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58章

第58章

        宁桃摸摸后脑勺,就见小姑娘用脚把一块石头踢得远远的。

        可能因为石头太大,脚指头被踢痛了,气哼哼地又在地上跳了两下,嘀咕道:“都欺负我,都欺负我……”

        宁桃:“……”

        小姑娘的脾气就跟天气一样,说来就来。

        念头一闪而过,就见小姑娘突然转身,把刚才那块石头,狠狠地朝他踢了过来。

        宁桃忙向旁边一闪。

        刚好撞到了下课看到他跑过来的马富贵。

        “怎么啦这是?”

        马富贵一抬头,就见小姑娘气哼哼地跑了。

        好奇道:“你欺负她了?”

        连黄先生的闺女都敢惹,怕是不想在琴院学了吧。

        宁桃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没有!”

        他实在说不上来她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明明猫在这里等他很久了。

        刚才他过来的时候,还闻到她身上一股汗湿味,小脸被晒得红扑扑的,可见在这里躲了很久了,就是想问他事情来着。

        马富贵想了想道:“你知道她学多久了吗?”

        宁桃摇头。

        “据说三岁开始学琴,至今依旧不识谱,嗯,听说她翻过年就十岁了。”

        这是他听一些师兄八卦的。

        都说黄先生很厉害,而且对学生特别严厉。

        一说这个,总能cue到黄先生的闺女,明明老爹那么牛逼。

        据说还有一个同门在宫里经常给太后、娘娘们抚琴的。

        结果,到了他这儿,闺女却是个音痴,学了好几年了,真是半点都不开窍。

        宁桃恍然,“怪不得她问我学了多久后就生气了。”

        马富贵拍拍他的肩,“小心点,他们父女脾气都不好。”

        这一点宁桃非常赞同。

        相比对于宁桃的琴学得不怎么样。

        马富贵的棋倒是学得不错。

        他们先生都替他报名了,在下个月的庆功宴上他会和书院的一些师兄们进行棋艺比拼。

        据说前三名都会有奖品。

        而且这次庆功宴,不止是书院的一些过了院试的学生,东临府整个新晋秀才都会过来参加,可谓声势非常浩大。

        到时候据说知府也会来。

        说到此,马富贵幽幽地看了一眼宁桃,“你如果到时候什么都不参加,你不怕你爹没面子?”

        宁桃想也不想,梗着脖子道:“谁说我不参加了,我报了蹴鞠比赛。”

        这方面他还真是挺能跑的。

        在书院每月都有一些让学生锻炼身体的课程。

        他属于整个书院跑得最快的,人送外号——飞毛腿。

        没错,飞就是速度快的意思,毛是二毛的毛。

        >_<

        到了八月末,书院陆陆续续传来了四面八方的消息。

        也有不少同学开始陆陆续续的回归。

        宁桃关系很好的几个小伙伴,纷纷过了院试,只不过成绩有好有坏。

        然而,在宁桃看来,能过就已经是一种成功了,起码碾压了无数人马。

        宁林这次的成绩和府试的时候差不多,可见这几月进度非常大。

        王大考得比他好些,王三没中。

        牛子渊同学如愿以偿的拿了三满冠。

        在书院的天榜上稳稳地挂着大名。

        赵子行这次考得也不错,地榜第一名。

        宁桃把榜单扫完,替宁林捏了把汗,这孩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打击到。

        明明很刻苦,学得也不比别人差。

        偏偏每次成绩出来,总是差了那么一丢丢。

        想到此,他突然精神一振,他学得还不如宁林呢,可别一辈子都过不了院试才好呀。

        那时候才玩刺激大了。

        于是,被刺激到的宁桃,回去后再次修改了自己的作习时间表。

        马富贵看得直咋舌。

        就连回来的宁林都忍不住道:“是不是太赶了。”

        宁桃道:“还好,我试了两天,觉得完全可以接受的范围。”

