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2章

第2章

        关于孩子们之间那点小打小闹。

        宁桃有点想不明白。

        不过,美人计什么的,宁桃有点窘。

        尼马,你们两个毛头才几岁呀,就知道拿哥的脸来刷存在感了。

        “二毛,你来不来?咱们知道,这事瞒着你,但是咱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二狗脑子灵活,比较会说话,承认错误的态度也十分诚肯。

        宁桃踩着石头,垫着脚尖就往上爬,可惜个头实在太矮,气道:“你们怎么上的?”

        “我踩着大牛上去的。”

        宁桃估摸了一下,大牛是三个人当中年纪最大,长得最高最壮的,两人加起来,可不就比墙高了吗?

        “那怕是去不了了,我这边没大牛!”

        宁桃有些气馁,想吃个好吃的,啥这么难?

        二狗忙道:“二毛,你放心,咱们带了绳子。”

        宁桃被两人用绳子给拉到了墙外边,望着自家高高的院墙,猛然想起,他这是出来了,晚上可怎么回去?

        就他这个头?

        二狗拉着他道:“走走走,我们都约好水仙了,让她在村口的土地庙那里等着咱们。”

        宁桃:“……”

        做为村长家的三闺女。

        水仙自小就比别人吃的好点,不像村里的小姑娘们,个个面黄肌瘦的。

        白白净净,特别的水灵。

        村里的男孩儿都喜欢她。

        宁桃也蛮喜欢跟她玩,小时候天天巴巴的跟在人屁股后头,小姐姐,小姐姐的喊。

        现在宁桃跟着父母去县里住了,当时水仙听说他回来,开心的不行,可惜宁桃这次是回来受罚的。

        水仙只隔着门跟他说过几句话。

        问他有没有什么缺的,宁桃当时正在烤麻雀,还从墙头给她丢了一个过去。

        水仙啃完糊雀儿,满眼都是笑。

        还说过两天,要给他送点心。

        宁桃今天早上就啃了两口馒头,喝了两大碗的水,到了现在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了。

        一见到水仙,莫名的就想到了又香又酥的点心,肚子“咕”的一声叫了起来。

        宁桃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低着头使劲抠土。

        水仙十分善解人意,“二毛,我昨天本来想去看你,可我小姨来了,没来得及出门。”

        宁桃有点感动。

        孩子们的情谊就是这样。

        于是,忙道:“没事,没事,我这不是来了吗?”

        见两人叙旧,叙的有点没完没了,二狗在后头一个劲的戳宁桃。

        示意他快点说重点。

        宁桃被戳得有点疼,回头踹了他一脚。

        二狗闪开,用嘴型道:“你倒是快说呀!”

        宁桃:“……”

        老子又不是海王,还管人家交朋友咋嘀?

        倒是水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忙把身上的荷包摘了下来,“我小姨昨天带了豌豆黄,我特意留了两个给你吃!”

        “你偿偿,我小姨家的家的点心铺子,虽然比不上桂芳斋,但在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这豌豆黄,听说是京里传过来的方子。”

        水仙的眼睛闪闪放光,脸颊微微泛红。

        生怕宁桃不收似的,一个劲的往他怀里塞。

        宁桃连忙道谢。

        可豌豆黄实在太香,他又确实很饿。

        说话的时候,口水不经意的就往外淌了出来。

        宁桃:“……”

        老子的脸,就这么丢尽了!

        “慢点,慢点,是不是被呛到了!”水仙拿着细软的帕子,轻轻替他擦了擦嘴,还不忘用小手帮他拍拍背。

        宁桃泪目,姐,我这荷包还没打开呢!

        豌豆黄特别好吃。

        就是少了点。

        宁桃和水仙两人分了一块,二狗和大牛分了一块。

        每人也就一口,宁桃感觉吃完更饿了,不过在小姐姐面,不能太丢份。

        于是,在二狗第三十次戳他后腰时,宁桃终于道:“水仙姐,你晚上和石头他们一起去看戏吗?”

