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89章

第89章

        比赛在老唐的咳嗽声中结束。

        宁桃和小伙伴们一起约好了,完事后去踢会球。

        康康也领着队友过来,要跟宁桃比试。

        瘦先生拉着秦先生道:“这敢情挺好,不如咱们也一起吧,我已经很久没踢过球了。”

        秦先生看了宁桃一眼道:“行吧,都说上阵父子兵的,今日我便让你见识见识咱们父子联手的威力。”

        瘦先生:“……”

        你能少恶心我一点吗?

        秦先生不能。

        在开场之前,秦先生微微一笑,手心朝上道:“说好的那块石头呢!”

        瘦先生一口气给憋住了,捂着心口用力咳嗽了起来。

        秦先生拍拍他的后背,幽幽道:“行了,别学老唐了,你这技术不行。”

        瘦先生:“……”

        谁学他了,我是心疼的无法呼吸。

        好不容易得来的石头,自己还没盘热呼又输了。

        自此瘦先生理出一个思绪来,凡是和秦先生父子赌的,他都不能参与。

        这俩人天生克他。

        胖先生哈哈笑道:“我就说了嘛,别跟秦六赌,你赌不过他的。”

        宁桃系好裤腿,无语道:“你们又赌了?”

        瘦先生哭丧着脸,幽怨地点了点头。

        宁桃道:“小赌宜情,大赌伤身呀!”

        可不是,瘦先生感觉自己现在都犯心病了,不能看石头,一看到石头就触景生情。

        瘦先生差人去取石头。

        但不影响他踢球,一群人在场上哗啦啦的跑了大半场。

        秦先生咬牙跟着瘦先生跑,结果愣是连球边都没摸到,还被瘦先生抢了好几回。

        秦先生气得直喘粗气,发誓一定离瘦先生远远的。

        瘦先生得意道:“虽然我运气不如你,但是我技术比你好,略略略……”

        宁桃和小伙伴们被瘦先生那得意的鬼脸都给惊呆了。

        他一走神,脚下的球就被康康给抢走了。

        宁桃还没回过神时,康康大脚射门,结果直接撞到了门柱上。

        守门的严瑞吓得倒吸了口凉气,一看球跑远了,长长吐了口气……

        康康:“……”

        本王就知道,跟宁桃一起玩,从来没赢过。

        好绝望!

        几位先生只玩了上半场,就顶不住了。

        一个个满头大汗的,摇摇摆摆的往场下走,瘦先生总算是出了一口恶心。

        得意扬扬地跟胖先生吹嘘他的球技。

        就在这时,安宇领着书童走了过来。

        少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十分公事公办地把书童手里捧着的画匣给接了过来,而后恭恭敬敬地捧到秦先生面前。

        “师父说了,愿赌服输,是咱们技不如人,待下次定能让你们心服口服。”

        秦先生呵呵两声。

        顺手让人把画给接了过来,看都没看一眼,笑道:“回头告诉你唐老,咱们等着他王者归来。”

        “噗——”

        瘦先生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直接给喷了。

        神特么王者归来。

        你这是骂人了吧!

        紫金书院本来是为了找回面子的。

        结果,发现三个书院里面,他们分数还是最低的。

        老唐想打脸秦先生的,结果自己脸被打肿了,当天就离开了。

        离开之前,刘泊还带着人挽留了一会,不过对方心意已决,还说以后要把这样的比赛继续下去,这样能够更好的知道自己书院的强与弱,能更好的指导学生。

        刘泊深以为然。

        宁桃跑了一身的臭汗,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

        擦着半干的头发,听赵子行给他讲那个建朝不足一年,历史上连名字都未曾记载的朝代时,小武领着安宇身边的书童阿明过来了。

        阿明道:“宁公子,我们家公子想在走之前与您道个别。”

        宁桃感觉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到达这种程度。

        不过对方都上门了,也不好不去。

        于是,便把头给挽了个发髻,从马富贵那里摸了两包猪肉脯跟着阿明过去了。

        马富贵气道:“你给人送别,你拿我东西做什么。”

