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54章

第54章

        宁桃和二狗三人,一共赚了十二两银子。

        比起三人的初始资金还要多上一两,最后一至决定,把多余的一两算到二狗的头上。

        是他的辛苦费。

        剩下的按比例直接给分了。

        大牛开心道:“桃子,等这次回村,我就把事给我奶说一声,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合作。”

        宁桃想了许久,想不出以后要合作啥。

        要是按宁林说的,丝绸之路重启。

        那么他们这种小本生意,算了吧,人家根本不带你玩。

        倒是进入四月,宁香那边来信了,说是她给徐洁寄的几盒胭脂,在京都特别受欢迎,一个个都问徐洁在哪买的。

        徐洁便给宁香来信,看她能不能多做一些,已经有小伙伴预约了。

        价格方面按一盒十两。

        而宁香自己在东临府,因为宁少源成了知府,又没什么糟心事,王氏在三月初以赏花为名,办了两场宴席。

        来往的女眷,都觉得宁香的胭脂好看。

        不管是捧场也罢,还是真心实意。

        总之,胭脂还蛮受欢迎,宁香还根据宁桃前面说过的,不同肤色的人用不同的胭脂,更能提亮肤色,这么一来,不止和人多了话题,还给胭脂打了广告。

        宁香当天就送出去了几盒存货,兴许是胭脂真的好看,东临府这边也有人陆陆续续的打听在哪买的,宁香没事的时候,带着翠珠和新买的小丫头一起做胭脂。

        如今已经赚了二百来两了。

        宁桃直接被二百来两给砸得“卧槽”了一句。

        这不是真的,这肯定不是真的。

        然而,宁香给他寄来的二张五两银票,却又不是假的。

        宁桃泪目,一边将银票收起来,一边嘤嘤道:“同样是创业,为什么别人无心插柳柳成荫,而我努力奋斗,却连人家的一根毫毛都比不上。”

        简直太气人了!

        宁香赚来的二百来两,除了一些杂七杂八,花了三十两之外。

        她便将剩下的二百两和宁桃平分了,不过,鉴于宁桃有钱就得瑟的性子,宁香只给他寄了十两银子,剩下的帮他存起来。

        除了银票之外,宁香还给他寄了两双鞋子。

        分别给他和宁林一人裁了一身睡衣。

        宁林看完信后,微微有些羡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宁香给宁桃的东西,总是比他多一些,明面上看起来并没有厚此薄彼。

        可他能感觉出来,姐姐好像更喜欢二毛一些。

        然而,关于胭脂赚钱的事,他知道,宁香给宁桃分红,那是因为当时确实是宁桃跟她一起出了很大的力来着。

        把自己的睡衣收好,笑道:“你打算画什么图案做胭脂盒?”

        由于宁香的生意还不错,她和王老太商量了之后,决定找专人烧制一套拥有自己风格的小盒子。

        到时候把自家做的胭脂放进去。

        盒子一定要好看。

        因为姑娘家有时候买东西,不止看质量。

        做了二十来年的姑娘,宁桃的想法和宁香一样。

        外包装一定要好。

        为此,他没画火柴人上去,倒是画了几个很q很萌的小图案。

        圆圆滚滚的花骨朵,萌萌哒的小花瓣,还有可爱可爱的小猫,毛茸茸的小包子等等,还给宁香设计了一下,不规则的小印章。

        在圆圆的瓷器上面一画,还挺有风味的。

        宁林本来也想自己画两张,结果一看宁桃的风格,瞬间把手给收了回来。

        好么,居然觉得少女心满满,这是肿么回事?

