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73章

第73章

        宁桃还需要去书局买一些书,刚好宁林要去寄信。

        两人便一道去了。

        宁林道:“你打算给史姑娘回什么礼了吗?”

        宁桃摇头。

        宁林笑道:“你原先那块石头不是雕好了吗?不如就那块给她吧。”

        宁桃立马捂住怀里的书,“不行,我可舍不得。”

        宁林:“……”

        瞧你那小气的,只进不出的样。

        “你别光顾着说我了,你给嫂子寄东西的时候,别只顾着送个绢花呀,再买点别的送过去,姐姐铺子里的胭脂,她还有吗?再送两盒给她呗。”

        宁林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

        旁人的事你操个屁心呀,自己的事半点都不上心。

        听宁林说他对自己不上心。

        宁桃立马道:“嗨,还真别说,娘不是说给我买两个用的人吗?这次回家一个没见着。”

        王氏早把这事给忘了。

        刚开始还真有牙婆领着几个孩子过来了。

        可老太太扫了几眼,一个没瞧中,牙婆第二日又带来了几个。

        老太太还是没相中,最后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大牛道:“你买人做什么,你是觉得我做得不够好?”

        宁桃只得把想法跟他说了一下。

        大牛道:“那你不早说,我这次回村……”

        “村里的不行,我这次打算买人,有身契那种。”

        虽然他一直挺排斥把人当物品一样买卖。

        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种法子其实对他来说,当前的利大于弊。

        比起上辈子有些公司花大价钱培养了一些人才,结果对方一转眼跳槽走了,你跟谁干瞪眼去呀?

        就像宁香的胭脂铺子,全是买来的小丫头。

        无论是方子还是其它,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睡觉也安心的。

        大牛微微一怅。

        宁桃道:“你帮我找下柱子哥,让他帮我找个牙婆,咱们今日就把人给买好了。”

        他算是明白了,靠别人不如靠自己。

        柱子办事效率特别高,午饭时间就把人给带来了。

        王氏和老太太都不在,家里现在情况就是山中无老虎。

        宁桃自己说了算。

        六个孩子,个个长得面黄肌瘦的。

        年纪都差不多,最小的八岁,最大的十岁,具体年月牙婆也弄不明白,孩子自己更弄不明白。

        宁桃看得心里有点难受,早知道他就不买人了。

        起码自己不能来。

        牙婆让人每人背了个顺口溜,一看就都是口齿伶俐的,有一个孩子刚掉了两颗门牙,说话时还有点漏风。

        宁桃倒是不管这个,还是先将大家细细打量了一遍。

        从中挑了两个气色极好的。

        他也不懂这样的准不准,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琢磨,他感觉气色好的,一般都宅心仁厚一些,气色浑浊的,不止运气烂这么简单。

        宁桃看好气色,又问了几个问题。

        就把人给定了下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牙婆开心得不得了。

        柱子把牙婆送出去,宁桃这边已经让两人先去洗漱吃饭了。

        柱子还特意帮他查了一下这两孩子的真实来历。

        还真跟牙婆说的一样。

        望着两人狼吞虎咽,噎得直翻白眼的样子,大牛忙道:“慢点吃,慢点吃,以后跟着咱们公子,就饿不着了。”

        两孩子眼泪都崩出来了,一边点头一边往嘴里继续塞。

        柱子回来,宁桃让年纪大些的跟他以后跑跑腿,年纪小的带到书院,由大牛先带几天,等能上手了,大牛就可以离开了。

        大牛听他说得这么决绝,磨牙道:“我算是知道了,你就是瞧我不顺眼。”

        宁桃好笑道:“你才知道呀。”

        “可不是咋嘀。”

        王氏回来听说宁桃买了两个人。

        懵圈了一下,道:“把人叫过来瞧瞧。”

        此刻两个孩子已经洗刷干净了,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都是大牛和东桂前两年穿小的了,半新不旧的,但是比起先前两人穿的强了不少。

