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52章

第52章

        宁桃看了一眼手里的一团布。

        冲着门里喊了一声,“水仙姐,那我先走了,下次回来再找你玩。”

        水仙在院里应了一声。

        宁桃一转身,就瞧见村长站在不远处目光幽幽的,盯得宁桃有点心底发毛,忙带着大牛上去跟他打了着呼。

        村长上上下下将宁桃扫了个遍,啧了啧嘴,“长高了不少呀!”

        “看起来比在村里时懂事多了,果然读书就是好呀。”

        宁桃脸上的肌肉走向有些不受控制。

        “你奶一定会很高兴的。”

        宁桃有点笑不出来了,还是点了点头,“叔,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奶的照顾。”

        “谢什么呀,都是一个村的里的。”

        村长说完,默了一会道:“水仙已经是大姑娘了,以后就不能像小时候一样跟你们一起玩了……”

        好么,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

        宁桃明白,“我听二狗说了。”

        “那就好,那就好……”

        村长和他特别尴尬地聊了几句,挥挥说让宁桃走人。

        临别时,又喊住他道:“你好好学习,别让你奶失望。”

        宁桃:“……”

        出门几个月。

        一个小伙伴就已经订亲了。

        虽然不可思议,但更多的还是有点难受,订亲就订亲了呗,居然还阻止他们来往。

        好吧,先把这事认定为男女有别。

        宁桃磨磨牙,这才把手里的一团布给展开了。

        是个扇袋。

        墨绿的料子上用绿色的丝线绣了一竹挺拔的竹子。

        下头绣了个桃字。

        宁桃抽抽嘴角,大冬天的谁用这个呀,倒是大牛凑过来道:“绣的真好呀。”

        宁桃点头,水仙的绣活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嘛,而且很有灵气的样子,不过,宁桃有点没懂,为什么不绣个桃树呢?

        春暖花开的时候,刚好用上多好看。

        大牛噗他:“给你绣就不错了,还嫌弃,不要给我。”

        宁桃忙把扇袋塞进了背包里,“不给,夏天我还要用呢!”

        两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到了二狗家。

        靠大鹅已经做好了,香气四溢,巷子口都能闻到。

        二狗已经把小凳子搬好了。

        二狗娘道:“快快快过来吃吧,刚才你五叔让人过来说了一声,他们在族长家里吃饭,让你们吃完了也快些过去。”

        宁桃扫了一圈,发现只有四把小凳子。

        “叔和婶不跟咱们一起吃?”

        二狗把碗筷分给两人,“这是我娘特意为你们准备的,他们一会在屋里吃。”

        怕宁桃和大牛有点别扭,二狗又小声道:“放心吧,一只大鹅咱们又吃不了,分成了两份,他们在厨房里呢。”

        宁桃仔细一瞧还真是。

        他们这个锅里,的确是只有一半。

        二狗的弟弟小狗,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道:“咱们可以吃了吗?我都快饿死了。”

        二狗伸手就给了他一下,“你是馋死了吧!”

        宁桃和大牛两人这一顿都吃得肚皮滚圆滚圆的。

        遛达着去了族长家找宁少海。

        柱子和东桂在马车里玩牌,见两人回来了,颇为羡慕地皱着鼻子嗅了几下,“你们这是吃什么了,味儿真香呀。”

        话音未落,东桂的肚子就咕噜一声叫了起来。

        宁桃道:“靠大鹅,怎么你们没吃吗?”

        “吃啥呀!”

        东桂耷拉着脑袋道:“我们还以为族长会留咱们吃饭,谁知道……”

        族长只请了宁少海和宁林进去。

        就给两人送了一盘小点心。

        宁林震惊,“不能吧,这也太不懂事了?”

