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异界:我成了女帝药园的杂草在线阅读 - 第62章 猎户,蛟龙(求银票)

第62章 猎户,蛟龙(求银票)

        人皇宫。

        一袭帝袍的女帝,站在宫殿顶上,眺望远方。

        一粒心神,从她的魂海中飞出,引天地灵气,遇风渐长,很快,一个窈窕身影,消失在北边天幕。

        女帝回过神来,轻叹一声,竟没有收回自己的那粒心神。

        ……

        人皇城北八百里,苏辰与余北魁从空中落下。

        两人来到一座山脚下,准备稍事休憩,再前往北地。

        不远处,有炊烟升起。

        有炊烟的地方,自然有人家。

        苏辰提议前往讨口水喝,余北魁倒也没有反对。

        顺着炊烟,两人很快便来到了一户人家,像是山中猎户。

        墙壁上,挂着几张弓和一些鹿皮。

        栅栏里,则养着许多母鸡,咕咕咕地叫着。

        苏辰庆幸,还好大公鸡天卯没在这里。

        “老乡在吗,在下跟朋友赶路经过这里,来讨碗水喝。”

        苏辰在院子外,朝里面喊了一声。

        很快,一个妇人,便带着一个女娃走了出来。

        妇人看到面相略显凶悍的余北魁时,吓了一跳,直到苏辰再次拱手,报上两人姓名,她看到苏辰儒雅随和,似是个读书人,这才松了口气请两人进来。

        后面那位男子,应该是这位公子的仆从。

        余北魁哪里知道,自己这才刚出门,就因为长得比较凶,便落了个仆从的头衔。

        两人来到院子里后,妇人取来一壶茶,两个杯子。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苏公子,你可别介意,俺们这只有这些粗茶,实在不行,你喝点白水。”

        苏辰笑了笑,接过妇人的茶壶和杯子,道:“姐你这就说笑了,在下跟余兄两人并不介意,有口茶喝就很满足了。”

        听到苏辰的称呼,妇人眉头舒展。

        平日里,一些过路客,总喜欢喊她大婶,她今年也才二十二岁,只不过干些农活,面容显老而已。

        余北魁看着妇人的面色变化,悄悄冲苏辰竖了个大拇指。

        苏兄弟果然不一般,三言两语,便能讨人欢喜。

        苏辰很无奈,这可不就是人之常情,况且这妇人的年纪本就不大,只是日常都在劳作,没有描眉点朱的时间而已。

        没过多久,一个青年汉子打猎归来,肩上扛着一头鹿,手里提着几只山鸡,看样子也算是收获颇丰。

        见到苏辰两人,男子有些诧异,妇人从厨房里走出来后,向自己丈夫介绍两人,称一位是苏公子,一位是余公子。

        男子挠了挠头,表示自己跟媳妇都是粗人,如果哪里招待不周的话,希望两人不要介意。

        苏辰从两人身上,看出了质朴二字,不似人皇城那些衣着华贵,素质却很一般的贵族公子,简直是这个世界私塾里面的漏网之鱼。

        本来只是讨碗茶水,结果年轻的夫妇二人,却邀请两人吃点淡饭,甚至妇人将所剩不多的腊肠也切了炒菜,招待他跟余北魁。

        至于那个女娃,总是偷偷盯着苏辰,只是余北魁分目光看向她时,总会惹她害怕地躲到妇人身后。

        余北魁甚是无奈,这世界果然还是看脸的。

        苏辰朝女娃挥了挥手,女娃有些担心地看了他身边的余北魁一眼。

        苏辰笑着说了句“没事”后,她才肯慢慢靠过来。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苏辰摸了摸女娃的头,笑着问道。

        女娃看了看苏辰,觉得这位哥哥这么好看,肯定是个好人。

        她回答道:“我叫周淼,三个水的淼。”

        似是怕苏辰不识得那个字,女娃特意解释了一下。

        苏辰点了点头,恐怕这女娃的父母也替她算过命,恐怕是命里缺水,才会取淼这个字,就像是命里缺土,经常用磊,缺金用鑫,缺火用炎或焱,缺木则用林或森。

        这个女娃,倒是活泼可爱,只是始终不敢靠近余北魁。

        最后,还是在苏辰的保证下,她才跟身材魁梧如大山般的余北魁开口说话,不过很快,两人的关系便很好,女娃更是直呼余北魁为巨人大叔。

        妇人刚想让女娃别瞎喊,却被余北魁制止了。

        巨人大叔这个称呼,他觉得还是挺不错的,很霸气!

        很快,热腾腾的饭菜便上桌了。

        虽然是一些家常便饭,但苏辰跟余北魁两人吃得很开心。

        期间,苏辰拿出自己的酒葫芦,给三人分倒到了一杯酒,女娃的那杯,自然只有很少一层酒水。

        猎户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位气质儒雅的年轻人一看就是哪位大户人家的公子,不然也不会跟个这么高大的仆从。

        苏辰的酒,当然不是一般的酒,而是大公鸡天卯用灵药酿造的酒。

        喝完苏辰的酒,猎户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仿佛有用不完的劲,对方在临行前,给他装了满满一葫芦。

        这酒葫芦,自然也不是一般的葫芦,里面能装整整十斤酒。

        只不过,苏辰倒给猎户的酒,被他暗中将灵气稀释了许多,不至于对方喝过以后,灵气太多,在身体里乱窜,惹下大祸。

        这些酒,只能帮三人调理身体。

        当然,收益最高的算是女娃,她体内杂质本就不多,喝了这酒以后,更是如此,或许将来有仙缘也不一定。

        两人离开的时候,苏辰留下了几两银子。

        他之所以没有留灵石,是因为担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这番好心不成,反而害了这朴实的一家三口。

        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发生。

        离开猎户家后,苏辰跟余北魁继续御空赶路。

        往北行了大概百里,便见天空顿时暗了下来,层层乌云笼罩前方,乌云深处,隐约能看到一条蛟龙在云中来回游动,似乎在做那行云布雨之举。

        这还是苏辰第一次看到龙,哪怕只是蛟龙,也足够震撼。

        这条蛟龙貌似还未成年,只有十米左右,龙尾摆动间,倒是风起云涌,云间也隐有雷光闪动,可始终不闻雷声,不见降雨,让蛟龙很是急躁,身子游动的更加厉害。

        “相逢即是有缘,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苏辰见那条年幼蛟龙,始终无法引出雷霆,便飞身而去,右掌向前探出,一股雷霆之力涌现,激荡而出,落入乌云之中。

        有苏辰的雷霆做牵引,很快那条年幼的蛟龙便成功引动雷霆,随后开始布雨,不一会儿,稀里哗啦的雨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