        宁桃笑着给王氏介绍:“大武、小武,大武年纪大些,我打算让他跟着柱子哥跑跑腿,小武就由我带到学校去。”

        王氏只觉得头痛。

        对上宁桃那双笑盈盈的眸子,她只得揉了下额头道:“多少钱买的?身家性命可都打听清楚了?家里再无旁的牵扯吧,可别是被拍花子拍来的。”

        宁桃道:“打听清楚了。”

        他主要还是根本这两人脸上的颜色判断。

        再加上大武太阳穴微微鼓起,柱子说这是什么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所以,大武就由他带了,到时候在外头跑跑腿,当个打手什么的也方便。

        至于小武,瘦瘦小小,说话倒是很利索,且记忆力超好。

        当时大牛教几人背了一段文章,唯有他当场就背了出来。

        宁桃也怀疑这孩子先前是不是学过,牙婆拿来的资料却是这孩子在二岁多的时候就被人辗转卖了好几手,如今到她手里,价格算是一降再降了。

        再加上柱子查到的资料也一般无二,应该是普通的买卖。

        且价格是相当可以了。

        据说是因为这几个孩子到哪家,哪家都瞧不上,差点砸到牙婆手里。

        如今宁桃要买,她自然挺乐意的,而且与宁香先前买的几个丫头价格差不多。

        王氏不太放心,可人都买回来了。

        便挥挥手让宁桃带着人下去了。

        宁桃今日去书院,就把小武给带上了。

        大牛道:“那以后我也有跟班了。”

        宁桃道:“想得倒美,你回家这一个月,柱子把这段时间的账本全给我了,可我这段时间又忙着上课,根本没时间看,所以到了书院你把先前剩下的也看看。”

        大牛:“……”

        正说着,外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柱子哥,好巧呀!”

        宁桃掀开帘子,就瞧见史家马车在他们旁边,同时史四也掀开了帘子,探出半颗脑袋来,宁桃瞧见他的旁边还有一颗戴着白色小花的侧影。

        心头咯噔一震,他这回礼还没准备好呢,两人又见面了,怪不好意思的。

        史四冲他微微一笑,伸手拉了下自家妹子,“师弟,这次可算是给咱们书院长脸了,上次诗会,我这运气不好没碰上,也没瞧见师弟的风彩。”

        宁桃抽抽嘴角,您能不能把风彩二字给划掉。

        史四说着,又拉了自家妹子几把,结果史青凝没理他,往后面挪了挪,宁桃这次是真的看不见人了。

        宁桃:“……”

        宁桃实在想不出,史青凝明明就在车里,为什么不出来。

        而且他不记得两人有什么不对付的地方。

        搞得他感觉那块石头更烫手了,于是想了想对大牛道:“昨天史姑娘送我的那块石头,你下次下山时,帮忙拿过来。”

        大牛不解,“你想拿书院显摆?”

        宁桃踢他,“帮我拿来,哪来那么多废话。”

        昨天才刚送礼物,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他感觉有必要把东西还回去,主要觉得石头太过贵重,万一拿到书院弄不好丢了或者坏了,那就完蛋了。

        所以,他给藏到床下的暗格里了。

        大牛嘿嘿笑道:“知道了。”

        说完对小武抬了下巴。

        小武一脸懵逼。

        倒是宁林道:“刚才我好像瞧见史姑娘也在车里。”

        宁桃点头,“我感觉她不想跟我说话。”

        宁林抽抽嘴角,“所以你想把石头还回去?”

        宁桃竖了个大拇指,对大牛咧咧嘴,“瞧见没,你这脑子就是不转弯。”

        “嗨,指不定你把东西还回去,人家小姑娘更不高兴了。”

        大牛不置可否,“还不知道谁的脑子不转弯呢!”

