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59章

第59章

        书会结束。

        天气也越来越冷,在书院扬起第一场雪时,宁少源给宁桃划的十来本书,他已经差不多都翻过一遍了,词语匮乏的毛病也没有改变多少。

        宁桃将近两个月没回家。

        伴随着天气变冷,二狗那边的山货收来了最后一批,今年算是彻底结束了。

        大牛趴在案上算了半天,一拍桌子道:“二毛,咱们不能就这么耽搁下去。”

        今年三四个月的时间,他们几个人赚了差价。

        除去路上的运费,还有成本,四个人一分,每人只拿了十来两。

        不过按照他们这运送的速度,也差不多等于每一批货能赚个十两左右。

        看起来确实不错,可离他想象中还是挺有差距。

        尤其是与宁香的铺子一比较。

        宁桃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记录,开始吐槽:“你别太贪心,咱们现在也就是小打小闹,你将来若是真有本事,能自己出去了,赚得自然就多了。”

        大牛想想也觉得蛮有道理。

        开心道:“回头让二狗给我奶捎点银子,让她别担心没钱买药。”

        宁桃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感慨道:“好大儿终于长大了。”

        大牛:“滚!”

        临近年关,书院里的许多师兄们开始准备明年的秋闱。

        就连宁林和王大也决定明年下场试一试,两人的目的很纯洁,感受一下秋闱的可怕。

        宁桃不置可否。

        经过了三次考试。

        宁桃明感觉宁林的心态和最初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

        似乎沉稳了许多,每天该读书的时候读书,该吃饭的时候吃饭。

        连以前最瞧不直的蹴鞠,也成了他现在强身健体的日常了。

        秋闱的题目他们这段时间,先生陆陆续续会讲。

        也写一些这方面的文章。

        按宁林说的,题目不算难,但是要求会更高。

        主要还是你得身体好呀。

        据说每年竖着进,横着出的大有人在,宁林对于自己的小身板非常不自信。

        每天拉着宁桃一起跑步,踢球,风雨无阻。

        简单的日子一晃就到了过年。

        马家还真和宁香开始合作卖什么鸭肉、鸡肉。

        宁桃回到家的时候,宁香已经拿了小二百两的分红了。

        这次就没宁桃的份了。

        不过宁香铺子里除了胭脂之外,还有卖玫瑰花酱啊,桂花酱,就连果子酒也上架了,再带一些丝线,布料之类的,红红火火,确实都是小姑娘喜欢的玩意儿。

        宁桃在年前也拿到了分红,更值得开心的是,他那块石头终于被雕好了。

        腊月二十三那日,直接送到了府里。

        宁桃原以为会被雕成貔貅之类的神兽,或者雕颗白菜也行呀,喻意都蛮好,不料江师父,直接雕了个年画上鲤鱼。

        因为这块石头是红色的,雕成之后倒是栩栩如生。

        确实比神兽和白菜更适合。

        且寓意也好。

        宁桃想当场就抱走,被他爹给抢了回来,“抱哪去,放我这里最安全。”

        宁桃抽抽嘴角,“您是想占为己有吧。”

        “你前面还说给你姐姐当嫁妆呢!”

        宁桃:“……”

        人家又舍不得了还不行吗?

        不过说起嫁妆,确实宁香翻过年就十五了。

        因为刘家那事黄了之后,宁少源和王氏两人多少没把婚事给敲定。

        据说现在倒是手上有几个人选。

        然而,宁少源都还在观望之中。

        去掉了刘家,王氏现在倒是更倾向于自家侄子。

        宁桃想说近亲不能结婚,可这年头,貌似很多都这样,再加上宁香的婚事他这种小辈,根本插不上嘴,于是宁桃只得默默的吃瓜。

        宁桃从宁少源这里出去。

        直接拐到了宁香的小院。

        徐洁刚好也在,宁桃乖巧地喊了人,便坐在一旁帮宁香窜珠子去了。

        这也是她那铺子里面要卖的东西。

        自己串的小手链,包包之类的。

        满满的少女心,还挺受欢迎,宁桃有时候都想把她家的牌匾换成一只猫。

        看起来更少女。

        徐洁见他上手特别快,打趣道:“香香,咱们两家都没有妹妹,有二毛这么一个像妹妹的弟弟,其实也是不错的。”

        宁桃抿嘴微笑,顺便卖了个萌,“那姐姐也可以把我当妹妹哦!”