        宁桃道:“等东桂明日下山,让他给你带些。”

        马富贵摸着肚子,咂咂嘴,“这还差不多。”

        安宇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一张冷峻的脸上鲜少有表情,就算是道别,也跟宁桃欠了他几十两银子似的臭着脸。

        比起康康的表情丰富,他简直跟面具人似的。

        宁桃把礼物送上,腼腆地笑了笑:“听说安师兄今日就要回去了,来不及备什么礼物,这是咱们东临府的特产,就给您提了两包,到路上的时候可以解解闷什么的。”

        安宇一言难尽地扫了一眼包装上的猪头。

        让阿明把礼物收了下来。

        “先前师父说,宁师弟在数术方面彼有天分,我一直觉得是夸大其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宁桃咧咧嘴,“安师兄太客气了,我与师兄比起来还差了好大一截。”

        安宇尽管这是假话,但是也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宁桃接下来在嘴里打圈的客套话,一下子就没法吐出来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安宇目光炯炯地望着宁桃道:“明年希望还能与师弟比一场。”

        宁桃:“……”

        他以为刘泊说的就是客气话。

        “听说明年师弟要参加乡试。”

        安宇的话题跳跃性很大。

        宁桃点头,“有这个打算。”

        “那咱们就以乡试为局,看谁到时候取得得的名次好吧。”

        安宇说完,抬头挺胸一幅藐视天下的模样。

        宁桃好笑道:“这有什么好比的,每个省的题目都不一样,我们东原省一向都不是什么科举大省,无论是参考人数,还是录取人数,都无法与你们岳省相提并论,师兄与我比,我可是占了大便宜了。”

        安宇道:“难道师弟没有信心明年中举?”

        宁桃挺了挺腰板,“自然有,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谁能看得那么远。”

        他就怕自己中了,安宇没中呀。

        “既然师兄要比,那宁某就却之不恭了。”

        安宇笑道:“那便一言为定,那必定是一场公平公正的较量。”

        宁桃抽抽嘴角,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么,知道这场比赛不公平不公正,完全是你们家老唐暗箱操作,结果还把自己脸给打了。

        宁桃望着安宇大步离开的削瘦背影。

        抬头看了看天边的云彩,老话说的好,什么人养的就跟什么人像。

        不知道安宇听没听人说过,他连走路的姿势都与老唐如出一辙。

        宁桃这次跟随秦先生出京,要办的两件事都办完了。

        秦先生算是此次出京收获最大的人。

        干儿子一枚。

        瘦先生又输给了他一块石头。

        老唐的古画一幅。

        虽然对于这些秦先生不太感兴趣,不过都是他干儿子给他赢回来的,所以秦先生特别的得瑟。

        这几日书院里的人,没有人没瞧过他的画和石头的。

        瘦先生这几日生生被他在心口扎了一刀又一刀。

        过了五月初十,赵子行他们几个就要回京去长天书院了。

        宁桃过来想跟秦先生商量一下,自己到底要不要过去。

        赵子行和牛子渊两人吧,都过了乡试,人家奔着会试去的,所以在京都多学两年,倒不是坏事。

        可宁桃和严瑞、陆一鸣三人,还没过乡试。

        所以,他总感觉留在寒山书院要好一些,尤其是书院考前,按照老规矩,都会让学生体验几回考试的日子。

        也好让你心里有个底。

        他记得宁林跟他说过,若不是在书院当时分到了臭号旁,他怕是在乡试的几天里都坚持不下来,因为你经历过了更多的艰辛与苦难。

        后面的一切也就看得稀松平常了。

        秦先生道:“你想好了?”

