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10章

第110章

        宁桃领着大家看完榜,再顺道去还了愿。

        刚到家门口,就瞧见石头领着几个人笑盈盈地跳下了马车。

        宁桃忙跑上去,笑道:“来这边送货?”

        石头道:“送点货,顺便去仁川看看红山寺还有多少山货一并给拉过来。”

        宁桃来府城已经一个月了,家里什么个情况完全不知道,奇怪道:“红山寺的山货上次不是挺多的吗?这么快就卖完了?”

        他们家山货质量好,一般卖的都是省府或者京都。

        范家出事了,那边应该停了才对,这会儿还收就有点奇怪了。

        于是,宁桃道:“谁要?”

        石头道:“还是永安书局,这个月下的单子挺多的,还说如果有时间,让您进京一趟。”

        卧槽,这是闹鬼了吧。

        宁桃心里咯噔一声,“你们确定是京都要?还让我进京?”

        石头笑道:“柱子哥这次也来了,说是如果能碰上您,看您去不去,如果去他就打算跟您一道,毕竟路上现在安全不安全也说不准。”

        宁桃深吸了口气道:“我去。”

        事情既然赶到一起了,他不如就过去看看。

        到底是什么人,目前接手了永安书局。

        宁桃仔细算了下时间。

        福王逼宫的时间是在三月中旬。

        现在已经四月底了,信比人快,按理说这个月应该没单子了。

        他又仔细问了信上的日期,石头说居然是这个月初的。

        宁桃一时语噎。

        极有可能有人接手了范家的书局,让他进京怕是要与他谈将来的合作关系。

        宁桃等柱子过来,两人带着东西去了裴大人那里。

        先前没去拜访,是因为考试成绩没出来要避嫌,现在要离开了,再不去有些说不过去。

        路上,他与柱子提了一句,范家已经出事的事。

        不料,柱子道:“我也听说了,所以,这次的单子还有让你进京,我觉得有些蹊跷,便决定跟着你一道去,路上也有个照应。”

        宁桃道:“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杜大人与我说的。”

        宁桃:“……”

        宁桃给裴大人和李大人都带点红山寺上次送来的山货。

        裴大人一看货色,就笑道:“德清那老和尚还真舍得,把这东西都给你。”

        宁桃暗暗吃惊。

        不过一想,裴家什么底蕴,就安心地把心给放了回去。

        “德清法师年前从我那儿买了些米,就给了我十来车的山货做为交换。”

        裴大人道:“他倒是会算账。”

        两人又聊了几句,裴大人笑道:“你这次要进京,也是赶考?”

        宁桃摇头,“我学问不够年纪也不大,倒是不着急,是有人捎信给我,让我进京都,怕是要谈与永安书局的合作。”

        裴大人并没什么意外的表情。

        宁桃心思一动,果然,他知道点东西。

        于是,便道:“大人让李大人让我瞧的邸报上头都说了,范家已经出事了,如今人全在牢里,只等着春闱过后再行发落。可永安书局一向是范家的,如今……”

        裴大人笑道:“谁说这书局是他们家的?”

        宁桃:“??”

        emmmmmm......

        “你真以为就范二那样一个女子,能搞这么大的书局?”

        这话说得宁桃有点懵。

        坊间传闻不都这样的么,一传传了这些年,而且范二与他合作,能看出绝对的主导权。

        “福王与范家关系可不浅呢。”

        所以说,要约他见面的是康康。

        看宁桃的表情,裴大人就知道他懂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道:“福王这局棋下的很大呀,一件事两手准备,确实是个好想法儿。”

        在裴家待的时间不长。

        但裴大人几句话,却对他醍醐灌顶。

        宁桃已然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范二让他与康康交好,那是因为她与福王至始至终都是一伙的。

