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32章

第132章

        这可把宁桃给噎得不行。

        我把你弄到工部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态度。

        算了,两人合作也有些天了,安宇什么脾气他早就摸清了。

        一个口嫌体正真的技术宅男。

        每次一开口,必会死全场那种,所以活了二十年了,还没个朋友。

        宁桃画图速度很快,怎么简单怎么来,连尺子呀都没打,拿着笔就那么画了起来,到了必要的时候,像角度呀,长度什么的,都是直接标出尺寸。

        安宇看得连连翻白眼。

        “你这态度真差劲。”

        宁桃不理他继续画,不一会就把解剖图、整体图,甚至部位图都画好了。

        安宇道:“看起来是挺简单,不过你别忘了,这种齿轮咱们做起来挺麻烦的。”

        宁桃道:“我这好像有现货。”

        这种东西做一个出来不容易,所以,上次他特意做了个模形,让铁匠在里面铸了十来个,不同的材质。

        金、银、铜、铁,甚至各种各种混合原料的都有。

        安宇掂着手里的金齿轮,下意识地就磨了磨牙,“你可真有钱呀!”

        这一套下来,够一个普通人家吃一辈子了。

        宁桃道:“科技的进步,那都是用钱灌溉出来的。”

        什么东西的初始阶段,不是花了大量的实验经费呀。

        就他还自掏腰包呢,谁给他报销过。

        安宇每次跟他说话,都被气得够呛,这次学聪明了,直接闭了嘴。

        开始动手做起来。

        宁桃这边,小武做过玩具平时把尺码给他,看着图纸就能弄出来。

        不过现在大家都有事,宁桃只得自己动手了。

        两人算是分工合作的,结果安宇那边的后半部分做完了,宁桃还在磨叽。

        安宇一把将东西夺过来自己去做了。

        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真笨呀,这技术是怎么进工部的。”

        宁桃蹲在旁边看他,顺手把图纸给拿了过来,“就这么进的呗!”

        “咱们俩现在是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嘛!”

        你有技术,我有故事,这就够了。

        安宇呵呵两声,按照他画的把部件给装了上去。

        这么一来初步完成一个,也就用了差不多两个时辰的时间。

        安宇自己试了几下,也禁不住暗暗吃惊。

        宁桃道:“小孙,你把马师兄他们都请过来,咱们实验武器了。”

        安宇没想到他是这么得瑟的一个人。

        马富贵今日心情不太好。

        上峰通知了,翰林院的新科进士们,今年不陪同狩猎了。

        到时候可以放假两天,在家好好休息。

        马富贵有点儿后悔,为什么当时不屈辱的决定,以公主侍卫的身份报名呢。

        岳贵山安慰他:“那两日,咱们刚好去你那宅子里瞧瞧看修得怎么样了,还需要什么家具么?这样一并备好,待过了年你回去祭了祖,把家人一并带来,就可以直接拎包入住了。”

        马富贵瞬间被安慰道了。

        齐望乐哈哈道:“对哦,过了年,我就能把我父母也接过来了。”

        他和刘大姑娘的事算是有点眉目了。

        刘先生想让他这段时间就写信与家人说一声,待过完年好进京把事给正式办理了。

        只可惜齐家穷,没有房子,就算是想买也买不成。

        不过刘先生的意思,待刘家那座小院修好了,他们一起住进去。

        院子不大,到时候要住三户人家确实有些挤,不过人多也热闹。

        刘先生瞧上的两个女婿,都不属于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胜在人比较靠谱。

        三人开开心心地聊着以后的打算。

        就见小孙过来说,宁桃找他们有事。

        小孙除了通知马富贵他们,还得去赵家和牛家一趟。

        马富贵忍不住乐了,“这小子是不是又弄了什么新玩意儿?”

        以前他觉得宁桃挺稳得住的。

        谁知道,年纪越大越得瑟。

        齐望道:“我算是明白了,我偶像这辈子怕是都找不到老婆了。”

        对妹子一点都不上心,摆弄玩具什么的,比谁都在行。

        三人过去时,宁桃已经开始着手第二个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个上手快多了,而小武和伯辰两人,刚在削木头。

        马富贵蹲在旁边看了一会,奇怪道:“这又是什么?”

        小武道:“这是咱们公子从安公子那儿得来的袖箭,说是过几日狩猎的时候给带上。”

        小武没说完,马富贵就怒了。

        好么,宁桃敢情不是翰林院的,不属于新科进士呀。

        为什么他能去,他就不能去?