        宁桃点头。

        他当时出京就想好了,长天书院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

        书院的读书氛围不及寒山书院。

        同学之间的感情也不及寒山书院纯粹。

        也有可能是他先入为主,可能心理上他还是更喜欢这里一些。

        秦先生道:“那你就留在书院吧,我先前与长天书院说好了,去那边代课一年,如今也只不过过去了几个月,我还是需要过去一趟,我不在这边,你自己注意些,有什么困难,找人给秦家送个信。”

        宁桃笑道:“您放心吧,我这个人一向安分守己的。”

        秦先生信他才有鬼了。

        不过在秦先生进京之前,还须得给宁桃办一场认亲宴。

        宁桃一听这话,整个人又别扭了起来。

        秦先生告诉他,其实可以带朋友过去,这样显得自己也不会那么孤单。

        毕竟被人当猴看的感觉不是太好。

        宁桃呵呵两声。

        回头就邀请了自己的小伙伴们。

        康康这几日喜欢上了马富贵的零嘴角,成日以需要跟宁桃请教问题为由,赖在他们这边不走。

        顺手再扒拉一些马富贵的小吃食。

        马富贵已经抗议过好几次了,可惜没啥效果。

        一听宁桃要去秦家认亲。

        顿时来了精神,“我听说秦家有许多好玩的。”

        尤其是他们家的书房,面积不比书院的藏书阁小,且里面各种模形应有尽有。

        康康眼睛亮的跟灯泡似的。

        抓着宁桃的手道:“我去,我去,我有贺礼。”

        宁桃:“……”

        咱们不收门票。

        去,他又不是猴儿。

        秦家选的日子是五月初九。

        说是挺吉利的。

        老爷子当天下了山,就把日子给定了。

        秦家这几日早就把帖子给发了出去,尽管只是平时要好的亲朋好友,然而,这一日宁桃随着秦先生站在门口迎客时。

        只觉得脖子都酸透了。

        趁着没人时,一边梗着脖子转动,减轻颈椎的压力,一边道:“干爹,不是说只是自家的亲戚吃个饭,顺便认认人吗?”

        这怎么跟人成亲似的。

        他刚才扫了一眼门前的马车,大概有二十来辆之多。

        据说,这才只是个开始。

        秦先生叹息:“是自家亲戚。”

        他可能觉得自己没跟宁桃说清楚。

        秦家自前朝搬到江东府至今也有三四百年了。

        繁延至今,几十代人了,族谱都分了七八本了,秦先生他们家一直都属于主家。

        分支出去的族人,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了,这是论的户。

        所以,出现在族谱上,能数得上号的,光是秦先生见过的有印象的,都比此刻来的多,更别说,他们家还有姻亲了。

        世交好友了。

        宁桃听得脑袋有点晕。

        “所以,说今日我能收到几十个红包不?”

        秦先生给了他一记,“别老想着收旁人的,你辈份大,到时候给出去的可不得心疼死你。”

        宁桃叹息一声,索性闭了嘴。

        专心当个迎客松吧!

        秦家嘴上说的,我已经很克制了。

        我真的很低调。

        然而,宁桃在宴席后,陪着秦先生一个一个的认,喊得嗓子都有点哑了。

        到了后来,早把人给忘光了。

        只记得自己准备的六十个红包全给发出去了,最后小武又给他补了十来个,这才算把小辈给认完。

        一群年纪与他差不多的,比他大的,或者比他小的,要么喊他叔父,要么叔祖,少数人喊他哥哥。

        宁桃摸摸自己的脸,想到小毛头那奶声奶气的叔祖。

        他瞬间就心塞了。

        手一抖,多加了一个红包。

        认亲结束,宁桃不止发出去了几十个红包。

        也收到了不少的礼物。

        小武帮他一一登记在册。

        秦先生按照当地礼仪,送了他一套金碗筷。

        个头不大,但是拿在手里特别沉,宁桃笑道:“这下子不怕以后没饭吃了。”

        穷得的时候可以拿来换银子。

        秦先生笑着敲了他一记,“收好了,丢了可就再也没有了。”