        福王扶持范家做一个占了半璧江山的书局,更网罗了天下大半的读书人。

        如今,福王兵败。

        范家全军覆灭。

        可福王还留了一手,看似要杀小皇孙,实则却让康康把人藏起来,在众人面前上演了一出父子反目的戏码。

        此戏码有点意思。

        其一,若是败了,便是康康保命的关键。

        其二,若是胜了,福王落了个杀兄的罪名肯定不好听,但是他儿子名声好呀,重情重义……

        妙啊,实在是妙。

        宁桃自以为自己活了两辈子,绝计想不出这样的点子来。

        如今康康有保命符。

        皇帝怕是看出来了,也不敢把这事给说破。

        毕竟,康康做的事全天下人都瞧见了,如果他硬说康康别有用心?

        不止会寒了天下人的心,还会让人觉得自己没有容人之量。

        恩将仇报。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理清了关键点,宁桃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见他哼着歌从裴家出来了,柱子知道消息打听得差不多了,笑道:“咱们什么时候进京。”

        “明日。”

        他们占了人家掌柜的宅子一个来月了。

        再不走都不好意思了,而且掌柜也不收房租,说什么让他们读书人住,面子上有光。

        今年他们县学没人拿第一,但是有个第二和第三。

        今年的府学第一也是出在掌柜的客栈,生生把对面客栈给气得跳脚。

        宁桃临走时,除了伙食费,又特意给掌柜送了一幅画,是他前段时间陪着胖师兄一道去黑市上买的。

        胖师兄帮他还的价。

        十两银子买来。

        他仔细瞧了瞧,若是找到懂行的,起码能卖二三百两。

        两人出了掌柜的门,岳贵山笑道:“原先我还觉得掌柜让咱们这些人住,又不收租金,还每日提供饭菜,虽说收个伙食费,但是能看出来就是意思意思,总感觉挺对不住人的。”

        “现在嘛,瞧你送出那幅画,我倒是感觉掌柜这次也不亏。”

        关键是,原先掌柜从代理那里拿贷。

        现在,宁桃直接让石头他们给送过来,还是用红山寺的货,档次上就上升了不少,还少了中间商差价。

        怎么说都是掌柜赚了。

        宁桃道:“谁叫人家对咱客客气气的呢!”

        对方友善,你肯定也得笑脸相迎不是?

        他对掌柜的印象还是蛮好的。

        他与掌柜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掌柜经常把每日多余的饭菜,送给路过的乞丐或者赶路,但又住不起店的人,这样的人宁桃很乐意与他交朋友。

        府城的事办完了,学生们也都不是七八岁的孩子,有的孩子都与宁桃差不多大,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大家便各奔东西了。

        宁桃他们几个跟着柱子他们先去省府购山货,再一并从仁川码头坐船去京都,比起直接水路能晚上两天。

        饶是如此到达京都,也不过才五月初。

        距离春闱还有不短的时间。

        宁桃虽然没决定要不要参加,但是书还是照样要背的。

        三人一道儿每天背背书,互相辩论辩论,晚上在客栈入住时,再顺便写个七八百字的文章,第二天互相批改。

        这么一晃就到了省府。

        他们最多在省府待一天,宁桃觉得自己还挺忙。

        先去林家拜访,再去仇家探望,最后上山与德清会个面。

        胖师兄道:“那咱们就在红山寺等你了,我听说红山寺的斋菜是出了名的好。”

        宁桃想起一星说寺里的酒特别好,斋菜也是一级棒,就忍不住笑道:“那胖师兄今日可算是有口福了,您可得悠着点儿,别吃得舍不得走了。”

        胖师兄摇头晃脑道:“非也,再好吃的东西也留不住我,我的目标是京都。”

        说完拍了拍自己的腰,哈哈笑了起来,“我要在京都安家立业。”

        宁桃挥手与大家告别,领着宁棋去了林家。

        林大老爷一如即往的热情。

        听说宁棋县试和府试都均是第二名,夸奖道:“果然宁大人就是会教孩子,三个儿子可是一个比一个优秀。”