        把给宁香的信回了过去。

        宁桃倒是有点眉目了,他最近喜欢上吃白糖做的点心。

        可惜很不巧。

        这年头白糖还是相当贵的,从上次二狗买卖白糖就能瞧出来。

        据说差不多一两银子一斤,若是想更好一些品质的,那就得再加钱了。

        相比于糖,盐倒是不那么贵了。

        宁桃这几天,都被前桌的董师兄投喂。

        师兄年纪和王大差不多,但是数术方面,天分实在太差,按照宁桃的理解,小学可能才上三年级的样子。

        宁桃给他讲了几天的题。

        师兄每天都给他带几块点心,说是家里的厨子最新研制出来的。

        宁桃发现,有个小桃包里面装的居然是白糖和葡萄干。

        这年头吃多了麦芽糖,偶尔吃一次白糖,居然觉得特别的美味。

        师兄还告诉他,这种白糖点心,一般很少有人吃,因为白糖实在太贵了,算是这年头的奢侈品。

        宁桃仔细一想,如果他能把白糖做出来。

        那么他真的离发财就不远了呀。

        宁桃把自己的想法和宁林他们几个说了一下。

        宁林倒也没打击他,反而道:“想法不错,就是实行起来比较麻烦。”

        要是以前,宁林肯定骂他不务正业。

        可现在他越接触的人多,越发明白,以前他可真是坐井观天了。

        宁家底蕴浅,要不是王氏的家妆撑着,这些年王家再偶尔支持一下,他们家怕是在京里活不下来。

        原先二房还能给他们家分红。

        现在二房自己都差点栽进去,别说分红了,没找他们借钱都不错了。

        所以,宁桃想赚钱,他能理解。

        不过怎么赚,那就不知道了,更何况他们现在的情况,想这些还有点遥远。

        宁桃道:“我不着急,我就是想问问,这样的想法能否成立。”

        他要是真赚钱,起码得十六七岁吧。

        “肯定行,就是咱们不知道方子。”

        “你要是不急,就慢慢找呗,咱们都帮你留意着。”

        宁桃嗯嗯的点头。

        饭后还不容他去找方子,又有师兄喊他讲题。

        宁桃宽面条泪。

        讲真他是来蹭学的没错,可他也是个学生好么?

        每天被人拉着反复的讲题,真是够了啊!

        宁桃在心里吐槽时,师兄幽幽道:“宁师弟,听说你想找做白糖的方子?”

        宁桃轻咦了一声,“这消息传得这么快?”

        他就是吃饭的时候提了一下。

        师兄笑道:“我上次好像看过一个方子,不过是蔗糖的方子,咱们这里也没人做这个,也不知道真假,下次帮你带来。”

        宁桃有些意思,这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于是狂点头,“师兄要是我能做成功,到时候肯定忘不了您。”

        “不用,不用,你有时间帮我多讲几道题吧!”

        宁桃:“……”

        师兄一定是听到我心里的吐槽了。

        t_t

        不知道不觉临近府试。

        宁桃摸着自己的黑眼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打着哈欠问道:“咱们这次过去和二表哥一起走吗?”

        毕竟大家都是亲戚,总不能摞下他一个吧。

        宁林道:“应该是一起走吧,现在二舅舅的货都是大舅舅那里拉的,二舅母也不像先前那么不讲理了,听说前几天她还特意找过大舅母。”

        宁桃哦了一声。

        仔细一算,那两辆马车怕是不行。

        现在是入夏了,行礼倒是可以少带一些,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呀。

        宁桃把装进去的东西,又拉出了一些。

        到了辰时要出发时,果然看到二房的两人,最后坐马车要走时,好家伙,两人直接上了一辆车,倒是让宁桃和王三,还有宁林给挤在另一辆上面了。

        宁桃接过王大塞给他的一包零嘴,问道:“大表哥不去吗?”

        王大笑道:“不了,我还是在家里好好复习吧,八月份咱们再一起去府城。”

        宁桃点头,“大表哥加油。”

        “你们也加油!”

