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68章

第68章

        宁棋今日算是玩好了。

        小孩子就是好哄。

        晚上坐车回来,和几位相熟的师兄一起找了家小饭馆吃了顿饭。

        宁大头表示自己过几天就回去。

        不过在回去之前,先得好好玩两天。

        宁桃呵呵两声,是谁自打出了考场,就开始哭唧唧的。

        也刚好柱子这边的事情办完了,再不回去怕是替他们照顾生意的宁少源又要收钱。

        送走了宁棋,宁桃的日子也算是步入了正轨。

        经过县试一役,他也摸清了自己的分量,怎么说呢,不算出类拔萃,但也不会拖后腿。

        所以,每天该怎么学习,还是怎么学习。

        他现在得稳住,接下来还有两场试要考,所以不能着急。

        而且他发现了心态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

        就像宁林,乡试的时候,也就是奔着副榜去的,人家不急不躁地,好么,还真是上了副榜,副榜五名,他和王大一人占一个。

        两人当时在榜下就把名额给卖了,每人赚了点银子。

        回头,宁林还问他,要不要投资,他也想赚点外坏。

        宁桃能说什么,能说这哥们真是长大了。

        宁桃当时就问他考试的感觉,他还是那句话,心态要放松,要平和,试卷并没你想象中的那么难,但是有人意志不坚定,一出场便输了。

        所以,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考出自己的水平。

        若是成绩比预期好,那就当是上天的恩赐,若是成绩比预期差,那就回头继续努力吧。

        简而言之,言而简之,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所以,宁林的心态很稳。

        牛子渊的心态也挺稳,一直开玩笑说要拼个六元,名垂青史。

        不过这次只考了个第五,但宁桃能看出,他还是该吃吃,该喝喝,等过几年再参加会试。

        宁桃稳住自己的状态,大牛和二狗两人这边很稳。

        倒是王家二太太没稳住,在三月中旬的时候吐了一口血,驾鹤西去了。

        王家两兄弟接下来的府试也别想考了。

        二老爷在第二天,便找到宁桃把他手里的货卖了。

        宁桃看着二老爷苍老的样子,不禁想起初到京都时,那个温柔的中年男人,也许他长相不出众,也许他才华并不高,但是他温和有礼,是二房唯一不嫌弃他的人。

        可一眨眼不到五年,他就跟个老头似的。

        二太太这一去。

        大老爷再也瞧不了弟弟这个样子,和大太太两人算是与二房和解了。

        决定带着老二一起发家致富。

        王氏带着宁香回来奔丧。

        而宁桃也在三月最后一天踏上去了府城的路。

        客栈还是原先的客栈。

        人却是换了许多的新面孔,有的宁桃有印象,但大部分他都不认识。

        大牛这次过来,依旧带了两车的货。

        宁桃好笑道:“我决定了,以后再也不给你出工钱了。”

        大牛拽拽地甩了下头,哈哈笑道:“行呀,府里给的那几百个铜钱,还不够我扯二尺布的。”

        宁桃踹他,“少得瑟,这次考完,请我吃东街南屋的烤鱼。”

        “要吃也行,你得像老牛一样,弄个小三元回来……”

        宁桃:“……”

        借大牛吉言。

        为了烤鱼,宁桃这次发挥的特别好。

        出了考场,整个人神清气爽的。

        岳贵山道:“怎么样?感觉。”

        “很好。”

        简直萌萌哒!

        岳贵山抽抽嘴角,“我觉得我这次也能进前十。”

        宁桃与他相视一笑,缓缓道:“若我说,我感觉我能拿满分,是不是会被人笑话。”

        岳贵山还没开口,倒是宁桃隔壁那位邻县的范书生,呵呵两声:“这可真是大言不惭啊,我还想说我能考第一呢!”

