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63章

第63章

        宁棋就瞧上这家的糖人了。

        老头吹了漂亮的小仙女、老虎、狮子,十二生肖等等。

        “不要,就这家,前头指不定就没了。”

        宁棋拒绝宁林的提议。

        拉着宁桃道:“二哥快点,你好不容易出次血,这次可不能便宜你。”

        说着,回身还要拉宁林,“大哥你想要什么,也让二哥给你买,我听说他上次赌石赚了不少呢。”

        好家伙,这是把他当大户宰了还是咋。

        宁林扫了一圈,觉得周围人挺多,可能真是自己眼花了,于是便道:“那咱们小心些,买了就赶紧走。”

        宁桃打眼一扫,只觉得小摊那里泛起一层白光,再仔细一瞧,顿时心头一凛。

        按他的经验,这下头极有可能是刀、剑之类的冷兵器。

        刚才还欢快的步子,一下子便僵住了,顺手把宁棋给拎了回来。

        宁棋被他拎得脖子一梗,直咳嗽。

        宁桃道:“别过去,咱们换一家。”

        说完也不顾宁棋反对,对宁林使了个眼色道:“大哥说得对,父母不在就得听大哥的,走,咱们找大表哥和三表哥去,看看他们两人猜中了没有。”

        宁棋一边咳嗽一边捶他,“你怎么能这样,说好了给我买的……”

        宁桃回头捂住他的嘴,咬牙道:“闹什么闹,再闹我可抽你了。”

        宁棋:“……”

        宁林也没帮他。

        宁棋算是彻底郁闷了,左右看看,两个哥哥全是一个表情,委屈的眼里直冒泪光。

        宁桃拉着他大步往马车眼前走,小声对宁林道:“哥,那边的几个摊子不太对劲。”

        宁林倒吸了口凉气,“你也瞧出来了。”

        “嗯!”

        宁棋闹着脾气,也没听清楚两人在嘀咕什么,很快就被塞到了马车里。

        宁桃把那边的几个小摊指给柱子瞧。

        柱子点头道:“你们先待在车里别乱走,我过去找人。”

        今晚老董也跟衙里的人在巡逻。

        他们这是明处的,徐大人派的人都在暗处,有好几个点柱子比宁桃他们记得清楚。

        宁棋一上车就气哼哼地坐到了最里面。

        见宁林和宁桃也没人理他,他就更气了。

        此刻却听宁桃道:“表哥怎么还没回来,要不我和大牛去找找吧。”

        万一那摊子真是奸细,整条街都不安全,他们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宁林想说分头找应该更快,可又想着宁棋还在车里,便对宁桃点了点头,让他小心些,有什么变动尽量回来,人找不到也没事,自己安全最重要了。

        宁桃一走,宁林也上了车。

        宁棋冷哼一声,甩给他一个后脑勺。

        可又觉得气不过,扯着嘴角哼哼道:“我算是明白了,大哥和二哥自打去了书院之后,两人关系就比我好了,现在大哥也帮着二哥。”

        “亏我,还总是想着大哥呢!”

        宁林没接话。

        他承认,他现在跟二毛关系好。

        而且有些事情,也只能与二毛说,无论是父母或者姐姐、弟弟。

        可也不得不承认,他曾经并不待见二毛,觉得他一身村里孩子的坏习气。

        生活不讲究,总给人一种土包子的感觉。

        可现在,宁林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土包子,却一次次的让他惊艳,让他信任。

        也一次次的,让他觉得,有这样一个弟弟真好。

        宁棋没得到回应,气得嘴巴都能挂油瓶了。

        宁桃找到王家兄弟的时候,两人正在猜第五个灯迷。

        一人手里提了盏小花灯,是刚才猜谜得来的。

        王三见到宁桃一个人过来,一边招呼他一起玩,一边往后瞧。

        宁桃道:“大哥有些累了,先去车上等着咱们,我过来瞧瞧你们猜中了没,咱们好回去了。”