        比起备战高考的时候,简直轻松多了。

        而且他也不是会一直这样下去,现在主要是把宁少源推荐的那十来本书看完,所以,这段时间可能会更忙一些罢了。

        笨鸟先飞嘛,再不努力,以后连鸟屎都吃不上了啦。

        宁桃他们这段时间,除了陆陆续续的出成绩之外,还有陆陆续续的到手各种试卷。

        先生都会挖重点讲一些。

        宁桃一边擦头发,一边问宁林考试的感受。

        宁林把自己的答案还有王大的一并递给他,很平静地笑道:“我看到题,就知道我可能答得不太好。”

        他缺乏生活阅历。

        真不是说你请个好老师,多给你讲讲课就能补回来的。

        王大年纪大些,有些东西自然比他懂得多,想得深远,而且这次的题主要侧重于民生。

        这一方面,他知道的东西,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尽管在家的几个月里,宁少源也给他出过这样的题目。

        不过很遗憾,他答得也不是太好。

        宁桃翻过他们的卷子,再加上先前看过别的省院试的卷子,突然有种预感。

        如今赵国和姜国一直在边疆滋事,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抓了两启赵国奸细。

        现在的题目又与民生有关。

        朝廷怕是在备战了吧。

        他前面翻过资料,据说赵国和姜国在前朝的时候都属于夏朝。

        当年凉王事变,朝廷不稳,再加上西北那边战事连绵,于是,整个国家便分崩离析,赵国和姜国就是那个时候分出去的。

        尽管后来凉王战败,然而,朝廷也没有力气将两国收回来。

        这些年养得这些小国,胆子倒是越来越大,还想联合起来对付夏国。

        宁桃道:“要不让大牛给你讲讲物价。”

        他感觉从物价上可以看出许多东西。

        宁林双眼一亮,“好呀,大牛快给我讲讲吧。”

        宁桃黑线,太不稳重了,太不稳重了。

        趁着大牛把自己作的这段时间的物价表拿出来让宁林瞧瞧。

        宁桃把自己的头发擦干后,又开始磨文章。

        他们这个班,起码有一多半的同学,好吧,二十来个人,有二十个都决定来年下场试水。

        他原先还想着,起码得四五年吧。

        最不行也得三四年,这下子好了,同学都决定下场了。

        唯有他还在……

        说多了都是泪,宁桃面前摆了好几本书,一边翻一边记录,还得在脑子里汇成一段一段的文字,最后拿笔写上去。

        一篇文章写完,都快入二更了。

        一抬头,好么马富贵也不知道啥时候凑过来了。

        正和宁林在那里讨论,肉价什么时候便宜,果子什么季节最受欢迎。

        每天能吃得起肉的,蛋的,都是些什么级别的人物。

        宁桃耳朵一动,他怎么忘了,他家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了,对于这些肯定知道的更清楚。

        于是,放下笔也凑了过去蹭听。

        122、老爹

        宁桃的烟火气很重。

        和马富贵属于同一类人,每次写的文章,用词都被批太过直白。

        但是内容却真的很丰富,也很切主题。

        这一天宁桃上课,又被先生一边批评用词太过简陋,又被拎出来说什么言之有物。

        是以,文章再次被打了回来。

        牛子渊在吃饭的时候,给因为看书,差点把米饭塞到鼻孔的宁桃出了个主意,词汇量太匮乏了,不如多看看《诗经》之类的。

        有许多大家写的诗词歌赋,确实用词特别的优美。

        嗯,如果不仔细品味,可能还不太理解其中的意思。

        实在不行,那就拿宁林的文章模仿一篇,最后再把自己想写的内容加进去。

        宁桃听得满头黑线,“能不能给点实质性的建议,您都小三元了好么?”

        牛子渊他们那个省还是科举大省呢。

        想想这样的水平得多高呀。

        结果,这位兄台就是这么不着调啊……

        他愁得头都秃了,他还在旁边说风凉知。

        “要不你说话的时候改改,比如咱们今日用的这道红烧排骨,你就可以说成:色金红,冒油,骨肉油而不腻,食之令人回味之无穷……”

        “算了,我快吃不下去了。”

        马富贵差点把嘴里的饭给喷出来。

        宁桃无语地看着自己捶桌的牛子渊道:“师兄,你成功让我对排骨有了另一种看法。”

        赵子行确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要不,咱们以后每说一句话,就用一个典故或者成语吧,不然谁也不开口。”

        好家伙,宁桃扭头望着他道:“那师兄,吃饭用什么典故?”

