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30章

第30章

        宁桃说干就干。

        他上辈子还迷过一段时间小视频。

        其中就做胭脂的视频,自己还鼓捣着做了两盒,因为有的材料不好买,他就直接替换成了接近的,出来效果还是不错的。

        再加上,宁香自己也有方子,于是便磨了一会把宁香的方子拿了出来,让人准备东西。

        见弟弟忙前忙后,热情极高的样子,宁香一阵恶寒。

        把选好的衣裳挂好,忍不住抚额,“你真的打算做?”

        宁桃点头,“对呀,肯定比买的好。”

        宁香不置可否,也不好打击他的积极性,只笑着说了一声,让他别玩得太晚,回房看书去了。

        王四道:“你知道路吗?”

        宁桃点头:“过来时瞧过一眼。”

        他方向感不错,走过的地方,都能记着。

        大牛望着提着小篮子,蹦蹦跳跳去揪花瓣的宁桃狠狠地抽了下嘴角。

        “二毛,没想到,你还有这爱好!”

        前面给徐二姑娘出主意做拖鞋就算了,今天居然要跟大姑娘做胭脂。

        现在天黑,宁桃看不真切。

        见着好的就揪。

        一会儿就揪了一篮子。

        望着丰收的花瓣,心满意足道:“这些肯定用不了,明日咱们做个玫瑰酱,等过几天淹制好了,咱们还能做个玫瑰酱鸭,又香又脆,特别好吃。”

        大牛:“……”

        总感觉好二毛好贤惠的样子。

        宁少源这一走,宁桃感觉压在自己身上的一座大山也飞了。

        第二天,他觉得自己做玫瑰酱的花瓣不够了,于是又提了一个更大的篮子,去园子里揪花,刚好碰到,宁林和王家两位表哥在亭子里背书。

        宁林远远就瞧见,宁桃领着大牛,一蹦一跳的过来了,禁不住拧了下眉。

        对王二和王四道:“表哥等我一下,我去看看二毛。”

        宁林一走,王四便忍不住看着,在花丛里露出一颗脑袋的宁桃,噗笑道:“哥,你说他可不可笑呀,哈哈,还想着做胭脂,哪里像个男孩子,真是被他那乡下的奶奶给养废了。”

        他完全忘了,这地方还是他给宁桃提供的。

        王二瞅了两眼,便觉得有点辣眼睛。

        于是,继续开始翻书,“管他做什么,只要不碍着咱们就没事。”

        王四好笑道:“是不碍着咱们,可他都快把园子里的花给揪没了,我就说嘛,今天路边啥洒了一路的花瓣,敢情全是被他揪的。”

        话音一落,王二立马站了起来。

        冲着宁桃道:“二表弟,二表弟,且等会,等会……”

        妈的,他就说感觉心理怪怪的。

        原来宁桃揪的是他爹前两年从外头买回来的品种。

        叫什么大桃红,因为颜色艳丽,想拿来染布用的。

        而且就那么几株。

        养了两三年了,十来颗死得七七八八,现在就剩这么几株了,今年才摸出点门道来,想着过阵子大面积种植。

        不料,现在全被宁桃这小子给突突了。

        王二速度快,先宁林一步走到了宁桃面前。

        “手下留——”

        他话音未落,宁桃“啪叽”一声,把最后一朵也给揪秃了。

        抬起满是汗水的脸望着满眼惊鄂的王二道:“二表哥早上好!”

        二表哥:“……”

        我不好!

        宁林此刻也穿过花丛走了过来,望着宁桃那一篮子的花瓣,拧眉不悦道:“二毛,你的功课做完了?”

        尽管不太喜欢这个弟弟。

        但是宁林自打那日被宁桃怼了之后,思来想去了许久。

        宁桃说得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大家都是一家人,一母同胞嫡亲的兄弟。

        就拿前任新州知州来说吧,因为儿子犯了错,父亲便被撸了乌纱。

        如果,以后宁桃安安份份还好,若是……

        所以,要受连累的也是他。

        宁桃没想到,宁林过来一过来就问他的功课,有些不好意思道:“早上起来背了两遍,是姐姐帮我检查的。”

        宁少源这么一走,也没人给他布置功课了。

        所以,这两天,他都是早上起来,把以前会背的内容再背两遍。

        宁林略微满意,“别落下就好,免得父亲到时候问起,你是一问三不知,父亲什么脾气,你该知道。”

        宁桃点头:“谢谢大哥,我会注意的。”

        两人说完,这才想起,王二也在这,而且还是专门来找他的,宁桃忙道:“二表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乖巧、懂事,一脸无辜。

        王二磨磨牙,“没了,现在没了!”

        宁桃哦了一声,转身就走。

        临走时,瞧见路边的海棠开得现好,又顺手揪了一大把。

        王二:“……”

        总有蝗虫过境的赶脚。

        宁桃揪了一大堆的花瓣,在院里的小桌上,领着一群人,把不同的颜色分开。

        到时候再按颜色的不同,做出不同色的胭脂或者口红。

        宁香突然道:“你这在哪摘的呀,我瞧着这花瓣比咱们家以前种的大多了。”

        花瓣肥肥的,厚厚的,一看就汁水很足。

        而且这颜色特别的艳丽。

        宁桃道:“园子里,怎么了?这花不好吗?”

        宁香摇头,就是觉得太好了……

        “你在园子哪里摘的?”

        “旁边有棵海棠树的。”

        整个园子,就那几株长得最好。

        宁香心头扑通一下:“可是这几株专门被圈起来了?”

        宁桃想了下:“好像是的吧!”

        宁香脸色一变,心想,王四这是指的什么路?

        坑人了吧这是!

        此刻他手里拿了一个花瓣,在宁香的手背上比划了一下,道:“姐,我觉得,你的皮肤白,适合这种颜色。”

        而且宁香年纪小,用这种浅浅的粉粉,更显得少女。

        王氏年纪大了,用深色的,端庄大气。

        至于徐洁嘛,皮肤要黑一些,用粉色的反而显得不伦不类,他感觉豆沙色还可以。

        “唉,二公子说的好像蛮有道理的。”宁香的丫环翠珠笑道:“那二公子帮努力瞧瞧,奴婢这肤色适合什么颜色?”

        翠珠肤色偏黄,但是与宁香那种冷白色又有些不同。

        所以,宁桃想了想道:“用浅色的会好看一些。”

        而且也挺适合她的身份。

        几个人正说着,王氏突然从外头回来了,众人齐齐和王氏打了着呼。

        王氏扫了一眼桌上已经分好色的花瓣,拧眉道:“二毛,你过来。”

        宁桃只得放下手里的东西,跟着王氏进了屋。

        “做胭脂是你的主意?”

        宁桃点头。

        王氏简直要被气乐了,一个男孩子,好的不学,偏偏学人做什么胭脂,“你一个男孩子,怎么一天到晚的跟旁人想的不一样?”

        宁桃窘,他这不是闲得没事吗?

        王氏望着宁桃那两只不停绞衣角的手,深吸了口气,才忍住揍他的冲动:“你可知道,你摘的是什么花?”

        “玫瑰花。”宁桃一出口,就发现,他娘的眼神不太对,立马禁了声,可怜巴巴的望着王氏。

        “那是你舅舅养了三年,才养出来的,你就这么给霍霍了,走跟我去给你舅舅道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