提前一些。

        就像一个母亲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她能做的是什么?

        能为孩子留下的是什么?

        在宁林执意要娶她的时候,怕是范四也已经动心了,但是她明白自己怕是没办法回报他,她就想到了这么一个法子。

        给他身边安排一个漂亮的女子……

        这样的法子,就跟范四与四皇子合作一样的愚蠢、可笑。

        可也不得不承认,此刻的宁林早已掉进了另一个温柔乡里。

        但是有一点宁桃还是不太能想得通。

        既然是范四安排的,那么为何不安排个身家清清白白的姑娘?

        宁桃实在不知道该说范四什么好。

        办得这几件事,哪一件都不能说绝对的错,但是偏偏没有一件成功的。

        宁林现在是恨她了,可宁林若是知道了真相会呢?

        算了,宁林现在的性子就是知道了真相,宁桃觉得也未必能心念着范四的好。

        宁桃临走前与师兄们说好了,大家一起吃锅子。

        他一进门,大家就去准备了。

        他回来洗漱过后,换了身干净轻便的衣裳,赵子行和岳贵山两人便来了。

        赵子行道:“桃子,咱们做的那些个东西没派上用场,如今怎么办?”

        宁桃道:“留个样品,其余的全烧了吧。”

        今晚刚好吃锅子,还能添把柴。

        岳贵山好笑道:“你是想把人都给熏死吧,木炭可不是这么弄的。”

        宁桃笑道:“那就当篝火给烧了吧!”

        这主意不错。

        赵子行道:“我们老家那边如果有篝火的话,还要跳舞呢,你会不会。”

        宁桃道:“我不会跳舞,会跳大神。”

        这可是做法事的必备技能呀!

        宁桃第二日,便拿着安宇和秦先生这几天鼓捣的3.0去了工部。

        算是正式过了明面了。

        张大人见他拿了个新玩意,还当着大家的面把他和安宇给表扬了一翻,说是大家得向他学习,多创造东西这样工部才有前途。

        宁桃尴尬地笑了笑。

        安宇只当说得不是他,转身就去忙了。

        张大人激情演情完,宁桃把他拉到一旁道:“大人,我有个事想请您帮忙。”

        昨日听宁林要见范四时,宁桃还是不太想让他见的。

        他一直觉得宁林用情致深,尽管后来有动摇,不过两人成亲后,他一直表现的很好。

        谁知道,后来剧情一翻再翻,倒成了范四痴情一片了。

        所以,他就想让宁林见范四一面。

        哪怕是为了范四。

        张大人道:“我和贾大人还行,我替你找老贾,但是你得自己去找镇国公。”

        宁桃有点懵,“既然走了刑部的路子,为什么还要找镇国公?”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张大人白他,“一看你就是生瓜蛋子。”

        范四这些人目前是在刑部手里,属于重犯中的重犯。

        然而,刑部也只负责审诉,具体还得镇国公那边出个手续。

        宁桃到了此刻才惊觉。

        他所在有的这个夏朝与记忆中,甚至书里或者电视剧里所演的完全不一样。

        无论是抓嫌疑人,还是提审犯人。

        绝对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就好比范四他们。

        想要提审,一是刑部盖章,二是镇国公的章,只有双章齐全,才能把人给提出来,就连押送的人,也须得是两边的。

        必要时,还会有三方监督。

        制度之严格,是你无法想象的到的。

        宁桃明白了。

        跟张大人道了声谢。

        张大人拉住他道:“谢什么,你想几时与她见面。”

        “越快越好。”

        不管是范四,还是王氏,弄了那么一个女人在宁林的身边。

        就算是宁林在他心目中的分量直线下降,但是宁桃觉得,做为兄弟做为家人,就算是两人已经跟陌生人没什么两样了,但是只要都姓宁,没分家,那就是一家人,一个人遭殃,另一个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在外人看起来,你们就是一体的。

        所以,那位甜儿姑娘是非给处理了才行。

        一想到宁林,宁桃就有些头痛。

        这小子,从小就没让人省心过。

        也不知道他爹现在出发了没?