        宁桃用力点头,想了想道:“对了,您明日就要跟大家一起去京都了吧。”

        “是呀,你小子就可以放飞自我,没人约束了。”

        宁桃道:“那肯定的呀,没人管的孩子最自由了。”

        话虽如此,第二日,他送走了秦先生他们,立马回去上课了。

        宁桃现在已经升班了,到了这个时候,先生能告诉你的已经十分有限了,许多都靠自己自觉。

        宁桃索性早上在教室听课,下午自己安排。

        依旧是三天一篇文章,拿给先生过目,在这期间,还得从藏书阁借来一大堆的书,把自己不曾看过的,不曾记住的都给记下来。

        赵子行给他开的书单,有好些藏书阁里都没有。

        宁桃只能趁着休息日,带着小武和宁林他们一道下山去买。

        掌柜看了一眼书单,道:“这几本咱们这儿没有,怕是整个东临府都难能找到一本。要是您不急,我就写信回京都,让他们在那边给您找找。”

        宁桃还真不是太急。

        明年考试之前,把这些书过完就成。

        掌柜笑道:“估计得七八天,到时候我差人给您送过去。”

        宁桃和掌柜道了谢,一行人才出了书局。

        宁桃现在在书院的日子特别的固定。

        一不用回家。

        二不用出门。

        每天三点一线,简单又快乐。

        在他抽空看完了秦老爷子送他的《营造记》之后,对于这年头的建筑就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每日学习之余,便让小武帮他找了些木料,自己试着建个小模形。

        木料切的七七八八,掌柜帮他找的书终于送上门了。

        同时还夹了一封京都来的信。

        信是翠珠执笔,柱子口述的。

        四月初的时候,大牛跟着商队一起走了。

        货物大概拉了上百车,从头尾一眼看不到头。

        商队一走,大牛就真的闲下来了。

        四月中旬宅子正式拍卖,所以,柱子自作主张从范二那儿挪了点银子,给宁桃买了一套三进的宅子。

        虽说是三进,但是后头的花园子比旁人家要大的多。

        价格七千八。

        就在碧水巷那边,位置比宁林的可要好太多。

        因为当时宁少源已经离京,这跟他可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这宅子柱子拿得特别放心。

        柱子先前就想给他写信来着,可惜不知道他的准确地址。

        直到前些日子宁少源回京了,他才知道宁桃已经回了寒山书院,原以为他能与秦先生他们一道进京,不料他自己留了下来。

        这次书局给京里寄了宁桃要的书目,范二才通知柱子的。

        柱子除了告诉他,他欠了范二七千八百两之外,还告诉他,因为大牛走了,所以他打算带着大武去南边瞧瞧。

        书局还真没有在南边的生意,就算是有也只是府城。

        这次跟柱子一道走的,还有翠珠和孩子。

        王氏带着宁棋和宁香两姐弟,也与他们一道回老家。

        说是要参加王三的婚礼。

        宁桃直接寄了封信去杨柳县,一封信寄给二狗,一封信寄给柱子。

        到时候,柱子到了刚好能收到信。

        同时从收到礼物中,挑了一件适合作为新婚贺礼的画一并寄了出去。

        忙完这些,宁桃才发现屋里不知何时多了个人。

        他稳了稳神,看向这段时间胖了不少,但却让人觉得特别没精神的刘大。

        “师兄,什么时候来的?”

        刘大就坐在门边的椅子上,一双眼睛望着宁桃挂在门边架子上的小包。

        听到宁桃开口,他才缓缓扭过头道:“刚来的,从父亲那儿听到一个消息,所以过来告诉你一声,想必你听了定会高兴的。”

        宁桃把刚才沏好的茶给他倒了一杯,好奇道:“什么好消息?”

