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40章

第40章

        宁桃坐了两个时辰的马车,终于到家了。

        王氏早早就等在门外,一见宁桃立马迎了上去,还不忘和身边的宁香道:“瞧见没,书院的吃喝不行,你弟弟都瘦了。”

        宁香抽抽嘴角,“那是您心理作用。”

        自打王氏把两人打发走之后,就吃不好睡不好。

        整个人瘦了好一大圈,还是老董带着柱子回去后,她一颗心才放进了肚子。

        如今又经过几天的车马劳顿,瘦得更厉害了。

        倒是宁桃,宁香瞧着脸都圆了不少了,而且红光满面的,可见在书院过得比家里舒心。

        宁桃一边提着自己的包,一边笑盈盈地和王氏问好。

        王氏眼眶一红,眼泪啪啪地往下掉。

        “你个小没良心的……”

        宁桃被她一把搂进怀里,鼻子刚好被衣裳堵住,而王氏又搂得紧,差点没被憋死他。

        宁桃急得直扑腾两只手,宁香拉了一把王氏道:“娘,您别哭了,外祖母还等着见二毛呢。”

        王氏这才松开他,然而,回去这一路,却拉着他不肯松手。

        宁桃鲜少被他娘这么关怀过,有些受若惊道:“其实,你不必难过,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再说了,能早些来新州也蛮好的。”

        反正他感觉,在王家挺别扭。

        跟不对盘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多少有些压抑。

        王氏微微拧眉,“你以为,我是内疚你来新州这事?”

        宁桃:“……”

        难道不是?

        王氏心口一梗。

        她也能感觉得出来,宁桃与她和其余几个孩子和她的关系,不大一样。

        再细一琢磨,猛然发现,宁香与她的关系和宁桃多少有些相似。

        王氏在心底叹了口气。

        就听宁桃道:“大哥和三弟呢?”

        “你大哥正在房里复习功课,你弟弟陪着你外祖母在玩纸牌。”

        宁桃:“……”

        我终是被我的扑克牌给打败了。

        宁桃发现,自个儿新家的宅子,还是蛮大的。

        路上听宁少海提了一下,说是原先想着直接住进前任那家宅子。

        可后来宁少源上京,与师兄弟们一碰面,好家伙,大家都劝他,再选一处图个吉利。

        宁少源这才让宁少海,多方打听之后,选了这么一处宅子。

        据说没有前任那处大,不过胜在离衙门近。

        而且园子里有两棵柿子树。

        宁桃不懂,宁少源为何要给他提什么柿子树,然而,此刻见这两棵树,宁桃就懂了,这两棵树长势甚好,两人都抱不住的粗细。

        上头挂着累累果实。

        如今,已入八月,柿子像个桔红的小灯笼似的,特别的招人喜欢。

        估计,宁少海是怕他上去祸害树,所以特意提了下。

        宁桃默然。

        他是挺贪吃,可他又不是傻子。

        此刻这柿子,怎么着都得再过两个月才能吃吧。

        王氏和宁少源住在正院,宁棋因为年纪小,还是住在王氏的耳房里。

        倒是宁林和宁桃两人各自都有一个小院,与宁香的阁楼正好遥遥相对,宁桃让大牛先把东西送回去,自己跟着王氏他们去见王老太太了。

        老太太见宁桃回来,双眼也是一红。

        把手里的牌摞到桌上,朝宁桃招招手。

        “在书院怎么样?”

        宁桃笑道:“蛮好的。”

        宁棋伸手跟宁桃比了下身高,有些郁闷道:“你好像长高了。”

        两人说来,也有一个来月没见过面了,被他这么一提醒,宁桃一扫,好家伙还真是。

        他跟打了增长剂似的,一个月少说长了两三厘米。

        想到此,宁桃心头一跳,他这个年纪,按理说还不到长个的时候,他这该不会是早熟了吧?

        那一点长高了的高兴劲儿,瞬间就消失了。

        老太太搂着宁桃,跟他用方言聊天,整个屋子的人,除了王氏能听懂之外,宁香只能听个大概,倒是宁棋还能凑合说上几句。

        宁桃回到家,到了晚饭时间,差不多大半个时辰。

        宁林始终都没有露面。

        王氏扶着老太太上桌,这才道:“棋儿,去看看你大哥,怎么这个时候了还不过来?可别光顾着学习,把身体熬坏了。”

        宁棋伸手就去拉宁桃。

        “二哥,跟我一道去。”

        宁桃也不好拒绝,跟他一起出了王老太太的院子。

        宁棋见左右没人,这才神秘兮兮道:“二哥,书院好玩吗?是不是住在书院特别爽。”

