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12章

第112章

        宁桃在黄家吃过午饭兼晚饭,从黄先生那儿多少打听出了点什么。

        原先那位与范二联系的前辈,明面上是太后的人,实际上当年受过裴家的大恩,是站在皇帝这一边的。

        后来,东窗事发,福王一怒之下,就先斩了他祭旗,说什么这就是背判的下场。

        可他临死前都只是一句话,他一直忠心主子。

        好吧,大概主子并不是福王和太后,福王更气,恨不得将期鞭尸。

        当时有些反对的臣子,一时也不好再说话了。

        至于年前那段时间,没有人给他们下单,还真是因为范家出事了。

        当时范家老爷子突然中风,一家人乱成一团。

        有人借机弹劾了范家,尤其是棉城那老家那边,再加上当时有人还说什么范家去北容买过羊皮之后,北容就来进犯了。

        所以,这事肯定与范家有关系。

        皇帝正因为北容与西曲之事愁得头秃,有了这么一个发泄口。

        饶是皇帝不处理范家,范家当时也要立誓证自己清白。

        所以,那段时间,范家的生意就停了。

        宁桃现在也算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临行前,宁桃又抓着黄先生问了最后一个问题,“范家到底有没有与北容勾结?”

        黄先生笑道:“你觉得呢?现在揪这个还有什么意思,就算是他们没有与北容勾结,他们家与福王一并造反,那可是铁定的事实。”

        宁桃算是明白了,范家其实与北容无关。

        但是造反却是事实。

        所以不管哪一条都是死罪。

        如今两罪并罚,也只不过是想让天下人都知道,并非皇帝无情,而是他们做得太过分。

        福王家里头给留了个康康。

        范家给留了个老太后。

        这就显出了皇帝的仁慈。

        宁桃道:“先生,圣上今日让我去参加春闱,所以,这段时间如果有一品楼和书局有什么事情,您且帮忙照看着,下单的话,直接找柱子便成。”

        黄先生道:“放心吧,掌柜的也是咱们的人,所以你不必担心。”

        宁桃呵呵两声。

        他就说嘛,就算是范二当时表示过什么。

        掌柜的对他也太好了些。

        敢情,是这么一回事。

        也不知道,当时范二知不知道,一直在她手底下办事的是皇帝的人。

        宁桃回到家里,把自己从黄先生这儿得到的消息,与自己的推断给大家一说。

        众人均沉默了。

        胖师兄道:“这么说,与北容有勾结的人并非范家,也并非福王,那么那个人又是谁?连皇帝看了之后,都能吐血。”

        宁桃心里隐隐有个人。

        只不过不好乱下定论。

        这个人即要与皇帝熟悉,又要与之亲近。

        甚至关系比福王和太后再近一步,因为皇帝一直对这两人有提防,然而,那个人却没有。

        岳贵山抬起四根手指。

        众人轻轻点头。

        好么,这下子所有事情差不多都对上了。

        柱子道:“如此说来,皇家还有一场纷争没完。”

        胖师兄道:“这可就与咱们无关了,人家父子之间的事,关起门来哪怕打出屎来,咱们也管不着,既然所有事情都明了了,那么咱们从今日开始便准备会试吧。”

        林大公子笑道:“今年可真是运气好。”

        热总比冷强。

        一群男人热了考试的时候大可以不穿衣服,可冷的时候。

        因为京里二月一般还会下雪,冻死人都不在少数,更别说有些年纪大的,身子骨不太好的,这一场试不管过没过,倒是把自己给冻出了好歹来了。

        宁桃笑道:“确实挺好。”

        比照秋闱来,他还是蛮有经验的。

        和岳贵山他们说完,宁桃才和柱子一并到了他的房间。

        柱子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与你一道出来的是黄先生?”