        还须得刘大特意跑一趟。

        宁少源上次来时,透露过一点,赵、姜的事,怕是今年上半年就能搞定。

        这不马上进入六月,那边就传来了好消息。

        徐将军带着围城两月有余,城里终于按耐不住了。

        且全城百姓,都开始抗议,算是发生了极其严重的内讧。

        更有意思的是,城里许多有头有脸的人,已经通过关系,早早联系上了宁少源,一个月前便开始离城。

        而且百姓是亲眼看到,夏朝的将士们,对那些人礼遇有加。

        这就让有些还在观望的人,心里有些动摇了。

        结果,宁少源这么一走,那些留下来的,心里虽然别扭,可也知道自己没得选了,只能等国主给指示了。

        岂知,困了两个月,城里断粮断草,国主居然还向他们讨要粮食。

        这下子百姓就不干了。

        于是,里头便闹了起来,这么一闹,就有胆子大的,领着一班人马,把守城的将士给放倒了,站在城头与徐将军谈好了条件。

        里应外合,一举把赵国给先拿下了。

        赵国国主吓得落荒而逃。

        结果,徐泽一马当先追了过去,一箭直穿赵国国主的肩胛骨。

        当场把人给射伤了。

        国主一受伤,本来他们就士气大减,侍卫们也开始自乱阵脚,最后索性投降。

        顺带把国主一家给供了出来。

        赵国这边一沦隐,姜国直接就降了。

        徐泽又立了一大功啊!

        比起宁少源那功劳,可都不小啊。

        徐泽今年还不到十八,原先就因为抓了奸细而立功,后来又陆陆续续的干了几件大事。

        如今这件可算是不小了,且众人都瞧见了,若说是徐将军偏着儿子。

        那是不可能嘀。

        赵姜两国的问题,本来就存在不短时间了。

        如今被一举拿下,徐将军现在带着人正在往回赶了。

        而朝廷也正在派人来接手这里。

        据刘泊推测,接手两国的极有可能是宁少源。

        刘大说完,微微笑道:“你说这算不算好消息。”

        赵、姜两国不算大,但是比起东临府却要大了不少,两国合起来也顶一个杉省了。

        若真让宁少源去接手任何一城,那么他的身份,就比先前高了,即使比不上一省之首,但比起知府又要高不少。

        朝廷极有可能,会对两城进行调整。

        为什么要派宁少源过去,那是因为他先前就是钦差。

        与逃出城来的那些大户有过交往,如果让他过去接手,那显加得心应手。

        正反谓一回生二回熟嘛。

        宁桃默了一会,他爹这官升得着实有些快。

        不过刘大要恭喜的还不止宁少源。

        因为宁少源这事还不是板上定钉。

        他要说的是徐泽。

        十七岁的少年将军,如果不出意料,徐泽这次极有可能连升三级。

        原先的五品守备,升为从三品的定远将军。

        再升一级就可以是做一省总兵了。

        所以,宁香嫁给徐泽,身份上王氏还要高。

        宁桃笑道:“的确是喜事一件。”

        徐家在东临府这边待了三四年,如今一回京,怕是宁香与徐泽的婚事就提上日程了。

        宁桃脸上的笑意还未褪去,就听刘大轻轻叹了口气。

        他伸手摸了摸宁桃的小包,道:“香妹妹能嫁给他真好。”

        宁桃:“……”

        刘大说完就走了。

        宁桃隐隐听到,他还咕嘟了一句,“比我好。”

        宁桃虽然迟钝,但多少能看出点什么了。

        刘二自打中了举人之后,就寻了门亲事,去年宁桃去参加院试那会他就成亲了,如今媳妇也快生了。

        而刘大至今还没媳妇。

        在这个年头,算是大龄剩男了吧。

        所以,宁桃推测,他怕是想亲眼看着宁香成亲吧。

        知道,宁香嫁的人比他好,也就放心了吧!

        这样的爱情,宁桃有点不懂,两人明明就没怎么接触来着,怎么就爱得你死我活了?

        >_<

        宁桃伸手摸了摸宁香给他绣的小包,上面的松鼠已经被磨的断线了,下次让宁香再给他绣只猴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