        宁桃、宁香一走。

        宁林又整天在私塾读书。

        家里就剩他一个了,王氏那双眼睛,跟粘在他身上似的,从早盯到晚。

        他干个啥,王氏都觉得不对。

        差点母子成仇。

        宁桃道:“还行吧,怎么你想去?不过书院没你这么小的。”

        宁桃一开口,就把路给堵死了。

        宁棋不服气道:“凭什么呀,我学得又不比你们差,不能因为我年纪小,就抹杀我的求学上进之心。”

        宁桃好笑道:“你是想摆脱父母的管制吧。”

        可以想象,以前孩子多,多少有宁桃帮忙分担压力,再加上宁桃自小由老太太带大,王氏和宁少源多少都带点颜色看宁桃。

        觉得老太太没读过书,又在村里野生野长的,所以,注意力差不多都在宁桃身上,希望把他那些坏毛病都给改过来。

        如今好了,就剩他一个调皮捣蛋了。

        王氏的炮火,就哗哗的全集中在他身上了。

        “二哥,我现在可是顶了你的位置。”

        “误!”宁桃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脑袋,“这本该就是你要经历的。”

        这年头幸亏教育不普及,否则,让家长辅导作业,就王氏和宁少源两人的脾气,宁桃感觉孩子们得分分钟玩完。

        两人到了宁林的院子前。

        远远看到,大牛和东桂站在门口闲聊。

        夕阳西下,照在院里的一处桂花树上,隐隐能看出几朵黄花微微绽开。

        宁桃这才发现,自己下个月就要生日了,来到这个世界整整九年了。

        宁棋道:“大哥还没作完功课吗?”

        “小的去瞧瞧,大公子刚才让小的送了次茶……”

        东桂很快就把宁林给叫了出来。

        一段时间不见,宁桃发现宁林整个人都透着一种白。

        比以前更瘦弱了些,今年春天裁的衣裳,现在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看起来跟个落破秀才似的。

        宁桃看宁林的时候,宁林也在看他。

        那张苍白的、阴郁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大热的天,看得宁桃后脖颈一凉。

        宁棋笑着跑过去拉住他道:“大哥,你快点呀,我都快饿晕了。”

        “不好意思,今日身体有些不适,你帮我与娘说一声,让东桂把吃食拿到院里来吃就好了。”

        宁林说着抽回自己的手。

        转身看了东桂一眼,而后又回去了。

        宁桃:“……”

        这身体看起来是不太行呀。

        宁桃和宁棋两人,没把人给请过去。

        王氏微微拧眉,随后道:“那你们俩快去洗手吃饭吧,一会吃完,咱们去看看林儿。”

        此话一出,除了宁棋附和了一声,宁香和宁桃都没人吭声,宁桃正准备在宁香旁边落座,不料老太太朝他招了招手,道:“来,坐我旁边来。”

        老太太现在只要看到宁桃,说的全是方言。

        不等宁桃落座,已经开始往他碗里夹菜了。

        其中一道杨柳县那边最常吃的香辣小鱼干,老太太亲手做的,满怀期待地看着宁桃道:“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我自打进了京,这道菜就很少做了。”

        小鱼干用的材料,都是鱼贩子那里剩下的卖不出的鱼。

        个头大小不一,肉也不太多。

        王二老太太自打进了京,处处跟着京里人学,无论是吃的用的,都比照着。

        老太太的喜好,一直被打压。

        说什么只有穷人家才会吃这种鱼。

        现在,到了宁家。

        又出了京,王氏一切都以老太太为主,听说老太太要做小鱼干给宁桃吃,一大早就让人去买了好几斤。

        老太太领着宁香做了三四个时辰。

        五香的、香辣的、泡椒的,还给宁棋做了一种甜香的。

        打算等宁桃去书院的时候,给他带一些。

        宁桃特别喜欢吃小鱼干,可惜王氏手艺不行,老太太以前活着的时候,他和大牛他们去摸鱼,回来后除了前两天是新鱼的。

        后面的,老太太都做成了鱼干,有好几种口味。

        因为这年头没冻箱,鱼在家里养个几天,倒是没事,时间一久就会死掉,还有的鱼被摸回来的路上就活不成了。

        村里人就特别喜欢把吃不了的肉啊、鱼啊,做成容易存放的样子。

        还能以备不时之需。

        上次宁桃在京里就跟老太太提了一嘴,他最喜欢吃家乡的小鱼干,不料老太太就记在了心里。

        宁桃夹住小鱼干咬了一口。

        香辣爽口,还特别的筋道,一边吸溜吸溜的往嘴里送,一边夸道:“太好吃了,跟我祖母做的一样好吃。”

        王老太太满是慈爱地看着他,“喜欢就好,喜欢就好,我这道菜呀,还是跟你祖母学的,她比我还小几岁呢,不想竟然去的这般早。”

        宁桃:“……”

        王氏忙招呼道:“棋儿和香儿也尝尝,你外祖母做这个可是拿手一绝呢。”