        这么一大家子烂摊子,现在全让他一人顶着,心累。

        宁桃吐槽完他爹,该干嘛还干嘛去。

        中午下衙时找了一趟连盛。

        一听他要见范四,连盛斜着眼瞧了他一会,嘿嘿笑道:“你小子是不是一直对范四有什么想法?”

        宁桃黑线,“行还是不行。”

        “我曾在我爹那儿瞧过一个密件,说是范二当时向范老爷子举荐的是你,想让你做范家的女婿,可不知道后为为什么换成了宁林。”

        “如今,你要见范四,是不是说明其实你们之间……”

        宁桃拍开他的手,“别胡说八道,是我哥要见她。”

        连盛一颗八卦的心被瞬间浇灭了,“行是行,不过时间上怕是久不了。”

        宁桃道:“那今晚吧。”

        连盛:“……”

        你赶着去投胎呀。

        宁桃下衙后通知了宁林,连盛会在他家来接两人。

        连盛当时知道他还要去的时候,忍不住吐槽道:“人家夫妻指不定这是最后一面了,你去凑什么热闹。”

        宁桃也不想凑热闹,可宁林这事,算了心塞。

        到了大牢,两人跟着连盛一路亮了好几次通行证,越往里阴凉嘲湿的感觉越重,甚至还带着一些奇异的像是臭味、腥味,以及一些说出道不明的味道。

        宁桃感觉自己可以三天不用吃饭了。

        宁林捂着嘴被这味道呛得眼泪直流。

        连盛把两人带到目的地,冷着脸道:“只有一盏茶时间,有话快说。”

        说罢便凑到了宁桃跟前。

        宁桃的位置能清晰地看到里头衣衫上带血,头发凌乱、瘦了不少的范四。

        宁林趴在栅栏前喊了她两声。

        范四好一会才掀了掀眼皮,看到宁林的一瞬间,她微微一愣,随后又闭上了眼。

        宁林道:“我来是想问问你,可曾喜欢过我。”

        宁桃:“……”

        你特么有病,这么珍贵的时间,不问点别的问这个。

        范四自嘲地勾了下唇,这次眼皮都没抬,闭着眼道:“你也配叫我喜欢。”

        这语气轻蔑之极。

        宁林的火气一瞬间便被这话给点燃了,可一想也是,要是真喜欢他,能那么对他妈,都说爱屋及乌,范四对王氏毫不留情,就能瞧出来。

        他就不该问这个问题。

        “既然如此,我休了你,你可有怨言。”

        宁林的声音不由的冷了两分。

        目光炯炯地望着范四。

        范四瘦弱的身子微微一僵,下意识地便抬眼看了过来,不过也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她满眼的错愕,便化成了自嘲,“没有怨言。”

        宁林重重吐了口气,从袖子里拿出一个信封丢给了范四。

        也不管她能不能拿到,头也不回道:“以后你与我们宁家便再无瓜葛。”

        说完就喊宁桃离开。

        连盛嗨了一声,“宁大公子,这时间还没到了,你不能浪费呀。”

        宁林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待,怕自己一转身就哭出来,耐着性子道:“我的事已办完了。”

        这些天他尽量保持平静,甚至不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来。

        可是直到进入牢房的那一瞬间,一颗心还是揪了起来,刚才看到范四的一瞬间,差点没绷住,他想让她活着,哪怕两人不在一起,可是现在一切都完了。

        她为了不连累宁家,让他找机会在众人面前给她一纸休书。

        甚至为了让人觉得他们夫妻已经决裂,让他多与甜儿亲近。

        宁林不敢再想,捂着嘴踉跄的跑了出去。

        宁桃回头时,范四望着宁林的背影,眼泪哗哗的往下落,兴许是受了伤,腿脚不方便,爬过来把休书给捡了起来,而后小心翼翼地揣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