        宁桃懒得理他,问宁林对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因为后悔把石头送他了,又觉得太贵重,回去被家里人说了,小姑娘现在想要回去,又不好意思。

        宁林只想喊一句“卧槽”。

        这脑回路,果然不同寻常,不过这种可能也不排除。

        于是,宁林想了想推荐给他一本前段时间,同班一个位柳同学推荐给他的永安书局出的《紫菁志》。

        “这是什么书呀?”

        宁桃彻底懵了。

        宁林脸一红,白了他一眼,扭扭捏捏道:“一会到了书院,到我房里来。”

        “……”

        卧槽,不会是什么小黄书吧?

        宁桃不敢想象,平时一脸禁欲系的宁林看这种东西。

        可又禁不住好奇,但是看宁林眼神闪躲的样子,他也不好意思多问,待到了书院,果然史青凝没从车里出来。

        直到宁桃他们走完了,小姑娘才从车窗处探出一颗小脑袋。

        宁桃这次有了小武,收拾东西的事就交给大牛和小武了。

        自己跟着宁林去他的房间。

        宁林扭扭捏捏地把《紫菁志》递给他,宁桃翻了一遍,发现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无非就是男人思路与女人思路的不同。

        其中少女心事一百问,显现的最清楚。

        宁桃翻了翻把书还给宁林,“看完了,没看出有啥十八禁的东西。”

        宁林心梗了。

        当时同学推荐给他这本书,也是因为他才与范四订亲,两人现在又分居两地,算是异地恋,想要婚前培养点感情吧。

        他也不知道小姑娘们喜欢什么。

        正愁着呢,柳同学就推荐了这本书给他。

        他们班同学的年纪都蛮大了,有的已经成亲有孩子了,这种东西在班级里流传甚广。

        不像宁桃班,大部分都是毛头小子。

        所以宁林看完之后,再听听过来人的师兄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便悟出了点什么,于是,他每个月寄两次信。

        除了写几页字之外,还会写两首诗之类的。

        当然这些都是自己作的,如果实在想不出,那就抄一本前辈们的千古流传比较广泛的诗词吧!

        再送点不太贵重,但是很讨巧的小东西。

        他能感觉,这几次回信,范四明显比刚开始好多了。

        没想到,他推荐给宁桃,宁桃是愣没看出什么价值来……

        兄弟两人瞪了会眼。

        宁林道:“你试试吧,还回去看看她怎么说。”

        宁桃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我这命里不带这种好东西。”

        打定主意把石头还回去。

        宁桃就没再想这事,还有二个来月就得回乡参加岁试了。

        虽然这次同行人还挺多,可宁桃想好了,他不能太丢脸,不然考试的时候,被宁林和王大压着,感觉好没面子呀。

        所以,接下来的两个来月里,他是半点都不敢耽搁。

        就连还给史青凝石头,都在史青凝上山接两位哥哥回家的时候,直接把小姑娘叫过来,把石头塞了过去。

        九月三十这一日,阳光还是暖的。

        不过山上风大,宁桃找的又是不劈风的地方,枯黄的叶子哗哗的往下落。

        史青凝生了半个月的闷气,独自给消化了。

        还挺后悔,上次没跟宁桃打个着呼。

        从宁香哪来拿的两个胭脂小盒子,都快被她给包出浆来了。

        宁桃见她穿得挺厚,这就更放心地说了。

        “我想了很久,我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给你回礼,所以这石头还是还给你吧。”

        宁桃说完,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特么跟有些渣男,跟人谈了几年恋爱,最后说,实在不好意思,我家里没钱买房,咱们就算了吧,感觉是一样一样滴。

        史青凝都惊呆了。

        小姑娘张着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宁桃被她一看,更不好意思了,哆嗦着把手伸了出去,“虽然我也舍不得,我知道这东西难得一见,可目前我真的拿不出什么送给你,所以……”

        “既然舍不得,你自己留着就是了,这种石头,我姐夫那儿多的是。”

        “害,这就不对了,你姐夫多是姐夫的,跟你又没关系。”

        宁桃这次总于找回了自己的勇气,一伸手把东西塞到了她怀里,“这样吧,你先留着,待哪日,我有同样贵重的东西了,再与你讨来,但是你记得,千万不要送给别人知道吗?”