        因为小鱼干,宁桃都多吃了两碗饭。

        老太太道:“瞧见没,我就说了书院里吃不好,你爹怎么就忍心,把你这么小的孩子送那种地方去……”

        老太太说着说着就嚎了起来。

        那抑扬顿挫的调子,跟唱戏似的。

        宁桃忙帮她擦了擦泪,“您别这么说,我爹是为了我好,我平时在家里淘气,在书院的,大家都努力学习,我这情绪就被带动起来了。”

        “您不知道,先生这半个月都夸了我好几回了。”

        在家天天被宁少源打压。

        光凭这一点,他就感觉他去书院那是对了。

        尤其是秦先生,简直把他当成天才少年一般,最近几天都跟他讨论起了一元二次方程。

        宁桃其实心里有点害怕。

        他真怕秦先生哪天跟他讨论高数。

        老太太泪眼汪汪,“既然如此,那是比在家里好,我听说你爹经常在家里批评你。”

        话音未落。

        宁少源已经踏进了门。

        此话清清楚楚的落进了他的耳里。

        “咳咳!”宁少源咳嗽两声,而后,上前跟老太太请安。

        老太太对他有点意见,家里唯一能跟她说家乡话的宁桃都被打发走了,心里有气,阴阳怪气地应了一声。

        对宁香招招手:“我累了,扶我到后面歇会儿。”

        宁香应了一声,扶着老太太一走。

        临走时,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宁桃,这孩子真是太直了。

        宁少源就忍不住在宁桃的屁股上踹了一下,“好小子,敢在你外祖母面前告我的状了。”

        这也亏得是丈母娘。

        万一是他家老娘,他感觉今天晚上他得趴着睡了。

        老太太护犊子起来,谁的面子也不给,当年非要把宁桃留在身边,见他不同意,还差点跟他断绝母子关系。

        宁桃委屈地揉着屁股,“哪有,我就是跟她说了一声书院多好。”

        宁少源不信。

        把宁桃拎到饭桌前,顺手拈了个小鱼干,卡卡的嚼了起来。

        “这些日子忙,都没时间去看看你,在书院还习惯吗?”

        宁桃也顺手拈了一个小鱼干,结果被他爹在手上狠狠拍了一下,“没筷子呀。”

        宁桃气结,您这也太双标了。

        宁桃为了小鱼干,又陪着他爹坐在桌上吃了起来。

        他把在书院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见宁少源没有瞪他,就知道这是过关了,于是咽下嘴里的小鱼干,继续道:“大哥也要去书院吗?那他去了,是不是跟我一个班呀?”

        “不能。”

        宁林的学习进度,怎么着也得去乙班了。

        只不过数术方面,宁少源有些心里没底,宁桃考试的时候,数术方面的内容,已经跟宁林现在学的差不多了。

        而宁林要去乙班,数术起码比宁桃的丙班,难上两个度。

        知道宁林不跟自己一个班。

        宁桃就放心了。

        管他怎么应付考试,又不是他的问题。

        在家里碰上,糟心那是没办法,在书院里,若是还一个班,他觉得还是自插双目得了。

        宁林那阴冷的气质,实在有点演聊斋的赶脚。

        宁少源饭用到一半,王氏领着宁棋从宁林那儿回来了。

        宁少源知道宁林最近用功,顺口就问了一句,“怎么样?可是最近太累了生病了?”

        王氏还没开口,宁桃就在心里吐槽了起来。

        明明就是看他回来心里不舒服,人家还想着,在京都读书呢,只不过现在王家二房被众人孤立,两家闹了起来,他不好意思再懒在那边罢了。

        王氏道:“没什么事,吃了一碗饭,半盘的小鱼干,还说外祖母做的好吃,去书院的时候给他带一些。”

        宁桃嚼小鱼干的嘴给停了下来。

        下意识的看了王氏一眼。

        见王氏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在宁少源的旁坐了下来,说:“明日,我再让人去买一些小鱼回来,多做一些。”

        “那多做香辣味的吧!”

        宁桃头也不抬道:“泡椒味的也行。”

        他能抢他的小鱼干,他也能给他使点拌子。

        王氏一扭头,见宁桃嘴巴都被辣肿了,好笑道:“少吃点辣,上火。”

        “没事,山上凉吃多点辣火气才能上来。”

        王氏:“……”

        宁少源用完饭,拎着宁桃到书房。

        宁桃也想跟他谈下大牛回乡的事,于是一边帮他端茶,一边道:“爹,五叔什么时候回乡,大牛奶奶的身体不太好,大牛想回去瞧瞧。”

        “过了十五吧,等小思过完了生日。”

        宁桃掰着手指头一算,没几天了,乐哈哈道:“那我回去和大牛说一声,谢谢爹。”

        不料,他才刚转过脚尖,就被他爹给拎了回来。

        “还有事跟你说呢。”

        宁少源的脸,在宁桃的印象中,基本上都是一个表情。

        说好听了,那是喜怒不形于色。

        说难听了,棺材板也就这样吧!