        “你瞧瞧,这点心硬得跟石头似的,差点没把我牙给崩掉了。”

        宁桃拿起点心在盘子边磕了两下,好家伙,还真是,摞上去叮叮当当的。

        再仔细一瞧,上头都有霉点子了。

        大牛不可思议道:“七爷爷不像这种人呀。”

        以前宁桃还在村里的时候,宁七爷经常给老太太和宁桃送些吃的,有捕的鱼啊,猎的山珍野味啊,都会分老太太一些。

        为的就是宁少海不在家,族里人理当帮助一些的。

        宁桃知道,这极有可能是因为宁少海发达了,族长才来卖个好。

        老太太当时给他做了鱼,见他吃得特别香,喃喃道:“二毛,你瞧见没,人就是这么现实,以前族里谁瞧得上咱们呀,可现在,恨不得一日三餐的往你家里送东西。”

        那时候二毛才二岁多。

        老太太以前他听不懂。

        断断续续的唠了很多心里话。

        如今宁桃想来,怕是七爷爷,算了,过去的事就不说了。

        可七爷爷这样看人下菜,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东桂,你和大牛去二狗家,他们家刚才靠大鹅还剩下不少呢。”

        “不了不了,一会回去再吃吧。”

        相比于在村里受得待遇,东桂感觉在王家真是太好了。

        大太太给他们吃的东西,不说和宁桃他们比,但是都热呼的新鲜的,酒肉、点心,哪一样不好来着。

        “那我去我家给你拿点,别客气。”

        大牛说完,转身就跑自己家去了。

        宁桃默了一会道:“我进去瞧瞧。”

        宁少海和宁林还被按在桌上吃酒。

        屋里烧了炉子,热气腾腾的,比起外头的湿冷,里头可算舒服多了。

        宁桃微微拧眉,只见宁林脸上红扑扑的,看到他进门,傻笑道:“二毛,你回来了……”

        好家伙,说话都大舌头了。

        宁少海眼瞅着他要歪倒了,一把将人给揪了起来。

        宁少江还要给宁少海倒酒,宁少海抬手挡住了,“三哥不行了,不行了,咱们一会还要回去了。”

        “那我与你说的事,你记得过几日回去与二哥说一声。”

        宁少海也不知道哼哼了个啥,一手拎着宁林,一手按在宁桃肩上道:“二毛,咱们走吧,可别让你舅舅等急了。”

        宁桃这一进屋,啥情况都没摸到,倒是被宁少海喷了一脸的酒气。

        拖着宁林,被宁少海当拐杖一样,七扭八扭的总算是扭到了马车上,宁少海还扒着帘子与宁少江挥手告别。

        为了怕大牛过来找不到人,他们还在七爷爷家不远处等了一会。

        大牛背着包吭哧吭哧的跑得满头大汗。

        “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你们先将就两口,等回去了再好好吃。”

        东桂哪敢嫌弃,抓着热呼呼的土豆饼吭哧吭哧地往嘴里塞。

        晕头转向的宁少海突然道:“人都到齐了吧,那咱们就回吧。”

        咦?

        一点都没大舌头。

        宁桃扭头看过去,被宁少海白了他一眼。

        “你三叔想灌我还嫩了点。”

        宁少海坐直了身子,抓起点心就往嘴里塞,结果被硬得跟石头差不多的点心差点给卡住,呸了呸好几口。

        气愤道:“这就是他们给你俩吃的?”

        柱子和大牛在外头赶车,东桂塞得满嘴都是。

        宁桃只得代为回答。

        宁少海气得连盘子都给丢出了马车,“太过分了,我想着你七爷爷人不错,还想着你七七退下来之后,族长就由你三叔来做。”