        宁香笑着抽了他一下,把手里的东西夺了下来,让翠珠给他拿前些日子做好的果脯。

        宁桃顺便洗了个手,坐在旁边啃了起来。

        徐洁今日过来,主要还是跟宁香提一下,京城那边开铺子的事。

        先前他们的胭脂在京都卖得挺好,她跟随父母出京之后,陆陆续续的总有小姐妹来信问她要胭脂的事。

        后来徐洁索性一次性都寄到徐大奶奶那里。

        让她帮忙。

        如今那边的客户是越来越多,两人就想合伙在京都开个铺子。

        宁桃双眼一亮,“这次我有分红吗?”

        徐洁笑道:“自然没有了。”

        宁桃想表现的垂丧一点,结果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回头,徐泽冻得鼻子通红,跑了进来。

        好家伙,这货似乎又长高了。

        “桃子可算是找到你了,有个好玩哥带你见识见识。”

        徐洁笑道:“快快快,给桃子妹妹拿件衣裳,别把我妹妹给冻坏了。”

        徐泽:“……”

        宁桃黑线,抓了把吃的给徐泽,拉着他就往外走。

        免得徐洁一个大嘴巴胡说八道,徐泽又是藏不住事的,将来所有人都知道他外号叫妹妹了。

        宁香道:“有钱吗?”

        宁桃头也不回道:“有的。”

        可心里禁不住一阵温暖,在这个家里,也就宁香每次问问他。

        老太太每次回来都偷偷塞给他,王氏是完全例行公事,不过也是,像宁林和宁棋人家都不出去玩,哪有需要用钱的时候唉!

        两人一出门,往一块一站。

        宁桃就比出来了。

        徐泽至少比前段时间又长高了一截,不止如此,还壮了不少。

        皮肤微微粗糙了一些,还长了几颗小痘痘,就连说话声音都开始变了。

        宁桃一扭头,只见他唇边一圈的小胡子,忍不住卧槽了一句,这货居然开始发育了。

        “小泽子,你今年多大了?”

        面对宁桃没来由的一句,徐泽也想不想道:“十三了。”

        他和宁林差不多大来着,只不过和宁林脾气合不太来,倒是跟宁桃这个小点的能玩得开。

        “你多大了?”

        徐泽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心态,扫了一眼比他矮了好大一截的宁桃,嘴角不由的扬了起来,莫名有种带小弟的感觉,吼吼~

        “翻过年就十一了。”

        按老太太的话,虚岁都十二了。

        其实,他才刚过十岁生日没几个月好吧,所以,他得稳住不着急。

        125、赌石

        宁桃出了他家这条街,才想起来问:“咱们去哪呀?”

        “常家酒楼。”

        徐泽说完,颇有一幅得意扬扬的样子,看了一眼矮矮的,还带着婴儿肥的宁桃,尾巴翘得更高了,“哥,今日带你见识见识。”

        宁桃实在想揍他一顿,一家菜馆子有啥好见识的。

        上次他就和马富贵他们去里面吃了顿,虽然是aa制,但是菜品也就那样吧。

        这家的鸭子还是马富贵家供应的呢。

        徐泽知道他想岔了,笑道:“害,记不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京里有段时间特别流行赌石。”

        宁桃卧槽了一句,“你今日带我去赌石?”

        这样不太好吧。

        像他这种开了挂的,到时候不把人赢急眼了呀。

        宁桃说着,嘴角不由的咧了起来。

        这真是老天开眼,过年给他发红包呀,哈哈!

        徐泽点头,“怎么样,开心吗?”