        他这一路寻过来,仔细瞧了瞧隐藏的地方。

        除了卖糖人周围的几个小摊之外,还有十来个百姓身上都泛着不同程度的冷光。

        大都混在人群中。

        就在不远处的一个抱孩子的妇女身上也有。

        尤其中一个大汉可能没把东西藏好,或者衣服有点小,都露出一截刀柄了。

        宁桃吓得后背冒了一层汗。

        见王大和王三两人还好端端的,一颗心才算归位。

        王三道:“等会,我瞧中那个兔子灯了,想来表妹一定喜欢,等咱们猜对了十个灯谜,就能把那盏灯给兑换下来。”

        宁桃伸手就要拉他,猛然间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宁家哥哥。”

        宁桃回身,史青凝将脸上的面具给拉了下来,露出一张白晰的小脸,望着他盈盈一笑,而后又将面具给戴上了。

        “哥哥瞧上哪盏灯了?”

        史青凝抬眸扫了一圈,最后落到了兔子灯旁边圆圆的绘着紫藤花灯上的,笑道:“那盏灯好看,麻烦掌柜帮我看一下第三排第五个的灯谜。”

        宁桃:“……”

        本来想叫表哥走人的,结果表哥还没走,又来了一个认识的。

        他撸了撸袖子道:“表哥,你们还差几个,我也来帮忙吧,咱们速战速决。”

        史青凝扫了一眼自己的灯谜,顺手便递给了宁桃,“那哥哥帮我先瞧瞧,这个我猜不出来。”

        宁桃脑筋急转弯方面也不怎么在行。

        此刻更没心情,索性把表哥给喊过来,让两人帮忙看下。

        就在这时,有人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宁桃和大牛刚才说好了,让大牛先盯着刚才他觉得可疑的人员。

        拉衣角是两人的信号,此刻身后一动,宁桃一颗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一手抓住王三,一手抓住史青凝,转身就要逃走。

        却不料与一个抱孩子的妇女撞了个满怀。

        孩子当场就哭了起来。

        宁桃也瞬间傻眼了,mmp,这运气也太好了,竟然与奸细撞一起了。

        这么一想,扭头一看,呼吸瞬间一窒,就刚才拉他的并不是大牛。

        就这么一两息的时间,他就听耳边传来王三的声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的。”

        妇女道:“没事。”

        说着抱着孩子就要从史青凝那里退过去。

        同时手上用力,把哭闹的孩子往宁桃身上推。

        宁桃头皮一炸,下意识便按老董教他的,抬脚朝着妇女的膝盖上踹了下去,而后一把又将孩子给按了回去。

        “姨,您小心点,别把孩子给摔了。”

        宁桃说完,发现女人抱着孩子,已经没法伸手拿刀了。

        这才暗自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他瞧见柱子已经过来了,而大牛见宁桃让他注意的这个女人突然混到了这边。

        忙挤了过来,对人群道:“大家让一让,让一让,这位姨抱着孩子想要出去。”

        望着女人走出人群。

        宁桃哪还敢再让他们猜什么灯谜,拉着史青凝,趴在她耳边小声道:“今晚不安全,赶紧回去。”

        史青凝缩了下脖子,而后点点头。

        那边大牛也把话给王大和王三提了一下。

        两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宁桃叫他们回去就是因为发现了什么。

        宁桃几个人挤出人群。

        史家的马车就在不远处,宁桃道:“你们小心点。”

        史青凝点头,上了车一回头,宁桃几个人已经急忙忙的走了。

        回到宁家,宁桃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

        他们离开的时候,有几个奸细察觉到了他们的行踪被人发现了。

        那位抱孩子的妇人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是想要要挟了史青凝,不想被宁桃给破坏了。

        妇人没能得手,走出人群后,被老董带着人给抓住了。

        据说还有几个刺客趁着人多逃走了,如今正在全城搜捕。

        宁桃觉得他爹也是神奇,在新州的时候就封过城,如今成了知府,对方又闹到府城来了。

        原先还使性子的宁棋,回到家听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

        瞬间感觉更委屈了。

        明明他已经不是孩子了,可宁林和宁桃发现了有刺客,却不告诉他。

        难道他就那么不识时务吗?