        宁桃把黄先生与黄樱的身份简单说了一下,苦笑道:“如今,那一摊子,全成咱们的了,所以以后咱们自己上点心吧。”

        柱子:“……”

        所以,范二没把他们吞了,他们现在把范二给吞了。

        基本上是这个意思,不过还有一点,宁桃道:“咱们现在其实说白了就是范二的角色。”

        所以,说只要他们不做死,这辈子肯定都有钱赚。

        当然也那得看皇帝怎么想的了。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你就是没罪,对方也给你安一个,所以万事小心谨慎吧,都走到这一步了,还能怎么办?失摞挑子不干了,肯定头一个被罚。

        柱子着实没想到,发展到了如今,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宁桃道:“我会写信与二狗他们说一声,如果可行的话,咱们可以在南边几个省府先各立一个书局。”

        柱子道:“若是如此的话,那咱们的原先的那些代理那边是不是不好交待。”

        宁桃道:“货物先不通过书局,南边的书局先只卖书,他们应该有自我收集情报的方式,咱们可以从中学习一些。”

        柱子眼皮一跳,小声道:“二毛,你这不就是与虎谋皮吗?”

        胆子也太大了。

        宁桃无所谓道:“胆子放大点,现在咱们身份不一样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也先给自己谋点利。”

        先前是与范二合作,也就是个供货商。

        如今,他是皇帝的代言人,突突突地升了好几个台阶。

        只要不做死,一般都没什么问题。

        柱子道:“话是这么说,可谁都知道伴君如伴虎。”

        宁桃笑道:“所以,咱们不能走范家的老路。”

        他决定先从书局那边发个通告出去,搞个什么文学创作比赛。

        奖项什么的,主要是为了扶持一些天下穷苦的读书人。

        再顺道找找李师兄他们几个,看看这事能不能以官方的名义。

        这样一样,不止名头好听了,他也不必担一些乱七八糟的,网罗读书人的风险,还让朝廷在读书人中立了名头。

        如果有机会,他还想以书局的名义为各书院、学宫等设立奖学金,帮助那些因为没钱而读不起书的人。

        再在书局办一个精准扶贫读书卡。

        买不起书的人,可以每天下午到书局免费看书。

        这是新东家的上任新福利。

        柱子:“……”

        你要不先扶扶我吧,我已经快半年没见我老婆孩子了。

        柱子忧怨地想了一晚上老婆孩子,第二天,宁桃把信都写好了,一封让他到赵州顺便捎给宁少源,另一封让石头带给二狗他们。

        柱子毫不留恋地飞奔南下了。

        宁桃送走了小伙伴,一回到家,就瞧见门口停了辆马车。

        看那形制,忍不住抹了把冷汗。

        他就知道黄樱这丫头从来都是不听话的主,黄先生让她别来打扰他,她肯定当场答应,转头就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过令宁桃意外的是,这次与黄樱一道来的还有惠公公。

        惠公公笑道:“圣上让老奴过来与东家说一声,今年的商队可以准备了。”

        宁桃一拍脑门,哎呦了一声,“您怎么不说早,我刚把人给打发走。”

        说完,对小武道:“快快快把柱子他们给我追回来。”

        惠公公:“……”

        这不能怪我,我来的时候,你已经出门去了。

        柱子也很郁闷,好不容易想着马上能抱他家大闺女。

        结果,这还没出城,就被人给追了回来。

        一听这个,立马垂头丧气起来。

        宁桃咳了两声,对惠公公小声道:“瞧见没,长期工作不让休假,都闹脾气了。”

        惠公公:“……”

        咱家这辈子还没休过假。

        柱子情绪低落了一会,就接受了这个新任务。

        宁桃道:“不如把翠珠和孩子接过来吧,这事大牛肯定得也帮忙。”

        柱子不回去了,宁桃想了想,就让小武把信帮他给寄了出去,同时柱子也加了一封。

        以前商队是范家牵头,现在范家都下大牢了,具体怎么办,宁桃半点都没头绪,可怜巴巴地看着惠公公和黄先生。

        惠公公拍着胸脯道:“这事老奴和黄先生可以在一旁协助,掌柜的也可,东家只管好好准备会试便是了。”

        宁桃道:“那就拜托大了,我先去读书了。”

        惠公公:“……”

        我就是客气一下啊!