        马富贵气势汹汹地进了屋,就见宁桃歪着头在那儿打磨木头,而安宇手里拿了个小东西,里面塞上的就是刚才小武他们削的小木棍。

        他手轻轻一勾,小木棍就飞了出去。

        直接钉在了门板上。

        安宇道:“我去外头试试射程。”

        目前看来,屋里内是指哪打哪。

        宁桃这屋子大概有九米,从头到脚,每个角落都试了。

        速度、力量,还有准头还是可以的。

        宁桃道:“别打我那菊花呀,那可是从张大人那儿移载过来的。”

        安宇给他一个腚,转身出了屋。

        马富贵本来是要找宁桃吐槽的,希望宁桃跟连盛说说,把他给带上,到时候还能跟他儿子吹嘘一番,你爹是跟着圣上进过猎场的。

        结果,一进门就被安宇手里的东西吸引了。

        这玩意,比起先前宁桃的火炮看起来可是方便多了。

        尽管匆匆一瞥,他还是觉得这个更高级一些。

        安宇找准了目标和位置,把小木棍塞进去,再次勾动手指,小木棍一下子就飞了出去,马富贵的目光就随着木棍移动再移动。

        最后落到了十来米外的一个棵树上。

        木棍稳稳的钉在上头,被削得尖尖的头扎进去了一截树皮里。

        马富贵摇摇晃晃地跑过去,把木棍给拔了下来,“乖乖哎,这个是什么东西?”

        按理说像弹弓,可安宇手里的明显就不是。

        安宇道:“暗器。”

        马富贵:“……”

        我就不该问你。

        安宇看了看树上的小坑,满意地把木棍给收了回来。

        因为心情好,又补充了一句,“宁桃说这叫火枪,但是目前来说,只能算是玩具枪1.0。”

        行吧,这的确像是宁桃的话。

        赵子行他们来时,宁桃和安宇正在做第二个。

        第一个虽然成功,不过安宇还是发现了几点问题,再略微修改一点。

        马富贵拿着1.0在院里玩。

        见赵子行和牛子渊家的孩子,立马道:“过来,到马叔叔这里玩,有好东西。”

        宁桃听他大嗓门一喊,立马拉开窗户道:“傻呀,这东西怎么能给孩子玩?”

        赵子行立马把自家娃儿给抱住了。

        “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宁桃简单介绍了一下,总之,比他屋里的火炮厉害,而且这次用的可是竹箭,操作起来相当方便,小孩子的手劲说小不小,说大不大。

        揪住你头发能把你头按地上。

        你还敢逗他们玩。

        马富贵讪讪地笑了笑,“我就是嘴贱。”

        宁桃白了他一眼,“拿来,有用。”

        马富贵把东西还了回去。

        宁桃也觉得那样的话,有点危险,你放怀里手一碰就发射了,要是没箭还好,里面装了那不得把衣服给戳个洞。

        和安宇一商量。

        要不后面加个卡槽,只有把卡槽对上位了。

        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除了懂的人之外,到了旁人手里那也只能是个玩具。

        安宇道:“那后半部分就得分开做了。”

        这个宁桃知道,只是不知道做起来容易吗?

        安宇呵呵他一脸,“倒杯茶,茉莉花的,放点蜜。”

        宁桃也没废话,帮他去倒茶了。

        马富贵都傻眼了,“安宇,你平时就这么和你上峰说话?”

        安宇脸黑了黑,“什么上峰不上峰的,我们现在是搭挡。”

        赵子行和牛子渊现在对宁桃的新玩意更好奇了,听着确实凶险,于是便把自家的孩子让下人带着去别的地方玩了。

        安宇把1.0给他们,自己又开始琢磨怎么后半部分分开的问题。

        宁桃倒完茶回来,他基本上已经有了眉目。

        宁桃见他在纸上比比划划,也没敢打扰,把茶放到旁边,站在那儿看了起来。

        赵子行几人每人试了两下。

        这强大的杀伤力,已经超出了认识范围。

        赵子行道:“他搞这个做什么?”

        工部最近听说一直在研究火炮,希望能够更方便、更省料但是危力又不减。

        所以,宁桃最近忙得脚不沾地的。

        结果,今日居然没去衙里,还把安宇给叫过来,两人在弄这个。

        岳贵山道:“应该是去狩猎的时候带的吧。”

        宁桃确实是想狩猎的时候带。

        但是还想给他们几人每人至少留一些做为防身的武器。

        尽管主战场在京外二百里外,但是真正出事后,谁能管得了对方会不会打进京来。

        宁桃和安宇商量好,就开始做了起来。

        初步拼在一起,已经快入更了。

        赵子行两人也没回去,反而留下来等他们。

        秦先生知道他在里头忙,也没敢催让小厨房把饭都热着。

        见宁桃出来,才让人把饭菜端上来。

        赵子行几人趁着吃饭的时候,也大概猜出了一些内容。

        皇帝先前说好的让翰林院的新科进士也随行。

        结果,消息才放出去几天,就给推翻了,再加上宁桃现在做的东西,几个人一致认为,怕是这次狩猎会有什么变故。

        这么来猜测,主要还是从近日镇国公频繁面圣。

        赵子行前两天在宫里值夜,就见镇国公来了,与皇帝谈了许久。

        这期间赵子行隐隐听到,什么内应之类的话。

        结果,牛子渊值夜时镇国公也去了,镇国公走后,皇帝就一直咳嗽,还吐了血。

        上个月,还隐隐在传太子身子越来越不行了。

        太子宫里的宫人,人人自危。

        宁桃道:“能有什么变故,放宽心吧,到时候我把打回来的皮子分给你们。”