        怎么说也是子承父业。

        七爷爷还能在一旁协理一二。

        谁知道,宁少江这么过分,族长还没当上了,就开始要钱。

        还这么对他的人。

        宁七爷去年年底出门摔了一跤,腿脚不方便了。

        就想着把族长的位置让出来,在族里选个能人上去。

        当然,他也希望自己儿子能上去。

        宁少海这次回来,除了宁家的地要处理之外,还有这件事也顺便给办了。

        宁少江这个人大本事没有,小聪明一大堆。

        而且个人行为还不太检点,前几年还与本家的一个侄媳妇闹过点绯闻。

        所以,七爷想让自己儿子顶上去,族里人不同意。

        宁少江就动用了族学里的钱,给族里几个说得上话的长辈啊,平辈啊送了不少的礼。

        族学里原先有两个先生,一个先生因为几个月没给工钱了,于是辞职不干了,如今这位也是因为没有去处才不得不留下来。

        但是吃喝方面,是一天不如一天。

        宁少江以为宁少海在外头,什么事都不知道。

        却不知道,早就有人在他昨日进城时,偷偷把这事给他说了。

        今日他去几家没被收买的人打听了一下,好么,这货不止动了族学的钱,还打算把给族学买的地,拿来供孩子们读书的地给卖了。

        到时候再跟宁少源另要些钱,重新买块地什么的。

        反正就是想方设法的弄钱,中保私囊。

        至于族学肯定是得办下去,这是他要钱的借口。

        刚才吃饭时,一个劲地跟他提钱怎么的,怎么的,还想着要不把王氏名下那两百亩地直接转到族学算了。

        宁少海装醉被宁桃给扶了出来。

        现在是越想越气,宁林倒是真是被灌醉了,缩在车里,脸红扑扑的,嘴里还在一直啧巴。

        宁桃以前在村里的时候,确实听说过宁少江人品不啥得的问题,因为他年纪小,大人说话从来不背着他。

        宁桃听宁少海吐槽完。

        也没敢接话,没一会,宁少海自己倒是睡着了。

        嗯,还说没醉,其实只是一口冤气吊着吧。

        车里一股酒味,宁桃坐了一会,就爬了出去。

        柱子和东桂已经吃完了手里的饼。

        进城时,在路边摊每人又吃了一碗面,宁桃戳了戳宁林,他翻个身继续睡。

        宁少海倒是被他给戳醒了。

        迷迷糊糊道:“到了?”

        “咱们去哪呀?”

        进了城他才发现,时间还早。

        王二老爷估计还在门口扒着呢,宁少海道:“去你大舅舅家吧,明日咱们搬到县学去住。”

        他实在没想到,二房一家子这么难缠。

        宁桃哦了一声。

        他原先还挺开心,终于可以回来了。

        谁知道,还不如书院呢。

        起码跟小伙伴一起学习,气氛比较好,到这儿全是糟心的事。

        如宁桃所想,回去后二老爷还在那里等着呢。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脸都冻青了,看到他们过来,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堆着笑脸,“他五叔,你带着两孩子快过来吧,你嫂子做了林儿最喜欢吃的小鸡炖蘑菇,二毛最喜欢吃的鱼,还有你最爱的糖醋排骨……”

        宁少海抚着额头,一掀开帘子喷了他一脸的酒气。

        二老爷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一张脸立马就苦了起来。

        “不好意思,咱们今日回村里喝了些酒,怕是去不了了。”

        说完,让柱子把宁林给背回去。

        宁桃倒是没喝,不过二房的人都对他不太友好,宁桃就直接走了。

        宁少海东倒西歪的一边给二老爷喷酒气,一边道:“放心吧,两位外甥的事,我会想办法的,但是你也知道,我哥现在也特别艰难,嗝!”

        “您放心吧,大家亲戚一场,这忙肯定帮了,不过别的事,咱们就……嗝!”

        宁少海回来的时候,宁桃已经已经和柱子他们把宁林搬上床了。

        好家伙,这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简直不省人事嘛。

        东桂现在是吃饱了,见宁林睡着了,也跟着在一旁打瞌睡。

        宁少海见宁桃在房里看书作笔记,跟他交待了一声别看得太晚,明日起早点,正式开始去县学上课,就东倒西歪的回房间睡觉去了。

        宁桃见今日时间还早,比平时多看了半个时辰的书。

        直到旁边的大牛催了好几次,他才放下书。

        宁桃第二天起床,大太太已经把早膳准备好了。

        王大和王三见两人过来,笑着打了着呼。

        宁桃扫了一眼两前碗里的吃食,发现已经少了一半,忙坐下来开始往嘴里扒。

        以前宁少海在县学教书的时候,他多少知道一些上课的时间。

        可没想到,两位表哥起得这么早的。

        王大道:“我得先走了,因为今年要参加府试,先生让我这几个月抓紧冲刺,所以要比别人早到半个时辰。”