        说不开心那是假滴,毕竟前头那块红翡,只胜在个头大上,事实上品质不算太好。

        不过——

        “万一咱们赢得太多,会不会被揍?”

        他可是看过许多赌场电影的,别到时候连门都出不来,那就扯蛋了。

        “啥?”

        徐泽一时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宁桃搓搓手傻笑道:“说实在的,我老想弄块石头给我姐打套头面当嫁妆,今日总算是找到机会了。”

        徐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最后实在受不了他那自己已经被砸中发大财的土包子样,伸手敲了他一下:“醒醒,天还没黑呢,哥就是带你去见识一下,鬼知道哪块石头能开出好东西,你别抱太大希望,别到时候吧唧一声,受不了刺激,把命给搭进去了。”

        宁桃道:“哥,那你有多少银子?咱们能买几块石头。”

        徐泽:“……”

        老子特么就不该带你来长见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

        宁桃想让大牛回去拿钱,被徐泽给瞪了一眼,只得好灰溜溜地跟着他上楼。

        常家酒楼是复试的三层小楼,一层的大厅里放了一张巨大的桌子上,上面摆放了二十块石头,个头有大有小。

        徐泽带着宁桃到了二楼,四人找了个角落坐好。

        徐泽道:“就下面的二十块石头,你随便选一个填上号码,一会交给小二就成了。”

        宁桃没玩过这个,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刚才他打眼一扫,八、九、十三、十六,都微微泛着光茫。

        颜色能瞧出来不太一样。

        五号光茫最盛,可他总感觉还不如他捡的那块呢。

        宁桃想了想道:“要不,我再过去瞧一眼。”

        徐泽黑线,“去吧,去吧!”

        就他先前给他谱及的那些个知识,鬼知道管不管用,反正京里都是这么传的。

        他至今没瞧出个所以然来,底下那些石头,也就五号合他的眼缘,圆圆的像颗卤蛋。

        宁桃仔细一瞧,这才发现,跟他刚才看的差不多。

        此刻刚好有小二过来收东西,他顺嘴便问了一下,“小二哥,除了这二十块,还有别的石头吗?”

        小二瞧他年纪小小的,穿着也挺讲究的,再加上今日能进来的,都是东临府里数得着的,便想着可能是哪家跟大人一起玩的孩子。

        于是,笑道:“还有,这只是第一批,咱们今日一共有九十九块石头,若公子没有瞧得顺眼的,大可以等下面几批。”

        宁桃跟他道了声谢。

        回头就见徐泽把自己的号码交给了小二。

        上头写了个“五”字。

        下头是自己的桌位号“十九”。

        “哥,你瞧上五号了!”

        真不知道徐泽是真懂,还是运气好。

        徐泽道:“随便选的,跟我生日一个天。”

        宁桃送给他一个大拇指,“眼光不错。”

        他瞧着五号里面透出来的光泛着白,要是开也可能就是块白玉之类的东西。

        便跟徐泽聊了两句,问他开出来东西要干嘛。

        徐泽想了想道:“能开出来,也给我姐打套头面。”

        徐洁的亲事今年八月份的时候订下来了,对方跟他们家一样,不过徐洁嫁的是次子,将来虽然不继承爵位,但是这小子自小就能文能武,今年中了秀才,明年打算参加秋闱。

        与他们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今年年初的时候,徐泽听说两家互相有意思。

        还约了对方一起打过马球,总之,把他赢得是心服口服。

        宁桃听后狂抽嘴角,“所以,这次能成还多亏了战胜了你。”

        徐泽白他,“要是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好意思娶我姐?”

        这话貌似有点道理。

        宁桃见识过徐洁收拾弟弟,干净利索一招致命。

        宁桃想了想道:“也不知道我姐以后要嫁什么样的人。”

        宁香这亲事也是一波三折,前有刘家不着调的,现在又有王氏在这里捣乱。

        说真的,他觉得王大做表哥可,但是当姐夫嘛,着实与宁香不太相配。

        两人都是温柔的人,将来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

        宁桃暗自嘀咕之生,突然感觉眼前多了一张大脸,吓得倒吸了口凉气,就见徐泽望着他,目光炯炯道:“那你想要什么样的姐夫?”

