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22章

第122章

        宁桃睡意全无。

        脑子一下清醒了。

        “还没给家里下帖子?”

        宁林摇头,苦哈哈道:“你不知道,因这着事娘一大早便把我给叫过去了,让我好好想想,我执意要娶范四这心思到底对不对。”

        王氏这次倒是说话挺温和。

        衣裳、首饰都整整齐齐的摆在床头,就是为了今日能进宫参加宫宴。

        原先宁少源官位不高,她没这个福气。

        如今宁少源官位上来了,可偏偏因为这事,害得宁家被皇帝疏远。

        你说这事闹得。

        王氏那眼巴巴的盼着能进宫的心思,跟老母亲盼儿子回家的心思是一样一样滴。

        宁少源可是寒门子,能走到今日这一步,有范家的提携自然要承认,可也是自己真刀真枪拼出来的不是。

        如今却因为儿子的婚事给挤到了边缘。

        这辈子总不能一直窝在赵州那个小地方。

        他现在还没与范四成亲,皇帝就疏远他们了,若是成亲后呢?

        宁少源今年在赵州的任期就满了,到时候别说什么位置了,能谋到个差事都不错了。

        而他们三兄弟,哪一个不是认真读书读出来的。

        他和宁桃才中了进士。

        如今皇帝喜欢宁桃,不追究他的事儿,可旁人难免不多想。

        总之,王氏这次学聪明了,掰碎了揉烂了,又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析。

        宁林原先还没中进士的时候。

        确实把事情都想得很简单,大不了带着范四远走高飞。

        不就是他妈不同意吗?

        离得远远的,等将来生了孩子,他妈就见孩子亲了。

        如今,桩桩件件摆在跟前,且他又在昨日收到了信他的庶吉士考试过了,可以去翰林院任职。

        与原先那种还只是个举人,对前途还没有任何规划的他来说,确实天壤之别。

        他知道自己比不上宁桃,就不跟宁桃比。

        但是以他的年纪,还不到二十就已经中了进士入了翰林,将来的前途可想而知。

        王氏再一哭一诉,他这心思就有点摇摆不定了。

        宁桃听得一愣一愣的,王氏居然学聪明了,知道采用怀柔政策来攻陷大儿子了。

        还是说她被什么高人指点了?

        “那你现在是不想成亲了?”

        宁林摇头,“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如果因为我连累了一家人,反而心里不踏实。”

        宁桃想说得了吧您勒。

        “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毕竟请柬还没有正式发出去。”

        宁桃说完,就见宁林轻轻吐了口气。

        随后道:“我去给爹写封信,咱们这儿没个主意,他那边肯定有。”

        宁桃没留他。

        也不知道怎么说,宁林和王氏大概还不知道他早就接到请柬了。

        宁林走后,宁桃再也睡不着了,爬起来收拾一下,坐在窗前开始看书。

        最近张大人推荐了他两本关于营造类的书籍,前几日他才从翰林院那边借过来。

        其中一本是前朝的工部尚书迟大人所著,这位大佬平生最擅长的就是造房子,现在钟妃所住的毓庆宫就是他的手笔。

        钟妃与静妃是亲姐妹,原先静妃进宫时就住的这边。

        正因为这边的殿建造的别出心裁,是取了活水在殿内奔流而过的。

        殿里的花草比旁的地方都生得好,且这水无论是外头怎么变化,到了毓庆宫这地方都温驯的如同小鹿似的。

        几百年来,都未曾发生过渗水或者溢水事件。

        可见当年的迟大人取水的妙处。

        宁桃听他说完心里跟猫抓似的,再加上这几日翻了不少迟大人的笔记。

        总想着有机会到毓庆宫瞧一瞧。

        他在屋里看了大半天的书,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换了身衣裳,带着小武一道进宫。

        马富贵知道他要进宫,早早就磨了过来,想要眼小武换换。

        小武可怜巴巴道:“奴才这也是头一次进宫。”

        所以,他不想换。

        听说宫里的小姐姐都可漂亮了。

        马富贵磨磨牙道:“十两银子换不换。”

        小武摇头。

        宁桃道:“你想去就换身衣裳一道走呗,又没人规定只能带一个书童。”

        一听这话,岳贵山几人立马道:“要不小宁大人把咱们也带上吧!”