        牛子渊道:“咱们可不稀罕你的皮子,你回来咱们一起吃锅子。”

        冬天来了!

        火锅又暖和味道又好,吃起来还有氛围。

        宁桃只觉得心头一暖。

        举起汤碗敬了大家一碗,“有你们这些朋友真好。”

        赵子行细心,牛子渊活泛,马富贵虽然毛毛躁躁的,可待他跟亲弟弟一样,不管是后来认识的岳贵山也好,齐望也好,每一个人都待他以真心。

        就连安宇他也能感觉出来,把他真当朋友了,这阵子跟他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大家明明感觉出了这次狩猎不简单,可他不说,自然大家也不问。

        有这样的朋友,宁桃觉得此生足矣。

        宁桃将碗里的汤一饮而尽。

        结果,却被烫得差嗷嗷直叫。

        秦先生一边给他顺气,一边道:“刚给你添的,你就忘了啊!”

        宁桃哭:“我哪知道。”

        秦先生好气又好笑,“你知道什么?你就知道一下午钻在书房玩木头,你看看你哪像个朝廷命官。”

        宁桃道:“我这不是在工部么,工部都这样。”

        清闲的时候是真闲。

        但是忙起来,那是真要命。

        因为工部做的事情与其余几部不太一样,以往来说工部的地位在六部中还是最低的,果然是吃力不讨好。

        宁桃他们吃完饭,严瑞和陆一鸣才过来。

        见宁桃在院里遛食,严瑞让小孙去前头守着门,把今日听到的消息给说了一下。

        这消息就有点离谱了。

        说是皇帝现在情况非常不好。

        是今日去宫里值勤的一位侍读学士说的。

        当时他在殿外,听到里头一阵忙乱,最后还请了太医什么的,又见惠公公急匆匆地回宫了,因为他人小言微,那会儿又乱,谁也没注意到他。

        他这才知道,皇帝收到了一个消息,而后再次吐血。

        如今依旧不醒人事。

        宁桃略一思索便道:“这事不会是传错了吧。”

        他在连盛那儿时,已经传了说皇帝没什么大事,狩猎继续进行。

        尽管他和连盛一致认为,这还不如说皇帝病重起不来床了。

        陆一鸣道:“假不了,那位师兄是咱们书院的,出宫后吓得连忙跟陈大人告了假。”

        他这么一说,宁桃就知道是谁了。

        寒山书院一位韩师兄,家境贫寒,早些年就中了举人,可惜时运不济一直没能再高升,因为手头紧不方便来回赶路,索性便在京里坐馆教起了学生。

        倒是勉强能养活自己,今年中了二甲一百来名,后来又考上了庶吉士,前些日子,永安书局说找先生时,陆一鸣就跟他推荐过。

        宁桃当时有些不好意思,他那书局找的先生工资实在太低。

        不过最后韩师兄还是去了,每月二两银子。

        每天教一个时辰。

        如果休沐日也讲学的话,会另外给一两银子。

        两人是见他回来后情绪不稳,有点神神叨叨的,这么一追问,才知道了这事。

        宁桃道:“这事不管真假,几位师兄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该干嘛干嘛,过两日我还得随驾出狩猎呢。”

        陆一鸣和严瑞均是一惊。

        韩师兄说皇帝病重,可各部依旧发话十二狩猎。

        他们一直以为是他们部门消息传得慢,不料居然还真是要去。

        两人与宁桃一对视,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宁桃道:“今日差人去找你们了,结果你们还没从翰林院回来,我又新做了一个小玩意,师兄随我来瞧瞧。”

        三人到了书房。

        这才发现安宇也在,就连一向吃了睡,睡了吃的马富贵都在帮忙。

        他不太会干这个,就帮忙搬搬东西。

        凡是能帮得忙的,都没停着。

        一群人各司其职还挺和谐。

        要不是都是在场的都认识,两人还以为进错门了。

        宁桃把1.0拿出来给两人瞧瞧,还教两人怎么用。

        “可能到明天2.0就出来了,到时候师兄们再过来瞧。”

        除了武器之外,宁桃还是有些不放心,想着要不要,到时候以什么诗会为名,将师兄们都请到他家来。

        白天开诗会,晚上涮锅子,完美。

        到时候就算是这玩意做不出来几个,也好让大家一起抱团取暖的好。

        严瑞笑道:“真不错,有什么需要咱们帮忙的吗?”

