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21章

第121章

        七月十五那一日参与宫变的一众重犯在菜市口问斩。

        宁桃那时候已经在工部上班了。

        做为一个新人,再加上张大人明确表示,火炮越快做出来越好,所以,自打他来了工部,一群人都忙得脚不沾地。

        宁桃想请假也没好意思,只听小伙伴们说,那一日菜市口血流成河。

        亲眼目睹了宫变的百姓,都忍不住叹息一声。

        女眷与孩童们则定在本月底流放出京。

        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怎么回事,宁桃发现范家成亲的几位爷都不曾有孩子。

        年纪最小的孩子就数范四与三房的那对双胞胎了,今年也有十三了。

        宁林拉着范四的手与宁桃一道儿挤在人群里。

        看着披头散发,脚上和手上都戴着刑具的女子。

        宁桃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身形高挑,饶是受了太多苦,身上的衣裳血迹斑斑,依旧能看出那是曾经风光无限的范二。

        她挺直了背,在一众哭天抹泪的女人中显得尤其突出。

        范四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可又怕自己的哭声引起旁人的猜测,只得用手捂住嘴。

        三人一直跟着出了城。

        见周围没有围观群众了,宁桃快速上前拉住随行的解差,顺手给对方塞了个大红包,“大哥麻烦通融一下,我想与她说两句话。”

        他声音不大,一群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叮叮当当的响声缓慢地停了几秒。

        解差掂了下手里的东西,冷哼道:“那你们快点。”

        说着伸手就将范二给拉了过来,她脚下有铁链,脖子上有枷锁,被他一拉差点扑倒在地,范四一时没忍住,眼泪又落了下来。

        范二笑道:“你怎么还那么爱哭呀。”

        “姐姐,我……”

        她也不想哭,可怎么也忍不住。

        范大太太在出事不久,便感染了风寒当时死在了牢里。

        那时候范四还没被救出来。

        母亲告诉她,好好活着,别为我难过,我这样走了反而是幸运的。

        何止是幸运,曾经那么爱干净,什么东西都比照着宫里来的范二,如今一头长发都粘到了脸上,爬满了虫子。

        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恶臭。

        范二想伸手拍拍她的头,可手指根本勾不住,但她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坚强点,好好活着,姐姐会回来的。”

        宁桃只觉得心口堵得厉害,他与范二虽说是合作伙伴。

        有些事情闹得确实不太愉快,但是在他瞧来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

        现在看着对方,竟然有种兔死狗烹的感觉。

        范二道:“我知道你现在接手了永安书局和一品楼。”

        宁桃点点头。

        “你小心些,有些事情,算了……看我今日的你应该也明白。”

        宁桃深吸了口气道:“姐姐是知道与你合作的人其实一直都是……”

        范二点头。

        随后自嘲的笑了笑道:“可我家人不知道。”

        宁桃:“……”

        “行了没,别耽搁了时间。”

        收了钱的解差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一把就将范二给揪了回去。

        宁桃再次摸出一个荷包,道:“大哥,麻烦路上多照顾些。”

        解差本来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一眼荷包里的东西,立马笑了起来,“好说,好说。”

        目送着人犯离开。

        宁桃才道:“可以回了吗?”

        范四抹了把眼泪道:“谢谢。”

        宁桃抽抽嘴角,“是我哥让我来的,要谢你就好好谢谢我哥吧。”

        “四姑娘是聪明人,二姑娘说的很清楚,你只管与我哥过好日子就成,二姑娘那样的人物,她说自己能回来,就一定能回来。”

        说完看着宁林道:“回头把红包钱还我,一共五百两。”

        宁林一噎,刚才感动的话一下子给咽了回去。

        范四:“……”

        宁桃下午约了孙家的两位公子要给对方讲课,便先坐着车回去了。

        范二能想到宁桃会来送行。

        可那又能怎么样?