        王三也差不多,他要跟宁林一道参加县试。

        宁桃被噎得不行。

        王家两兄弟一吃完,宁林索性也不吃了,抓了个饼子一边吃一边追了上去。

        “二毛,你别急,你慢慢吃。”

        宁桃哪里还慢得下来,把剩下的半碗粥胡乱倒进嘴里,噎得直翻白眼。

        大太太又好气又好笑,一边帮他拍背,一边道:“你急什么,真是的。”

        宁桃眼泪花花地,跳了两下,把胸口那口饭给咽了下去,随手抓起剩下的半块饼子,也追了出去。

        也亏得王家离县学不太远。

        宁桃一路小跑着跟着三人,把上课的时间大概给理了理。

        好么,比书院那边还要拼。

        看来以前是他错怪书院那帮学生了。

        王大见他满头大汗的,怕着了凉,让大牛拿着帕子给他擦了擦,才道:“你别急,你慢慢来……”

        宁桃哭,他也想慢些呀。

        可大家都这么火急火燎的,他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节奏好么。

        那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莫名的就爬满了全身。

        他现在也大概能理解二太太,为什么脸面都不要了,一个劲地堵宁林了。

        时不我待呀!

        宁桃和宁林都是新来的。

        不过胜在两人在县学住了一年多。

        无论是先生还是同学,基本上都认识,一个孩子都跟宁桃差不多的童生伸手摸了下日渐高升的发际线,禁不住一阵感慨,“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没想到,小毛子都跟咱一个班了。”

        这中间有说不上来的落没。

        他都考了七次了,今年若是还不能中。

        就只能死了这条心,打算找个富户给人当账房先生去。

        原先他们家还算是有些银钱,日子过得不错,再加上他十来岁就中了童生,一家人倒是可着劲的让他读书。

        谁知道后来考了这么多次,一次不如一次。

        今年眼看着快奔三了,咬牙拼这最后一次了。

        宁桃见他旁边还有个位置,顺便把书包放进去,坐了下来道:“兰叔,别误会,我只是来蹭个学,我不考,我不考。”

        兰童生摇摇头,拿起书背了起来。

        宁桃看他背的内容,有点一言难尽。

        像他这个年纪,宁桃感觉,背书其实已经没什么用了。

        不像宁桃他们年纪小,记忆力好,又没杂事烦心。

        宁桃跟着他背了一个早读的书。

        已经摸清了同桌的情况,怎么说呢?

        貌似跟宁林差不多。

        不过可能因为年纪大,练字时间长,字倒是比宁林好看,有些东西见解也比宁林好。

        于是,在大家喝水休息的时候,宁桃道:“兰叔,我觉得您今年肯定能中。”

        兰童生笑得有点苍桑,“但愿吧,若是过了,我以后也不打算再考了,就这样安安份份的,也挺好……”

        像他这种年纪,若再考几次举人,儿子都要娶媳妇了。

        倒是还不如,就此放下,在家里好好培养儿子,指不定还有些希望。

        宁桃笑道:“加油,加油!”

        宁桃这么一开口,有些年纪大点的,也纷纷过来问他。

        说什么童言无忌之类的。

        就想向他讨个口彩。

        宁桃满头黑线,他都九岁了,这彩头有啥好讨的。

        不过宁桃还是象征向的说了几句大家喜欢听的话语。

        以前在书院的时候,宁桃属于丙班,比刚启蒙的那种要进度快一些。

        现在跟着宁林他们蹭学,尽管不至于被吊打,但是学习内容还是深了许多,也亏得前面几个月,赵子行和宁林帮他扫了许多书。

        现在倒是能凑合跟上先生的进度。

        宁桃每天云里雾里的听课,昏天暗地的做笔记、背书。

        不知不觉就到了元宵节。

        宁桃一大早起来先背了会书,这才和宁林一起去了王家。

        到巷口时,瞧见二老爷急吼吼的出门去了。

        双方打了个着呼。

        二老爷道:“今日舅舅有些急事,就先不招呼你们了。”

        宁桃才不想让他招呼了,忙道:“您忙,您忙!”