        说完,上下打量了几眼个头小小,皮肤白嫩,看起来跟个小姑娘似的宁桃。

        而后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大家听见没,宁师弟说他这次能拿第一,咱们要不要赌一把。”

        “范某也觉得自己能考第一。”

        这人戾气挺重的呀。

        宁桃想着自己拿不到第一,都对不起他这么张狂。

        可一想,算了考都考了。

        他这一声吆喝出来,客栈里有些与他关系好的同县的考生,立马附和。

        不一会赌盘就开起来了。

        岳贵山带头压了宁桃十两银子。

        杨柳县的考生也跟着有的多有的少,谁也没空下。

        大牛想了想道:“公子,不能这么丢脸,咱们也压五十两吧,毕竟押自己不丢人。”

        宁桃咂咂嘴,“怪不得我昨晚梦到掉茅坑里去了,敢情这钱在这钱等着我。”

        他话音不大。

        范书生听得却头皮一炸,“你说谁是茅坑呢?”

        宁桃嘿嘿一笑,“师兄可能还没读到周易吧……”

        宁桃这么一说,刚才押范书生的一个个脸色有点不太好。

        宁桃对大牛道:“五十两看起来多小气呀,我自己押自己怎么着也得来个一百两吧。”

        范书生一咬牙,自己也压了自己一百两。

        双方算是杠上了。

        宁桃道:“我先回去读书了,过几天放榜了,咱们一起去瞧。”

        岳贵山跟他一道走的。

        因为今年房源又很紧张,本县有几个师兄家境不太好的,都没订到客房,岳贵山和宁桃一商量,好人做到底,两人搬一间。

        他那间让给其他几个师兄,虽然挤点,也比没地方住强。

        说实话这种人情不算白送呀,怎么都划算的。

        回了房间,岳贵山道:“你自己押的是不是有点多。”

        宁桃道:“不多,气势不能输。”

        他本来想说压个一千两的,毕竟姓范的有钱,可一想自己平时这么低调,很多人都以为他就是一个家境普通的乖孩子。

        于是,一脸痛心地押了一百两。

        其实每年考试完,赌人头这种事情还是蛮正常的。

        宁桃也没怎么在意。

        岳贵山道:“那我得好好拜拜佛才行。”

        宁桃看着他很虔诚地拿了一盘果子给大牛请回来的小神像摆上了,又点了香在那儿念叨,忍不住想,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我看看你的脸就知道了啦。

        宁桃今日之所以敢跟姓范的赌。

        因为他瞧着那小子面色发黑,而押了他的岳贵山脸上明显红光闪闪的。

        再仔细一瞧,脸色好的都是他这边的,这么一来,他就放心大胆的押了。

        经过两场考试,宁桃就更淡定了。

        每天早上在房里读书,中午和师兄们一道去外头觅食。

        而在这期间,大牛又拉了几个客户,为了保险起见,双方还签了契约。

        愁这边没人接货时,宁桃给他出了个主意,可以找一个代理,这样就算是他们没人在这边来,依旧有人帮忙。

        至于钱财交易,即可以找票号,也可以让他们上门自提。

        府城离县里并不太远,如果速度快,来回一天足矣。

        大牛选了城里最大的酒楼,他们自己需要货,还能帮其它几家把货运回来,到时候即可以赚运费,还能赚点差价,总之对方还挺乐意。

        大牛道:“这一趟可算是没白来。”

        宁桃呵呵两声,“你再不请我吃烤鱼,我觉得你都对不起你赚得银子。”

        大牛傻笑道:“二毛,我觉得我就是经商的小天才。”

        宁桃道:“你有没有看看本地有什么东西,咱们可以消化的。”

        大牛还真看了。

        不过府城离县城挺近,真有什么特产,其实都差不多。

        大牛把自己这些天仔细做的调查信息给了宁桃,笑道:“瞧见没,这是我拿胭脂找的两家,他们看了货之后觉得挺满意,就是觉得价格有些贵。”

        宁桃卧槽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拿的胭脂。”