        “啥?”宁桃有点懵。

        要什么样的姐夫又不是他说得算的。

        最起码得宁香看得上吧。

        “能打得过你的,你觉得怎么样?”

        宁桃颇为无语,姐夫为什么要跟他打架,他一个小毛孩子,就算是再厉害,也打不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吧。

        徐泽还想说什么,下头传来了一阵热闹的敲锣声。

        小二大着嗓子道:“各位客官第一场认领已经结束,咱们现在请王师傅按照座位号为大家开石。”

        今日来的客人虽多,但是下赌却不是太多。

        大概大家都在等着后面的呢。

        于是买了第一轮石头的客人,纷纷站起来,朝场下探出了头。

        宁桃大概扫了一眼,差不多有二十多个人下了注。

        下头有一位老先生,手里拿着工具,当着众人的面,念了买家的号码之后,顺手就开了第一块石头。

        原先吵吵闹闹的酒楼一下子便安静了起来。

        唯有王先生叮叮当当的声音。

        宁桃大概能瞧出下面哪里能开出东西,就没急着过去瞧,徐泽买的五号,旁的石头也与他无关,于是继续盯着宁桃道:“说呀,你有什么要求,说来听听。”

        “啥?”

        “找姐夫的事呀。”

        宁桃:“……”

        我又不要嫁给我姐夫,我的要求根本无人采讷好吧!

        126、五号

        宁桃不想跟他纠缠这事,索性趴在栏杆上看人家开石头去了。

        前四个要么没开出东西,要么东西又小又次,不过今日来的都是老玩家,前期的小菜,谁也没往心里去。

        开第五个时,宁桃朝徐泽勾了勾手指。

        徐泽抓了把瓜子边磕边上前,趴在他旁边也瞧了起来。

        不一会,去掉上头的几层外,里面露出了一块晶莹的白玉,整个楼立马沸腾了。

        徐泽原先吊儿郎当的样子,立马正经了起来。

        不可思议道:“乖乖哎,老子运气这么好?”

        不光他运气好,也有人跟他一样运气好,起码有三个人看中了五号。

        徐泽咂咂嘴,“有点难办,他们两家都比我有钱。”

        宁桃也瞧出来了,自打宁少源成了知府,柱子就拿给他一个份小册子,上面全是关于东临城,乃至整个省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别说你年纪小,指不定哪天就碰上了。

        所以,宁桃和宁林都把这些记得门清,此刻一看站出来的两家。

        顿时有点丧。

        一个是东临首富吴家。

        另一个貌似跟皇家沾点边的史家,哪个都不好惹。

        “要不,就平分吧!”

        宁桃说完,脑袋被徐泽敲了,“哪有那么容易,还得竞争呢。”

        本来嘛,几十块石头摆出来,谁乐意花钱买哪块,买定离手就算了,结果后来,有人觉得这个不刺激。

        于是,就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

        大家盲投,若真开出来了,几家在争,那就你们自己商量。

        看谁的价格高谁就拿走,自然那钱是分给另外几家的,可都到这块了,很少有人愿意放手的……

        于是往往一块不怎么样的原石,都能抬到很高的价格。

        徐泽想了想道:“要不,就等他们给我折钱吧。”

        反正后面还有几十块呢,不缺这一块。

        宁桃禁不住对他刮目相看,这小子居然有这等胸怀。

        五号是这第一批里,最好的一块石头,余下的虽然也有点小惊喜,不过比起五号来说,还是差了些。

        最后徐泽与另外两家商量好,我不要了,你们两人谁要谁给我折价。

        第一批开完之后,那两家也商量妥了。

        史家小姑娘就瞧上这玉了,想在姐姐生辰的时候,给姐姐送过去,所以他们家势在必得。

        最后,徐泽分了两千两,酒楼再一抽成,到手也有一千五百两。

        算是稳赚不赔了。

        宁桃舔了舔唇,望着他塞进怀里的银票眼睛都直了,“就这样就赚钱了?”