        宁桃道:“没有,明日你们只管过来欣赏便是了。”

        送走了两人,宁桃回来又跟安宇讨论了一会,除了作卡槽之外,还可以增加一个功能,会转动的装竹箭的轮子,每转动一次就能发射一次。

        跟他记忆中的玩具手枪是一样的。

        安宇叹息,“要真这么来,我怕咱们这木头的不太行。”

        按宁桃说的,像成蜂窝状,在里面可以提前把子弹装好,这样转动起来,可以一边用好几次,特别节省时间。

        说起来容易作起来难呀!

        时间这么紧,安宇觉得能做出2.0就不错了,你还想3.0、4.0想什么呢?

        你咋不上天。

        宁桃道:“我只是个提议,要不我把那东西画出来,咱们最近几日先做1.0和2.0,哪个速度快就做哪个,尽量在那日之前,人手一份。”

        钓鱼的日子是定在十二那日没错。

        可对方要如何行动谁也说不准,他就想着待他们走后,安宇带慢慢研究。

        安宇道:“那到时候须得麻烦秦先生与我一道儿。”

        秦先生激动道:“没问题。”

        他最近在宁桃这儿,白天跟刘先生到处打听人家闺女的情况。

        回来空闲时间得盯着厨房给宁桃做吃的。

        除了吃完饭,每天与宁桃固定刷两道题之外,他感觉自己都快废了。

        好不容易,有人想起他,他哪能不答应。

        宁桃这边忙了两天,不管是2.0还是1.0都已经技术特别成熟了,大家一个时辰就能出来十来支。

        不过宁桃的目的是人手一份保命用的。

        多的就不做了。

        免得出点什么意外,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送给你防身,也不是白送,上头还得刻上你的名号和标记,这样以后有什么事都掰扯的清楚。

        这是牛子渊帮忙出的主意,当时一群人,他此话一出大家立马表示赞同。

        师兄们人手一份,自己刻自己的名字,就连竹箭上也刻了。

        为的就是不给宁桃造成麻烦,万一出了什么事,各自承担各自的,宁桃只觉得心头堵得慌,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安宇冷哼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那是咱们一群人都是正人君子,端方伟岸,你若是碰上一个心怀不轨的,把这送出去,人分分钟去杀个仇人,最后把屎盆子扣到你头上。”

        宁桃自然明白这些。

        他的师兄们,还有师兄们手下的书童,哪一个不是双眼明亮,心思端正的君子。

        马富贵望着自己上头刻的猪头,哈哈笑道:“说起来,安公子可真是越来越招人喜欢了。”

        安宇瞪他,“一边去,小心我不给你做猎夹了。”

        马富贵立马狗腿地帮他捶了捶肩。

        安宇现在已然腾出手开始准备3.0了。

        不过这次他不打算用木料了,而是按宁桃说的,可以用铁或者合金,是目前宁桃发现比例最坚硬,密度最大,但是用起来却不重的几种合成品。

        安宇完全不懂这个。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宁桃十二那日,天不亮就起床走了。

        一出门瞧见厨房的灯亮着,过去一瞧,秦先生正在给他准备吃食。

        “皇帝出行速度不快,二百里还不知道要走多久呢,你被钦点了随行,饿了、喝了都不太好离开,我就给你准备了点小馒头、小点心,个头很小,你那大嘴一口两个都没问题。”

        宁桃抽抽嘴角,秦先生总能在你情绪来的时候,突然给你抽回去。

        “我觉得应该给我准备点肉干。”

        这样即顶饿,又味道足,小馒头啊,小点心啊,这些甜味儿的,他最近不是很喜欢。

        秦先生道:“你知道我这病是怎么得的吗?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太爱吃肉了。”

        宁桃:“……”

        您忽悠我这是不成的。

        秦先生送他出去除了交待一些规矩之外,有些不放心道:“你让你师兄们都来咱们家了,甚至老婆孩子也带来了,你就不能知一下你哥吗?”

        宁桃还没告诉秦先生,范四的事。

        默了一会道:“宁棋今日过来,你把他留下来,让他在这里住上几日。”

        秦先生明白他的意思。

        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宁林那边怎么办。

        宁桃苦哈哈道:“他应该没什么事,他这个人一向胆子小,能把自己保护好。”

        见风使舵的本事,宁林那是学得溜溜的,更何况他们防犯着四皇子那一帮人,谁知道宁林知不知道范四的情况。

        有些事情,还是小心为妙。

        “东西也别给他送。”

        秦先生:“……”

        你就不怕你爹回来,人家告你一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