        “出门前跟大舅母给的,她见我带了货,就塞给我几盒,看能不能在府城打开一销路。”

        宁桃:“……”

        你肯定收了大舅母的钱。

        大牛死不承认自己收了钱。

        两人因为这事在屋里叮叮当当了好一会。

        大牛气道:“你不看我就收起来了,真是的,我不就是爱点钱么。”

        宁桃道:“那你请我吃烤鱼,我想好几天了。”

        “行吧,只要你考第一。”

        宁桃叹息了一声,就见岳贵山推门而入,满头大汗道:“好家伙,不得了了。”

        宁桃道:“咋了?放榜了?”

        不至于这么快吧,他记得宁林考的那次,差不多到中午了。

        不对,关键是时间对不上,起码还有两天才能放榜。

        “没榜,是赌局的事。”

        宁桃这几天没多关注这个,刚才岳贵山和一个最近聊得很好的一个师兄聊天。

        师兄就提了一句,这次考试的几个热门人选。

        结果一群人都在讨论范书生和宁桃这事,因为当事人自己开撕,所以他们这两人倒是比别的县试第一的人选要火一些。

        很多人都押的范书生。

        姓范的不止家里有钱,据说家里当官的也有好几个,算是今年考生里面的身家背景最值钱的一个。

        而他一出场就很高调,据说扬言今年的府试第一他势在必得。

        宁桃那日随口一句就触了他的逆鳞。

        相比于低调又年纪小的宁桃,范公子可谓是金光闪闪的出场,押他的人很多,这两天很多人都把宝押到他身上。

        宁桃道:“放心吧,他赢不了。”

        大牛噗他,“别把话说得太满,我都开始心疼我那一百两了。”

        宁桃踹他,“一边去,若是赢了,你一分钱别拿。”

        “别切,我早上偷偷又买了二百两。”

        岳贵山跟找到组织似的,嘿嘿笑道:“不瞒你说,我刚才也买了五十两,毕竟我零花钱不多,这可是存了好几年的老婆本了,全押桃子身上了。”

        宁桃:“……”

        赌局炒得热火朝天。

        宁桃依旧老样子,放榜那一日,一大早就被大牛给推醒。

        大牛道:“说实在的,你不心疼钱,我还心疼呢,咱们快去蹲榜吧。”

        宁桃打了个哈欠倒头又睡。

        大牛继续推他,把衣服塞他手里,“快点,别磨叽了。”

        宁桃擦了擦眼角流下的泪,哑着嗓子道:“谁叫你买那么多的,一百两意思意思就够了,现在知道急了吧。”

        本来他还想买十两的,可一想自己这气势一下就弱了下去了。

        一千两又太多,折个中吧。

        “我用的是你的钱。”

        大牛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这是替你着急。”

        说完很欠揍地笑了笑。

        宁桃这下子是睡不着了。

        他虽然感觉这次发挥得不错,可考试这种事情,也不是谁能决定的,毕竟考官看文章的时候,有自我爱好。

        这么一想,他忙爬了起来,胡乱抹了把脸就跟大牛、岳贵山等人一并去外头蹲榜了。

        宁桃早饭没吃,肚子饿得咕咕叫。

        想说去买点吃的吧,可师兄们一个个稳如泰山,他只好委屈地缩了回来。

        等到中午,差点没把他等出低血糖,榜单终于放出来了,也不管他们这一群人如何着急,对方都是慢悠悠地。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前都是从头往后贴,这次却是从后往前贴。

        饶是如此,一群人也跟疯了似的,一下子涌了过去,宁桃本来就饿得头重脚轻。

        还没站稳,直接被一个人高马大的师兄给带得原地转了个圈,好险没趴地上去,大牛本来被人挤走了,瞧他情况不妙,又逆着人群挤了回来。

        一把将他给扶稳了,“怎么回事你这是?”

        大牛话没说完,就听到一声高叫,“中了,中了,我看到我名字了!”