        赵子行:“……”

        我想抽你有木有。

        赵子行的提议,和宁桃上辈子听过的一个段子特别的像。

        因为要考英语了,于是整个宿舍的人为了口语进步,决定以后用英语交流。

        好家伙,一个宿舍愣是被人按了消音键了。

        此刻,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好么,吃个饭还得想成语,想典故,这是把人往死路上逼。

        宁桃想了想道:“都怪我还是读书少。”

        文章为什么就写不出华丽的感觉,这么朴素,以后连童子试都过不了可啥办。

        宁桃拿着文章,努力增增减减了大半天,第二天再次交上去,先生脸都黑了。

        “算了,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注意点修辞就好,其实没多大毛病。”

        宁桃:“……”

        您这是破罐子破摔了吧。

        宁桃立马表示,先生我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先生好笑道:“你先前的其实就挺好,只是文笔太过直白,就怕考试的时候有的考官喜欢文辞华丽的,你这么一来就比较吃亏,但是,实际上你的文章并没有多大问题。”

        而且重点都把握得很好,一听这话,宁桃微微放心。

        小心翼翼道:“那先生,就我这样,能过童子试吗?”

        先生抬头瞥他,“你就这点理想?”

        宁桃不好意思道:“这不是,我拿自己和旁人比了比,发现,实在是技不如人吗?”

        让他一个理科生,去写小作文,那不是为难人吗?

        当然那种文理双全的大佬不算。

        他就是一普通人。

        “无防,你这不是还有一年多吗?在这一年里,你再多读读书,多听听写写,肯定能行的,增加自己的词汇量就可以了。”

        宁桃刷了那么多份题,的确发现,他除了书读得太少之外,貌似其余的题型,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九月初九重阳节这一日。

        该回书院的学生,也都回来了。

        这两日陆陆续续有本府的新晋秀才赶到书院。

        参加“寒山书会”,按宁桃的理解,就是人脉交流会,大家以后有可能都是同僚,所以,先从小就打好基础。

        马富贵报的是围棋比赛,宁桃的琴技实在拿不出手,只参加了书会头一天的开场球赛。

        宁少源一眼就瞧见了跟小旋风似的二儿子。

        眯着眼对旁边的徐将军道:“瞧见没,他在哪儿都这样,别人是诗词会友,他这是以球会友。”

        徐将军笑道:“跟我那位一样。”

        说起徐泽,徐将军的眼里禁不住泛着光。

        宁少源道:“但愿有少将军那样的本事呀!”

        不过两家走的路线不一样。

        如今的徐泽,已然是众多家长嘴里,智勇双全的少年英雄了。

        尤其是徐泽被圣上钦封为六品校尉之后,原先还想着观望观望,到底是宁林适合,还是徐泽适合的人家,立马跑到他跟前打听徐泽的情况。

        以及徐将军想要与什么样的人联姻。

        宁少源抽抽嘴角,你们难道看不见我家还有一个大闺女未订亲吗?

        害!

        宁少源和徐将军两人坐在最中间,时不时的交头接耳几句。

        全是围绕着两家的孩子说的。

        不知不觉,一场球塞结束了,宁桃今日跑了个畅快,一下场,头上就被罩了个汗巾。

        宁香道:“擦擦汗,别着凉了。”

        宁桃一边抹脸,一边将眼睛给露了出来,望着差不多一个月未见的宁香,开心道:“姐,你怎么也来了?”

        再一瞧,好么大牛这货又不知道野哪去了。

        宁香接过他手里的汗巾,替他擦了起来:“大表哥和三表哥要来书院读书,外祖母也想来瞧瞧,爹就让我陪着一道来了。”

        “外祖母也来了?”