        王氏听说宁桃还跟女刺客挨一起了,吓得脸都白了。

        拉着宁桃一边看,一边道:“这么危险的事情,你就不能离远点吗?”

        宁桃苦哈哈道:“我也想呀,不是那人已经到跟前了吗?”

        要是他不反应快点,史青凝被抓住,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刺客能选择今晚行动,怕是已经想好了退路,为什么会选史青凝?

        大概极有可能对方已经摸准了她的身份,为啥今晚的刺客假扮的都是小姑娘喜欢的东西的小摊贩。

        可见目的很明确。

        再加上元宵节是个重要的日子,人多眼杂跟月黑风高是一样的道理。

        因为这事,整个宁府都没睡好。

        宁桃这一晚惊醒了好几回,都是因为自己失手。

        要么自己被刺了,血流成河,要么史青凝被刺了,血溅了他一脸。

        迷迷糊糊的,听到外头传来脚步声,他这一睁眼,太阳高照。

        大牛已经帮他打好水了。

        “二毛,我早上听东桂说,老爷一晚上没回来。”

        又是一晚没回来?

        宁桃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

        “也不知道刺客抓到了没,咱们今天中午就要去书院了。”

        宁桃唉了一声。

        可不是,这个年就这么过完了。

        他收拾好先去宁林那里转了一圈,这几日两人都把东西收拾好了,只等着时间一到就走人。

        宁林见他不停地打哈欠,道:“昨晚没睡好吧,吓着了吧。”

        宁桃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想到,我胆子这么小。”

        本来也没觉得怕,王氏左一句,她伤着你怎么办,右一句白刀进红刀子出,看你怎么办,这么一来,他不怕也怕了。

        “你再去睡会,一会大舅舅要走的时候,我再喊你。”

        宁桃起来就睡不着了,和宁林一道去了老太太那里。

        好家伙,全家就剩他们俩了。

        今日大家一起用个早膳,大老爷就要回乡了。

        王大的婚事也差不多定了,铺子也签了合约,就剩下装修了请伙计了。

        两人倒是不须此行。

        送走了大老爷,大太太领着人去了铺子里。

        宁桃吃完饭习惯性在院子里遛两圈。

        宁棋还是挺生气的,从他身边经过时冷哼一声,而后跺着脚跑了。

        宁桃呵呵两声,回头看向宁林道:“咋回事,你们这都是统一批发的不成?”

        宁林以前这德相,宁棋现在又被遗传到了。

        王四也这德相。

        宁林呸了他一口,“再胡说你就失去我了。”

        宁桃刚闭嘴,就有小厮过来报:“史太太和史二姑娘来了,正在前院花厅,太太让二公子和大姑娘过去。”

        “我也要去?”

        宁香去那是姑娘之间能聊到一起,他去做什么。

        宁桃有点迷,不过很快就想通了,怕是史家这时候过来,是对他表示感谢的。

        宁桃喜滋滋地去了前院花厅。

        史太太一见他进门,立马迎了上来,拉着他道:“昨日真是多亏了二毛了,若不是你,咱们家青凝怕是……”

        史太太说着眼泪就要往下流。

        史青凝递给她一个帕子,安慰道:“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死丫头,你不知道听说你们遇上刺客,我可是吓死了,一宿都没睡安稳。”

        宁桃深有同感地点头。

        他现在还犯困呢。

        史青凝道:“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眼看母女两人都快哭了,王氏忙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要不咱们下个月初一再去庙里拜拜。”

        “给几个孩子每人求个平安符。”

        昨日十五,王氏和大太太,以及徐夫人、史太太,还有史家那位亲戚,王大的未来丈母娘一行人去庙里倒是拜了拜。

        可惜没求符。

        王氏如今这么一说,史太太恍然道:“我倒是觉得咱们赶紧去还愿去。”