        王大顿了下又道:“等你们好消息。”

        宁桃说实话,最近这段时间,因为他是蹭学,先生每次讲卷子的时候,他都会去帮忙整理一二。

        今年的县试卷子,与以往的风格有很大出入。

        前些年府试的卷子,到了现在参考价值反而没有那么大了。

        不过现在能抓一分是一分吧。

        只要过了府试,那就是童生了。

        等过了童生就有资格参加院试了,到时候就成为秀才。

        秀才在本朝除了免税之外,还额外加了一条,每年坐车船,甚至住店,都可以打折。

        就算是没有人引荐什么的,也可以免费坐官船。

        这么一想,倒是可以省不少钱呢!

        从杨柳县到府城,不过一天时间。

        宁桃他们三人的马车,与二房两人的马车,倒是没什么中间搭话的时间。

        柱子和大牛在外头驾车,宁桃他们五个人就挤在车里。

        再加上东西,连屁股挪动的位置都没有。

        东桂忍不住小声道:“二表公子和四表公子也真是的,偏偏占了那么一辆大马车,咱们这也太挤了些。”

        宁林抬头瞪了他一眼,他才闭了嘴。

        宁桃道:“不如咱们来轮流背课文吧,背诗也行,每人一段,总好过在这里干坐着。”

        这年头实在是交通工具太过简陋。

        否则,就县里到市里百十来里的路,哪需要摇摇晃晃走一天呀。

        宁林觉得,反正窝着也是窝着。

        王三也没意见,三人就从宁桃这里开始了,从最早学的《三字经》开始背起,到了午饭时,已经背到《论语》了。

        宁桃背得口干舌燥。

        在客栈时,足足喝了两壶茶。

        二房的两兄弟,虽然跟他们同一家客栈,但却不同桌,好像吃饭的时候,都懒得看他们一眼。

        宁桃摸着圆滚滚地肚皮,弱弱地问大牛:“咱们没得罪过他们吧。”

        不就是自己不争气,县学没考进去吗?

        后来过了县试的王二倒是有个机会可以去县学读书,结果人家傲气十足,说什么也不去,如今还在私塾里呢。

        大牛道:“没有,就是不知道一会结账的时候,是他们自己结,还是咱们帮忙结。”

        宁桃:“……”

        你为什么问这么难的题。

        二房两兄弟的确很傲气。

        可惜该傲气的时候没傲气起来,吃完饭嘴一抹,转身就走了。

        买单时,还是王三付的账。

        宁桃一时没忍住,“哥,你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这种道理是个人应该都知道吧,可有的人为什么,要摆出一幅,你们就是欠我几百万的样子啊。”

        真特么是吡了人类最好的朋友了,管你们吃,管你们住,最后连个笑脸都不给。

        简直又当又立好吧!

        二房两兄弟回头瞪了宁桃一眼。

        王四翻着白眼道:“我就知道这种乡下长大的,又没礼貌又讨厌。”

        宁桃直接呵呵了两声。

        宁林见他还要开口,忙拉住他道:“赶紧走吧,别晚上赶不到客栈。”

        王三拍了拍他的肩,“别理他们,我娘说了,这种人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

        什么样的母亲养出什么样的孩子。

        王四的尖酸刻薄简直跟二太太学了个十成十。

        王二多少有些二老爷的胆小,可偏偏心眼却跟二太太一样多。

        先前用得着宁林的时候,一口一个表弟。

        现在,知道宁家靠不上,连宁林都恨上了。

        宁桃深吸了口气,道:“那咱们继续吧,争取到之前,把学过的书都过一遍。”

        王三笑道:“哪能过完呀。”

        话虽如此,两人还是很配合的又开始了第二轮。

        到了晚上住店时,还真如宁桃所说,需要背诵的书本都过了一遍。

        剩下没背的,这几天再复习个两三遍,下场应该没问题了。

        客栈是提前预约好的。

        不过当时并没有预约这么多间,到了现在,人家房间也全满了。

        一群人只能挤在预约好的三间房里。

        二房两兄弟提着东西,就要往最大的那一间走,宁桃推了大牛一下,两人像火箭炮一样,“嗖”的一声窜了进去。

        宁桃跑得急,还差点把王二给带倒。

        王二一个踉跄,把王四怀里的书给撞了一地。

        宁桃不好意思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毕竟咱们人多,住小间不方便你说是吧!”