        宁桃目光扫过众人幽幽道:“允许带书童但不允许带侍卫。”

        牛子渊呸他,“要点脸。”

        谁要跟你进宫,他走了他们几个到一品楼叫一桌。

        而且还记他的账。

        还能把他家老婆孩子都带上,多好呀!

        一听要去一品楼吃,马富贵立马放弃了进宫,搓着手道:“要不咱们直接去一品楼得了,免得一会还得收拾屋子。”

        众人:“……”

        宁桃刚一出门,就见小皇孙身边的王侍卫驾着马车停到了门口。

        王侍卫笑道:“宁大人皇孙派属下来接您,因为今日进宫的人比较多,皇孙怕您一会错过了时间。”

        宁桃道了声谢,和小武一道上了车。

        搞了半天,吵着要与他一道进宫的几个人都溜去一品楼了。

        由王侍卫带路,太子那边的马车开道,宁桃到宫里这一道倒是挺顺利的。

        下了车就瞧见小皇孙身边的小七在那儿等着。

        见他下了车,立马迎上来道:“宁大人,皇孙让奴才来接您,您这边走。”

        宁桃暗道一声好家伙。

        这绿色通道给开的,他都有点些不好意思了。

        宁桃这次进宫运气还不错。

        可惜的是外臣不得入内宫,毓庆宫又刚好在内宫。

        天这么黑,他连个屋顶都没瞧着。

        到了目的地,宁桃才发现跟他一道来参加的都是老头儿。

        就他一个年轻人,独独站在那儿特别的显眼。

        张大人正与杨大人在说话见他来了,立马朝他招了招手。

        宁桃道:“两位大人,微臣头一次参加宫宴,咱们这集英殿怎么……”

        看起来全是大佬呀。

        而且人也不多,与他在外头见的人来人往的马车实在搭不上边,还是说他来早了?

        张大人料定他接到帖子后都没仔细打听过。

        顺便给他科普了一下。

        本朝的宫宴分为三阶。

        集英殿属于一阶宫宴,由皇帝、太子亲自主持,如今太子身子不好,今晚主持集英殿的就是皇帝和皇孙。

        不过集英殿参加的人一般都比较少,除了六部的一把手和二把手之外,还有一些勋贵及天子近臣。

        至于品阶低一些的臣子,都在另一边的云华殿。

        二阶宫宴在御花园,由皇后和太后主持。

        太后现在吃斋念佛约等于进冷宫了,所以由皇后和德妃主持,那边去的全是女眷。

        至于三阶要到明晚去了,算是皇室的小家宴。

        听他解释完,宁桃不由心头一跳,“大人你们先聊,我先去瞧瞧我的帖子。”

        以他的身份该去的是云华殿才对。

        张大人一把将他给拉了回来。

        “你急什么呀,小七公公能把你带到这儿来,不就说明你是属于集英殿的吗?”

        宁桃还是有些不放心。

        就在这时孙大人和陈大人也来了。

        陈大人与张大人在大殿上闹得不愉快,宁桃原以为两人见面会互相翻个白眼,岂知,两人见面后跟亲兄弟似的别提多亲热了。

        孙大人抹了额上的汗道:“外头真是太挤了。”

        张大人道:“可不是,得亏了杨大人喊我,不然我怕是还在外头堵着呢。”

        几个人随口聊了几句。

        陈大人笑嘻嘻地看着宁桃道:“小宁大人,打算什么时候去咱们翰林院待两日呀。”

        宁桃还没开口,张大人立马道:“你急什么呀,你那边又没什么要紧的事。”

        陈大人道:“怎么没要紧的事,圣上让咱们编一部算学书,由易到难,要做为以后科举的资料,你也瞧出来了,最近几年虽然改革了,但是数术方面还是弱得不少,参加考试的学生要数术题都错了,要么直接给空了下来。”