        她苦心经营了那么多年,就是想着有一朝日子改变家人的命运,可到头来,她还是那个被家人排挤在外的姑娘。

        就连老爷子的病,都是宫里那位姑奶奶亲自派人下的手。

        因为她和老爷子的反对。

        直接被家人给囚在了起来,别说出门了,就是想找人送个信都难。

        她是眼睁睁地看着老爷子在她面前咽了气。

        拉着她手,含糊不清道:“范家要丸了……”

        是呀,何止是完了。

        又眼睁睁地看着父亲与叔伯、兄长们为了那个虚无飘渺的位置赌上了一家人的性命。

        忙了这些年,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场笑话。

        人前她是风光无限,连太子妃都瞧不上的范二姑娘。

        可在家里,她那点可怜的话语权,也仅仅是因为她赚了钱,给范家长了脸。

        永远赶不上她那位不成器的兄长。

        这年头,能说得上话的,永远都是地位高的那一位。

        她处处占得先机,处处与天争与命争,最后却依旧改变不了什么。

        她知道整个故事的结局。

        知道宁桃是天命之子。

        也知道宁桃后来会走的路,她拉拢宁少源扶持宁家,想要与宁家联姻,甚至先宁桃一步把原先属于他的生意都做起来,就想着能挟天子以令诸侯,只要宁桃与他们一心,范家就不会有事。

        可现在呢?

        范二哑然失笑。

        那些东西,好像又物归原主了,而她还是逃不过书里的结局。

        她应该还会回来的吧!

        宁桃回到家,孙家两兄弟已经到了。

        张大人也厚着脸皮把他家孩子也给送了过来。

        宁桃先前了解过大家的进度,还是老规矩先做几道题。

        趁着大家做题的时间,他在外头的石榴树下数了数自家的石榴。

        说实话,自打见过范二之后,他的一颗心怎么也静不下来。

        尤其是那句,她一直知道与她合作的不是太后的人而是皇帝的人。

        她其实一直想要投靠皇帝的。

        可偏偏——

        正胡思乱想着,赵子行和牛子渊两人一并过来了。

        赵子行道:“今晚来我家,咱们晚上烤肉吃。”

        牛子渊郁闷道:“摇骰子我没摇过他,咱们只能明日去我家了。”

        宁桃笑道:“没问题,不过说好了,你们在我这儿蹭吃蹭喝了这么长时间,所以我晚上是不会带礼物上门的。”

        “行吧,知道你一向小气。”

        两人跟他说完,又去找岳贵山他们说道去了。

        会试结束,就有一些没中的师兄先回乡了,殿试一过几乎都离开了。

        如今宁桃家里一下子冷清了不少。

        住户一根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再过段时间马富贵的房子装修好了,他也得搬走。

        宁桃被他们这么一打岔,又满血复活了。

        回到屋里,孙二的题刚好答完,紧张地把卷子拿给他,跟犯错的小学生似的,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眼巴巴地看着宁桃手里的那只红笔。

        宁桃一共出了五道题。

        两道计算,一道应用题,两道自己随意解答的题。

        快速扫了一遍,孙二答得都还不错,只不过方法有点硬套,于是便道:“蛮好的,一会我再重点把这几道题讲一遍,你对照一下我的答案,再想一下自己的答案,就明白了。”

        孙二长长吐了口气,提着卷子快速回到了位置上。

        宁桃:“……”

        他应该蛮和蔼的吧。

        宁桃白天在工部上班。

        下午回来还得辅导几个小朋友的作业。

        慢慢的就有人开始传言,嗯新科状元好会作人,巴结领导云云。

        宁桃只当说的不是他,该干嘛就干嘛。

        这其间,皇帝的圣旨也来了,让他给小皇孙当数术先生。

        原先的先生就这么被替换了下来。

        宁桃这一日刚提着东西准备进宫给小皇孙上课,就见工部门口站了个小厮。

        小厮长得高高大大的,要不是一身衣裳,宁桃都感觉这货是个跑单帮的。

        “小宁大人,这是我们家主人给您的帖子,望您在本月二十休沐日到归园一聚。”

        说完递给宁桃一张紫色的拜贴。

        宁桃翻开瞧了瞧,只见下头写了个“梁”字。

        龙飞凤舞的,实在想不出个头肚来。

        他认识的人当中确实有姓梁的,不过那位是长天书院的一位师兄,他中会元的时候还碰到过一次,因为师兄没上榜,于是便回书院读书去了。

        再其他的嘛,他好像就没什么印象了。

        于是,便将帖子给合了起来,道:“不知你们家主与我可有什么来往?”