        宁林他先前见过。

        宁林乡试的成绩也相当不错。

        如今,宁棋也如此优秀。

        这放在一个家庭里面就相当难得了。

        老太太笑道:“可不是,来来来二毛,让外祖母瞧瞧。”

        宁棋在路上听宁桃提了一下林家与他的关系,原以为就是走个过程,客气客气,谁知道,到了他们家,跟到了王家没什么区别。

        除了长辈们热情之外,晚辈们也都挺友好。

        林大公子今年本来要参加春闱的,岂知京都那边消息一直不稳。

        如今,终于盼到了好消息,正打算这几日便启程进京。

        现在听说宁桃已经买好了明日的船票,笑道:“祖母、父亲,要不孩儿也与表弟他们一道吧,路上还能相互讨论学问。”

        林大老爷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林家原先要留饭,一听宁桃还要去仇大人那儿拜访一下,便没留他,不过把宁棋给留了下来。

        林大老爷和大公子将宁桃送出门外,还特意从库里给他提了两瓶上好的老酒。

        “仇大人好酒,你把这个带上不失礼。”

        宁桃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来都没给您带酒,走了还要从您这儿兜些东西。”

        林大老爷道:“一家人客气什么,到了京里,你表哥还须你照顾呢。”

        宁桃:“……”

        宁桃厚着脸皮把从林家带的酒送给了仇大人。

        本来就是探望一下,本着父亲的同僚路过他来拜访一二。

        结果,一到仇家,原先几乎不露面的仇夫人不等仇大人从衙里回来,亲自接待了宁桃。

        身边还跟着仇姑娘。

        宁桃对仇夫人印象不深。

        只记得他爹说那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结果见了面之后,也就是半老徐娘,美的有点艳俗。

        而且还挺高冷,全程没多跟他说过几个字。

        岂知,今日过来,仇夫人一听人报说是宁桃来了,拉着女儿就迎了出来,热情的跟青楼门口的妈妈桑一样。

        一双眼睛,跟粘到宁桃身上似的。

        看得宁桃后背直冒冷汗。

        “解元郎这是要去京里赶考吗?”

        “你父亲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令人羡慕,不像我家那两小子,年岁虽长你不少,可成绩却一直平平,也就是托着他爹的面子,才捞了个一官半职。”

        “对了,解元郎今年有十六了吧,这样的年纪可不小了,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必定有许多人想当你的丈母娘吧!”

        仇夫人说话跟连珠炮似的,不等宁桃回答,噼哩啪啦一大堆。

        宁桃暗暗捏了捏手心里的汗道:“夫人抬举了,小子目前一心在学习上,并未想过其它。”

        “那便好,那便好,少年人自当以学习为重。”

        宁桃尴尬地跟仇夫人聊了两刻钟,仇大人终于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几个月不见,如今的仇大人宁桃都没认出来。

        官服松松胯胯的挂在身上,原先的一头黑发,如今却是白了两边,整个人跟赶了十来天路似的,眼里布满血丝,分外的桑老和疲惫。

        仇大人刚下马车,听说老婆和女儿一道接待了宁桃,心道一声坏了。

        这一路拖着老迈的身体狂奔而至。

        如今气喘吁吁地,不过依旧坚持道:“夫人你与四丫头一道下去吧,我与解元郎有些话要说。”

        仇夫人被丈夫一瞪,虽然有些委屈,不过还是笑盈盈道:“那妾便让厨房准备饭菜,一会解元郎可得留下来一道用个膳。”

        宁桃忙道:“不劳大人与夫人费心了,小子今日路过,还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要与德清法师商量一二,所以,便不能留久了。”

        仇夫人双眼一亮,也不顾仇大人瞪她,笑盈盈地上前道:“解元郎与德清法师如此熟悉吗?可否……”

        “下去!”