        就是今年录取的进士中,都有许多数术搞不明白的,也就是文章写的好,毕竟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

        分数这么一排,倒是还有许多给录取了。

        陈大人还很义正词严地道:“小宁大人正是因为数术好,你瞧瞧他设计的水车,图纸画的,角度与尺码标的,你只要根据图纸做出来准没错,可若是数术不好的,就是给你图纸,你也别想把东西给做出来,所以说,数术这种东西,实用性非常的强,对于你们工部来说,那是百利而无一害。”

        宁桃算是明白了。

        这两人在一起,就是互啄。

        谁也不让谁,那日在殿上吵起来也不足为奇了。

        张大人哼了一声,甩给他一个后脑勺。

        陈大人笑道:“小宁大人觉得怎么样,什么时候有时间?”

        宁桃最近还真有些时间。

        跟张大人先前说的差不多。

        他把东西给大人讲清楚了,再加上工部那些大佬们常年累月的在研究这些东西,所以拿着图纸基本上就能做出个七七八八来。

        他在工部也待差不多一个月了。

        刚开始去的半个月还是挺忙的,但是后来这半个月就清闲下来了。

        最近除了看看张大人推荐给他的书,再顺便画画他的船,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

        宁桃道:“明日便能去。”

        陈大人没想到他这么痛快,用手肘碰了一下张大人,笑道:“承让了。”

        张大人道:“只能借你半个月。”

        陈大人道:“那可不行,咱们这书可是关乎整个夏朝的,半个月岂能行?”

        “那你说怎么办?难不成再去找圣上评理去?”

        陈大人道:“在你们工部待了一个月了,起码得在我们翰林院待一个月吧。”

        宁桃暗暗捏了把汗。

        总感觉你们两位像争宠的女人。

        而陈大人目前看来是顺利把男主请走的一方。

        宁桃这边陆陆续续有大佬过来。

        搞得越发的心惊肉跳,总感觉自己进错门了。

        好在宴会很快就开始了,皇帝领着小皇孙过来了,小皇孙还特意跟他打了个着呼,宁桃一颗心才算放进了肚子。

        张大人道:“早跟你说了你没进错门。”

        宁桃微笑道:“这不是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吗?”

        孙大人笑道:“老夫头一次面圣时,差点把自己给拌倒了好几次,也亏得当时大家都紧张,没人在意,否则老夫这脸可没地方搁了。”

        说起这个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了起来。

        宁桃心想着,这群老头也不都是高高在上的那种,反而挺和蔼的,结果就听杨大人道:“小宁大人今年有十七了吧。”

        宁桃笑道:“虚岁十七了。”

        一听这个,他心里就突突直跳。

        做为一个高中生,他感觉早恋实在不怎么好。

        于是,保持着僵硬的笑容,就听杨大人道:“我先前与宁大人一起共事过,当时就问他你订亲了没,没想到好几年过去了,你居然还没订亲,这可真是太好了……”

        宁桃继续微微笑。

        假装什么也听不懂。

        果然就听杨大人继续道,他家闺女自小叭啦叭啦……

        话没说完,就见一身锦衣的小皇孙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杨大人立马闭了嘴。

        “先生,敏儿敬您一杯,祝先生心想事成,岁岁年年。”

        好么,跟过年似的。

        宁桃忙起身道了谢,在接过他手里的酒杯时,硬着头皮道了谢,也顺便说了几句吉祥话,结果把酒杯往嘴边一送,就感觉味儿不太对。

        小皇孙冲他眨眨眼睛,“皇祖父说敏儿年纪小,还不能喝酒,只能以茶代酒敬先生一杯了。”

        宁桃却心里扑通一声。

        他是半点隐私都没有,在皇帝面前啊!

        原先还有人觉得宁桃跑错地盘了。

        新科状元怎么了,每年三就出来一个。

        许子宗那么牛逼,也没头一年进集英殿,就算是现在还在云华殿那边呢。

        结果看小皇孙特意过来给他敬酒,再加上张大人几个人都跟他坐在一块儿,立马就把鄙视给收了回去。

        所以,宁桃这顿饭吃得还不错。

        宫宴结束,小皇孙还让小七送他出去。

        小武见他出来立马迎了过来,闻到一股子酒味,吓得腿一软,却见宁桃好像半点事都没有,一问才知道,是张大人喝酒时不小心洒到他袖子上去了。

        小武吐了口气道:“刚才大公子来了,问您是不是进宫了。”

        宁桃道:“他还说什么了没?”