        徐泽点头,今天的确是运气有点好呀。

        就算是想要在宁桃面前绷得紧紧的他,也禁不住扬了扬嘴角,颇为眉飞色舞地看了宁桃好几眼。

        宁桃搓着手道:“哥,要不这样吧,咱们多开几块,到时候赚多了钱……”

        徐泽推开他伸过来的手,好笑道:“想什么呢,你以为那么多肉饼等着你拿呢。”

        宁桃的确是被那一千五百两给砸得头晕眼花。

        不过被徐泽一推,也就清醒了。

        今日徐泽都开出一块了,肯定不会再下手了,而他若是选得太好,怕是有些……

        于是,想了想在第三批开始的时候,选了个五号。

        徐泽心疼给出去的一百两。

        “你不能跟风,不一定这次五号能开出东西。”

        宁桃道:“开不出,我就把一百两还你,开出了,这一百两就等于你入股,到时候给我姐打一套,也给洁子姐打一套。”

        徐泽心梗啊!

        这熊孩子啥这么不好带呢。

        宁桃选的五号,品质比徐泽开的五号要好一丢丢。

        但是块头却不大。

        两套头面满打满算能凑合出来。

        且是一块冰蓝色带点飘花的玉。

        颜色清新不老旧,很适合小姑娘,可惜有块粉色的,他不敢选,怕到时候太出风头。

        否则那就更适合小姑娘了。

        一群人见这货色,顿时恼得不行。

        因为第一批开出的是五号最好,大家选择性的就把后面的五号给屏弃了,谁知道,第三批又是五号开了个水头最好的。

        一个个捶胸顿足。

        宁桃这块玉已然是他独家专享了。

        宁桃还没拿到东西,就有人过来跟他讨价还价要把货买走。

        宁桃把徐泽推到前面。

        徐泽磨磨牙,都一一拒绝了。

        不过很快第六块开出来,个头虽然小,但是品质却是极好,众人这才把视线挪开。

        宁桃抱着他的石头上了车,心满意足道:“哥,你以后就是我亲哥,下次再开咱们再来。”

        徐泽:“……”

        马车刚驶到街头,一辆车便挡在了路口。

        徐泽探出头,握紧了拳头,不悦道:“靠啊,这光天化日的居然有人想打劫。”

        一探出头,是个模样俊俏的少女。

        少女盈盈笑道:“徐公子、宁公子,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家姑娘想与两位公子说两句话,可否移驾。”

        宁桃听出来了。

        这是史家小姑娘身边的大丫环。

        当时那位小姑娘就坐在二楼的雅间里,他没瞧清楚模样。

        可这位却是跟他们交接了好几回,最后还亲自送上银子的。

        徐泽看了一眼宁桃,笑道:“这位史姑娘,不会又是瞧上咱们手上这块石头了吧,我跟你说哦,这块咱们不卖。”

        宁桃点头。

        少女已然听到两人的对话了,忙解释道:“两位公子别误会,咱们姑娘是瞧上这块石头不假,可姑娘说了,若是两位乐意,咱们可以换一换。”

        徐泽向宁桃挑了下眉。

        瞧见没,这是抢不行,改迂回政策了。

        宁桃倒是双眼一亮,小声道:“若是拿先前那块白玉换,我觉得也可以的呀。”

        那块石头比这个大了至少一圈。

        两套头面足矣,到时候还能抠出两块小玉佩,他和徐泽也能一人一块。

        徐泽却跟他想得不一样。

        那块石头是他自己开出来的,若是用来给宁香和徐洁打头面,他感觉自己更有面子。

        这小子想法就是好。

        于是,便对着外头道:“换倒是可以,不过咱话说回来了,咱们这块石头品质好些,你们是否可以再回我们点银两。”

        宁桃:“……”

        你才是见钱眼开的那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