        小厮道:“家主说您过去了便知道了。”

        宁桃嗨了一声,还挺爱搞神秘的,便笑道:“那麻烦你了,回去告诉梁先生,我定准时赴约。”

        宁桃给小皇孙上的课,与先前的先生教的时间一致。

        每隔两日去一次,每次一个半时辰,每月休沐时间与衙里相同,这是他第三次给小皇孙上课。

        皇家的孩子实在少的可怜,六皇子因为腿的原因,今年开始就没来上过课。

        宁桃的学生就是一个小皇孙,外加他爹与侧妃所生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三人年纪只差一岁,课程进度都差不了多少。

        史青凝偶尔也会来听课,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隔壁的茶室绣花。

        今日宁桃过来,就瞧见教室里多了个人。

        见他进来,立马冲他一笑。

        宁桃只觉得额角不自然地跳了跳,随后冲她点了下头便再也没理会,大步走到自己的位置把书放到桌上道:“上次留的功课都写完了吧,拿上来让我瞧瞧。”

        小皇孙领着两个弟弟排队将功课交到了宁桃手上。

        宁桃快速扫了一眼,发现三人错的都是同一个问题。

        于是,便将错题在黑板上又讲了一遍。

        再找相同的例题过了两遍,确认这事过去之后,继续往后讲。

        结果,课讲到一半,他隐隐听到教室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扭头一瞧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随手便将手里的粉笔砸了过去。

        宁桃准头好,直接砸到了黄樱的脑门上。

        小姑娘吃痛,立马跳了起来,可一对上宁桃那张冷着的脸,立马把嘴给闭上了。

        宁桃道:“这么有趣的课,你居然能睡着,按照课上的规矩,公主请到门外罚站。”

        黄樱瞪大眼睛刚要反驳,就听她家三侄子道:“五皇姑快去吧,我上次不小心睡着了,就被罚了半节课,先生说了这是规矩,就是皇祖父来了,也不能确坏。”

        二侄子附和地点头,“咱们这儿还有一个规矩,若是一道题先生讲过两遍,你依旧不会,那么就把这道题抄一百遍。”

        黄樱听得头皮发麻。

        一向被她支配的宁桃居然这么凶残。

        而且还不是针对她一个人。

        宁桃用手敲着桌案道:“三……”

        大倒子道:“皇姑快出去吧,否则先生不让你下次再来上课了。”

        黄樱下次还想再来,也不敢多问,也不敢多说,麻溜的站到了门外。

        宁桃继续讲课。

        一节课下来,外头站着的黄樱听得晕晕呼呼,只觉得那个奶萌、乖巧,笑起来很好看的师弟像变了个人似的。

        一张脸特别的唬人。

        因为她是头一天来上课,宁桃给她留的作业与旁人的不一样。

        一张试卷。

        “公主这两日把这份卷子独立完成,我便知道公主的进度了,到时候再根据进度帮你调整课程与难易程度。”

        黄樱望着卷子上密密麻麻的数字,脑袋都大了。

        苦着脸道:“师弟,我能不能不写呀,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其实我对数术不太感兴趣。”

        宁桃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这份卷子公主便不必做了,但是下次也请不要在我上课时间来瞧我,有什么话可以等我下班时间再聊。”

        说完,顺手便将卷子给抽走了。

        黄樱一听不让她上课时间来,立马怂了,用力把卷子给夺过来,护在怀里道:“师弟等着,我下次上课一定给你满意的答卷。”

        说完领着人走了。

        宁桃不置可否,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幽幽道:“师姐别忘了,卷子要独立完成,这样我才能根据你的进度,设计课程。”

        “若是师姐请人帮忙了,我无法判断公主的进度,那么错题……”

        黄樱:“……”

        宁桃收拾好东西出了教室,小武立马迎了上来。

        小声道:“公子,奴才打听过了,原先的数术先生也姓梁,起初在翰林院任职,前几年调到了礼部,这两年算是半退半隐了,礼部那边也只是挂个虚职,主要还是给皇子们上课。”

        宁桃了解。

        他一来,梁大人连皇子师父这样的虚职都挂不了了,算是彻底退了。

        有的老头是越老越恋权,总想给自己找点存在感。

        小武道:“公子,那咱们去不去?”