        “倒是没说什么,说是想让您明日回家一趟。”

        宁桃好笑道:“你没告诉他明日我还得去衙里。”

        他想了下又道:“明日我得去翰林院报道。”

        小武:“……”

        您怎么又换工作了。

        宁桃回到家,马富贵他们已经从一品楼回来了。

        说来运气也蛮好,这几只都进了翰林院,打算一并参加宁林的婚礼,就都没回家去,反而是家人陆陆续续的从老家赶来了。

        赵子行和牛子渊已然带着家人回去了。

        马富贵的房子在今年差不多就能收拾好,到了明年春天就能把媳妇给接来了。

        宁桃回去时,他和岳贵山两人正一人趴一边给家里头写信呢。

        就数齐望还没媳妇,不知道从哪摸了壶桂花酒,面前放了一盘的果子,边吃边道:“桃子,宫里好玩吗?”

        不太好玩。

        宁桃话音未落,宁林就带着东桂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二毛,你可算回来了。”

        宁林早上从宁桃这儿出去,就四处打听去了。

        宫里的帖子早在前几日就送完了。

        他们家漏了这事,也没人遇到过。

        回家后见到王氏那样子,宁林心里实在难受得得不得了。

        下午过来找宁桃时,家里已经没人了,一打听才知道,宁桃进宫参加宫宴去了。

        宁林当时脑中轰的一声。

        直到赶到宫门外见到了小武,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

        可也仅是一瞬间。

        宁林脑子里过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所以说,皇帝并没有因为我要与四姑娘成亲的事牵怒咱们家。”

        对上宁林激动的目光,宁桃默了一会道:“我也不知道。”

        关键是没给王氏送帖子这事本身就挺迷,他去的是集英殿,那就说明皇帝对他还是蛮重视的,结果却偏偏没给家里送信。

        思索了一下道:“你别急,我再去打听一下。”

        宁林点头。

        宁桃道:“要是,真因为这事没有请宁家,你是不是就不打算与四姑娘成亲了。”

        宁林:“……”

        行吧,看他这个样子,宁桃基本上已经知道答案了。

        要是真想娶,也不会因为这事,一二再再而三的过来找他了。

        这与先前破斧沉舟的宁林又不太一样了。

        宁林默了一会道:“其实也不是说不愿娶她,我心里还是喜欢她,想与她一道白头到老的,可你知道有些东西……”

        得到了就不想放弃了。

        前头他是个举人,对于前路并未那么明朗。

        他自然觉得娶心爱之人比起来,无足轻重,可是现在身份发生了变化。

        宁林咧咧嘴:“你是不是挺看不起我的。”

        宁桃伸手拍拍他的肩,“今天太晚了,你就留下吧,明日我刚好有课,问问惠公公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没理由请他不请家里人。

        宁林道了谢,带着东桂去了先前住的院子。

        宁桃一回头,就见马富贵和齐望两人勾肩搭背的从石榴树后探出了头。

        “我们不是故意偷听,只是不小心听到了。”

        马富贵手里还捏着一个大石榴,正用指甲用力的抠,把表面都抠得坑坑哇哇的。

        齐望没他油嘴滑舌,老实交待,“其实你哥这样咱们也理解。”

        他今年都二十二了,可在家的时候一直没议过亲。

        还不是想着,待中了贡士之后,希望有人能来个榜下捉婿,成就一段佳话,不止对他的仕途有帮助,这样的姑娘带来的嫁妆起码就能让他们的生计不愁。

        一家人的日子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宁桃笑道:“我也理解他,没瞧不上他。”