        宁桃走得特别潇洒。

        两年前出去过一次了,这一次他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把消息一传出去,众人该干嘛干嘛去,到时候按章程办事就成了。

        惠公公叹息,他就不该接着这烂摊子。

        宁桃也觉得他就不该跟皇帝合作,他需要你时,你脑袋能保住,还把你夸得跟朵花似的,他心情不好时,你指不定就得脑袋搬家。

        该死的,昨天他还觉得,他暴富了。

        现在猛然感觉,他是把脑袋挂在裤腰袋上呀。

        所以这事——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实在不行,他告老还乡。

        >_<

        宁桃刚准备和林大一并去宁家拜访一下王氏。

        虽然不是什么正经亲戚,但林家与他的关系摆在那儿。

        结果宁林就进门了。

        宁林领着东桂背着大包小包,道:“我住哪儿?”

        宁桃:“……”

        宁林苦着脸道:“你不知道,昨日娘见着小儿子一高兴把什么都给忘了,回过味来发现你没回来,一直在那儿念叨我,我实在受不了就过来了。”

        宁桃抽抽嘴角,让小武给他找个房间先住着。

        见宁林收拾好了,宁桃才和林大一并去了宁家。

        王氏知道宁桃认了秦先生做干爹,可不曾想,秦先生还把老婆的娘家介绍给宁桃,见到林大一时都有点懵。

        宁棋开心道:“大表哥,你在我二哥那里还住得习惯吗?要不住我这儿来吧。”

        林大笑道:“住得挺好。”

        宁棋一听这个立马表示也要过去。

        王氏瞪了他一眼,“你才回来,急什么,而且你哥哥他们是要参加会试的,你连院试都没过去,去了与他们读书读不到一块去。”

        宁棋:“……”

        这就是亲妈。

        各处鄙视你亲儿子。

        宁桃和林大在宁家待了两刻钟,王氏借口找宁桃有点事,便把人让给叫到了后头。

        宁桃还挺好奇,王氏与他一向没什么秘密可聊的,今日怎么独独把他给叫过来了。

        结果,王氏一开口便道:“你哥去你那边了是不是?”

        宁桃点头,“我那边师兄们都在,大家一道读书,有什么不懂的还能讨论讨论,比一个人在家强。”

        王氏叹息,“他是嫌弃我管他与范氏的事。”

        宁桃有点懵。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王氏不管他听不听得懂,继续叭叭。

        范家出事了,范大老爷当时最不放心的就是小女儿。

        托人捎了口信,让把人给救出去。

        王林不打算救,许多与范家走得近的人都不搭理这茬,可宁林死心眼儿。

        宁林哭着求王氏想办办救救范四。

        也亏得当时徐泽在京里,宁林求过去,徐泽再找了裴大人一说情,把人给救了出来……

        救了范四,王氏并没说什么,可王氏现在不同意范四进门了。

        宁林这些日子再跟她这么闹着呢。

        宁桃一时语塞。

        王氏道:“你想呀,你姐姐现在是侯夫人了,你爹大小是一州之长,且年纪又不大,而你又中了解元,将来必定也要入朝为官的,你哥哥更不用说了,咱们家的身份摆在这儿,可你哥哥若是真娶了那范四,娘怕他将来的前途就毁了。”

        “范家干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来,咱们救了她一把,算是还了当年的知遇之恩……”

        宁桃望着他娘有些陌生。

        但猛然一想,又觉得并不陌生。

        王氏与王老太太一样,性子果断且有些寡情。

        一辈子都在赌。

        当年嫁给宁少源是赌,后来生完他之后,立马跟着去了京都,也是赌。

        而且是豪赌。

        也许并不是王氏想去,而是形势由不得人,也并不是王氏想把刚出生的孩子留在老家,而是因为唯有把孩子留在老家,才对她最有利。

        当时他出生不过才月余。

        王氏的身子肯定没有养好,她也并非是放心不下宁少源,而是因为怕有人打宁少源的主意吧,她这个正主不过去,到最后落不着好。

        让徐泽救出范四,也并非因为她念情,而是她不想让人戳脊梁骨。

        还能让人将来提起宁家,觉得有情有义。

        如今不想让宁林娶范四。

        说是为了宁林好,其实是怕范四的身份,将来影响整个宁家。

        宁桃到了此刻,才算看清自己的这位生身母亲。

        说什么王二老爷薄情寡义,如今看来王氏又何曾不是?