        仇大人冷哼一声,生生打断了仇夫人的话。

        仇夫人一噎,呶了呶嘴,就听丈夫再次喝斥道:“还不快下去。”

        宁桃:“……”

        他怎么记得,先前来的时候两夫妻关系挺和谐的?

        打发走了仇夫人,仇大人才道:“老夫听说年前德清法师弄的救济灾民的米都是你给找的,且价格比正常时候还要便宜一些。”

        仇大人当时听老王说的时候,就有些不敢相信。

        他知道宁桃自小就跟着身边的人一起做生意,起初没见面时,还觉得这个孩子太过看中钱财,后来他中了院试头名,乡试头名,仇大人才将心里那份不愉快给抛却了,一个读书即好,又会赚钱的女婿。

        他觉得实在太可了!

        年前那事,知道宁桃几乎没从中赚钱时,仇大人还是吃了一惊。

        像宁桃这种自小就开始赚钱的,又把生意做得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

        事情证明,他再次被打脸。

        当时仇大人悔得直挠墙。

        如果宁桃借机大赚一笔,他心里还没那么难受,关键是这孩子拎得特别清呀。

        这样的女婿几辈子才能遇到一个呀。

        仇大人现在想起来,心里都跟猫抓一样。

        为这事,他又与仇夫人吵了一次。

        再后来范家事发,两人的关系几乎降到了冰点。

        今日仇夫人又出来丢人显眼,若不是当着宁桃的面,仇大人咬着后牙槽,这么好的女婿,生生被自家夫人那个蠢妇给推到了门外。

        仇大人觉得,若是仇夫人没在中间捣乱,当时早早与宁家把这事定下来。

        那么宁桃就是他家的人。

        而且那时候他官位比宁少源高,宁家与他们家怎么都算是高娶。

        现在好了,宁少源有个侯爷女婿,而他自己虽然是四品,可事实上在赵州与他的身份也差不离了。

        宁桃在仇家待了小半个时辰。

        仇大人就悔恨了小半个时辰,看着时间不早了。

        宁桃起身告辞。

        仇大人道:“你这次上京是要参加春闱吗?”

        宁桃摇头,“还没确定。”

        仇大人道:“以你的学问,上榜肯定没问题,今年情况特殊,朝廷急需人才,你若真下场了,不敢说头甲,二甲前几名老夫还敢打保票的。”

        宁桃微微一愣,“您没开玩笑?”

        “你们如今的考试与咱们那会儿已经大不相同了,当今皇帝选人才,已不局于文章写得如何了,你各方面都出众,又心怀天下,这样的人才正是朝廷需要的。”

        宁桃抽抽嘴角。

        您这夸人也太没技术含量了。

        光捡好听的说。

        宁桃笑道:“谢大人吉言,小子若真下场了若真中了,定不忘大人提点之恩。”

        说完还给仇大人鞠了个躬。

        宁桃离开仇家马不停蹄的上了山。

        从城里到红山寺快马还须一个时辰,他来的时候为了赶时间,直接骑了马。

        见他翻身上马,又见他扬鞭而去,仇大人差点泪目。

        瞧瞧这身形,瞧瞧这动作,简直不要太潇洒。

        仇夫人拉着女儿在门后偷偷看,这一眼,忍不住赞道:“好一个风一样的少年。”

        说完,发现身旁的女儿一动不动。

        一扭头才发现,闺女已经看傻眼了。

        仇夫人拉了她一下,“别光看着了,快去求你爹,这么好的夫婿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

        宁桃不知道他离开后,仇家又开始叮叮咚咚发生了一场唇枪舌战。

        半点都没停赶到了红山寺。

        马累得直喘粗气。

        宁桃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它的头道:“辛苦了,一会让小武给你拿好吃的。”

        宁桃这一趟赶得急,前前后后走了两家,到了此刻也刚好用午膳。

        他一进门,大家刚准备上桌。

        胖师兄看到他笑道:“你这趟赶得可真是太巧了。”