        大牛噗的一声笑道:“好像咱们要去他家似的。”

        宁桃看了他一眼,他立马转移话锋道:“那啥,我先回村里了,今天陪我祖母过个节。”

        宁桃点头,把买的点心给了他两包,“记得帮我给二狗家送一包哦!”

        大牛点头,风风火火的跑走了。

        宁林这才道:“也不知道,五叔怎么和二舅舅说的,二表哥和四表哥还没去县学上学。”

        王家两房闹得实在不太好看。

        宁少海索性就让他们去了县学里住。

        虽然耳根清净了,可消息却闭塞了,王大和王三也不乐意提二房,宁林这都憋了好些天了。

        宁桃道:“一会问问大表哥就知道了。”

        宁林不好意思问,他就直接问了。

        王大也痛快,虽然不待见二房,但是也没添加油醋,简单地就把事情给撸了一遍。

        宁少海是找了教谕让王二和王四去县学读书,不过前题是得先考试过了才行。

        好么,两人都没考过去。

        宁少海借机就把这事给推了,二太太再闹,宁少海就有些不高兴了。

        本来在京里二太太就把宁家得罪了,现在又舔着脸上来,宁少海吓唬了她几句,最后推荐两人去先前宁林读的那个私塾读书去了。

        二老爷手里还有点银子,在哥哥这里磨了快一个月了。

        王大老爷也是没办法,给他找了个差事。

        让他去租个铺子,家里帮忙供货。

        二老爷这几天正忙着找铺子呢,怕是今日铺子的事就要谈好了。

        倒是二太太还嫌宁家这一门亲戚不顶用了。

        连让孩子上个学都进不去。

        宁桃直接翻了个白眼,“她啥不上天呢?”

        王三噗的一声笑道:“她倒是想呢。”

        二太太一向是心比天高的,当年老太太就瞧不上她。

        可她偏偏把二老爷给捏得死死的。

        双方门不当户不对,老太太是怕她婚后把什么东西都往娘家搬,可二太太也是个心狠的。

        嫁过来之后,就果断与娘家断了往来,不管是兄弟成亲,还是姐妹上门,她都按正常的亲戚走,一分银子不往娘家拿。

        宁桃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八卦。

        不过略一思索,就明白,二太太这是活得明白。

        知道娘家再闹,再给钱,以后不好过的就是自己,果然,人还是自私一点才能过得更好,当然,像二太太这种,有利有憋吧。

        自私的人,还得要大智慧撑着才行吧。

        宁桃戳了一下坐在那儿发呆的宁林道:“现在放心了吧。”

        宁林点头。

        “其实,你有时候该向二舅母学学。”

        别老把别人的一星半点的假恩情,放在心里怀念。

        他发现,这一点王老太太和二太太其实还有些相似的,不同的是王老太太脑子更好,看得更远,而二太太段位就差了一些。

        虽然是休息日。

        不过宁林和王家两兄弟,都趁着空闲时间,坐在一起讨论功课。

        宁桃也没敢闲着,把书翻出来,背了起来。

        他现在能跟上大家的进度,但是认真起来,还是差了很多。

        宁林就给他推了好一些的释译,这么一来,每天根本没有什么空余的时间玩耍。

        光是笔记,就比以前多记了七八页。

        记完还得再过几遍,宁桃下午吃元宵时,还把没背过的释译放在一旁,边吃边记。

        大太太气得把他的碗给收了:“不吃拉倒。”

        宁桃忙把碗给夺了回来,三两口中全塞进嘴里了,哼哼道:“现在吃完了。”

        大太太敲了他一下,“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努力过?”

        “那不是因为,以前能跟上,现在跟不上了吗?”

        让他一个小学生,突然坐进了初中的教室,他不努力只能被人吊打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