        “没有!”水仙回答的特别干脆,“你们别听石头他们胡说,我才不跟他们一起玩呢!二毛,晚上咱们一起去看戏吧。”

        宁桃点头。

        他在村里,就这么几个好朋友,今天好不容易逃出来了,怎么着,也得都见见,联络联络感情。

        水仙双眼更亮了。

        事情一说定,二狗又在后头戳他。

        宁桃气得又踹他,“干嘛呀你,今天被啄木鸟附身了!”

        二狗不好意思道:“我不是想着,既然话说完了,咱们赶紧上山找点东西,好卖了钱,晚上请水仙姐吃好吃的吗?”

        村里有收常年收药材的商人,所以,只要今天运气好,晚上一定很风光。

        宁桃恍然,忙跟水仙告别。

        岂知,水仙一把拉住他道:“你们别去了,我不吃什么好吃的,晚上我给你们带点心。”

        二狗拍着胸脯道:“那不行,总不能咱们老吃你的吧!”

        说完,拉着宁桃和大牛就走。

        三人上山,说是要挖参,事实上,二狗还是很务实的。

        一边砍柴,一边寻找目标。

        要是找不到参,手上还有柴呢,尽管双方价格差距巨大,但是总好过,空手而归。

        宁桃被关在家里好几天了,一上山,禁不住感慨了两句。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他现在就是入云的鸟儿,入海的鱼儿,整个世界都亮了!

        二狗满眼星星地望着他,“二毛,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娘说,读书人就是好,能说出这么有深意的句子……”

        走到哪儿,都能让人高看一眼。

        宁桃被说得都有点不好意思,想他活了两辈子,读了几十年的书,搜刮了大半天,就搜出这么一句诗来,还被二狗夸。

        宁桃窘窘有神,“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他总感觉,被老爹罚的日子还长着呢!

        二狗双眼一亮,随后摇摇头道:“不了,俺娘说了,读书都是有钱人家的事,咱们穷人不兴这个!”

        宁桃被他说得有点心酸,拍了拍二狗的肩道:“每个人都有上学的权利,就看你想不想学了,要不从明天开始,你们下午都来我家,我教你们!”

        二狗想想他家那大门,果断摇摇头。

        宁桃道:“没事,等我被我爹解了禁,就方便了。”

        说是解禁,他感觉有点玄乎,毕竟这还在禁足期呢,就翻墙出来浪了。

        三人走得并不快,差不多打了两捆柴时,大牛指着一棵大树下道:“二毛,那里就是我们发现参的地方。”

        宁桃走近一看,还能看到一个坑,土把周围的草啊叶呀,也给埋了不少。

        大牛用手比划了一下,“差不多就这么大。”

        他想了想又道,“也许这么大,反正个头不太小。”

        照他这比划的,卖二十两确实有点少。

        宁桃道:“卖给谁了?”

        这样大的野山参,起码得几十两吧!

        要是品相好,没有破损,起码得上百两。

        一说这个,二狗话就多了起来。

        因为他们村背后有山,前方有河,所以整个村子过得日子还算可以的,经常有收山货的人,在村里转悠。

        石头他们卖的就是村里的一个老客户叫钱三。

        “既然是老客户,肯定是经常做村里生意的,绝对不可能干一票就走人,能把至少卖几十两,上百两的参,用二十两银子收购,你们是不是听错了?”

        大牛摇头:“没有,是小虎亲口跟我说的。”

        小虎跟他是邻居,平时石头不在的时候,还是乐意跟他玩的。

        小虎娘最近给他添了个妹妹,小虎就把卖参分到的钱,给妹妹在买了个小银锁。

        “那就奇怪了!”

        三人正说着,宁桃突然觉得,左前方的草丛里有一道奇怪的黄色。

        凝目一看,顿时大叫一声:“那边,那边,我啥觉得有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