        “那个时候不早了,你们快些下山吧,我瞧着这天气,山上可能要下雪了,你们回去小心些。”

        宁桃说完,撒丫子就跑了。

        好险东西总算是还回去了。

        史青凝把东西塞进荷包里,独自回去时两位哥哥看了好几眼,没瞧见宁桃。

        史四奇怪道:“桃子呢?”

        “回去学习了。”

        史四不可思议道:“他今日不回家?”

        此时宁林刚好带着大牛和东桂来了。

        刚好听了这么一句,笑道:“他今日不回去,约了秦先生,这两日刚好书院休息,他们一道看一张什么桥梁的图纸。”

        密密麻麻他们这些人根本看不懂。

        但是宁桃对此特别感兴趣。

        史三恍然道:“过几日,书院要进行测验,要去长天书院交换的,你们可准备好了?”

        宁林是想去,可他也知道宁桃已经破格了,他就是想去也不能再去了,所以,笑道:“我还没想好去不去。”

        史青凝道:“宁哥哥也去?”

        “他本来就是内定的,咱们这些人才要被选拔。”

        史四说完皱了皱鼻子,感慨道:“没办法,谁叫人家桃子是秦先生的得意门生,据说到时候还会与大师级别的高手过招呢。”

        史青凝双眼瞬间亮了:“这么厉害?”

        “那是自然,上次他一个人把紫金书院的那位唐生先,还有省府来的先生们出得题,轻而易举的确解了……”

        史四说起传言,简直跟自己亲临现场一样。

        那眉飞色舞的,跟自己上阵杀敌了似的。

        史青凝听得眼睛都直了。

        史三推了他一把道:“行了,行了,还下不下山啦。”

        史四这才闭了嘴,笑道:“肯定回的,我这不是因为妹妹没听过吗?”

        宁家这次又与史家的马车一道下山。

        史青凝瞧见大牛也跟着宁林上了车,奇怪地看了一眼。

        史三道:“宁师弟新买了个书童,已经在书院用了半个月了,现在大牛的专职已经不是书童了。”

        大牛做生意赚点钱这事。

        与宁桃关系差不多的都知道一些,但是具体他们能赚多少。

        大家也不是太清楚,然而,宁桃这么小就能赚钱养活自己的事情,却被一众平时只顾着读书的师兄弟们传得神乎其乎。

        上次史四还瞧见大牛两只手飞速的打算盘。

        那气场真的是望而生畏。

        宁桃一溜烟的跑回宿舍。

        还真如他所说,一篇文章没背完,雪花就飘飘扬扬的下了起来。

        上次大牛上山时带来了宁家庄子上送来的栗子、山楂、红薯这些,赵子行便让小武在炉子里烤了起来。

        此刻屋里满室生香。

        赵子行用力吸了几口气,悠悠道:“下雪天就该这样吃。”

        牛子渊道:“要是有只鸡那就更好了,咱们来个叫花鸡。”

        宁桃倒是无所谓。

        刚才他吃得有些饱,平时一篇文章顶多五六遍就背个七七八八,今日脑袋有点发昏,如今也才背了一半。

        在两人开始吃东西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坐在炉子旁边背书。

        牛子渊扒了个烤得皮都碳化的红薯,里面的蜜都流出来了,在宁桃鼻子前晃了好几个来回,结果就发现这小子,根本就是纹丝不动。

        只听到嘴里哇啦哇啦的背着课文。

        赵子行把他拉开:“别捣乱,咱们自己吃,给他留点。”

        他们两人都是过了举人考试的。

        牛子渊第四,赵子行第八,两人虽然不同省,但是两省都是科考大户,这成绩含金量特别高了。

        宁桃今日背的课文,就是牛子渊推荐的两本书其中之一。

        释译也是牛子渊自己写的,比起书院的先生其实也不差,宁桃有点不明白,他都这样了,为什么还在书院不肯走。

        牛子渊笑道:“舍不得你们呀,你以为当天才有那么好玩么?”