        明知道对方来者不善,想想心里其实挺隔应的。

        “去呀,不管梁大人目的是什么,咱们总得去会会吧,兴许是觉得我年轻,担任不了皇子的师父,想借机考考我吧。”

        他这个人最不怕的就是考了。

        梁大人的水平,他通过小皇子几个,已经摸了七八分。

        老式的教育,水平还不如老唐,所以没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也刚好给最近京里那些流言蜚语洗洗。

        一听这个,小武立马乐了,“要是这样,梁大人怕是要吃亏。”

        宁桃敲他,“还没见过像你这样幸灾乐祸的书童呢。”

        小武道:“奴才这不是为公子高兴吗?每次公子打人脸的时候,您不知道我比您还激动。”

        宁桃头顶划过三根黑线,他爱好和平,一点都不喜欢打人脸。

        被宁桃打过的众人:“……”

        你是失忆还是咋的。

        与小武一道出了宫,宁桃就瞧见小皇孙和史青凝两人坐在马车里等他。

        小皇孙见他出来,立马迎上来:“先生,今日耽搁您用膳时间了,所以,特意让人准备了一些吃的,先生带回去用吧。”

        史清凝手里提着个食盒,一个劲地跟外甥使眼神。

        宁桃让小武把东西接了过来,笑道:“今日你们三个配合的还挺默契的嘛。”

        乱给他扣帽子,这个规矩那个规矩,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小皇孙嘿嘿笑道:“那是因为敏儿知道,先生有大才,不能屈了您,若真尚了公主,那只能一辈子当个散闲之人了,这与先生苦学十余年,过五关斩六将的初忠不一样。”

        宁桃想哭。

        你怎么就不知道,老子穿越过来就是想当条咸鱼的。

        不过也对,他努力了这么多年,还真不是想着娶个公主当条咸鱼的。

        宁桃道:“那便多谢大家了。”

        小皇孙笑道:“先生别客气,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

        宁桃道:“没什么事。”

        而且这事大家根本没提前通过气,告别了小皇孙和史青凝。

        宁桃和小武提着食盒在衙里找了个地方把午饭给吃了下。

        小武去洗碗,宁桃顺便把这几日在工部找的一些资料给理理,他感觉他的四驱车还能再改进改进。

        还有他家水井的轱辘,也能再改进改进了。

        宁桃整理好,在外头遛了会食,趁着大家还没来衙里,便拿起笔画起了图稿。

        小武洗好碗筷才想起今日还收了份帖子,便拿给宁桃,“公子,早上您上课的时候,惠公公来了,说是请您参加今年的中秋宫宴,这是帖子。”

        宁桃翻开一瞧,上面有皇后的凤印。

        时间定在八月十四的酉时,说是宫宴其实也不是。

        他好像听赵子行说过,每年中秋节宫里都会举行宫宴,受邀的均是朝中重臣以及家眷。

        赵子行小时候参加过一次。

        宁桃把帖子递给小武:“是宁家单请了我一人,还是有旁人?”

        小武道:“奴才一会去大公子那里问问。”

        主要是他们这个帖子有点奇怪,按理说宁少源的官位是应该接到帖子的,虽然他在任上,但王氏在京里啊。

        一般帖子都会直接送到家里。

        可宁桃手上这个贴子,单请了宁桃一人。

        这就有点奇怪了,皇后那边的宫人一般应该不会犯这等错误。

        小武思索了一会道:“大概可能是因为公子是今年的新科状元,所以皇后那边特别重视,才会给您独发一份吧。”

        宁桃不置可否,继续画图。

        他最近在画一艘画舫。

        他家的后花园里有一大片池塘,差不多半亩地那么大,里面种了不少的藕,现在正好可以挖着吃了,里头只有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船。

