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异界:我成了女帝药园的杂草在线阅读 - 第50章 不是什么好鸟(求银票)

第50章 不是什么好鸟(求银票)

        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了。

        吴云散发出气势的时候,三楼的夜婉眉头微微一挑。

        她似乎发现了什么,手指轻轻绕起胸前长发。

        天子脚下,年少轻狂些,似乎也很正常。

        夜婉笑了笑,松开绕成圈的头发,可就在呼吸间,长发恢复正常,且有缕缕荧光乍现,只是转瞬即逝,常人很难发觉。

        一楼,虽然有不少人被吴云和余北魁的气势吓到,但也有修仙世家的公子根本不惧,他们的仆从此刻纷纷踏前来护住自家少爷。

        司云飞手握折扇,带着仆从奴三寻了个空闲位置坐下。

        坐山观虎斗,顺便也看看三人的实力。

        至于北地来的余北魁,人的名树的影,修为应该不俗。

        被洛天尘剑气波及,并且生存下来的人,能弱吗?!

        虽然司云飞很不想承认,可洛天尘对于人皇城的年轻一辈来说,就像一座巍峨的高山,至少目前无人能望其项背。

        游侠洛天尘,不仅仅只是一个称呼。

        “出来喝个花酒,还带着打手,真够可以!”

        余北魁冷笑,双拳握得更紧,身体微曲的角度也更狠。

        苏辰实在忍不了,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余兄是吧,你最近便秘吗?”

        苏辰此话一出,三楼的夜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还好她及时捂住嘴巴,这才没被众人发现。

        刚积攒好气势的余北魁,差点被苏辰这句话憋成内伤。

        等等,这句话为何这么熟悉??

        余北魁脑海中回想起在北地的经历,似乎也有一个人问过他同样的问题,那个人……叫做洛天尘。

        当时,他约对方干架,咳咳,切磋。

        洛天尘倒也没拒绝,只是两人切磋前,一伙北地野修出现,将两人团团围住,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围洛天尘,他只是个打酱油的。

        然后,洛天尘就出剑了。

        剑气太猛,不小心就伤到了他。

        这还切磋个屁啊,他连对方的剑气余波都扛不住。

        当然,这件事的具体细节他从未跟人细说,再怎么样,他也是要面子的,这种丢人的事不提也罢。

        只是洛天尘在离开时,便好奇地问了句:“余兄你便秘吗?”

        这位小兄弟不提及,余北魁都要将这件事给忘了。

        “小兄弟,在下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而且消化很好,不便秘,你怎么也……咳,怎么会想起问这个问题?”

        余北魁着实好奇,不明白两人为何会问同一个问题。

        “没什么,余兄你别太在意。”

        苏辰见余北魁不理解,也没有细说,话题敏感度太高。

        草!

        余北魁有些无奈。

        这句话洛天尘那家伙也说过,你俩是故意的吧?!

        此时,场上众人却觉得苏辰是故意如此,他居然在这种时候提这些,分明就是看不起他们,太可恶了!

        天卯起身冲着苏辰笑了笑。

        论嘲讽之道,果然还是苏辰兄弟厉害!

        三言两句,就让全场的人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就宰了他们。

        这不,已经有人主动出手了!

        两把长剑,夹杂着灵力,直勾勾斩向苏辰。

        “你妹,谁挑事你不知道,直接找我来了?!”

        苏辰有些无语,不过在两人攻来的时候,直接施展金针技能,顿时,金针若梨花暴雨一般,将两人淹没。

        叶子多了,金针也多了,正好用来招待两人。

        “卧槽,暗器!”

        “卑鄙,堂堂修士,竟以暗器伤人!”

        ……

        两道惨叫声响起。

        很快,两名脸上满是金针的青年,愤恨地望向苏辰。

        这两个是弱智吗?!

        苏辰一时间被他们给傻到了。

        怎么,一定要用法术或者法宝拼个你死我活才算修士?

        他看了看两人,无奈道:“是不是天子脚下太过安逸,你们两个在修炼的时候,把脑子给练没了?”

        三楼的夜婉掩嘴轻笑,她望向脸上扎满金针的青年修士,目光中有淡淡黑雾流转,似乎在研究那金针是什么东西。

        “警告,宿主被窥探!”

        这时,系统的提示音忽然响起。

        苏辰抬头望去,发现三楼有一道身影一闪而逝。

        那身影身材纤细,貌似是一个女子……第一时间,苏辰便想到了那个跟洛宁瑛长相极为相似的夜婉。

        会不会……是她?

        能够引起系统主动提示,这夜婉究竟是何身份?!

        苏辰打死也不相信,这女子会是一个普通人。

        金针技能,倒是震慑了一小部分人。

        余北魁朝着苏辰竖起大拇指,这小兄弟的性格他很喜欢。

        见情况不对,那些仆从也不在意什么江湖道义之类的东西,群起而攻之,各种法术如下雨般,朝苏辰四人砸去。

        妩媚的公孙坊主,此刻已心如刀割。

        这大量法术若真的落下,她的灵音坊还不被拆了?!

        打架斗法可以,能不能去外面找个凉快点的地方!

        在她这小小的灵音坊斗法干什么,是想强拆她灵音坊吗?

        “你们这群人,不讲武德!”

        苏辰摇了摇头,真要让这些法术落下,一旁的公孙坊主恐怕真要哭惨了。

        倒不是他爱管闲事,而是此事的确跟他们有一定的关系,当然,主要是跟吴云和余北魁他们这两个罪魁祸首有关,他只是被牵连了而已。

        殊不知,大多数仇恨,都是他拉的。

        苏辰没有犹豫,直接施展出木龙技能,一条三米长的木龙仰天怒吼,然后将所有的法术全部笼罩起来,一口吞了下去。

        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木龙的腹部响起。

        它非常人性化地打了个饱嗝,斜瞥了众人一眼后,这才消失不见。

        “什么样的人,施展什么样的法术,这家伙的法术木龙都这么贱,他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

        此时,不知道哪家公子念叨了一声,结果引起众人的强烈共鸣。

        苏辰拍了拍手,打完收工。

        余北魁都有些愣了,合着自己摆好姿势,是来看戏的?!

        苏辰这一手,无疑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司云飞。

        他看向身边的仆从奴三,后者摇了摇头。

        哪怕他出手,也不见是那个眉清目秀,穿着一袭儒士青衫,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对手,对方的法术威力着实惊人。

        这少年究竟是谁?!

        司云飞眉头紧锁,他怎么从未听过年轻一辈有这样一号人物?

        【作者题外话】:这章算加更吗~应该算吧,求票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