        正因为他们拜了神,求了平安,晚上才有了那么有惊无险的一幕。

        史太太说去就去。

        王氏也觉得有理,两人这么一搭居然马上就要出门了。

        史青凝尴尬地咽了下口水,拉住史太太道:“娘,您别忘了,咱们来宁家是感谢宁哥哥的,礼物都带来了。”

        史太太抚额。

        “瞧我,因为这事都六神无主了。”

        史家给宁桃送了足足两大箱子的礼物。

        有稀罕的小摆件,还有一些孤本典籍、文房四宝等等。

        其中有一个笔筒,宁桃一打眼,光芒四射,晃得他眼都快晕了。

        上面的嵌满了宝石,这哪是放笔的呀,这分明就是拿来显摆的。

        王氏觉得实在太贵重了,不好意思收。

        史太太道:“再贵重也没孩子的安全贵不是?”

        史青凝的身份摆在那儿,王氏一想倒是这个理,于是便让宁桃给收了起来。

        宁桃心头砰砰直跳。

        他这次是真发财了。

        送完了礼物,史太太和王氏还真去庙里还愿去了。

        宁香望着缓慢落下的尘土,悠悠叹了口气,王氏和史太太这性子。

        怎么说呢,很合拍。

        都是急性子,想一出是一出。

        史青凝拉着宁香的手软软道:“姐姐,我今日怕是要在你家蹭吃蹭喝了。”

        宁桃中午在家里吃过饭,背着行礼就要上学去了。

        宁香领着史青凝站在门口给他们送行。

        宁棋也想去,不过王氏舍不得,说什么两个大的都被送走了,小的无论如何得留在家里。

        宁棋怎么抗议也没用。

        所以,这次他们走,宁棋都没送出来,气哼哼地家里和老太太报怨。

        老太太笑道:“你跟我说老婆子说了没用,这关键还得你娘同意不是?”

        “外祖母您现在也不疼我了吗?”

        老太太摸出一幅牌晃了晃,“要不咱们玩会牌。”

        宁棋:“……”

        都把我当小孩子儿。

        垂着头堵了会气,宁棋突然站起来道:“外祖母不跟您玩了,我回去学习了,我决定了明年跟二毛一起下场。”

        老太太只当他是玩笑放在,招呼人过来跟她一起玩牌。

        宁桃才进山门,一脚还搭在马车上。

        黄樱就跑了上来,挤过刘三道:“桃子你可算回来了,赶紧跟我过来。”

        她在这儿都蹲守老半天了。

        宁桃抽抽嘴角,以前还喊个师兄,现在一见他就桃子桃子的。

        好像两人关系有多铁似的。

        宁桃道:“你等会,我先把东西送回去。”

        “让你的书童帮你送就行了。”

        大牛道:“你快去吧,指不定黄先生找你有事儿。”

        宁桃卧槽了一句。

        别呀,黄先生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黄先生。

        完全是因为一首笑傲江湖,他在那儿死磕呢。

        黄樱见他挺磨叽,又催了两次。

        黄樱的性子跟他爹一样,轻意不提要求,一提出来你必须照做。

        宁桃只得把东西交给大牛,自己跟她跑了。

        小姑娘把他带到凉亭,正月的山上,冷风吹得呼呼的。

        不过她在亭子里放了两个暖炉。

        一进亭子就坐到了琴边,冲着宁桃扬了扬下巴道:“你不知道,我这一个月来,天天练两个时辰的琴,如今连我爹都说我进步神速了,我弹给你听。”

        宁桃这次是真心梗了。

        “姐姐,你把我喊过来,就是为了让我听你弹琴?”