        他们家算是全家出动了吧。

        话音未落,一直在后头,没插上话的徐泽把一杯茶水递给他,咬牙切齿道:“好家伙,你就只能看见姐姐,瞧不见我是吧!”

        宁桃还真没看到,主要是他今日穿了制服,他就以为是一巡逻的。

        “你现在都有官职了,居然还敢到处乱窜。”

        徐泽道:“放心吧,我这次是被派来维护秩序的。”

        不过也不能多在这儿待。

        就是刚才瞧见宁香过来了,有一个长得鬼头鬼脑的少年,一个劲地偷偷跟着她,徐泽索性就和上峰说了一声,跟她一道过来了。

        那人这才退了回去。

        宁桃恍然,“你这是假公济私。”

        “去你的!”徐泽推了他一下,突然脚一抬,做了个刚才宁桃进球的动作,“你这是什么时候学来的,看起来又帅又有气势,关键是进球的时候特别准。”

        宁桃嘿嘿笑道:“不告诉你。”

        徐泽伸手就要打他,宁桃接着道:“不过我可以教你。”

        其实就是个假带球,再换脚最后趁对方不注意,直接射门,关键还是要速度快。

        一说速度,宁桃就想起自己那跟不上脑速的手,不知道被黄先生敲了多少回了,分分钟感觉他的脚比手灵活。

        123、跟踪

        徐泽不能跟宁桃他们多待。

        两人玩了一小会,见宁香站在远处,便偷偷将宁桃拉到一旁,把刚才瞧见有人鬼鬼祟祟的似乎跟着宁香这事给说了一下。

        想了想又道:“咱们这边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没有放松过警戒,就怕今日大家都来书院,有不好的人混进来。”

        宁香身份也挺特殊。

        宁少源和徐家又都与那件事有点牵扯。

        总之,保险点比较好,否则今日就一个书会,也不至于让他们带兵上山,说什么维持秩序了。

        宁桃点头。

        徐泽想了想把刚才跟着宁香的那人的大概相貌描绘了一遍。

        穿着书院学生的衣服,个头不高不低,长得不胖不瘦,脸也长得不算出彩。

        宁桃听得满头黑线,“就是说,泯灭众人了。”

        徐泽点头,“差不多这个意思,但是我见了肯定能认出来。”

        宁桃默然。

        像徐泽描述的这种人,在书院起码有百八十个,再加上今日又来了许多外来的,更难找了,所以宁桃想了下道:“你放心走吧,我会注意的。”

        徐泽走得有点磨叽。

        宁桃答应了下次回去,请他吃兔子他才利索的走了。

        回来又跟宁香挥手告别,说什么还要吃姐姐做的盐水鸭。

        宁桃刚想问问宁香,有没有发现有人跟踪她。

        可一看宁香和翠珠两人这样子,就知道肯定问不出什么。

        三人一起沿着小路走,宁桃一边给宁香介绍书院的情况,一边找王老太太他们。

        就瞧见刘二从不远处的十字路口经过,而后见到他们恍然道:“好巧。”

        宁桃呵呵两声。

        打眼一瞧,刘二可不就是徐泽描绘的样子吗?

        个子不高不低,长相不丑不美,不胖不瘦,带着点书生气息,书院里一抓一大把。

        宁香微微垂目,与大踏步过来的刘二行礼问了声好。

        宁桃站在两人中间,笑哈哈道:“好巧,二师兄没去诗会吗?”