        “我五十六名,哈哈哈……”

        好么,叫唤声此起彼伏,宁桃说了好几句,老子是被饿得,都被人一嗓子给压了下去。

        岳贵山这次考了个第七,比县试时名次还前进了一名。

        满脸笑容的挤过人群给宁桃报喜,“宁师弟,我看到姓范的名字了,这次考了个第五。”

        “比我前了两名。”

        所以,这次他是先看到自己了。

        宁桃道:“我还没出来?”

        话音未落,胖师兄尖叫一声,大声道:“宁师弟头名,宁师弟中了……”

        “发财了,发财了,发财了……”

        大牛捏拳,欢呼道:“太棒了,二赔一,能赚五百两。”

        宁桃听得有点不对劲,“二赔一,你不是买了三百吗?”

        “我昨天晚上也梦到自己掉茅坑了!”

        宁桃:“……”

        老子那是损人呢,你听不出来呀,妈的你自己掉茅坑是个鬼呀。

        成绩一出来,买宁桃的小伙伴们,个个欢天喜地的都去领钱了,大牛也顾不上宁桃,跟着大家一起跑了。

        宁桃望天,他就知道他们家书童不安分。

        为免被人踩到,宁桃站在原地等了一会。

        看榜的有欢呼的,有忧伤的,一时间热闹非凡。

        待他回去之后,客栈门口已经敲锣打鼓的把他中了榜首这事写在一张红纸贴了出来。

        专门有两个小二在那边吆喝。

        宁桃还有点懵。

        结果小二看到他,立马拉住他开心道:“宁公子,您可算是回来了。”

        宁桃嗯了一声,小二也没理会,直接拉着他站到门口,大声道:“瞧一瞧啦,看一看啦,新鲜出炉的榜首呀,今年就在咱们万福客栈啦……”

        “走一走啊,看一看啦……”

        宁桃听得满头黑线,这特么跟二元店的大甩卖有何区别。

        忙尴尬地把手抽了回来,趁着围观群众还没赶来,一溜烟跑回了客栈。

        结果,这才一脚跨进门槛,立马被人给拦住了。

        “宁师弟恭喜,恭喜……”

        宁桃只得挪开步子走了过去。

        宁桃年纪小,平时又和谁都聊得来,很没脾气的一个人。

        大家都觉得这是个乖巧的小孩儿。

        于是,知道他得第一的时候,大部分都真心替他高兴。

        众人将宁桃围在中间,你一句,我一句,到了后来,也不知道是谁:“这次多亏了宁师弟,咱们每人都赚了不少银子。”

        说完,伸手摸了下宁桃的头。

        跟蹭庙门口的乌龟似的,有人带头,接下来众位师兄就不客气了。

        宁桃:“……”

        我是榜首,但不想秃头谢谢。

        宁桃早上起来没吃,又蹲了半天的榜。

        回来被人拉着蹭喜气,这么一蹭都到了下午未时。

        这可把孩子给饿得两眼发黑,扶着楼梯爬回房间,一幅肾虚的模样靠在床上有气无力道:“大牛,帮我叫饭,太饿了……”

        简直不要人活了。

        尤其是这个掌柜的。

        他记得宁林那次,掌柜没在门口大张旗鼓的。

        刚才一问,原来是本客栈一直被街东的那家给压一头。

        好几年了,那边都是榜首住的,虽然远些,但是很多人都图个吉利,喜欢在那边住,就连宁林那次,他们店也只是第二名。

        老板这个气呀,今日算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大牛刚下去没一会,小二就把饭菜给提了上来,满满一桌。

        什么红烧鱼、白切鸡、酱肘子,八宝饭等等,看得宁桃一愣一愣的,“大牛,就算咱们今日赚了点钱,也不需要这么铺张浪费吧!”