        王氏说了半天,不见宁桃表态,一抬头就发现,儿子目光深沉地看着她。

        王氏好笑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我这也是为了咱们整个宁家不是,咱们家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

        宁桃敛了敛神道:“范四姑娘与大哥已经定了亲了,那是过了明面的人,只差日子了,如今她们家一家人都没落着好,本来就是伤心难过的时候,您要是退亲,让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去哪儿?”

        “您这与杀人又有何异?”

        王氏气道:“合着我说了半天,你没懂呀?”

        “你知不知道,其实当年他们家想要的是你,并非什么信里写错了名字。”

        宁桃低头望着她道:“那又如何?这事您与我爹说了,让我不许告诉任何人,这些年我早把这事给忘了,您如今提起来又是为何?”

        “难不成您还想告诉四姑娘,我才是她的原定夫婿?”

        宁桃倒吸了口凉气。

        他知道王氏与他不亲近,他本身就是夹在中间的一个孩子,更没在父母身边长大,如今瞧王氏这模样,宁桃只觉得心底凉透了。

        就算是不亲近,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可她偏偏为了宁林的前程,打算把他拉下这趟混水……

        王氏现在宁桃的眼里,除了狠还加了一个蠢。

        简直与王二老爷一般无二了。

        王氏被宁桃说的一个激灵。

        尤其是对上宁桃的目光,她缓了缓才道:“我怎会告诉她这个,我就是想告诉你们,范家对咱们家也并非你想的那样,如今咱们救出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范老爷子的门生可是遍天下的,如今呢,除了咱们家?谁还念旧?”

        “你怕是不知道,已经有几家把范家女儿给休了,有的嫌名声不好听的,也在偷偷的下手,咱们家这样已算是异类。”

        宁桃笑道:“这些您也与大哥说过了,可是大哥不同意是吗?非娶四姑娘?”

        王氏点头。

        “所以,您今日叫我过来,其实是想从我这儿找突破口中,想让我告诉大哥,当年四姑娘与他的婚事,其实是范家瞧上的我,最后是你们从中调和,才轮到了他。”

        王氏笑道:“我就知道娘的二毛最聪明。”

        宁桃也笑了,“那娘觉得,哪家的姑娘才能配得上大哥?”

        他也就随口一说。

        岂知,王氏突然跟打了闸门似的。

        哗啦啦地扯出了一大堆的名字。

        什么户部、吏部,甚至仇大人家的仇姑娘。

        宁桃呵呵道:“我觉得大哥与四姑娘倒是挺合适,大哥对四姑娘一片痴情,四姑娘知书达理又出身名门,就算是如今落没了,曾经的底蕴也是许多人家比不上的,哥哥娶了四姑娘,倒是哥哥占了便宜,这样的女子将来教导出来的孩子,必定温驯知礼。”

        王氏气道:“我说什么,你怎么不明白?她要是嫁入咱们家,那咱们家也得被她牵连。”

        宁桃道:“那您与我爹说去呀,这亲事若是我爹也觉得不妥,那您再与大哥说呗,如今你与我说,还指望着我替大哥接了这门亲事不成?”

        宁桃目光一冷,回头死死地盯着王氏。

        “娘,您怕是没想过,若真这事闹出来,我与大哥必定要断了兄弟之情的,这难道就是您想看到的?”