        刘二扬了扬手里的小荷包,笑道:“刚出来,讨了点彩头,把机会留给别的师兄弟。”

        这口气真够狂傲的呀。

        宁桃顺杆往上爬,“确实,师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果太出彩,反而让人觉得太刻意了,不如见好就收,还能给人留下个好印象。”

        刘二:“……”

        这话怎么怪怪的。

        宁桃说完,见刘二还不想走。

        两人瞪了一会眼。

        刘二清了清嗓子道:“大姑娘还是头一次来书院吧,我带你们去逛逛。”

        “不用不用,二师兄今日肯定忙,我带姐姐就好了,外祖母他们在前头等着我呢。”

        宁桃说完,拉着宁香就走。

        宁香今日的裙子有点长,差点被他给带倒了。

        翠珠忙道:“二公子,慢点儿。”

        慢什么慢,再慢傻逼就追上来了……

        刘二可真是长本事了。

        先前舞的那厉害,害得宁香本来要跟刘大订亲了,结果这婚事给黄了。

        今日他还学会跟踪了。

        宁桃说不上来,他是觉得他家姐姐长得挺好看的。

        人也很温柔,可遇到大事的时候并不会六神无主,他实在瞧不出来,有什么令刘二不顾兄弟之情,对她一见钟情的。

        王老太太由宁林陪着,已经逛了半个时辰的书院了。

        越逛越觉得满意。

        拉着王大的手,轻轻拍了拍,“你们在这儿上学,我老婆子放心。”

        王大和王三也觉得书院挺好。

        又能和表弟们一起,到时候也不至于说人生地不熟。

        平时休息了,还能回去。

        几个人正说着,宁桃和宁香已然急急吼吼地跑了过来。

        几人都跑得满头大汗。

        宁桃此刻还穿着球队统一的服装,红灿灿的镶着金边,远远看起来跟个锈球似的,特别耀眼。

        老太太眯着眼睛,扶着王大的手臂上,快速向两人走。

        宁桃见老太太速度快了,不由的拔腿就迎了上来。

        老太太见他脸颊红扑扑的,似乎又长高了一些,笑道:“听说你今日去比赛了,本来想去瞧瞧,可惜腿脚不方便,走得太慢了。”

        宁桃笑道:“我现在给您表演也成。”

        说着就开始拿了个球当场踢了起来。

        他可以从脚尖到脑袋,差不多身体每个可以活动的部位都能踢。

        老太太看得连连叫好。

        却不料,旁边传来一声轻哼,“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呀,你们不知道他弹琴的时候,跟弹棉花似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宁桃不用抬头,就知道是黄樱小姑娘。

        自打上次在琴院碰过一次之后,宁桃就发现,这妹子跟他杠上了。

        没错,他是学了一年,就跟她水平差不多了,而且比她能识谱,可这又不是他的问题。

        黄樱一出现,宁家众人立马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小姑娘一张脸立马胀得通红,不过依旧抬头挺胸道:“我又没说错,不信你们问他。”

        宁桃咧咧嘴。

        身旁的宁香笑道:“我弟弟跟我一样,天生不太擅长弹琴,我们相信你。”

        黄樱:“……”

        宁桃觉得,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对温柔善良漂亮的小姐姐没有抵抗力。

        比如他,比如徐泽和马富贵。

        再如丧心病狂的刘二。

        此刻连见他就跟斗鸡似的黄樱都被小姐姐收服。

        宁香一笑,黄樱那张得理不饶人的嘴就给闭上了,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她,一时居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宁香笑道:“你和二毛是朋友吧,谢谢你照顾他,如果你有机会,可以教教他弹琴。”

        黄樱一听这个,一张脸立马胀得通红,扭扭捏捏道:“其实我弹得也很不好,跟他一样烂……”

        宁桃一噎。

        我是学的时间太短。

        你是先天不足,不能一概而论。

        可瞧见小姑娘圆圆的小脸,可怜巴巴的模样,只能把话咽下去,默默蹭了蹭自己的脚尖。

        宁桃中午是和老太太他们一道吃的。

        过了午时,宁少源就打算下山了,衙里还有许多事要做。

        临走时,拎着宁桃道:“你时间不多了呀。”

        宁桃抽抽嘴角,您这口气,就像通知我,还有三个月一样一样的。

        “好好学习,等回去了考你。”

        宁桃暗自吐了下舌头,他算是明白了,他爹这个人其实心里还是有他的,只不过这嘴巴实在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

        每次见面都那么一两句。

        宁桃重重点头,“放心吧,您瞧瞧我这黑眼圈,就知道我有没有努力了。”

        宁少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