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101章 危机四伏!宇文护最后的盛宴(1)

第101章 危机四伏!宇文护最后的盛宴(1)

        当听到老鸨说这种毒药无药可解,只能靠男女交合缓解毒素以后,姜四喜更想当场去世了。

        躲瘟神一样地匆匆离开后,姜四喜赶紧找人调查了这女人的来历,发现她竟然一直盯着姜虞,靠近自己好像就是为了进一步了解姜虞。

        姜虞是姜四喜的底线,这个女人心怀不轨的样子,再加上她居然用下毒来威胁自己,让他帮助她去获得姜虞的资料——

        从没有动过这么大的怒的姜四喜,这一次他实在忍不了了。

        于是他把这女的囚禁了起来,将她弄得不成人样。

        折磨到她身心俱疲后,姜四喜才开始盘问她为什么要威胁自己的原因。

        可是这女的嘴巴严得紧,他问了几次也没问出来,就干脆七天一大饿,三天一小饿地吊着她。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我不允许少爷的身边,出现你这样的人。所以,不管你要不要送他回家,我要先送你去地府了。”姜四喜吐了口中的枯草,从腰间摸出一根细细的银丝,微微一笑。

        女人:“!!!”

        “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你怎么可以食言啊!”

        “是你食言骗我在先。你这种腌臜的人,长生天本便不会容许你留着。”姜四喜将银丝往空中一抛,头也不回地离开,“把她解决了,尸体拖到乱葬岗喂狗。”

        “喏。”

        空中一道黑影顿时出现,抓住银丝,一脚踹碎木头牢笼,缓缓走向面色惨白的女人。

        姜四喜暗中培养了一些影卫,这个人就是他的影卫之一。

        在自己还能够做些什么事情之前,他一定要为少爷排除异己。

        少爷不是想要统一中原么,那么下一步,就是颠覆这北齐了。

        虽然少爷已经开始准备了,但是他还是要帮助一把。

        怎么帮呢。

        当然竭尽所能培养人脉啊。

        他又不是个能上得了台面的人,他只是个奴隶,还是不要给少爷丢脸的好。

        后勤的工作全部交给他了,他看着少爷他们在这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就心满意足了。

        离开别院后,姜四喜面上又露出了一抹笑意。

        “少爷,小的一定遵从夫人之命,倾毕生之力护您夫妇二人安好。”

        宇文护的寿宴,在满城恐怖血腥的气氛下,浩浩荡荡召开了。

        无数权贵奋勇而来,携带稀世大礼朝他贺寿,祝他万岁。

        宇文护一直都乐呵呵的,听到他们这些万岁之类的祝词,那是更加开心了。

        不管他们是不是忠诚于自己的人,只要是说了这种祝福词的,宇文护统统都给了分量不小的大红包。

        甚至连姗姗来迟的宇文邕,他也难得包了一个一万两的大包给他。

        周国的纸币制度已经渐渐流传了,百姓因为贵族使用的原因,也开始渐渐使用了起来。

        所以宇文护给他的大包,其实就是面值一万两的纸币。

        “大冢宰真是豪气。”宇文邕看着这纸币,露出一种受宠若惊的神色。

        “蝉儿何在?”和一众权贵寒暄结束后,宇文护看了看宇文邕,忽然出口问道。

        宇文邕面色一变。

        “回大冢宰,侧夫人正在更衣,说要在今日为大冢宰献舞,恭祝大冢宰大寿。”旁边的侍从俯首作揖。

        宇文邕再度面色一变。

        “大冢宰……朕先去一步。”宇文邕低头垂着眼睫,疾步离开。

        “您瞧他那样大冢宰,如此怂了吧唧的,如何担任一国之君呐。”两面倒的臣子见状,不忘落下挖苦宇文邕的机会,赶紧跑到宇文护身侧嘲讽起这位他们的皇帝上司来。

        宇文护朗声一笑。

        今天心情好,不和这种货色计较了。

        吉时到,宇文护在一众士兵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往皇宫正殿走了进去——是的,今天他直接把寿宴地点设在了正殿里面。

        看着他目空一切的模样,宇文邕的追随者尉迟迥悄然窜紧拳头。

        这个老贼!

        算了,就让你再嚣张这么一会儿,过一会儿你就死无全尸了。

        宇文护直接无视看上去受了情伤的宇文邕,举起金杯朝下方一众臣子朗朗启唇:“今日,老夫寿宴,感谢诸位远道而来,为老夫贺寿。”

        宇文邕坐在宇文护后面,偷偷朝下方朝臣使了个眼色。

        “大冢宰万岁万岁,万万岁!”朝臣们一直暗中注意着宇文邕呢,见到宇文邕这模样,立刻起身,举起酒杯朝着宇文护作揖一拜。

        “这一杯酒,老夫敬大家。”宇文护微微一笑,率先一饮而尽。

        众人跟着一饮而尽。

        “皇上,老臣敬你一杯。”等到侍从给他添了酒,宇文护回头,朝宇文邕举杯,微微一笑,“多谢皇上,将如此绝世的美人送给老臣。老臣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美人香的滋味了。”

        有一说一,貂蝉的滋味,确实很爽。

        让他春心大发啊。

        “不必言谢,大冢宰乃我大周开国功臣,区区一个美人,不在话下。若是大冢宰还要,朕日后寻来再送给大冢宰便是。”宇文邕起身作揖,举杯一饮而尽。

        看着他一滴不剩地喝完这杯酒后,宇文护面上露出了实打实的笑容。

        却阴冷得很。

        “好啊,老臣等着皇上。添酒。”宇文护缓缓开口。

        侍卫立刻上来添酒。

        宇文护却忽然一动,让那酒直接撒到了地上。

        “滋滋滋——”

        酒水直接冒起了烟。

        众人:“!!”

        宇文邕:“!!”

        “大冢宰,你这是何意?”宇文邕手指那倒地的酒水。

        “此乃毒酒。诸位只要追随老臣,老臣便会一月一次,给诸位按时颁发解药。倘若背叛——”宇文护不自觉没了声音。

        众大臣倒抽一口冷气,面面相觑后,齐齐起身,朝他俯首作揖:“愿誓死追随大冢宰!”

        宇文护满意地点点头,这才看向宇文邕:“皇上,老臣帮你巩固臣心,你该如何感谢老臣?”

        “……感谢是自然的,至于如何感谢,还请大冢宰叫朕好生想想。”宇文邕抽了抽嘴角。

        他妈的,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你是什么牌子的塑料袋啊,这么能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