        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单人这么奢侈过。

        小二笑道:“公子放心吧,这是掌柜特意为公子准备的,且公子这些日子住店的钱咱们也给您免了,一会小的给您送过来。”

        宁桃:“……”

        这就是学霸的待遇。

        小二说完退了出去。

        宁桃这一抬头,瞧见门口站着范公子和他的书童。

        双方一对眼,范公子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宁桃耸耸肩,那不是你自己找刺激吗?

        现在赔钱了吧,又给他甩什么脸子呀。

        一桌子的菜,都是本地的特色,这个季节水产品还没有太多,大部分都是地上走的天上飞的。

        一盆鸽子汤,又鲜又美,闻起来站人食指大动。

        宁桃一个人也吃不了,便让大牛去问问,还有哪位师兄没吃饭的。

        大牛出去了一趟,回来也就几个人。

        都是平时和宁桃关系特别铁的,年纪也大不了几岁的。

        有的已经吃过了,不过就是想来刷个存在感。

        第二天,宁桃他们一群人去庙里还完愿,宁桃和大牛直接回了东临府。

        当时走的时候已经与大太太他们说好了。

        不管成绩如何,他都直接回去了,不管是书院的先生,还是宁少源都比县学里的能更好的指点他。

        在路上晃了几日。

        宁桃总算是安全回到家了。

        宁少源早就得到消息,知道他今日要回来,连衙里都没去,特意来城外接他。

        宁桃有点受宠若惊,爬上马车,喝了杯酸梅茶,笑道:“爹,您该不会是因为我中了榜首,才特意来接我的吧!”

        “这可让儿子我,有点儿飘飘然了!”

        “别飘,先稳回来了。”

        宁少源道:“若是院试再能拿榜首,到时候再飘也不迟。”

        宁桃唉了一声,“我还以为你说等我拿了状元再飘呢!”

        宁少源好笑地弹了他一记,“你怎么就这么油嘴滑舌呀,把你哥的话都给说上了。”

        宁桃咂咂嘴,“哪能呀,我哥其实现在也很能说。”

        宁林今年都十四了,今年年初和范四订了亲。

        可惜宁桃没能吃上喜酒。

        宁香则是去年王大成亲后一个月,便与徐泽订了亲,所以说,岁月催人老啊!

        父子两人拉了会家常。

        宁少源道:“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宁桃有点懵,“啥事呀?”

        “找个人。”

        宁少源也没跟他开玩笑。

        如今的宁桃已经不是四年前初到新州城的毛头小子了,而他从新州到东临府,也坐了第三年了,一晃好几年过去了。

        宁少源感慨了两秒,把事情的大概给说了一遍。

        府试刚刚结束,但是榜首不见了。

        若是普通人,还能慢慢找,可府试的榜首,受关注度还是蛮多的,这中间代表了一群读书人,且是宁少源他眼底下丢的人。

        而且今年又是在他任上主持的府试,这关系就有点微妙了,也算是他的学生。

        他与徐将军双方已经找了好几天了,一点线索都没有。

        目前还有一群接触者正在客栈里被人看守着呢,这事万一弄不好,他就身败名裂。

        榜首是个穷书生,与他一道来参加考试的是他的哥哥,哥哥负责照顾他,没想到,弟弟出去参加个童生会,就不见人了,如今是生不见死不见尸。

        宁桃倒吸了口凉气。

        “你们都找这么久了,没半点线索,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这怎么找呀?”

        “据他哥哥说,他自出生到现在,一直戴着块玉佩。”

        宁桃恍然。

        宁少源是知道他能看到石头里面的玉,怕是想让他通过这块玉来寻找。

        说着还掏出了一张纸,上面有玉的图样。

        宁桃:“……”

        他爹对他一直有误会,真的,他就是能看到气,但是图案看不出来。

        “二毛,也许找不到这个人并不要紧,但是,你爹失去的就是天下读书人的心,这是给天下读书人一个交待。”

        宁桃明白,“我得了解下他失踪前这几日,都与什么人来往过,最主要的是,最后见到他的人都有谁。”

        “我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