        这可把大家给恶心坏了。

        宁桃现在除了背牛子渊和赵子行推荐的书之外,还要背先生教的东西,晚上还得复习先前学过的。

        忙了七八天,迎来了寒山与长天,两书院交换生的测验考试。

        临出门前,小武塞给他一个平安符,说是大牛下山前交待他去圣人庙里求来的。

        宁桃见怪不怪,自打宁林第一次考试,东桂求了符之后,轮到他,大牛也有样学样,现在这种风气,也不知道是谁传的,在书院里已经很盛行了。

        宁桃把符塞好。

        突然一个笑声道:“唉,宁师弟你也信这个吗?”

        宁桃笑着点了点头,“师兄没求吗?”

        “求不求不都一样吗?”

        对方不置可否,“宁师弟是肯定要去长天书院的,没想到已经内定了,还这么拼,倒是令人少见得很。”

        宁桃挑眉,这是来恶心他的吧。

        小武一听这话就有些不乐意了,忍不住道:“我昨日去的时候,瞧见小乐哥也在呢,小乐哥还求了两个呢,说是保险一些。”

        此刻正是出门的时间,院里多多少少站了不少的人,见宁桃和方宇在说平安符的事,便随意听了这么一耳朵。

        大家也隐隐觉得宁桃有点过分了。

        你都内定了,还跟他们抢有什么意思?

        结果一听这话,一个个都向方宇投去了复杂的目光。

        方宇气得瞪了身旁的小乐一眼,背着包大步走出了人群。

        宁桃扭头看了一小武眼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这孩子关键时刻还挺靠谱。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哈哈!

        小武以为他要训自己,垂着头道:“奴才不该多嘴,这下子还得罪了方公子。”

        “无防,有些人不值一交,但是下次你也别这么直接嘛,毕竟这么多人,让人家方师兄多没面子呀。”

        众人:“……”

        你这样说才更让人没面子。

        这次测试的题目确实出乎宁桃意料。

        数术居然独独有一张卷子,而且这份卷子,居然是上次那几位先生一并出题考他的,只不过后面又加了一道那日秦先生问他的题目。

        宁桃这次没考。

        而是让他做了临考,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监考的居然是方宇这个班。

        待宁桃和方宇这个班的李先生一并走进去时,大家的目光立马就变了。

        齐刷刷地在宁桃身上停留了两秒,李先生让宁桃给大家发卷子,自己则道:“想必你们肯定都听说过,宁同学前段时间不足两刻钟刷完了一份外院几位数术先生共同出的考题的事情吧,没错,就是这份试卷,让你们也感受一下,自己与宁同学的差距。”

        此话一出,下面的同学立马低头看向了卷子。

        一个个表情无比精彩。

        先前还对宁桃能被内定去长天这件事颇有微词的,此刻一个个都心头打鼓。

        李先生道:“行了大家开始吧,时间有限。”

        说完,给了宁桃另一张试卷。

        宁桃一瞧,他这份居然是语言方面的。

        所以在大家低头刷数术卷子的时候,宁桃独自一个人坐在最上头写文章。

        唯有李先生一个人在教室里转来转去监考。

        经过这段时间与牛子渊和赵子行的交流,再加上听了不少师兄们分享的经验,宁桃的文章写起来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干扁了。

        就连诗词也有了几分灵动,所以一份卷子写下来,下面的许多同学还在磨。

        方宇急得心跳加速,脸红脖子粗的,一时间出了一身的汗,此刻见宁桃终于停笔了,忍不住心想,李先生就吹吧,宁桃写得也并不快。

        结果,念头才闪过,就瞧见宁桃把卷子在桌上晾了一会,不经意间提起来时,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与他们这种数术卷子根本不一样。

        方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