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生异界:我成了女帝药园的杂草在线阅读 - 第39章 好兄弟!(求银票)

第39章 好兄弟!(求银票)

        没错,快劝劝这疯婆娘。

        苏辰觉得,对方不疯,他就快要疯了。

        他在这药园的日子还算滋润,如果落入洛宁瑛手中,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地狱般的日子。

        “这你也信?”

        洛宁瑛看了看楚令欢一脸严肃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楚令欢一脸黑线,对方私下里跟在战场上,完全就是两个截然相反的人。

        战场上的洛宁瑛,冷静,睿智,不苟言笑,治军极为严谨,因此才能做到上令下效,为魔域所忌惮。

        “其实,之前我就向陛下讨要过这株草,陛下没有同意。”

        洛宁瑛喃喃了一句,随后有些失落地看了苏辰的本体一眼。

        苏辰想起来,确有此事。

        可你失落个锤子啊,怎么,不玩死老子,你不开心?!

        就冲洛宁瑛之前喝醉酒的表现,苏辰觉得自己还是离对方远一点比较好。

        楚令欢有些头痛,她相信这种事情对方绝对做得出来。

        不过,女帝陛下还是非常看重这株诞生了灵智的小草,不然的话,直接将其送给洛宁瑛貌似也没什么问题。

        苏辰的变化,让楚令欢颇为惊讶,她记得自己之前来药园的时候,对方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更没有长出五片叶子来。

        不得不说,如今的苏辰卖相还是很不错的,堪称杂草界的颜值扛把子。

        当然,外表的变化并不是最重要的,楚令欢察觉到,这株草身上的灵气波动,要比之前强太多了,可对方诞生灵智的时间很短。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修炼到这种程度,她有些明白陛下为何不愿将其送出去了。

        因为是亲自点化,所以舍不得送出去,估计只是一方面,更多的应该是女帝陛下想要看一看,这株草未来能够走到哪一步。

        把它交给洛宁瑛,那还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察觉到楚令欢目光的苏辰,有些忐忑,他还以为这丫头意识到什么,将药园灵药失窃的原因怀疑到自己身上。

        “令欢,最近我哥有没有来找过你?”

        忽然,洛宁瑛开口问了一句。

        听到这,一向冷静的楚令欢,脸颊忽然红了起来。

        她摇了摇头,道:“没有,他近期不是在闭关吗,哪里有时间来找我。”

        “闭关?”

        洛宁瑛有些奇怪的喃喃道。

        她怎么不记得老哥在闭关,对方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怎么,你不知道?”

        看着洛宁瑛有些疑惑的表情,楚令欢忍不住问了一句。

        “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咳咳咳,只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而已!”

        洛宁瑛笑了笑,回家以后,她要找老哥问一问,为什么要骗令欢,对方这段时间哪里在闭关,他不是在半月前就突破了吗?

        楚令欢点了点头,然后便准备直奔报晓宫,找大公鸡天卯问一问药园灵药消失的事情。

        如果真是对方干的,那么无论这只大公鸡有什么真凤血脉,她都要在陛下那边狠狠参对方一本,实在不行先打一顿再说!

        听到几人要去找大公鸡天卯,苏辰只能替对方默哀一番,来药园比较勤的大公鸡天卯,怎么可能不顺手取走几株灵药。

        果然,没过多久,报晓宫便传出一阵惨绝人寰的喊声。

        “你们说什么,本君什么时候偷蛇灵楠了,你们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本君身上!”

        “楚令欢,我劝你善良,为何要带洛宁瑛这个疯婆子过来,别以为本君怕了你们.....咯咯,你们两个,下手能不能轻点?!”

        “本君承认,我是取了几株灵药,可那都是一些比较常见的灵药啊,像是蛇灵楠这种,本君脑子有坑,才会傻到直接取走!”

        .....

        苏辰听到报晓宫处传出的鸡鸣声,实在不忍心的他,只能取出不久前从对方那里敲诈的云仙竹酒,默默喝了一口。

        当天午后,大公鸡天卯,便带着两个熊猫眼,来到了药园,并且手中还带着一个褐色袋子,袋子里面,装的是各种灵药的种子。

        看到苏辰后,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可没办法,他现在哪里是楚令欢和洛宁瑛的对手,被两人狠狠教训了一番。

        只不过,他有些不解,平日自己取些灵药,女帝陛下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这次,楚令欢她就暴走了呢。

        还有,他真的没偷蛇灵楠啊。

        他记得那株蛇灵楠是疯婆子洛宁瑛预定的,他怎么可能去偷那个疯婆子的东西。

        听着大公鸡天卯的抱怨,苏辰拍了怕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一切都会过去的,哪天你的境界高过她们,不就有报仇的机会了!”

        天卯一听,是这个道理啊!

        等本君境界高了,一定要让这两个妮子知道什么叫做公鸡报仇,十年不晚!

        不过,苏辰觉得这机会貌似有些渺茫,楚令欢和洛宁瑛的修行天赋,恐怕要比这大公鸡天卯好上一些。

        当然了,如果后者彻底觉醒真凤血脉,达到逆血返祖的话,那就当他没说。

        可世间真凤,哪里有这么容易出现,彻底返祖就更难了,更别说大公鸡天卯体内的真凤血脉,其实并没有那么足。

        大公鸡天卯若是纯正的真凤血脉,哪里会被楚令欢和洛宁瑛这两个丫头片子欺负成这个样子,早就将两人揍得哭爹喊娘了。

        当然,这些话苏辰是不会明说的。

        给大公鸡天卯一个目标,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万一他从此刻苦修行,一鸣惊人呢?!

        大公鸡天卯一边用灵气处理两个眼睛处的淤青,一边在药园里栽种灵药,这些种子,都是他花钱买来的,可把他心疼死了。

        栽种灵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如果药园里再出现灵药丢失的情况,那么责任还是要怪到他的身上,因此,他不得不在药园住下来。

        为的,是防止有人偷盗灵药。

        听闻这个消息的苏辰,自告奋勇对大公鸡天卯表示,这件事就包在他身上了,对方没有必要留在药园。

        “好兄弟!”

        将灵药栽种好以后,大公鸡天卯取出一壶酒,递给了苏辰。

        能够跟苏辰成为兄弟,是他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选择,有兄弟如此,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