        前几日齐望和马富贵两人下水玩时,还把船给弄漏水了。

        原先还说买一只,倒是岳贵山提醒他,他现在都在工部,还不如找人自己做一艘。

        宁桃一想这倒是不错,于是便找了些资料,准备自己打一艘。

        左右都是小船,他的目标就跟公园里面游玩的,可以拿脚踩的小船,多做两只,到时候与小伙伴们一道玩耍,外头设计的漂亮点里头操作简单点,齐活。

        他问过柳大人了,这种船做起来根本不费时间。

        工部就有自己的地盘专门做船的。

        不过工部做的船都是战船、货船那种,像宁桃自家用的,人家还没做过。

        不过木料倒是可以给他免费提供,算是他入职工部的员工福利。

        神特么福利。

        >_<

        宁桃在工部也有二十来天了,关于火炮与水车的事情基本上不需要自己下场,其余同僚都能做得了主。

        张大人还带着工部众人一起探讨了看火炮的操作与运用上面是否要以改进。

        不过目前还是按他原来的整合。

        这么一来,宁桃就不那么忙了。

        一个下午把船的三视图基本就画好了。

        准备回头再找人瞧瞧,将图纸收拾好便与小武一道下班了。

        上了车小武道:“公子,奴才下午去了宁家,家里头并没有收到请柬。”

        宁桃刚想说大概还没送到吧。

        就听小武继续道:“奴才还打听过了,张大人与柳大人家里都收到了,甚至原来与老爷交好的宋大人家里头也有。”

        据说请柬已经发放停止,那些受邀请的女眷这两日都快把银楼、脂粉铺子给挤爆了。

        宁香与徐家合作的那铺子,他下午时刚好路过,门口都没法插脚。

        宁桃奇怪道:“你再打听打听,不能吧。”

        宁少源就算是原先与范家一伙的。

        可连皇帝都没追究,更何况还给他下了帖子,不能不给家里头下。

        要是真排挤宁少源,皇帝不可能独独对他另眼相看。

        宁林这些日子要成亲,原来没想过请多少人。

        因为范四身份特殊,也就相熟的几个小伙伴。

        谁料到,前两日宁林参加了庶吉士的考试,出来就有许多同榜的进士问他,要结婚了什么时候下柬子呀。

        这些进士当中不乏高门大户。

        如今,皇后这操作实在让人……

        小武道:“要不,奴才再找人问问。”

        宁桃道:“不用了,左右还有几日,咱们到时候再看看。”

        宁桃虽说不用太过关注,小武还是时不时的弄点消息回来。

        王氏那边始终没有接到帖子。

        中秋宫宴这么大的事,早在京里传开了,平时与王氏关系还不错的几位太太、夫人,只要四品以上的都接到了帖子。

        以宁少源的身份,旁人都以为王氏收到了。

        这一日约好了一起来找王氏到银楼看首饰。

        结果,对方一开口,王氏整个人都懵了。

        a太太道:“兴许是还没送到你手上。”

        b太太道:“先不忙,咱们先一道去瞧瞧,指不定你把衣裳首饰选好了,那帖子便来了。”

        王氏一想也是,便与大家一道去了银楼。

        衣裳、首饰买了一大堆,连胭脂也选了两盒,甚至还与梳头的嬷嬷讨论好了当时去的发型,结果左等右等,到了八月十四这一日早上,她依旧手里空空。

        王氏这几日吃不好睡不着,时刻等着门房来报要请她参加中秋宫宴的事儿。

        岂知,到了这时候,完全等了一场空。

        宁桃今日不上衙门,索性就睡了个懒觉。

        还在迷迷糊糊时,宁林推门而入,掰过他的身体不安道:“二毛,起来与你说个事。”

        宁桃掀了掀眼,看是宁林索性又闭上了。

        宁林无奈又用力摇了他几下,宁桃坐起来靠在床边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道:“什么事呀,一大早的好不容易休息一天。”

        因为今日是中秋节,各衙门都放假了。

        张大人和杨大人也体谅他,连孩子都不往这边送了。

        结果,宁林却不消停。

        “你说,宫里没给咱们家下帖子,是不是与我要娶四姑娘这事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