        岳贵山给他让了个位置,笑道:“一星师父特意给咱们准备的,说是免费。”

        宁桃好笑道:“他一个出家人还挺记仇。”

        上次请一星他们吃饭,大牛顺嘴开了个玩笑,“这些是免费提供的客户餐,大家不用客气,不在货里扣钱。”

        没想到,一星就记住了。

        柱子道:“一星还送了一坛子酒,说是山上自己酿的,让大家都尝尝。”

        宁桃现在知道自己的毛病了,忙摆摆手,“我下午还须与德清法师见面,酒就不喝了,你们随意,别明日爬不起来就行。”

        胖师兄酒量好。

        柱子更不用说了,石头几个也得差的。

        几个人不一会就把一坛子酒给喝完了,宁桃也吃得差不多了。

        照旧在外头遛了会食。

        一星微微笑着,便从门外走了走来。

        当时见面时,小和尚赶了好几天的路,头皮都冻红了,现在天气刚好,他穿得还挺潇洒,颇有几分禅意。

        看到宁桃头一句话便问:“斋菜可还合口味?酒可还算凑合?”

        宁桃心里想笑,但脸上给稳住了,“斋菜非常合口味,酒非常凑合。”

        一星得意地挑了下眉,“那可不是,咱们山上的菜呀,油呀,哪一样不是自己动手来的,就算是水也是……”

        一星叭啦叭啦几句,非常不倒人设地把寺里的东西给夸了一遍。

        宁桃道:“德清法师下午可有时间,咱们想要的货寺里可还有?”

        按这样的消耗法,宁桃感觉红山寺很快就被吃空了。

        一星嘴角抽抽,下意识便道:“瞧我,正是师父差我过来的,想与宁施主面谈。”

        宁桃:“……”

        怕是我不提起,你已经把这事给忘了吧!

        宁桃过去时,德清正的摆旗盘,见宁桃进门,微微笑道:“宁施主可会下棋?”

        宁桃会象棋,但是围棋不太精。

        不过在书院时倒是学过,平时与师兄们也玩过,于是,实话实说。

        德清道:“刚好老衲也不太精通,正好陪我玩玩。”

        宁桃被自称自己棋艺不精的老年人“欺骗”过很多次了,所以,压根就没相信德清棋艺不好这句话。

        结果,一圈下来,宁桃有些傻眼。

        这是连大牛都不如呀。

        德清哈哈笑道:“老衲是近些日子新学的,宁施主再陪我玩两局。”

        宁桃:“……”

        宁桃陪着德清下了几盘棋,见时间不早了,便把来意给说了一下。

        他们要的货再不装车,明天就上不了船了。

        德清道:“山货确实还有一些,不过这一趟之后,怕是要等明年去了。”

        主要是他还得给自己留一些。

        红山寺的斋菜之所以好吃,是因为食材的问题。

        这个宁桃大概猜到了。

        红山寺一共就这么小地盘,山货又都是自然生长的,与人工种殖的在产量上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德清道:“施主再陪我玩两局,明年咱们的货还是你们的。”

        宁桃抽抽嘴角:“多谢大师。”

        他就知道,老年人都会耍赖。

        宁桃从德清那儿出来货已经装好了,石头几人驾着车把货送到码头装船去了。

        小武见他还在路上晃悠,提醒道:“公子,刚才一星师父送了两个锅子,说是什么他们山上最近做的素锅子,特别受欢迎,请咱们尝尝。”

        宁桃好笑道:“他这一天天的不累吗?”

        小武没答话。

        宁桃也没往下聊,德清知道他这次要上京。

        还特意提醒他,红鸾星动,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宁桃问他自己要下场能中不,结果,德清问他要卦钱。

        宁桃被噎得不行,反问,“我又没让你算姻缘。”

        德清道:“那是送的……”

        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