        只不过宁林这变化也太快了。

        前段时间还要死要活的,所以,宁桃感觉宁林可能没说实话。

        大概在外头还遇上什么事儿了。

        宁桃让小武和东桂打听一下宁林这几日到底遇上了什么事。

        自己则在去给皇子们上课时,让小七帮忙打听一下帖子的事。

        结果,中间休息时,小七跑回来道:“公子,我找了皇后宫里的小宫女打听了一下,宁家是有帖子的,也早早差人送过去了。”

        宁桃:“……”

        所以,并不是皇后看人下菜把王氏给落下了。

        两人正说着,就听见窗户上有什么东西撞了,发出了一声轻呼。

        宁桃把窗户拉开,见黄樱委屈地捏着手道:“刚才被窗户给夹了一下。”

        宁桃微微拧眉,有些不悦道:“你那题解完了?”

        他实在没想到,黄樱底子那么差。

        你差吧,你得好好学呀,结果她一上课不是玩手指头,就是神游太虚,连一旁小了好几岁的小侄子都不如。

        大家都下课了,唯独她的题没写完。

        宁桃便让其他人都出来,留她留字在教室写作业,结果她不好好写,还趴在这里偷听。

        是以,宁桃一开口语气就有些不好。

        黄樱苦着脸道:“我手疼写不了。”

        宁桃呵呵,“刚才你手可不疼。”

        黄樱一噎,郁闷道:“我是有件事想跟你澄清一下。”

        皇后的确给宁家送了帖子。

        结果,半道让黄樱给截了,黄先生与秦先生和刘先生三人时常一起聊天。

        黄先生就知道了王氏对宁桃并不上心这事。

        母子之间也有隔阂,就连殿试的衣裳,王氏都没给他准确,拿了给宁林买的那身凑数,秦先生对此事特别生气。

        就跟黄先生和刘先生唠叨了几句。

        黄先生知道了,黄樱也就知道了。

        黄樱那日去皇后那边玩,刚巧碰到小太监们去送帖子,于是便将帖子给截了。

        王氏对宁桃不好,她自然不喜欢王氏。

        本来想着先把帖子扣几日,让王氏着急着急。

        回宫这几年了,宫宴对于命妇的重要性黄樱还是知道一些的,所以就是单纯的想替宁桃出口气,岂知,这一扣就把这事给忘了。

        再加上,宁桃让她自己完成作业,急得头都快秃了,哪里还能想得起王氏呀。

        于是,宁家这次就没人来参加。

        当时女宫清点人帖子时,还挺奇怪的,宁家的帖子没收回来,这就表示宁家没人进宫。

        皇后请你,你都不来,这可不是印象分都刷刷的往下掉。

        黄樱昨日亲眼见皇后发脾气了。

        她自个儿也是吓得不轻,知道自己这是给宁家惹事了。

        宁桃与王氏不合是不合,但是这事都出了个“犯上”的罪名,黄樱昨天晚上就没睡好。

        今日隐隐听到宁桃让小七去打听下这事,一颗心早就颤抖了起来。

        宁桃真想伸手抽她。

        也亏得皇后没治宁家的罪,不然一家人都被她给坑没了。

        黄樱委屈道:“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瞧不上她老欺负你。”

        宁桃冷哼道:“她欺负我,我还能活着,你这么一来是想要老子的命啊!”

        怎么办,这熊孩子不抽不行了。

        黄樱都快被他骂哭了,“我这就去跟母后说清楚。”

        说着提着裙子就走。

        宁桃一把将她拉回来,“急什么,题写完了吗?”

        黄樱这次真的哭了。

        小姑娘被骂回去写功课,宁桃倒不是不想立马澄清。

        左右他们这边闹得这么大动静,他把皇帝闺女都骂哭了,那边肯定早就有耳报神去了,还不如等下课后再说这事。

        小皇孙领着两弟弟远远瞧着。

        见黄樱抽抽嗒嗒写作业去了,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三皇孙道:“宁先生太厉害了。”

        二皇孙认同地用力点头,“皇姑连大哥的吃食都敢抢,没想到居然怕宁先生,我决定以后要好好学习,听先生的话。”

        小皇孙幽幽道:“先生怕这是公报私仇。”

        两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