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北齐,造反被战神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99章 美人计,宇文护被彻底扳倒了(4)

第99章 美人计,宇文护被彻底扳倒了(4)

        “哦?他说了什么?”看到貂蝉这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宇文护心中狐疑,挑眉问道。

        “那侍卫和妾身说,上头的都是大冢宰的亲信。”貂蝉将名单递了过去,掩唇轻笑,“妾身心想,大冢宰如此聪明的人,岂会轻易叫皇上捉住把柄?”

        宇文护结果册子,打开看了看,微微眯起眼睛。

        这些,确实都是他的亲信。

        难道……他们已经被宇文邕买通了,要准备在自己大寿的时候,反过来将自己一军?

        还有,蝉儿到底是不是宇文邕的细作?

        宇文护不敢去想,他怕自己想的最坏的结果,就是现实。

        他摸了摸貂蝉的头发:“蝉儿困了,便睡吧。”

        貂蝉颔首,乖乖倚在宇文护的膝盖之上。

        鼻翼间瞬时被貂蝉一身的异香笼罩,宇文护身子一僵,眼中的冰冷在刹那间融化。

        略微迷茫后,宇文护摇了摇头。

        蝉儿已经是他的人了,怎么可能会背叛他呢。

        他看着貂蝉入睡以后,悄悄起身,走到外面,对自己的侍从淡淡开口下令:“以上名单之人,今夜全部消失在长安。夷三族,不留活口。”

        那侍从接过名册一看,顿时心头一怔:“大冢宰,这些可都是追随了您十几年的亲信啊。”

        他这么做只会让剩下的亲信寒心绝望,让后来居上的寒门弟子看清大冢宰多疑的性子,从而投靠皇宫里的那位。

        “这是宇文宪从宇文邕那里送过来给貂蝉的。”宇文护缓缓眯起眼睛,“这些必定是宇文邕的亲信。”

        他算是见识到了,宇文邕这货就是个鸡贼精儿的臭小子。

        貂蝉是他的眼线的话,他也不会这么明晃晃报出这些事他宇文护的亲信。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些肯定是宇文邕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如果不除掉,也许到时候被扳倒的就是他宇文护了。

        他还没有坐上龙位,怎么可以死呢。

        宇文护缓缓眯起眼睛:“杀,一个不留。”

        “喏。”那侍从叹了口气,缓缓作揖。

        这个时候,他除了心头拔凉就没有别的感觉了。

        宇文护生性多疑,今天他会下令杀了那些亲信,明天挨刀子的就是他们。

        不行,干完这档子事儿他要跑路了,

        妈的太危险了吧。

        当夜,长安城被一片血腥味笼罩了。

        翌日,整片长安被惊人的尖叫覆盖。

        尸骨遍地,满大街的背屠杀的大臣,看得百姓们做了好几个月的噩梦。

        宇文邕听到这件事之后,非但没有难过,反而乐得仰天大笑起来。

        “宇文护啊宇文护啊,他终究还是难逃猜忌,弑杀忠于他的大臣啊。”宇文邕笑得眼泪都要留出来了。

        在旁边给宇文邕研墨的宇文宪:“……”

        诶诶,没这么夸张吧殿下诶,您笑得眼泪都要留出来了诶。

        宇文宪不是很能理解现在宇文邕的心情。

        宇文邕被束缚了十几二十年,他在宇文护的威震下隐忍成长,早已恨透了宇文护这个人。

        “他铲除我宇文皇族,妄图取而代之。阿宪,我隐忍了很多年了,我真的忍不下去了。”宇文邕笑够了,泛着泪花的眼睛缓缓睁开,望向宇文宪。

        那种亲眼看着亲人在自己面前被狗贼杀害,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很废物啊。

        宇文护杀了宇文觉,杀了宇文毓,还想杀他,还想将自己取代,让他成为大周的帝王。

        这大周是他父辈立下来的基业,是他大哥开创的,宇文护战功赫赫是不错,但是他宇文邕要守住大周皇族。

        所以,这一场没有硝烟的仗,他只能赢,不能输。

        而现在,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所以他怎么会不开心,怎么会不因为激动而落泪呢。

        “快了,快了。皇上,很快就可以铲除仇人了。”看到宇文邕流泪的一刹,宇文宪心头有所触动,似乎终于体会到了宇文邕的心情。

        “大仇将报时,我必定不会忘记你等恩情。”宇文邕拍着宇文宪的肩膀,目光充满了坚毅。

        还有姜定修。

        这一场仗,如果没有他帮忙,他根本不会提早这么多年就能杀了宇文护。

        “对了,阿宪,杨坚一定要帮我多加注意。”宇文邕忽然开口。

        “啊这,为啥啊皇上?”宇文宪一愣。

        “因为——”宇文邕缓缓眯起眼睛,“我有一种感觉,他的野心不会比宇文护小。”

        宇文邕在前不久做了一个很稀奇古怪的梦。

        梦中他看到了自己在很多年以后,在尉迟迥被杀,在一个十分著名的什么邙山大战之后,他才彻底扳倒了宇文护,让自己独揽朝政。

        但是他并没有当了多久的皇帝,就莫名暴卒了。

        梦里,他好像是被宇文护这老贼灌下了太多的药,以至于寿命不断缩减。

        又加上过度操劳,这才导致他年纪轻轻就离开了。

        宇文邕觉得这个梦很真实。

        然后他发现,自己第二天做的梦好像更加真实。

        那个梦里,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到自己死之后,那混账儿子暴殄天物,把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周国国库挥霍掉了,还当上了太上皇,禅位给还不能明辨是非的太子。

        再然后,他竟然看到他一直信任的杨坚,他的宗室大臣竟然篡夺了那太子,也就是他好孙子的位子,建立了大隋王朝,成为开国祖龙。

        他宇文邕辛辛苦苦,操劳了一辈子打下来的江山,特么就这么给人做了嫁衣裳。

        宇文邕心里那个不甘啊,握紧了拳头清醒过来,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之后,他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开始渐渐担忧起来。

        如果杨坚真的篡位了,那他们祖辈积攒的大业不就等于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了吗。

        但是一想到自己可以提前扳倒宇文护,又因为姜定修得到了可以长寿的东西,宇文邕便莫名觉得,他可以阻止杨坚篡位的事儿。

        只要他在,只要他……放弃那个混账儿子,培养出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只要他一统中原,他一定可以让这中原都是宇文家的天下。