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悠闲科举(女穿男)在线阅读 - 第1章

第1章

        “二毛,二毛……”

        神特么二毛。

        宁桃一把扯下盖在脸上的书,不悦的扭头瞪向趴在他家墙头的二狗,“干嘛!”

        听到宁桃凶巴巴的声音。

        二狗一点也不恼,反而嘿嘿笑道:“二毛,晚上有戏班子来村里表演,你去不去?”

        “不去!”

        二毛,哦不宁桃,对于这种活动一点兴趣都没有。

        说是戏班子,其实是变相的收钱。

        周围一圈子卖零嘴的,光味道都能把人给馋哭!

        鄙视完戏班子,宁桃拿着书,又开始背了起来。

        苦逼!

        他原先以为,这辈子运气好,投了个好人家。

        老爹大小是个官儿,上有哥哥,下有弟弟,都比他勤奋好学。

        只要自己不惹事生非,那一辈子肯定清闲富贵跑不了。

        岂知?

        那两货,一个比一个牛逼,显得他特别的无能。

        经常被父母单独拎出来关照。

        这不,官一代的父亲,从县城把他给挪回了乡下,同时给他下了死命令,五天之内,若是把《千字文》背不下来,那么就等着竹板叉烧吧!

        其实《千字文》宁桃早就会背了。

        只不过背得没有老大和老三溜,再加上,因为太过懒散,许多字写得不太好,偶尔还会张冠李戴。

        因此,没少被批评教育。

        “别呀,一起去吧,我听说晚上有卖桂芳斋的点心,还有罗红楼的烤肉,你这都素了三天了,难道就不想改善一下?”

        咕嘟——

        宁桃很没骨气地咽了口口水。

        他爹自打把他丢到乡下后,就给了一大包的馒头,现在天气热,三天过去了,早长霉了,就是没长霉的也是又干又硬。

        他这几天的主食,就是干、硬、霉馒头,配一点咸菜。

        想喝粥,还得自己煮。

        别提多惨了!

        他娘倒是心疼他,临走时,偷偷塞了他一小盒子的点心。

        不过,宁桃没管住嘴,第一天全给突突完了。

        这两天,全靠打点麻雀来塞牙缝,谁料,这年头,麻雀都成精了。

        自打被他打过两次之后,麻雀都不往他院里飞了!

        更可气的是,他爹还把门从外面反锁了,让他出入极其不方便,连小伙伴们来找他,也只能趴在墙头。

        宁桃被他勾得,心头直跳,口水横流。

        可惜他没钱。

        犹豫了一会之后,还是摇了摇头。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二狗不气馁,继续磨道:“二毛,去吧,我昨天和大牛上山砍了些柴禾,今天早上在集市上卖了点钱,一会,我们打算再去一次,要不你跟咱们一起去吧,三个人速度快,力气大,前天石头哥还在山上挖了几株药草呢,今天早上卖了二两银子呢!”

        妈的。

        宁桃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是勾搭他成功了!

        宁桃一掌把书拍到桌上,“走!”

        反正,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晚上他也没法学习,大不了明天早上起早点。

        学习么,总要劳逸结合。

        据说户外活动多了,不止可以提高免疫力,还能预防近视。

        二狗哧溜一声,从墙上滑了下去,开心道:“大牛,我说什么来着,二毛肯定会同意的。”

        刚搬了块石头,准备上去的宁桃,额上划过三根黑线,什么玩意儿?

        宁桃总觉得,二狗今天来找他,没那么单纯。

        这小子,打小跟他一起在村里撒欢,简直就像他的一条尾巴。

        腚想什么,脑袋能不知道吗?

        于是,宁桃拍了拍手,隔着墙道:“我会同意什么?你们把话说清楚。”

        他这还在家里受罚呢!

        万一搞不好,事情让他爹知道了,那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大牛先开口了:“二毛,我们俩在山上,找到了一棵参。”

        宁桃知道,他们村后山有药草。

        野生的虽然不多,但是运气好,总能碰上一两棵。

        宁桃没开口,等着下文。

        只听到墙那边似乎推推蹭蹭的,好一会,二狗才道:“算了,全告诉你吧,你要是不想去,那咱们也不勉强。”

        他们村靠山吃山。

        村民除了农忙季节去地里干活之外。

        平时闲下时,也会上山找点外块,像二狗和大牛,这种七八岁的孩子,很多都是替家里打猪草,或者挖野菜、采药什么的。

        偶尔运气好,能逮个兔子、竹鼠什么的,给家里填道菜。

        这不,宁桃回来那天,两人上山去逮兔子,说要给宁桃接风洗尘。

        恰巧碰到了一棵山参。

        两人正挖着,石头领着一群孩子来了,非说那山参是他们的。

        村里的孩子们,也会拉帮结派的。

        二狗和大牛以及宁桃,三人就是一伙的。

        在宁老太没去逝之前,三人经常一起出去霍霍人。

        没少跟石头他们那一伙起冲突,后来,宁老太去逝,宁老爹带着一家人从任上回来了,宁桃有了父母管教,这才安份了下来。

        再加上他年纪也大了,该启蒙读书了。

        才有了些拘束。

        一年前,县里的教喻来家里,请了好几次,把宁老爹请到县里教书去了,宁桃又跟着一家人搬去了县里。

        如今,被罚回来,不止二狗和大牛这两个好友知道了。

        他们的死对头,石头也知道了。

        对方人多势众,二狗和大牛,明明知道对方没理,但是又打不对过方,两人都吃了亏。

        石头他们挖了那棵参,卖了二十两银子呢!

        他们一共五人,每人分了四两银子呢,四两银子对于一个村里孩子来说,那可是一笔巨款了……

        虽然大部分都交给家里了,可自己也总能落几个铜板,在村里那也算是有零花钱的小孩儿了,牛气着呢。

        二狗和大牛心里不服。

        今晚戏班子要来,双方一碰面,石头那一群人,故意说什么要用卖参的钱,今天晚上买什么什么好吃的……

        这可把二狗给气坏了。

        就想着来找宁桃,宁桃鬼主意多。

        宁桃从二狗气愤的表述中,了解了大概,“你们是想让我把石头打一顿?”

        二狗狂摇头,“不是,我们就想着,你运气好,咱们再上山挖棵参去!”

        宁桃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

        “你们怂不怂!”

        对方说参是他们的,就是他们的了?

        “其实,我们是听说,石头约了村长家的水仙一起看戏,我们瞧着水仙,平时最喜欢你,所以,想请你一会跟水仙说说,让她到我们这边来……”

        宁桃:“……”

        这会儿,知道老子长得好看。

        用美人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