        “东桂你们快进来,把东西放下,帮四表哥捡下书,一会再帮忙把东西搬到楼下的小间去……”

        王四气得想挠花他的脸。

        宁桃根本没看他,一边放东西,一边道:“柱子哥,咱们和大牛住隔壁的小间吧,这一间大的刚好让我哥和三表哥住,他们两人都是要参加考试的,也有话题可聊。”

        柱子没意思,提着宁桃的东西就去了隔壁。

        隔壁那一间明显少了一半,可也比楼下的要好。

        王四卡在门口不走,“这一间我和我哥住,楼下太吵了,不适合考试的人休息。”

        宁桃撇撇嘴,示意柱子把人给拎开。

        柱子先前还不好意思下手,谁知宁桃道:“怕是四表哥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吧,这三间房是我爹早先托关系定好的,本来呢,没有你和二表哥什么事。”

        “谁知道你们厚着脸皮,即占了我们的车,又一路蹭吃蹭喝,到了现在,一毛钱不出,反而要反客为主。”

        “四表哥,您知道吗?一般打秋风的穷亲戚……”

        宁桃还没说完,王四用力推了他一把。

        宁桃没想到他居然狗急了还动手,一时没稳住,差点撞到墙上去,柱子伸手拎住他,气道:“放肆。”

        说完,迈步向前,将王四给拎开,对大牛道:“把东西搬进去。”

        柱子尽管没有老董的气势。

        但是面对王四这种自小娇生惯养,瘦弱不堪一击的少年。

        一出手就把人给震住了。

        几个看热闹的人,当即被他吼得打了个哆嗦。

        宁林倒吸了口气,耳边传来王三的声音:“好家伙,没想到你们家柱子看着挺老实,生起气来,居然这么有杀生力。”

        宁林:“……”

        您知道啥叫杀生力吗?

        王四是完全没在这里讨到好,气得想跟柱子拼命。

        可一想到,刚才被柱子拎开的情形,咬牙提着东西走了。

        宁桃还想火上浇油来一句,你要是觉得那里不好,可以再换一家客栈。

        结果,刚一扭头,就被宁林给警告了,“适可而止啊,穷寇莫追。”

        宁桃咧咧嘴,从柱子的肋下钻了出来,看向愣在一旁的小二道:“有什么清淡的菜吗?准备一桌,我们都饿一下午了。”

        小二拿出菜单。

        宁桃顺手便点了几下。

        最后想了想道:“楼下那位要是也来点菜,请帮忙把一顿饭的价格控制在半两银子以内。”

        小二:“……”

        您知道半两银子能买多少东西吗?

        一顿饭半两银子还少啊。

        王三实在听不下去,把宁桃给拉开,“别听他胡说,他们爱点什么就点什么。”

        小二这才拿着菜单退了。

        王三将宁桃拎进房间,好笑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得理不饶人?”

        宁林噗他,“三表哥,你不知道他教训我的时候,嘴巴多能说,什么话难听就说什么话,今日可算是嘴下积德了。”