        宁桃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尽量装出一幅我很好的模样,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爹。

        “你上次说你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是吗?”

        红翡那事,怎么说呢,他尽管没信,但多少也是在心里记下了。

        他曾听人说过,有些人眼睛天生就与常人不同。

        一块普通的石头,他能透过外壳看到本质,那也不是不可以。

        更何况,老人常说,孩子年纪小时,眼睛最纯净。

        能看破五行阴阳。

        宁桃点头。

        说实话,他现在瞧他爹,脸上的红气,似乎比黑气更盛了。

        大有拨云见日的赶脚。

        “那你明日跟我去个地方,找到了东西算你一功。”

        宁桃:“……”

        怎么感觉,这话怪怪的?

        把他当警犬还是啥啦?

        宁桃还想问,可他爹已经摆明了,这是要办公了,宁桃只得出了书房。

        回到自个儿院子,就见大牛坐在灯下认真的背书。

        宁桃心头一喜,鲜少见他如此认真的,凑近一看还真不是看闲书。

        “你该不会是因为要回去见二狗了,所以想跟他较个高下吧。”

        双方一对眼,大牛脸上一红,“哪有,我就是想认几个字,不至于睁眼瞎,我这辈子旁的都不想。”

        他以前常听人说,勤能补拙。

        可自打跟着宁桃去了书院,他就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勤奋就能补回来的。

        宁桃在数术方面的天赋,在书院里那是拔尖的。

        也正因为此,一有时间,秦先生就找他聊天一起解题。

        可他在旁边,听得那是云里雾里。

        就算是不爱学习的马富贵,他也能感觉出来,天分上面比他高了一大截。

        尤其是马富贵那颗大脑袋,居然是过目不忘。

        比起宁桃的记忆都要强上许多。

        “二毛,你有时间教我数术吧,等我将来年纪大了,做个账房先生也是可以的。”

        这是他最初的想法。

        这些天跟在宁桃身边,更加确信了这个想法。

        宁桃一听他有理想了,立马拍手道:“行呀,现在有空就能教你。”

        “不过,我得跟你说件事,算盘上面我不太行。”

        做为一个小学习惯列竖式,后期开始计算器的现代人,宁桃的算盘也就知道每个珠子代表什么,想要灵活运用,那还差得远了。

        不过,教初学的大牛,倒是没什么难度。

        大牛道:“我还不急着学这个,先学一些简单的吧。”

        宁桃:“……”

        宁桃这边没算盘,不过最近宁香正跟着王氏学管家,那里倒是有一个。

        宁桃领着大牛,蹦蹦跳跳的到了宁香的小阁楼。

        宁香住的二楼,此刻灯火通明。

        宁桃拾阶而上,屋里隐隐传来宁林的声音:“姐,你这花真是越绣越好了。”

        马上封猴的花样,也很适合他。

        宁香道:“你喜欢就好,到了书院刚好戴上,里面能装点小玩意。”

        “谢谢,姐姐!”

        宁林的声音是宁桃鲜少听到的鲜活,“弟弟很喜欢,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姐姐早点休息,晚上别在灯下做女红,对眼睛不好。”

        “好,我送你!”

        宁桃一听说两人要出来了。

        可他此刻,正站在楼梯上,退已经来不及了。

        一咬牙,继续往上走。

        双方刚好在楼梯口碰个正着。

        宁香见他来了,双眼一亮,“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宁桃撇撇嘴,目光落到了宁林手上,似笑非笑道:“大哥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说完,不等两人开口,又道:“姐姐这里有算盘吧,借我用一用过两日我还你。”

        翠珠回房里把算盘取了过来。

        宁桃和两人道别,带着大牛走了。

        不过,刚才他瞧着,翠珠的脸更黑了,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说,光线太暗。

        宁桃回去的路上,抱着算盘,一边拔拉,一边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五叔过了八月十五就走,你准备准备,咱们这两天都在新州,要不明天买些东西给奶奶捎回去。”

        “太好了!”

        大牛喊完,突然又禁了声,“我走了,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那忧怨的眼神看着宁桃。

        着实把宁桃看得一愣,脑子里莫名响起一句——没有我你怎么办?

        宁桃打了个哆嗦道:“我还去书院上课,哦对了,你再帮我给我大舅舅他们捎点东西。”

        大牛一个劲地点头,不过还是有些心虚,“我走了,你身边没人。”

        “这个呀!”宁桃还以为,他想说啥呢。

        “我这个人自理能力特别强,洗衣做饭家务样样不落,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哎哎~~”

        大牛:“……”

        谁特么是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