        王氏呼吸一窒,张了张嘴,倒是没往下说。

        宁桃自嘲地勾了勾嘴角,以后大家就是熟悉的陌生人了吧。

        真可怜,活了两辈子,他都被自己的母亲踢出局。

        宁桃从王氏这儿受了一肚子的气,见到林大时,却已经自己消化了。

        王氏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绝,他也就没必要再粉饰什么太平了。

        和林大一道回了家,柱子今日在一品楼已经回来了,自打他们要再次组建商队的事贴出去,立马就有十来家找上门来。

        其中有八九家是上次与他们一道出去的。

        另外的几家是上次知道大家赚得特别好,这次也赶上来的。

        柱子看了看前头的商家的名字,笑道:“今年怕是比上次商家要翻一倍。”

        而且货物怕是不止要倍一倍。

        “现在有黄先生和掌柜帮忙,我还能应付得过来,要是人再多我就要疯了,大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

        他在记账上面实在没什么天份,饶是大兴在一旁帮忙,他们几个也是忙得晕头转向。

        宁桃好笑道:“大牛最早也得月底了吧。”

        石头他们今日才上的船,一个来回再加上要准备东西,最快也得月底了。

        柱子趴在桌上都快哭了,“我就不该上你的贼船。”

        宁桃望天。

        这也不能怪我呀。

        两人这边才一说完,宁林就进来了。

        宁桃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

        宁林也没扭捏,苦哈哈道:“原先我一直以为娘是通情达理的性子,直到现在才知道,其实娘与那些官家的太太并没什么两样。”

        现在事事都与他说什么门当户对。

        可当年范家要与他们家结亲时,王氏怎么就没想过门不当户不对?

        到了现在,又嫌弃人家范四身份了。

        宁桃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他自己还郁闷着呢。

        默了一会道:“要是爹也不再同意这门亲事呢?”

        宁林急道:“怎么可能,爹不是那种人,爹一向没有什么门第之见。”

        宁桃道:“那你给他去封信,把你的想法告诉他,还有,我觉得你现在最好能中进士,这样子你就能独立出来了。”

        宁桃的意思是,他如果真心喜欢范四。

        宁少源也不反对,这婚事肯定得结的。

        到时候婚一结,他刚好中了进士,就算是王氏再不喜欢范四,他谋个外放的差事,到时候带着范四离得远远的。

        谁管得了他呀。

        宁林瞬间被安慰到了,“二毛,我就知道你最有主意。”

        宁桃黑线,“你再仔细想想,指不定我这主意并不是最好的。”

        毕竟不去翰林院,将来的仕途可就转了个弯了。

        宁林笑道:“我这样的资质,这样的心性,能到五品都偷着乐了,别说什么将来入阁拜相了,就是超过父亲现在的职位都有些困难。”

        宁桃:“……”

        你突然变佛系,我好不习惯。

        宁桃以为宁林这就要走了,岂知,他这次倒是扭捏了起来,看得宁桃头大。

        宁桃无语道:“有事快说,我这还有两道题得解呢。”

        裴大人上次还送了他两本数术书,这些年被秦先生给训练出来了,每日必定抽出一个时辰来解题。

        结果,今天刚把书拿出来,柱子就来报告工作了。

        柱子才走,宁林又来。

        简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宁林道:“四姑娘如今一个人住在咱们家原先与董家邻居时住的那套小宅子里,我不太放心,所以,我想让她先住你这儿来。”

        宁桃咽了下口水,“你不觉得我这里不合适吗?”

        他这里可是一群男人好吧。

        范四一个妹子住过来像什么?

        这告示一出来,陆陆续续是各地赶考的考生,到时候牛子渊、赵子行他们一群书院的同学过来,家里就更乱了。

        宁桃刚想说为什么没让她住进宁林那套准备成亲的宅子里。

        转念一想,怕是这是王氏刻意安排的吧。

        王氏早就存了不娶她进门的心思,那宅子自然也不能让她住了。

        宁林也知道不太合适,苦哈哈道:“那你给我寻个地儿,我怕娘说不动我,直接找四姑娘去……”

        宁桃心下一跳,“她还真干得出来这事。”

        宁林被他一说,更着急了,“你说现在怎么办?”

        宁桃在京里待的时间还没他长,想了想道:“要不先住黄先生那儿吧,离咱们这儿也不远,五公主隔三差五就住在这边,如果四姑娘住过去,和她还有个说话的人,待你考完了再说。”

        宁林用力点头,拉着宁桃就要去找黄先生。

        宁桃叹息,我这次中不了,完全不是我的问题。

        是家里人太不让人省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