        宁桃想回一句,你跟王四一样的欠揍,不怼你怼谁。

        可一看宁林那笑嘻嘻的样子,把话给咽了下去。

        王三还真不知道。

        他是看着宁桃长大的,因为宁少源和王氏早早就去了京都。

        他们一家人,一个月起码要去宁家看几次。

        宁桃小时候软软一团,别的孩子哭闹时,他都不哭,路还走不稳,就知道帮老太太干活,喂鸡、喂鸭的,他每次去,宁桃还会给他拿好吃的。

        所以,他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宁桃。

        宁桃也喜欢他们,就算家里布坊的工作,也一个个夸他懂事乖巧。

        他也从未见过宁桃这么让人下不来台的。

        宁桃才不管两人怎么说他呢。

        赶了一天的路,他先提着东西去客栈后院澡堂里冲了个澡。

        回来刚好饭菜上桌了。

        柱子和大牛也把房间收拾好了,可惜他们这个房间,也就一张床,不过窗前还有一张榻,倒是还能挤个人。

        桌子往中间一放,差不多已经没有别的位置了。

        宁桃他们一共七个人,不大的桌子挤得满满当当。

        他年纪最小,缩在一个角落里,一边夹着菜,一边道:“表哥,你有没有觉得,这客栈留给咱们的房间也太小了。”

        离考点近的客栈肯定不好找。

        问题是他们这房间年初就定好了,不可能说他们定了房间之后,三间房不在一个档次上吧。

        他和宁林住的这两间还好在一个平屋上。

        可二房那两位住的地方,也只能说比通铺好一些。

        宁少源订房的时候,肯定不会说,故意订这种分开的房间,万一出个什么事,人员先不好集合。

        柱子道:“怕是把咱们的房间与别人调换了。”

        这种事他以前跟老董出门的时候遇到过不止一次,因为有的客人财大气粗,总会提出一些不太合理的要求。

        而他们定的早,人又一直没来,客栈把房间换掉也有可能。

        宁桃卧槽了一句,这就有点欺负人了。

        大牛道:“那能不能给咱们退房钱,毕竟天字号和地字号的住宿条件是不一样的。”

        柱子好笑道:“赶紧吃饭吧,现在能找到离考点这么近的客栈都算你运气好了,还想着让人退钱……”

        也确实如柱子所说。

        府城这边靠近考点的客栈特别难找。

        据说院试那边的客栈宁少源也在年初的时候就订好了。

        宁桃都有点懵,“我爹这么舍得?”

        王三敲了他一记,“什么舍得舍不得,你以为人家包给你之后,就真的空出来了吗?只要在你去的前一段时间收拾出来就好了。”

        先前王大过府试时就是这样,怕住的地方不好找。

        王家早早就托人找好了客栈。

        还特意多交了五十两的订金,你以后的住宿费什么的都在里面扣。

        若是超过了,就补钱。

        若是没超过,剩下的也不会退的。

        这还只是他当时和王大两人来的时候,现在这么一群人,怕是小一百下不来。

        宁桃听得精神一震,“这还真是暴力呀。”

        不过,也再次说明,这年头科举的艰难。

        也从侧面说明,这年头为什么读书人少的原因了。

        宁桃吃完饭,和大牛两人在附近转了转,算是踩踩点。

        除去考试的几天,还有前前后后等榜的这些日子,他们要在客栈住上差不多二十来天。

        大牛道:“公子,要不明天你在客栈读书,我带着东桂去街市上瞧瞧,看看这边什么东西卖得好。”

        宁桃点头。

        他发现,自打二狗跟他舅舅出去做过两次生意之后。

        大牛对于这一方面,特别的热忠,现在不管到哪儿,都是先了解物价,再把当地受欢迎的,或者当地的特色产品,仔细研究一番。

        记录的小本子那是日渐增厚。

        忙得连书都没时间读了。

        两人回到客栈,宁林和王三已经睡了。

        宁桃翻出书,跟以前一样,再读半个时辰,直到眼睛都睁不开了,才把书放下来。

        大牛趴在一旁呼呼的打咕噜。

        柱子伸手推了他两下,道:“走跟我去洗洗,回来睡觉。”

        “不洗了,又不热。”

        大牛咕噜了一句,结果一翻身,半边身子都腾空了,柱子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他。

        大牛被这么一吓瞬间清醒了。

        揉着眼睛道:“天亮了?”

        柱子拎着他就往外走。

        宁桃已经抱着被子爬上了窗边的榻上,他不太习惯跟人一起睡,含糊不清道:“我睡这里,你们俩一会先挤挤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