        不是,是显摆。

        这大冷天的,说好听了是附庸风雅,说难听了,这跟傻子也差不离了。

        黄樱不爱听他这话,沉着小脸瞪他:“刘三想听我弹,我还不给他弹呢,你赶紧坐下,琴音把那个暖炉给他,看他冷得那个熊样。”

        宁桃呵呵两声。

        跟琴音道了声谢。

        他要是真是熊,也就不怕冷了。

        黄樱弹的是千古流传的“高山流水”。

        宁桃也不懂这个,你说你弹个“笑傲江湖”吧,他还能跟着唱几句。

        冷风一吹,曲子一哼,他都有些昏昏欲睡。

        黄樱以为他听得认真,一曲作罢,又要来一曲。

        宁桃一个激灵道:“大可不必,今日就到此为止吧,师妹进步神速,宁某无言以对。”

        说完,把暖炉还回去就要离开。

        黄樱一把揪住他的袍角道:“以后别叫我师妹了,我现在都比你弹得好了,你该喊我师姐,而且我入门又比你早很多年……”

        宁桃顶着一头黑线缓缓回身,恭恭敬敬道:“师姐说得对,那师姐没什么事了吧,师弟就先走了。”

        “等等。”

        宁桃感觉自己有点气闷。

        他这辈子算是栽在这父女两人手里了。

        到了如今,他算是明白徐泽的心思了,为何非要娶宁香。

        为何被她吸引。

        因为他遇到的都是凶残爆躁,动不动就揪你耳朵,踢你屁股的母亲和姐姐,可宁香不一样,温柔如水,轻声细语,哪个男生不喜欢呀。

        宁桃把嘴角扯出一抹弧度,微微笑道:“师姐还有何指教?”

        黄樱倒是被他喊得不好意思了。

        咬了下唇,而后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道:“我如今也算是学有所成,师弟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大可以来找我。”

        “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放心,我这个人脾气很好,绝不像我爹一样。”

        宁桃呵呵两声。

        心想,你可拉倒吧,你跟你爹那脾气是完全复刻过来的。

        宁桃在凉亭吹了一阵风,鼻涕泡都被吹出来了。

        回到屋里,缩到炉子前不肯挪开。

        马富贵啃着宁桃拿来的鸡爪子,吸溜吸溜道:“黄师妹找你什么事?”

        宁桃吸了吸鼻子道:“学会了一首高山流水,非要弹给我听。”

        牛子渊刚好进门,一听这话,惊奇道:“可是在闻风亭那里给你弹的?”

        宁桃点头。

        “好家伙,我说呢,这是谁在弹琴,简直跟杀人差不多,也亏得那地方人不多,否则大家的耳朵可受不了这个。”

        宁桃:“……”

        山上的笋都被你夺完了。

        宁桃这次回书院就发现,他们班的情况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同学们更加认真努力,有好几个吃饭、上厕所,甚至走路都拿着书。

        那拼命的样子,跟要参加高考似的。

        宁林他们那边倒是轻松不少,每天除了写文章,还有时间查资料。

        按宁林的话说,书就那么多,该读的都读了,该会的都会了,不会的就剩下自己体悟了。

        先生能教的也就那么多了。

        说得宁桃心头一紧。

        他还有很多书没读了,也没时间跟宁林瞎扯,把从藏书楼借来的书抱着回房学习去了。

        一晃就到了回家的时间。

        这半个月以来,黄樱又找过他两次,非要看他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吗。

        宁桃想说其实他都懂,只不过手速跟不上。

        可对上小姑娘热情、殷切的目光,只得打了个哈哈,求她给教了几个音,小姑娘趁兴而来,满意而归。

        这次回去,大牛前一天就把东西收拾好了,只等着下午放学后,提着包上车。

        宁桃算了下时间,这才知道,这个月开始,他和二狗的生意又要开始了。

        前几天收到信,现在的山货,二狗已经完全不用出门了。

        十里八村的村民都知道他,只要有东西就送到他这儿来。

        而且今年开始,因为大老爷在东临府开了铺子,二狗他们的货也能与大老爷的货一道捎过来,路途方面更安全便利一些。

        货也能运得更多。

        柱子来接他们,说已经把就近的几个县的生意给谈下来了。

        如果二狗那边的货及时,每个月可以多送两车过来。

        大牛开心道:“二毛,你说如果我今年赚钱了,能不能把我奶也接过来,我就能好好照顾他了。”

        像柱子一家人一样,生活在一起多好呀。

        宁桃笑道:“好呀,过两年你再找个媳妇,老太太只等着跟你们享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